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62章 风中的羊角辫

第62章 风中的羊角辫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便衣队并没有衔后紧追,胡义急速地奔跑了十多分钟,已经拉开到足够安全距离,早把便衣队甩在了视线外的位置,才喘着粗气放缓了速度,改跑为走,想要恢复一些体力,却发现四大一小五个熟悉的人影正从前面的涧口迎面走出来。

    直到最前头的马良靠近了,胡义脱口问:“你们怎么回来了”

    “流鼻涕领的一条好路,把我们带沟里去了,死胡同能不回来么”回答了胡义的问题,马良还想问刚才到底发生什么,发现苏青已经铁青着脸出现在身侧,只好往边上挪了挪,没再出声。

    “为什么私自脱离队伍刚才为什么响枪”苏青径直到了胡义面前,直奔主题。

    “我想宰了后面那条狗。”

    “你知不知道”苏青本来想组织些语言来好好责备羞辱胡义一番,慢了半拍才听明白胡义的话。宰了后面那条狗是啊,如果没有那条狗,问题就全没有了,这是关键啊顾不得先前准备好的说辞,立刻改了口焦急地问:“你把狗打死了”

    “没打中,不过还要打。不灭了那只畜生不算完。”简单地回,答了苏青的问题,胡义似乎忘记了现在苏青是指挥员的事,四下里看了看,指着右侧的一个矮丘,直接就朝马良命令道:“马良,现在你带流鼻涕给我躲到那后面去,藏住喽,都给我瞄着那条狗,我的机枪不响谁都不许开火。”然后朝苏青后面的罗富贵招呼:“骡子,把机枪给我”

    这条狗就是眼里的沙子,是危机的根源,刚才的狙击失败让胡义觉得十分牙碜,你这畜生不是不好打么,不是好运气么,可是你还得继续跟着来吧这回老子给你一梭子,就算是靠蒙也得把你这钉子给拔了不可,他的心里现在想的全是这个。

    胡义一时忘了这回事,马良和罗富贵可没忘,胡义的话说完后他俩立即转头看向苏青。看着他俩并没有立即执行命令而是转移视线,胡义这才醒悟,现在苏青是最高指挥了,九班虽小也是军队,军队做出的决定可没有闹着玩一说,正要重新对苏青解释一下自己的想法,不料苏青却在他解释之前先开口了。

    “我同意这个安排这次战斗由胡班长全权指挥,直到战斗结束。”苏青对胡义有私恨,但她不会蠢到在这个时候夹带个人情绪,明白了那条狗是关键,指挥战斗自己是外行,所以她不必等胡义再解释什么,明智地甩手。

    小红缨这时候跳出来:“狐狸,那我干啥”

    “你和苏干事在后面躲着就行。”

    胡义的回答让这丫头满心不乐意,但是她知道胡义这家伙吃软不吃硬,自己撒泼耍赖的一套对胡义没用,所以立刻把一副小脸挤出个委屈至极的表情,两个大眼瞬间变得清澈透明水汪汪的,用稚嫩的声音可怜兮兮地哀求:“好狐狸,我都把你当班长了,你也把我当战士好不好只是要打那条狗,危险不大,是不是我保证,如果敌人离得近了,我就乖乖地跑到后面安全的地方,一定不让你担心,好不好好狐狸,我求求你了”

    苏青诧异地看着小丫头这难得一见的德行,到处都是撒泼打滚耍无赖,怎么到胡义这就成了乖乖小宝贝了这丫头片子想酸倒多少人更让苏青没想到的是,胡义听完了小红缨的话,二话没说就把他那支三八大盖递到了小红缨的手上,然后说了句:“跟我来”

    马良和刘坚强藏在右边的矮丘后,罗富贵和苏青躲在大后方,胡义和小红缨趴在左边的一个土坎上,隔着几从荒草监视着来路方向。胡义同意了小丫头的请求不是因为她的酸德行,而是她说的没错,面对便衣队这一仗风险不大,让她适应适应战斗环境没坏处,温室里的花朵最容易夭折,这年月躲在哪里都未必安全,尽快适应环境的才能多活几天。

    荒草后传来小红缨和胡义的低语。

    “狐狸,你的枪法那么好,怎么没打到”

    “傻丫头,狗比人小,不好瞄。”

    “所以你现在打算给那只小狗来一梭子”

    “对,那狗必须死,否则咱就得领着他们没完没了的跑。”

    “狐狸,呆会儿等那只狗来了,让我先开枪好不好”

    “不行,你一枪打不着的话,它就躲了,后面我还咋打”

    “喂,狐狸,要不这样,如果我这一枪打不到的话,我就一辈子听你的话,再也不dǐng嘴。咋样”

    “”

    “你说话啊”

    “姑奶奶,这是战斗,不是过家家”

