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45章 浑水河畔

第45章 浑水河畔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从无名村向北两天的路程,有个大北庄,面积人口都比无名村要大得多,被群山环绕,在附近这方圆内算是个大村子了,一条浑水河绕村流过,给这里带来更多的生机感。

    现在终于明白,鬼子的战役目的是一次多路进剿,但间隙很大,八路军各部中断了任务命令的进行,改为周旋隐蔽,独立团如今就暂驻在这大北庄。

    独立团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偶然避开了鬼子的主力,同样也有不幸,那就是留在无名村的二连生死未卜。

    目前的独立团严重缺编,兵员严重不足,虽然是个团,全员才四百多人,不得已之下,取消营级建制,归拢成三个连,现在二连估计是凶多吉少,更是雪上加霜。第一要务是休养生息,大北庄这个地方很合适,团长和政委都看中了这里,决心在这里另起炉灶重新安家。

    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征兵工作,建设工作,训练工作等等,让整个独立团忙碌起来,使这个大北庄变得一片喧嚣好不热闹。

    一个老八路坐在村边的浑水河畔,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袋,不时地咳嗽着。满脸的褶皱,将近五十岁年纪,原本是个老老实实的农民,民国十七年参加红军的时候就三十多岁了,多次战斗负伤,年龄又大,上级想提他做干部,或者政工,但他知道自己的老实性格和能力干不来那个,果断拒绝,甘心当兵。为了照顾他的身体,就安排他做了炊事班的班长,直到如今,他就是牛大叔。

    牛大叔孤身一个没有亲人,小红缨双亲去世后,几乎就是被牛大叔一人带大的。自从得到了无名村被鬼子突袭的消息,他的皱纹更多了,更深了,深得如刀刻般,看起来更加苍老。他坐在这浑水河边拼命地抽烟,眯着眼望着南面的远山。

    年纪大了,生死见得多了,不应该这样,可牛大叔还是没有放弃幻想,幻想那一对羊角辫会在某个时候忽然出现在远方,出现在风里,一直晃啊晃的,晃下山,晃过河,一直晃到自己的身边,说她饿了。河水静静的流,一声不响,似乎也能感受到河边那个老兵的哀伤,听到他喃喃低语的心声。唉苦命的丫头,大叔手笨,只会教你扎两个羊角辫,虽然扎得丑,可是在大叔眼里,扎在你头上最好看,比咱团的军旗都漂亮。大叔知道你不会死,阎王爷舍不得找你,你只是野惯了,等你疯够了就会回来,是不大叔偷偷给你攒了点面,等你回来了,大叔给你做面条吃

    一个炊事班的战士匆匆跑向河边,边跑边喊:“牛大叔,牛大叔,你快去看看,二连,二连回来了,二连回来了”

    牛大叔腾地站起来,顾不得熄灭烟袋锅里的火星,甩开大步就奔向村里。

    团长和政委得知二连的消息,急匆匆地来到村边,正赶上二连进村。十七八个战士伤痕累累的走来,中间抬着一副担架,高一刀昏迷在担架上。从无名村突围的时候,二连还有三四十人,为了最大限度给西面的村民争取时间,二连
死亡神座sodu
突围后并没急着走,而是引着鬼子追他们,这给二连带来了更大的伤亡,险些再次被围,高一刀也在追击战里身受重伤,被战士们抢了出来,向北逃出,一直抬到现在。

    团长故意挤出满面笑容,打破了低沉的气氛:“好。好。都是好样的都别愣着了,赶紧帮忙”说完话指挥大家赶紧安顿二连。

    政委丁得一找二连战士仔细了解了无名村的情况,发现刘坚强站在二连的队末,于是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丫头呢”

    刘坚强在无名村被胡义揍了一顿后,去找高一刀给他撑腰,结果正赶上战斗开始,于是就跟随二连参加了战斗,突围,一路活了下来。和二连幸存的十几个战士闷头跑了两天两夜,粒米未粘牙,军装已经破烂不堪,接近崩溃的边缘,最后遇到了独立团布置在外围的暗哨,来到了大北庄。

    如今政委的手往自己的肩上一放,刘坚强忍不住先哭了。“呜呜”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这哭声也让丁得一心里陡地一沉,战争就是这么现实,这么残酷,不会因为年龄性别等因素而偏袒任何一个人,不愿接受也得接受。沉声道:“她怎么死的”

    刘坚强抹了一把鼻涕:“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这个回答可是令丁得一有点不满意了,看着哭哭啼啼的刘坚强,皱起眉头:“行了行了,你能不能先别哭了你是班长,小丫头是你的兵,你给我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刘坚强勉强止住哭声,恨恨地说:“都是那个国民党逃兵害的他越权指挥,擅自行动,不听指挥,殴打干部,临阵脱逃”

    这让丁得一哪能听得明白,赶紧提示刘坚强:“先把事情经过说明白了,注意用词。”

    “他胡义指使马良,不经过二连长允许,冒充团部的名义向百姓传达消息,我说他违反纪律,要制止他,结果他就打我,把我踢进坑里,等我起来的时候,他早跑没影了,所以我就去找二连参加战斗了。”

    在刘坚强说这番话的时候,牛大叔正好也赶到了现场,听到了这些话,不顾团长和政委都在一边,几步走过来,当面问刘坚强:“你先别说没用的,小丫头呢她咋样了她到底在哪”

    “我是要参加战斗的,哪管得了这么多她整天跟着那个逃兵,要么是他们一起临阵脱逃了,要不就是跟着老百姓跑了要不就是”

    牛大叔是个老实性格,好脾气,从不与人红脸,此刻看着刘坚强振振有词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几天来的愁苦和担忧终于爆发,一时忘了团长政委都在旁,一把揪住了刘坚强的衣领,就抡起大手,啪及其沉重的一巴掌打得刘坚强滚倒在地,眼冒金星,嘴角流血。

    “你,你是丫头的班长啊她是你的兵啊你咋能丢下她你咋能舍得啊你知不知道我们为啥舍得让她成为战士啊我现在就打死你这个不长心的东西”牛大叔越说越气,越说越激动,再次扑向还没爬起来的刘坚强。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