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26章 流鼻涕的苦恼

第26章 流鼻涕的苦恼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原本以为宿舍会是个长房间大通铺,没想到是一间低矮的小草房,有门有窗一张桌子一张床。倒不是特殊照顾,虽然政委同意胡义留下了,但还没确定如何安排他,把他安排到一连二连还是三连都不合适,于是马良就把他领到这个用于临时接待来人的房间了,苏青前脚刚走,正好空出来。

    迎着下午的阳光,胡义在村里转悠了一圈,大致熟悉了一下环境。看着闲忙的村民和训练场上的士兵,胡义觉得心里很安静,很舒适,很久没有像这样停留下来了,因为是早春,周围的荒山是一片黄土色,胡义还是兴致满满地逛上了东边的山dǐng,一览荒凉。

    该来的终究会来,山dǐng上的胡义知道,他身后不远的荒草里,有一对羊角辫。于是转过身,迎着西风对那片荒草朗声道:“你有完没完了”

    小红缨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从荒草里站起来,手里端着弹弓没说话,隔着十几米看着胡义。

    胡义微微皱起眉头:“我和你有仇么”

    “你不是好人”小红缨撇着嘴回答。

    “你凭什么这么说”

    6,“苏青阿姨说你不是好人,是个败类”

    小红缨的话令胡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苏青,苏青,唉,做了一件错事,难道一辈子都不能再安生了么

    看到胡义突然沉默下来,红缨不禁得意地仰起头:“嘿嘿,无话可说了罢”

    胡义无奈地叹了口气:“放我条生路行不行。”

    “胆小鬼,你做梦”

    是天下的女人都是这样蛮横么还是只有八路军队伍里的女人都这样胡义不禁费解。

    “好吧,到底要我怎样你才满意”

    “跪下求饶”

    “死丫头片子做梦吧你”

    “那就无话可说了,接招吧”

    不知道为什么,胡义格外喜欢这个小丫头,也许是因为她有着与性别不相称的性格,也许是因为她有一颗与年龄不对称的顽强的心,也许是因为马良的话,也许只是因为她头上那一对可笑的羊角辫,说不清楚。出乎意料,每次她来招惹自己,都会不由自主地陪着她疯,忘了自己是个二十四岁的汉子,忘了自己曾经当了八年的兵,忘了硝烟与烈火中的麻木人生。

    小红缨凝神静气,猛然发力,长长地拉开弹弓的皮筋。嗖啪胡义晃了一下,一颗小石子擦着额头飞过,带出一道血痕。死丫头,真不含糊啊。胡义沉下脸,猛地窜起来,冲向小红缨。同时说道:“第一枪最重要,你却如此轻易就开火了,那你完了。”

    小红缨看着冲过来的胡义,沉着快速地再次装上一颗石子,麻利地举起弹弓,还嘴道:“姑奶奶还能打你一枪”

    嗖啪胡义保持着冲刺的速度,根本就不躲避,仓促射出的第二颗石子击中了胡义的肩膀弹飞,带来一阵刺痛,留下一点泥痕。胡义不为所动保持着速度,恶狠狠地嘲笑道:“最后的胜利由气势决定,而不是技巧。”

    眼看着胡义即将冲到眼前,小红缨沉下
嫂子合集最新章节
脸来,把手伸进了身后的挎包。“我不信”说完话就朝着胡义洒出一个纸包,随即试图后撤。

    就在红缨伸手摸向挎包的时候,胡义敏锐地注意到了,保持着戒备的心态。那个小破包里,手榴弹都曾经有过,天知道里面还会有什么鬼东西。当一团白雾迎面洒来的时候,胡义没敢轻视,果断顺势扑倒在地。是石灰粉这个小臭不要脸的

    胡义伏在地上不敢睁眼,前面却传来了小丫头的惊呼声。这一声绝望的惊呼听在胡义的耳中,就像是冲锋号。咬着牙重新睁开眼,穿过石灰雾,冲到了断崖旁,一把攥住了峭壁边缘即将松脱的小手

    刘坚强坐在村边的山脚下发呆。找了三天了,全村里来来往往转悠了几十遍,全是老弱妇孺,哪有个能当兵的能当兵的早都进了一二三连了,这不活活愁死个人么,眼下只有坐在这里唉声叹气的份儿了。靠在石头上,闭眼晒着太阳,忍不住想再大哭一场。

    突然被人踢了一脚,睁眼一瞧,小红缨提着个大篮子,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跟前,于是没好气地说:“政委不是关了你禁闭么你怎么在这”

    “禁闭室连个窗都不舍得装,我还是个小孩,出来透透气不行吗”小红缨说完,随手把大篮子扔在一旁,又说:“流鼻涕,上次我给你出的主意不错吧,你的九连是不是保住了你是不是该拿出点啥来感谢我啊”

    “我不是已经给了你一颗手榴弹了么”

    “那,那颗手榴弹让政委给没收了,不能算。”

    “啥”刘坚强本来气就不顺,一听小红缨这话,腾地坐起来了:“我就剩那一颗手榴弹,已经给了你了,被没收关我啥事再说了,我按你出那主意,哭也哭了,闹也闹了,政委也没说一定留下九连,要我找人,现在我连个鬼都找不到,到头来这事还是得泡汤。我警告你啊,你别再烦我。”

    小红缨一撇嘴:“哎呦呦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流鼻涕,你敢警告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找政委自首,说你寻死觅活都是我教的”

    “你”刘坚强无语了,重新靠在石头上,不再理她。

    看着刘坚强被气得一副呆傻模样,小红缨晃着一对羊角辫,不禁娇笑起来。停了一会,贼溜溜的大眼转了转,重新说道:“哎,流鼻涕,我倒是能帮你找到一个。”

    这句话把刘坚强重新钓起来了,几乎是鲤鱼打挺地坐起来:“你说什么真的你可不许诳我。”

    小红缨笑嘻嘻地伸出一根手指:“一排子弹。”

    “这不行,我拢共就剩下一排子弹了,都给了你,那我的枪还咋打不行。”

    “四发不能再少了。”

    “啥我剩一发子弹和没子弹有区别吗不行”

    小红缨无所谓地点点头,重新拾起大篮子,做势欲走。

    刘坚强苦恼地自问,为了九连,四发子弹都舍不得吗可是子弹金贵啊,我只有五发。上次给这死丫头片子那颗手榴弹的时候,心里都在滴血啊,如今又来敲我的竹杠,自己不愿意出血,却又逃不出九连这个魔障,终于哭了出来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