    “切,小气鬼”随着小红缨的这声嘀咕,场面恢复了寂静。


福临之都市逍遥(未删节1-576)小说5200


    小红缨总是大言不惭自称枪法好,说独立团除了牛大叔和团长政委,就属她能耐,但是谁都没有亲眼见过她开枪,因为她都是偷偷溜到僻静的远山野岭打实弹,连胡义都没见过,当然在青山村开会这次除外。

    小红缨喜欢枪,甚至最早学会的几个阿拉伯数字,就是看步枪表尺学会的,尤其三八大盖这枪小丫头格外喜欢,虽然这枪比别的枪还要长些,可是因为口径小,后坐力就小,不会像其他长枪那样震得小丫头肩膀疼。

    现在终于有机会光明正大地开火,令她的心里兴奋不已,自顾自地拉开枪栓确定弹膛里的子弹数量,而后又摩挲着枪身,再次低声开口问胡义:“狐狸,这枪有脾气么”

    很多步枪因为磨损或者质量问题,可能导致弹道偏差,或偏左右,或有高低,这把枪从山谷小路被胡义背回来后,小丫头从没用过,所以有此一问。

    “没问题,很准,我校过了。”

    “那就好。”

    目标终于远远出现在视野里,看样子有一里路远,一人牵着一条狗在前,二三十人随后,与十几分钟前不同的是,这次他们边走边四下里张望着,谨慎程度是大大提高了。

    胡义的目光透过机枪的准星盯着目标,暗暗告诉自己这次要沉住气,基于小丫头在身边,不想把敌人放得太近,但为了增加命中几率,决定把开火距离定位在一百米至二百米区间。

    小丫头自然也看到目标了,枪身架在土坎上的荒草里,扭了几扭把自己的姿势摆正,抬起小手费力地拉动枪栓,咔嚓哐因为她的胳膊短,力气小,所以枪栓拉动得非常缓慢清晰,发出的声音不像成人那样干脆,而是被分解步骤拖长了。

    这与众不同的枪栓拉动声使胡义不禁扭头看着,小丫头那笨拙的拉栓动作让胡义心里忍俊不禁,差点忘了此刻置身何处。

    子弹终于上膛,小丫头随后摘下了头上的帽子放在一边,使两个羊角辫脱离了束缚翘立在风里,微微晃动着。然后向前伸直了右手臂,竖起大拇指,眯起左眼,隔了一下又睁开左眼闭起右眼,一副老神在在。

    这下胡义心里可有点惊奇了,这屁孩子居然会测距有点意思。可是她摘帽子是为什么特殊爱好

    目标五百米左右,小丫头收回手臂,把三八大盖的表尺啪地一声就给扳立起来,直接确定使用四百米固定v槽。

    胡义的心里再添诧异,三八大盖的瞄准表尺和一般的步枪不同,有三个瞄准凹槽,三百米以内是用闭合状态的固定槽,竖立起表尺后有个四百米固定槽,四百米以上使用表尺游标凹槽。看小丫头这架势,不是要扯淡吧

    小丫头终于把头低下来,她的瞄准姿势也与众不同,小脑袋向右侧枪托方向扭歪得厉害,导致扎在左边那个小辫高高地翘了起来,竖在了空中,随着风的吹拂摇摆晃动着。

    这回胡义突然明白这熊孩子为什么摘帽子了,她把她自己那羊角辫直接用来测风向风力这让胡义彻底无语了,看着小丫头已经眯起了左眼,调匀了呼吸,胡义有点沉迷于这幅画面,他忽然很期待结果,他决心改变决定,哪怕她失手了,也该让她把这个过程画上一个句号。胡义知道这样做不理智,可是这小丫头就是把钥匙,总能毫无理由地打开胡义的心门而为所欲为。

    “丫头,第一枪你来开”

    “真的”

    “嗯。”

    胡义的话使得小丫头的手指毫不犹豫地放进了扳机孔,这个平日里疯疯癫癫的小丫头此刻终于彻底安静下来,专注于目标。

    距离接近四百米,那狗看起来确实太小了,可是与胡义瞄准不同,小丫头并没有直接去瞄那只狗,而是把准心提前指向狗前面要经过的枯树等待,眼看着狗经过了,于是立即把准心再向前瞄着下一个会经过的大石块或者树根等待。

    细节决定成败,胡义注意到的细节是理智的细节,而这个整天在独立团招猫逗狗的疯丫头,注意的细节恰恰是最容易被忽略的,狗有爱撒尿的天性

    撒尿害死狗这只真正的狗终于在一颗枯树边停住,忍不住翘起了一条后腿。

    头上的小辫实时传递着风的信息,使小丫头直觉地将准心逆风向偏开,指向目标的边缘外侧,扳机被压到了最低。

    呯

    胡义这个多年扛枪的人,此刻突然发现,一颗子弹飞过四百米距离居然需要这么久这么漫长胡义一直定定地看着远处那个枯树边的小黑影,好像已经过了很久,那个目标却再也没动过,似乎变成了一块石头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