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36章 骡子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初春的山涧里还看不到生机的迹象,到处是岩石灰色,沙土黄色,夹杂着大片枯草随风摇晃,在并不温暖的阳光下刺眼而荒凉。

    四个大活人僵持在这里,间隔十多米站成了四个点,如果把他们脚下的四个点用线连起来,那就是个完美的正方形。

    罗富贵楼着机枪,左瞄一下右指一下,紧盯着面前两大一小三个人,急得脑门子直冒汗:“姥姥的,我警告你们啊,不要再动了,再动老子真开枪了啊别以为你们分开站老子就怕了,老子这是机枪,机枪懂不懂一扫一大片懂不懂”

    马良站在靠左的一边,举臂端着驳壳枪,枪口指着罗富贵:“不长眼的,你看仔细了,我这可是快慢机,动动手指就能把你打成筛子。”

    小红缨站在靠右的一边,拎着颗手榴弹比来晃去:“傻大个,你少吓唬人,有个破机枪了不起啊我还有手榴弹呢。你要是敢开枪我就敢拽了线你信不信”

    罗富贵撇了一眼小红缨:“我呸你个小丫头片子,长得还没个屁股垫高呢,瞎咋呼啥,滚一边去”

    哎呀一听这话,小红缨,气得小脸通红,小辫一晃:“傻大个,大草包,你敢瞧不起我姑奶奶我现在就拽了手榴弹你信不信”举起手榴弹作势欲拉绳。

    罗富贵一瞅,这熊孩子要作死啊,憨声憨气地道:“臭丫头,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你拽了手榴弹,你们也得一块玩完,小样儿吧”把小红缨气得说不出话来。

    胡义站在中间,手里空空啥都没有,抱着双膀眯着细眼,仔细观察着两面的山梁,空荡荡的没什么植被藏不住人,心安了许多。对面这个大个子看来是一个人,鞋子磨破了,裤腿上也撕出了口子,满身的尘土,联想到鬼子今天刚过去,这货不是山贼就是草寇,估计也是躲鬼子落了单。看着他端着枪瞎比划乱晃荡,嘴里吆五喝六嚷了半天,典型是装腔作势底气不足,根据他的神色气质,怀疑他就算是个匪,就算人高块头大,也没有勇气杀人,简单地说就是没煞气。

    放心是放心了,问题是他这不规范的拿枪姿势还乱晃,可不是好事,万一走了火就了不得了,于是胡义清了清嗓子,朝小丫头摆摆手示意放下手榴弹,结束了她和罗富贵的抬杠行为,然后对罗富贵道:“兄弟,咱有话好好说行不行,能不能先把枪放下你那机枪多沉,累不累”

    端了半天,罗富贵这手臂早都发酸了,巴不得歇会呢,可是马良的驳壳枪始终指着他,心里可不敢松懈。“他不放,老子就不放。”

    “马良,把枪放下。”

    “哥”

    “没事,放下。”

    看着胡义的镇定自若,马良持枪的手慢慢垂下,但是保持了随时击发的状态。

    看着危机解除,罗富松了一口气,把机枪戳在地上拄着,又累又饿又渴,再端着这个铁疙瘩,还真持不住了。

    胡义向前走了几步,直到罗富贵身前不远站定:“兄弟,看你这架势,是混山头的吧是不是遭了鬼子剿了”

    罗富
风流董事长帖吧
贵上下打量着胡义,暗想这个细眼睛的家伙还挺能蒙,这你也能蒙到嘴上却回:“看你们这行头,是八路吧,鬼子找的就是你们,我猜你们这也是逃难了。”

    胡义还真不藏着掖着,点点头:“没错,让鬼子把窝端了,如今正不知道往哪去呢,既然有缘遇到你了,麻烦你给指指路,行么”

    独立团刚到这里不久,除了在某些村里放了眼线,其他工作都还没展开,尤其是东面与梅县鬼子之间的地域,情况更复杂。胡义对这里不熟,马良虽然是通信员,跟随独立团到这里后却基本没离开过无名村,小红缨是个孩子更指望不上。出来得仓促没带吃的,虽然知道独立团主力在北方,但在哪里,有多远,目前是不是转移了位置,其间有没有鬼子阻隔一概不知。所以眼下第一要务是先搞到吃的,填饱肚子再作打算。

    眼前这个傻大个是在这附近山里混的,必定熟悉这里,胡义从务实的角度出发,当然不耻下问。

    罗富贵听胡义的话说得挺实在,神色语气里也没有一丝对于自己身份的鄙夷,心情好了不少。“那,你们要去哪”

    “离这里最近的村子在哪,有多远”

    听胡义这么问,罗富贵心里不禁开始核计。他们要去最近的村子,这和我的想法一样啊,一个人走实在是没底气。八路军的情况不太了解,据说他们自从来了山里,除了打鬼子倒没做过出格的事,要是能和他们搭个伴,好歹能算是有点依仗。

    打定了主意,罗富贵开口:“要不这样,咱们搭个伙,我领路带你们去,咋样”

    小红缨第一个不同意:“想得美,傻大个,一看你就不是个好定西,我看你就是个劫道儿的,你是想把我们引到贼窝里去吧姑奶奶才不上你的当”

    看着罗富贵这幅德行,一边的马良也能瞧出这是个山匪,不禁满心疑虑地看着胡义。

    匪胡义从小就是个匪,没觉得土匪和别人有多大区别,好人坏人不是身份决定的,也不是外貌衡量的。这个大块头从头到尾,眼神里流露过恐惧,流露过慌张,流露过焦急,也流露过轻松,没再有其他。胡义能断定面前这小子不会是个合格的山贼,因为他不够狠,因为他没胆

    胡义盯着罗富贵的双眼半天没说话,那一双深邃的眼神看得罗富贵心里直发慌,好像全身的衣裳都给胡义扒去了一样,赤条条的感觉,好不难受。

    幸好胡义的沉默没有持续的太久,终于说话了:“我叫胡义,你呢”

    “罗富贵,我叫罗,罗富贵。”罗富贵还没缓过劲来,不自觉的有点含糊。

    “行了,算你一个,天色不早,咱们得赶紧走了。”

    太阳开始变得昏黄,逐渐接近了远方的尘霾,洒出一片余晖,将荒凉的崇山峻岭映照得金灿灿,无比凄美。已经暗下来的山谷中,四个渺小的身影在行走。

    峭壁间回荡着袅袅的话音:“罗富贵我呸你就是个骡子”“死丫头片子你要是再敢说我是骡子信不信我揍你”“骡子,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