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39章 匪患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罗富贵领着胡义等人,来到了宋大户的院墙外。胡义在月光下看着高墙大院,很满意,一挺机枪外加粮食问题,就着落在这院子里了。打土豪吃大户,虽然现在是个军人了,但是曾经干过太多这种勾当,经验可不是罗富贵这货能比的。

    当土匪和当兵是两回事,甭管是什么匪,最重要的不是有多少人多少支枪,凭的是心理优势,甭管是什么人,知道了对手是匪,那心里就矮一截。匪的目的是钱粮,杀人放火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之一,不是爱好,匪也是人,一样不愿见血光,能简单做成的事绝对不会搞得更复杂,弄得人心惶惶。

    围着院子转了一圈,胡义发现这院子后面有个不起眼的小后门,如果是为了求财,那就该在后门外布个口袋,等着捉鳖。可是眼下是三个人还带个孩子,人手少,另外胡义对钱财也没兴趣,那就让这后门给他们当个生路,都跑了更省心。

    重新回到宋大户的大门前,罗富贵怕遭冷枪,赶紧提醒胡义避开门缝,胡义没在乎,躲什么躲,是匪就得有个匪气,大马金刀就站在大门前正中间,放开喉咙就朝院子里大喊:“院里的人听着,咱们是正经买卖人,如今路过贵府是缘分,少不得叨扰一番做笔买卖。限一刻内打开大门,让咱们和气生财”

    ,

    这几句话喊得是中气十足,荡气回肠,传遍宋家村方圆,寂静的夜色里还带着悠悠回响。

    小红缨和马良看不懂胡义这是搞什么名堂,罗富贵却清楚,胡义这是报号呢,是敲山震虎,是下马威。别看话说得好听,半夜三更里越好听的话越让人怵得慌。不禁扯了扯身边的马良,诧异说道:“我说兄弟,你们八路军真行啊我服了,感情你们八路军也会这个行家啊”说完还伸出大拇哥来比划着,却遭了马良一个狠狠的白眼,让罗富贵一时不明就里。

    胡义报号就是心理战术,给他们带上个紧箍咒,让他们心理紧张起来,才会生出逃走的心,另一方面也是为下一步要做的留出时间。多年没这样过了,如今喊了满嗓子,一时觉得心旷神怡意气风发,好不畅快。随即招呼马良和罗富贵,让他俩到附近一个柴草堆里搬柴草过来,直接把大门堆住,堆满,堆得高高的。

    原以为就一个流匪已经给走了,哪知道没过多久就听大门外报号了,字字句句估计整个宋家村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听得屋里的宋大户肝胆发颤,全家人心惶惶。这下可了不得了,这是实实在在要遭匪了,慌忙让一个下人去观察后门情况,领着媳妇孩子立刻重新开始打包细软。

    宋明一直在院子里来着,那一枪虽然没打中,却把对方给吓跑了,也算小小得意了一把。现如今外面来报号了,一颗心重新提了起来,赶紧跑到大门口,隔着门缝正看到一个人大马金刀四平八稳站门前,观察不到周围更多情况。这宋明也算见过世面历过生死的,这一次他还真就没敢隔着门缝再打一枪。

    先前那个家伙虽然有机枪,但一看就是虚张声势,所以宋明不含糊。现在这位抱着两膀赤手空拳,虽然看不清容貌细节,却让门缝后的宋明感到了一丝寒意,感受到了一股煞气。宋明断定这是真遭匪了,如果打他一个黑枪,万一山匪一会打进来,还不得把自己碎尸万段啊他宋大户是东家,可不是自己的亲爹,老子图个啥

    宋大户一看宋明从前院回来了,赶紧问他:“情况咋样”

    “真是山匪来了,不知道有多少。”

    宋大户闻言一屁股坐在炕上:“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难道就因为今天没拜菩萨么”

    那个去后门的下人这时回来了:“老爷,后门好像没人。”

    宋大户还在这里犹疑不定呢,忽然就听院子里的长工大喊:“起火了,起火了”慌慌张张和宋明一起到屋门口往前院看,大门外一股大火正在
嫂子合集sodu
冲天而起,这回院子里都省下点灯了,给照得红彤彤一片。

