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27章 交易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吱呀一声,门开了。眼睛的疼痛减轻了一些,但仍然红的像兔子眼,胡义倚在床头,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来了,进屋不敲门的人全团就那么一位。

    小红缨放下篮子,走到胡义的床边,大咧咧地坐下。

    “狐狸,眼睛好些了吗我刚挖回来些野菜,能治眼睛的,中午让炊事班的牛大叔给你煮汤喝。”

    狐狸胡义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了外号,也不知道是该觉得荣幸还是无奈。自从把这个小丫头从悬崖边上拉回来,她就整天黏在这里,端水送饭的照顾胡义。这小丫头是个爱憎分明的脾气,是个难得的孩子,胡义非常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攥住了她的小手,没让那对可笑的羊角辫落入深渊。

    小红缨对胡义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不仅仅是因为胡义救了她的小命。她觉得胡义是个厉害的家伙,凡是厉害的人小红缨就喜欢。虽然面对的是弹弓不是枪,但那份一往无前的气势小红缨很熟悉,别看她小,可是生在硝烟里长在战火中,跟随着红军部队,经历的突围战遭遇战无数,虽然不是战士没有冲锋在前,但耳濡目染身在其中并经历了长征,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也形成了现在的独特性格。

    能在弥漫的石灰雾中睁开眼冲出来,这可是绝少有人能做到,至少小红缨觉得自己就做不到。另外,小红缨知道胡义有一块怀表,这也成为了一个原因,全团只有两块怀表,团长有一块,政委有一块,这也是她唯一害怕的两个人,小红缨还是个孩子,孩子心性使她觉得有怀表的人肯定是大人物,大英雄,文武双全的象征。如今胡义也有一块,更加坚定了小红缨的想法。

    胡义从床上坐起来,随口问道:“丫头,我听说你会打枪,这事是不是真的”

    这事问到小红缨的心坎上了,巴不得拿出来炫耀,羊角辫一晃:“那是,全团你打听打听,除了团长政委和炊事班的牛大叔,剩下那些新兵蛋子还有谁能比我准”

    哦,胡义来了兴趣:“你个小丫头片子,连个枪都没有,怎么可能呢”

    嘿嘿嘿难得小红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犹豫了一下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许笑话我,也不能到政委那告我的黑状”

    见胡义认真地点头了,继续道:“别看我没有枪,我要是想练枪的时候,那些新兵蛋子都排着队来给我枪用。咱们队伍里子弹金贵,谁把空枪借我一上午,我就送给谁一颗子弹,只要不被领导发现,空枪出手一上午就多了一发子弹,谁不眼馋。嘿嘿。”

    胡义不禁有点糊涂:“你借空枪来,还人的时候还给人一发子弹,那你的子弹哪来的”

    小红缨的脸一红,大眼转了转,含糊着说:“攒的呗。”

    攒的你当子弹是路边的蘑菇啊,说采就采胡义傻愣愣地看着小红缨那双贼溜溜的大眼,楞了半天,终于回过味来了。手榴弹都能有,子弹为啥不能有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心思不能以常理推测,鬼知道这些年来她坑蒙拐骗了多少个新
新妻少年小说5200
兵。

    说好枪法是天生的那是扯淡说好枪法是吊块石头端出来的那是糊弄新兵呢。胡义坚信一个真理,好枪法是靠无数子弹喂出来的,打掉的子弹越多,枪法越好。想想小红缨的独特性格和生活环境,胡义相信了,这小丫头应该没吹牛。

    说到这里,小红缨忽然想起了刚刚到手的四发子弹,和刘坚强那撕心裂肺的哭嚎。赶紧搓了搓小手,问胡义:“狐狸,你还没分配单位呢吧我给你介绍个地方咋样”

    看着那双贼溜溜的大眼重新闪烁放光芒,胡义心里一颤悠,这小丫头指不定又憋着什么坏呢。故作无所谓地答:“没什么兴趣,我还是安心养伤,等团长和政委安排吧。”说完话又重新躺下了。

    胡义不接这茬,这可咋办子弹我都收了,流鼻涕那个没出息的都哭成那个熊样了,我总不能再白白讹人家一回吧小红缨一时抓耳挠腮,这只死狐狸,来得时间不长,实在找不到他什么弱点和把柄,情急之下想到了苏青。于是扯了扯胡义的裤腿:“喂,狐狸,你觉得苏青阿姨怎么样”

    胡义心里一动,表面还是不显山不露水:“她不是都告诉你了么,在她眼里我不是好人,是个败类。”

    “苏青阿姨那么漂亮,我都喜欢她,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胡义没反应。

    “你肯定是个大好人,我的眼光绝对错不了。当初我娘也骂我爹是混蛋,最后不也嫁给我爹了。喂,你说是不是”

    胡义依然没反应。

    “在咱们全团,我红缨的眼睛可是最亮的,门路也最广,翻翻手就能打听到她的消息和情况,怎么样”

    胡义终于坐起来了,只回答了两个字:“成交”

    团里召开的工作训练会议散了,各部门代表纷纷离开了团部,只剩下团长政委俩人坐在桌子旁呷开水。团长姓陆,也是从红军打出来的,为人豪爽,放下杯子对政委说:“老丁,前两天救了小丫头那个国民党逃兵,你不是见过了,咋样”

    丁得一喝了口水:“我觉得这小子不一般,有点来头。他有块表,会看时间,也许是个识字的,说不定是个人才。”

    哦,团长一咧嘴:“那感情好啊,把他拨给一连得了。”

    丁得一笑了笑:“老陆,先别急,毕竟他刚加入队伍,是个什么脾气秉性还摸不清,咱们团刚整编完成,思想觉悟改造这一块还是空白,我的想法是先观察观察。”

    团长摘下帽子抓了抓头:“老丁啊,我是真佩服你这搞政治工作的,火烧眉毛不着急啊你。整编训练就够让我头疼了,今天下午那个不争气的流鼻涕又到操场来找我闹,愣说是找到了九连的兵,就是那个逃兵,又开始嚷嚷九连的事,那个不省心的小丫头也跟着起哄架秧子。本以为你的主意能拖一阵,哪知道这么快又翻出来了。闹心啊,你赶紧给我想个办法。”

    丁得一琢磨了一下,一拍桌子:“那正好,把这些事捆在一块,一并解决了得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