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58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58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马良趴在山dǐng的一丛草后,歪着头无奈地看着侧后方的罗富贵:“我说骡子,现在你是机枪手,你趴在个坑里能打到个屁啊”

    “老子这不是在隐蔽呢么,爬的高了会被敌人看见,那还叫隐蔽么”罗富贵像只狗熊一样地趴在一个浅坑底部,抱着机枪小声地嘀咕着。

    马良叹了口气:“咱本来就是要挡着便衣队进村,又不是躲着他们,隐哪门子蔽再说了,那便衣队又没有长枪,这四五百米远呢,他们就是看到了咱也打不到啊你到底行不行要不你把那机枪给我”

    罗富贵一听,琢磨了琢磨问:“他们那短枪能打多远”

    “也就百来米吧。”

    “百米是多远”

    “差不多,有一百五十步。”

    罗富贵听马良说清楚了,小心地挪出了坑,从坑边缓缓探出头,望向东边的小路,二三十个模糊的人影晃动在将近一里远处,了解了情况,这心里就踏实多了,立刻就换了一副嘴脸对马良说:“小子,不懂就不要乱说,我刚才说是隐蔽,其实是休息,那叫养精蓄锐懂不懂老子当年可是刀头,2v3wo过血的,眼下这点事还能叫个事么这机枪可不是一般人随便就能玩的懂不懂现在我就让你开开眼”

    罗富贵说完了话,就不再看马良那满脑袋黑线,直接把机枪摆正架好,二话不说就拉开枪机,直接扣动手指里那个弯勾勾。

    哒哒哒哒哒

    一个弹夹二十发子弹没头没脑地就冲出去了,一点都不含糊,那气势真叫一个铺天盖地扬扬洒洒威震四方。

    便衣队正在小跑着接近青山村,村里的枪响也被他们听到了,情况可能有变化,这二三十个人都加紧了步伐,拽出了枪,驳壳枪王八盒子等等都拎在手里。猛然就听山dǐng传来一通机枪响,随即就是连续不断的破风声飞临,咻咻咻咻

    便衣队其实就是个流氓汉奸队,平日里以多欺少抓几个人还行,如今被这机枪扫射的阵势差点吓掉了魂,稀里哗啦连拱带摔全趴下了,蒙头捂脸还有喊妈妈的。可是,这些子弹似乎压根就没瞧得起他们,气势汹汹地飞过了他们的上空,似乎飞得很高,似乎飞的很远,似乎飞得很尽兴,很帅气,除了带来那些穿透空气的啸叫,连个土沫都没沾到。

    罗富贵架设机枪前连枪口位置都没看,枪口正下方恰好是个松散的干土堆,一梭子打出去,枪口焰卷动着气流,把这些灰土全给吹起来了,乌烟瘴气迷迷蒙蒙好不壮观,被风带动着,迎头洒了三个人满头满脸。

    土雾徐徐散去,罗富贵甩脑袋抖落帽子上的土,抹了一把脸上的灰,瞪着大眼望着远处,咧开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瞧见没有瞧见没有全让老子给打趴下了,一个直着的都没有。姥姥的,这就叫威武”

    咳咳,咳,马良揉着眼重新抬起头,呆呆地望着远处。经过上一次在山谷小路的战斗后,马良很想再寻找机会进行战斗,这次碰到了便衣队,风险不大,正好可以试试手里这支崭新的三八大盖,让马良心里兴奋不已。距离四百多米外很难打到人,所以马良本想放便衣队离得再近些,到二三百米位置再开火,即能产生杀伤又能达到效果,哪想到罗富贵这个草包一上来就打草惊蛇,那支废物便衣队趴那里就再也不敢起来了,这对兴奋满满的马良而言不啻当头冷水。

    马良的脸难得也黑下来了,不过他的脸上还被呛了不少灰土,所以看不出来,他歪着头定定看了正在得意洋洋的罗富贵一会,一声不吭,扔下枪猛地窜起来,狠狠扑过去,一把搂住那头熊的壮硕身躯,使两个人纠缠着滚落回坑里就开始胡乱地厮打。

