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37章 粮食与娘

第37章 粮食与娘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轮明月又白又大,高高地挂在天上,好像半块大饼,半夜里也照得周围亮堂堂。宋家村不大,几十户民居参差错落在大山里,宁静安详地进入了梦乡。

    赶了半宿的夜路,胡义等人进了村,说好的是顺路搭伙,如今到了地方,罗富贵有心想和胡义他们呆在一起,却又抹不开情面,故作有事在身的样子去了村子另一头。

    胡义没太在意罗富贵的离开,心思都放在了这个陌生的村子里,前后左右观察了一番,家家户户门窗紧闭不见光亮,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天大地大饿肚子事情最大,和马良小红缨简单合计了合计,三个人身无分文,只能试试讨要了,虽然是半夜了,也得硬着头皮去敲门。

    胡义敲过了几扇门,别说要饭了,人面都见不到,压根儿就没反应,其中一家里明明还透着灯光,等胡义的敲门声一响,立刻就熄了灯,再没动静。生活在这里情况比较复杂,东面有鬼子,西面闹八路,三天两头的还能遇到山匪,半夜三更的陌生人敲门,谁会开脑子坏了么看来要等到天亮才行。胡义放弃了继续敲门的想法,回到出发前的空旷场地蹲在墙角边晒月亮,等着分头行动的马良和小红缨。

    不多会,马良也耷拉着脑袋回来了,他比胡义敲得多,一样,23♂wo空手而回。

    小红缨最后出现,手里却多了一个黑乎乎的窝头。她倒是没挨家敲门,只是在几家后窗下可怜兮兮地喊着大叔大娘我饿了,给口饭吃。听着小姑娘的哀求声,居然真就有一家人从窗口扔给了她这个窝头。

    小红缨把窝头递给了胡义让他分,被胡义直接推回去了:“你都吃了吧,天一亮就会有办法,我和马良饿不着。”

    看胡义态度坚决,小红缨抓着窝头闻了闻,犹豫了一下,装进口袋里了。

    罗富贵晃荡着走到了村子东头,饿得心里直发慌,眼睛都快绿了。老子要是扛着枪饿死在这,那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砸了几次人家门,都没反应,文的不成,这可是你们逼着老子动武。挑了个看起来最不结实的屋门,抬起大脚一脚踹开,端着机枪就闯进去。

    小屋里乌漆墨黑一片,啥都看不清,怕遭人闷棍,罗富贵进门两步就赶紧停住,端着枪朝黑暗里比划:“有喘气儿的没有赶紧把灯点了,否则老子把这屋子都突突了再不点灯老子可真要开枪了啊”

    昏黄如豆的灯火亮起来,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慌张地离开灯边,一头钻进了炕上蜷缩着的奶奶怀里。

    呼罗富贵松了一口气,一老一小,这我就放心了,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了屋内的情况,不理炕上的一对老小,然后就开始翻箱倒柜找吃的,叮叮当当胡乱翻了一遍,居然颗粒无收,丧气不

    高大的身躯戳在屋里喘了一会粗气,眼睛翻了几翻,罗富贵重新开始搜索。姥姥的,一口吃的都没有不可能怕是被你们藏了吧。这次不再找箱柜锅碗,而是专挑犄角旮旯,时不时还扣扣墙缝,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被他拽出半袋棒子面。

    罗富贵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炕上却传来了一声深深的叹息。

    “你要还是个人,那你现在就把我这孤老太太和这孩子都杀了吧”

    “老子只是混口饭吃,杀你们干什么”

    “我儿横死,就凭我一个孤老太太养这孩子。你看看外头这是什么光景,什么季节你拿了粮食和杀了我们娘俩有什么
都市疯神榜小说5200
区别我求你做件好事,现在就杀了我们,免得我们遭罪,算我老太婆子求你了,如果你也是娘生肉长的,如果你还有良心,现在就杀了我们吧”老太太说着话,在炕上面朝着罗富贵颤巍巍地给跪下了。旁边的孩子瞪着大眼冷冰冰地看着罗富贵,一声不吭。

    那一刻,罗富贵觉得拎在手里的米袋子不是米袋子,而是一座山,这种沉重的感觉压得他说不出话来。这感觉不是因为可怜这对老小,而是因为罗富贵猛然想起了自己的娘。

    娘就是饿死的,自己从小就吃得多,娘永远都不嫌弃,娘总是笑着看自己吃,娘恨不能从她的牙缝里挤出吃的来给自己,娘总说她不饿,娘死的时候,身体轻得像一片鸿毛,那干瘪的尸体抱在怀里只能感觉到骨头,硌得自己胸口疼,疼了一辈子。娘永远不嫌弃自己,娘永远不饿,娘永远都说她吃过了

    罗富贵重新站在了月光下,那半袋米他没敢拿,罗富贵很高大,可是那米袋子更重,他拿不动,他觉得胸口疼。

    宋家村里大多人姓宋,穷人虽多,还是有那么一家富户,理所当然就叫宋大户,田多地多,比不上大地主,也算小有成就,起码围墙高厚,大门敞亮,三五个长工,还聘了个护院。

    这位护院也姓宋,叫宋明,不知是哪里人氏,偶然流落至宋家村,因为身上掖了把枪,就被宋大户看上了,成了护院,也是宋家村这个小地方的唯一武装。

    半夜三更传来了哐啷哐啷砸门声,让宋大户听得心惊肉跳,最近闹鬼子闹八路闹山匪,快闹成一锅粥了,这究竟是哪路妖怪,赶紧招呼宋明去看看情况。

    隔着大门缝,月光下,一个人高马大的货色,似乎抱着一挺机枪站在大门外,嚷嚷着要吃的,破衣烂衫的绝对不是鬼子八路,八成就是个匪,左左右右仔细观察了半天,似乎就他这么一位。宋明心里有了底,才回到屋里跟宋大户回情况。

    “人,好像就一个,估计是个山匪,因为端着挺机枪。”

    宋大户正在和老婆忙着收拾细软,以防不测时从后门开溜,听了宋明的话,才镇定了点,停下手里的活:“一个人你确定”

    “确定。”

    “呼那还好,不必急着跑了。他要干什么”

    “他要吃的。”

    “那赶紧给他打发走啊”

    “老爷,我担心他这是想诈开咱家大门啊。”

    宋大户一想也对,半夜三更端着枪要饭吃鬼扯。于是吩咐道:“让几个长工都起来帮忙,院子里点上灯,把四周院墙都看住喽。”

    宋明领命出去安排。

    罗富贵在大门外嚷嚷了半天没见回应,累得嗓子直发干,忽然见院子里亮了起来,墙里面挂起了灯笼。这是要搞什么要过年吗紧接着就听大门里有人喊话:“门外的,你听着。我们家没有吃的,天色不早了,您赶紧到别处忙去吧。”

    “姥姥的,瞅瞅你家大门这个高,你要是没吃的,那这宋家村早饿死八百年了。今天你要是不给吃的,老子可就要开枪了啊看清楚喽,老子手里这可是机枪机枪懂不懂一扫一大片懂不懂”

    宋明从怀里拽出一把手枪,是大眼撸子,这枪可是很少见。隔着细窄的门缝瞄着门外,那个大块头来回晃悠,光线也不是很好,勉强寻找到一个机会,扣动了扳机。

    啪清脆的枪声响起在月色下,响起在宋家村。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