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54章 战俘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大北庄正在逐渐变大,新建的屋舍在增加,一块黄土堆出来的新操场也逐渐成型,独立团的工作正在慢慢步入正轨。政工人员的确严重不足,丁得一又善于当甩手掌柜,所以苏青一个人干着多个人的活,档案工作,审核工作,思想工作,党的工作,情报工作,周边根据地的发展工作,甚至妇联工作等等。为此,团部把院子角落的一间屋子腾出来,给她单独建立了办公地点,挂牌政工科。

    政工科室内不大,一门一窗,对门摆了一张旧书桌,桌前一个板凳,桌后一把椅子,椅子后靠着一个带锁的破柜子,简洁干净。

    独立团的人员资料和档案刚刚整理完毕,整齐地叠罗在桌边,还有两个人的档案不健全,一个是罗富贵,另一个就是那应该千刀万剐的胡义,于是苏青派了通信员去找这两个人。此刻的她坐靠在椅子里,一边摆弄着桌面上的破旧钢笔,一边失神地望着窗外的湛蓝。

    “报告”两个人走进室内,立正站定。

    苏青微微皱起细眉:“我让你进来了么外面站着去”

    俩人赶紧掉头出去,却听到身后又传来那冰冷的声音:“罗富贵,我没说你,你回来。”

    我的姥姥哎,来之前就听马良和小丫头说,这政工干,部可不好惹,得小心应对,现在这一进门就是下马威啊这比团长摆的谱都大罗富贵脑门上有点见汗,赶紧掉头又进了屋,老老实实地竖在门口。

    苏青尽量放松面部表情,让那一层冷霜消失,离开椅子靠背把姿势坐正,指了指书桌前的板凳:“坐吧。”

    罗富贵连连摇手:“不用不用,我站着就行。”

    “别拘束,让你坐你就坐。”

    “哎。”罗富贵这才赶紧来到书桌前,扯过板凳隔着书桌与苏青对面坐下。

    “今天叫你来,是为了帮你把档案补全,我问你问题,你照实说就行了,不用紧张。”

    “那绝对没的说,苏干事,我罗富贵就是个敞亮人,你尽管问,往死里问我都不含糊。”

    “罗富贵,你有亲人么”

    “我爹死的时候我不记事,十五岁那年我娘就饿死了,就我一个。”

    “我听说你当过山匪,当了多久”

    “在黑风山干了两年,可是我可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啊苏干事,你可以四里八乡打听打听,我罗富贵的人品,那,那是没得说啊,我是早就一心要投咱八路军的,主要是一直没找到咱们队伍,不信你问问”

    苏青平淡地打断了罗富贵:“嗯,我知道了,现在我问你,你为什么加入八路军”

    “那当然是为了”罗富贵差点脱口说是为了混口饭吃,猛然想到来这里之前小红缨对自己的指导,赶紧改了口:“苏干事,这下你算问着了,我罗富贵虽然是个粗人,但思想上可真不含糊,我参加咱队伍,那是为了穷苦人翻身,为了揍那个什么阶级,为了布,布,布匹什么克,哦,对了,还有个姓苏的,他和你是本家,叫苏啥玩意来着”

    “布尔什维克,苏维埃。”

    “对对对,老子就是为了他。”

    苏青用膝盖猜都能猜出来这是哪位大神教出来的,红军时期的宗旨都能搬到现在来,心里笑了笑,表情却没变化:“行了,你可以回去了,以后改改你那说脏话的习惯。”

    “哎,没的说,坚决改。那,我就回去了”

    苏青点点头,然后开始在罗富贵的档案表里写下娟秀的字迹。

    罗富贵,男,民国七年生,出身贫苦,黑风山从匪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sodu
两年,未证实有劣迹,民国二十七年主动要求加入八路军独立团。

    苏青曾有过多年地下工作经验,深知档案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所以她尽力写得客观简单。档案这东西,想增加内容很简单,但是如果写的太多,再要删改可就难了,很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的未来。罗富贵这个人在苏青眼里毛病很多,但苏青觉得他不会是个太坏的人,所以,笔下留情。

    胡义笔直地站在书桌对面,凝神专注地看着对面的人。苏青的秀面重新被冰霜覆盖,连头都不抬,直接提起笔,铺开胡义的档案准备记录。冷冰冰地开口:“姓名”

    罗富贵能坐着,轮到自己只能站着,胡义不觉得尴尬,这叫现世报,一报还一报,挺好。连声音带表情都是冷若冰霜,正常,在江南就已经看习惯了,意料之中,如今开口头一句就问姓名,也不觉得问题荒唐,这是她对待我的标准方式,冷冰冰的女声听在他耳朵里似乎有薄荷叶那样的清凉效果。“胡义。”

    苏青写下胡义这两个字的时候,不自觉地就下了狠力,钢笔尖戳破了纸面,笔画的尽头被扎出了孔。

    “年龄”

    “民国三年生。”

    “有亲人没有”

    “没有。”

    “连个亲人都没有,那你怎么还活着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么”

    “我是被土匪养大的。”不知道为什么,在别人面前的时候胡义十分不愿提及自己的过去,可是在苏青这里,什么阻碍都没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没有任何犹豫。

    “这就对了好人养不出你这个败类来。”苏青咬牙切齿地对胡义说完这句话,然后在档案上记录:生于匪,长于匪,劣迹斑斑,无恶不作。

    “发什么呆,说你的从军经历”

    “民国十九年加入东北军第七旅,民国二十一年改编为六十七军,民国二十六年出逃。”

    苏青在档案上记录:旧军阀军队六十七军里混迹八年,沾染各种恶习,曾参与围剿我西北边区战斗,民国二十六年因贪生怕死逃离淞沪战场。

    停住笔,苏青觉得这样写似乎还是轻了,琢磨着是不是该再多写几句,无意间发现胡义那双细狭的眼正在看向笔下的字迹,这个败类不会也认识字吧不管他认不认识,特长和优点项一律留空。慌忙用手臂遮了一下档案,冷声道:“看什么看现在说说,你是怎么混进八路军的”

    从小的匪窝里就有个识字的,教了胡义,后来从军进了讲武堂,又经过深造,苏青写在自己档案里那些记录,已经被胡义看了个八九不离十,自己已经被描述得十恶不赦了吧。胡义想笑,但是不敢,一直努力保持住平淡的表情,他忽然觉得苏青不只是冰冷,而且很可爱,可是胡义又觉得,冰冷和可爱这两个词很难融合在一起,这种感觉让人很矛盾,是冰冷的可爱还是可爱的冰冷一时失神了。

    “你哑巴了说话”

    “哦,你说什么”胡义这才反应过来,可是根本不知道上一个问题是什么。

    “我问你为什么要混进八路军队伍”

    这个问题更简单,胡义坚定地直视着苏青,毫不犹豫地回答:“为你”

    “滚”

    胡义的身影消失了,苏青两肘抵在桌面上,双手挤住两侧太阳穴,静静沉默了很久,才从悲伤的记忆里恢复过来。胡义的档案还摆在眼前,参军目的一项还是空的,必须要填写。

    她重新抓起钢笔,紧紧攥在手里,用尽力气写下娟秀的最后一行字:民国二十七年被俘参加八路军。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