    刘坚强灰头土脸地趴在另一边,惊讶地看着这俩货,根本就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胡义沉默着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事情的经过老罗和丫头已经给他简单叙述了。小丫头
玲珑承欢全文阅读
开枪杀了两个人,头一个是死有余辜,没问题,可是第二个打死的人应该是无辜的,他死于拒绝服从小丫头的话。

    胡义转头看了看一边的苏青,这女人从胡义进来后就没说一句话,胡义知道她懒得搭理自己,并且眼神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地看着胡义怎么收拾眼下这个尴尬的局面。

    苏青的幸灾乐祸并不针对小丫头,而是纯粹针对胡义,第二个人明明是误杀,可是小红缨还是个孩子,做法偏激草率,但是她救了所有人也是事实,如果胡义没出现,那苏青就会主动出面解决这个难题,她的想法是功过相抵,法不责幼,宽慰一下老罗他们争取谅解,然后责罚一下小丫头让她认识错误以后避免。可是你胡义现在来了,小丫头是你负责的,那你就自己擦屁股去

    老罗和另外两个人看着后来的这个肃穆军人,常红从他进来后就不说话了,直觉的认为他是个管事的,他们也并不打算为了误杀的人较真,那孩子好歹是救了大家,所以老罗开口:“这也是命,他虽然冤,可是这孩子救了更多的人,我们没啥意见。不过,以后可真得好好管管这小丫头了,这是血的教训啊,绝对不能再让一个孩子拿着枪。”

    小红缨此刻也从最初的亢奋中恢复出来,她仍然站在门边的那个墙角,一只小手垂着,还拎着那把已经关闭保险的大眼撸子,另一只小手撕扯着衣角,低着头,心虚地用小脚尖不停轻踢着脚下的地面。她的小心灵里现在是一团乱,她不知道该想什么,她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是想赶快离开这间屋子。

    胡义静静听老罗说完了,没说话,走到第一具尸体旁把那把驳壳枪捡起来,在手里端详了一下,然后塞进夸包,又到第二具尸体边蹲下搜了搜,也找到了一把驳壳枪,放在手里看了看也装进挎包,然后径直来到小红缨面前。

    “丫头,干得漂亮四枪都是要害,没给我丢人。”

    胡义的话让所有人都不理解,让你教育教育她,你这话怎么反而是夸赞呢

    小丫头也抬起头来,嗫嚅着说:“可是,可是第二个人,我也”

    “做得对,这种情况就是不能含糊,必须坚决,下一次也要这么干他要是个好人,听话不动不就没事了。要记住:凡是自己作死的人,那就让他去死。”

    胡义的话是由衷的说出,第二个人的确是冤死,但胡义只在意自己关心的人,没有什么善恶无辜之想。这种情况下,小丫头和苏青的安全是第一位,如果第二个死者也是居心叵测呢如果恰好第二个人也是敌人呢如果小红缨没有开枪的决心,那死的就会是她自己。胡义就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死人是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不认识的人死去多少个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可是如果丫头和苏青出事,胡义的心会疼,会碎,会失去颜色。所以,胡义的概念里认为,第二个人的死,应该由死者他自己负责,怪不着别人,因为他轻视一个孩子,如果把小红缨替换成胡义端着枪,他还会轻视地采取动作么

    小丫头的稚嫩眉头终于开始舒展了,她仰起小脸天真地注视着那张古铜色的面颊,因为得到了这个意外的认可而说不出话来。

    胡义不仅支持小红缨的做法,而且他还要替她解开心里的疙瘩,毕竟是小丫头第一次杀人,所以要尽量使她的受到的事后冲击减小,为此要编个谎,给她一个心理安慰,哪怕纰漏百出也无所谓,所以又补充说:“我刚才查看了,你干掉的两个都是坏人,他们都有枪,而且枪号相近,说明他们是一伙的,死有余辜。”

    小丫头的心结是解开了不少,可是其他人的脸都绿了。苏青恨恨地咬着牙,你这个败类毁了我不说,难道你还要毁了这个孩子么老罗他们吃惊地看着胡义,你太没人情味了吧你还是个八路军么你还要不要脸了

    大家正愣在当场心绪激烈的时候,村外突然传来了一阵连续的机枪声。哒哒哒哒哒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