    宋大户下定了决心,返回屋里就催促老小们赶紧收拾,准备从后门走人,看到宋明还在腚后头跟着,再想想满屋子家当,立刻对宋明道:“宋明,你带长工们给我尽力守住院子,如果能成老爷我重赏二十不,四十大洋。”

    宋明还以为能跟着一块走后门呢,哪想到这个宋大户到此时还惦记着要保住家产,可是自己的确是护院,也不好说不干吧,正犹豫着要找个什么借口,忽然手被宋大户一把抓住,哗啦一声,十五个大洋响当当被拍在自己手里。

    “先交你十五大洋,要是能保住院子,我回来再给你二十五。”

    有钱能使鬼推磨,宋明把到嘴边的借口重新咽回去了,揣进兜里就返回了前院。

    大火熊熊,烧燎的两扇大门也开始哔哔啵啵地响,马良把最后一抱柴草投进火堆,感觉被炙烤得皮肤发疼,拍了拍胸前的杂草灰尘,跑到胡义身边,一本正经地说:“哥,我可得先说明白,将来这事真要是让团里知道了,你可不许怀疑我”

    胡义看着面前这个被烟火熏黑的专注面孔,发自内心的笑了,一拳捶在了马良的肩头:“这事就是老子一个人干的,明白了么。”

    宋明看着大门外的火光,朝院子里六神无主的几个长工大喊:“怕什么土匪进不来还不赶紧灭火”说完了话自己率先拎起个水桶,奔到院中的大水缸里舀水就去泼大门。长工们总算回过了魂,几个人慌里慌张也跟着宋明忙活起来,拼命地往大门里泼水。

    院里忙着泼水的声音大门外也听得到,门外是大火门里是水,水从门缝下大片地流出来,湿了底层的柴,滋滋啦啦响着,腾起大片大片水雾,夹杂着滚滚黑烟,交相辉映好不壮观。

    火势减弱,大门外层被烧焦,但里层保住了,所以依然还是道屏障。罗富贵见状有点着急,看看旁边的胡义还在看着,却不采取行动,赶紧凑过来问:“胡老大,你看这,这火烧不上去了,大门还没烧开呢,咱得想点办法啊”

    胡老大这个称谓罗富贵是冲口而出,原因是受了胡义先报号而后雷厉风行就点火的影响,这跟黑风山大当家是一个风格,罗富贵顺理成章就入戏了。

    胡义不为所动:“让他们浇,火不灭咱也进不去不是,等着就行了。”

    罗富贵瘪瘪嘴,搞不清这狐狸究竟是啥心思,得,那就等着吧。

    经过宋明等人的倾力奉献,火终于熄灭了,大门还在,几个人被折腾得乌漆墨黑精疲力竭,扔了水桶,狼狈地坐在院子里休息。

    看着最后一颗火星熄灭,而后化作一缕青烟,胡义走到小红缨身边,一伸手:“把手榴弹给我。”

    小红缨眨巴眨巴眼睛,二话没说就把手榴弹摸出来递在胡义的手心。在她的眼里,胡义和独立团其他的战士不一样,不是战友同志那么简单,他像是自己的师父,所以小红缨没啥可犹豫的。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先报号,再放火,最后是临门一脚,这是最简单的套路,没啥可炫耀的。胡义把手榴弹贴着两扇大门中缝竖在地上,嗤啦一声就把引线拽了。

    好奇害死猫,火已经灭了,大门外似乎又有人靠近,这宋明心里没底,赶紧爬起来跑到大门后,趴在门缝上试图搞清楚外面的情况。

    到处是烟熏火燎的气息,不过鼻子底下好像多了一股硝烟味,宋明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猛然轰地一声,已经被大火折腾得酥脆的两扇大门瞬间碎裂,碎屑飞灰伴随一个强烈的闪光,席卷了这几十个平方的范围。

    借着皎洁的月光和院内的灯笼,宋明的尸体清清楚楚地摆在大门口,全身嵌满了大大小小的木屑和碎门板,这一幕终使院内的几个人崩溃了,疯狂地冲向了后门。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