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25章 红缨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丁得一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块怀表,在粗糙的大手里把玩着。这是从那个逃兵身上搜出来的唯一物件。吱吱吱拧动怀表的机钮,给它上满了弦,又掏出自己的表,比对着调整好时间,然后揣进口袋,出了指挥所。

    无名村几百户人家,不大也不算小,除了指挥所是在村中租用了村民的一个院子,独立团几百人在村西头自己新建了几十间房,还开辟了一块操场,此刻还有训练声阵阵传来。丁得一各处区域都转了转,最后走向了禁闭室。

    由于是从侧面走来,所以丁得一老远就看到禁闭室后窗下蹲着个女孩,再走近些,就见女孩正拿出了一颗手榴弹,当即大喝一声:“住手你给我放下”

    在前面看门的哨兵闻声吓了一跳,一看是政委,慌忙敬了个礼。

    “把岗撤了吧。”

    “嗯”

    “我说把这个岗撤了,禁闭室不用看了。”

    “是。”

    哨兵走了,丁得一来到女孩跟前站定。

    女孩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丁大叔,我正在这玩儿呢,你怎么来,了嘿嘿。”

    丁得一弯下腰从女孩手里拿过手榴弹,在手里掂了掂:“小红缨,你行啊现在都敢自称姑奶奶了玩儿你这是要端了我的禁闭室吧”

    “没有没有,我在玩过家家,顺便吓唬吓唬他。嘿嘿嘿”

    丁得一黑下脸来:“少给我嬉皮笑脸的。这手榴弹哪来的”

    女孩贼溜溜的大眼忽闪了两下:“我是从流鼻涕那借的。”

    丁得一努力黑着脸,以使自己保持住严肃姿态:“我说红缨同志,这是革命队伍,你以后能不能别乱给人取外号借的偷的吧你现在就给我到指挥所面壁去”

    丁得一走进了禁闭室,外面的对话都听得到,胡义知道进来这位是个政委,虽然不知道政委究竟是个什么干部,但肯定是长官。本能地想敬礼,忽然想起已经不是军人了,身上也早换了粗布民衣,遂只是起立站定,静静看着对方。

    丁得一从红军时期就参加了队伍,既是个老党员,更是个老兵,阅人无数。虽然此刻胡义穿着一身普通的百姓衣裳,仍然从胡义的身上感到了一股杀伐之气,这种凛冽的气息可不是吹胡子瞪眼睛就能装出来的,得靠鲜血和死亡的堆积才能形成。见利忘义的国民党逃兵没那么简单

    “胡义,很抱歉让你在这里委屈了十多天,没办法,这是制度规定。情况已经基本核实,从现在起,你自由了。”

    听丁得一当面说完这句话,胡义没有感受到一丝自由的喜悦,反而忽然觉得失落。这意味着,自己为自己设立的护送女人的任务结束了,从现在起,又要重新开始无根的漂泊。自由了去哪不知道

    停了一下,丁得一又补充一句:“哦,对了,这是你的吧。”说着话从口袋里拿出怀表,递还给胡义。

    白银材质的外壳,映着光,光滑如镜。胡义默默接过,咔嗒清脆悦耳的金属声音里,表壳轻快地跳起。表盘一片晶莹,映着胡义迷惘的脸,一点四十五分。

    “她怎么样了”胡义看着表盘上的时间,头也没抬地问。

    “嗯哦,苏青啊。她现在不在这里,组织上可能要给她安排新的工作,还没确定。”

    苏青原来她叫苏青。她是自己的女人,她又不是自己的女人,这事情真是糟糕得像团麻。啪胡义合上了表壳,重新抬起头看着丁得一:“长官,我想留下,行么”

    团长跟
史莱姆契约公主小说5200
着前面带路的战士,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了村东面的山dǐng,可不,刘坚强正呆坐在一块石头上,步枪枪托戳着地,枪口支在下巴上,手指穿在扳机孔里。

    “你个狗日的流鼻涕,你他娘的有完没完了给我把枪放下”团长铁青着脸朝刘坚强吼。

    “我不管我的命是九连留下的,九连没了,那我就把命还给九连”

    “你个兔崽子怂货,我现在命令你放下枪”

    团长的强硬态度没有得到回应,刘坚强反而用另一只手把枪栓拉开了,子弹上膛。

    “你”团长气得无奈,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从后面又跑上来几个人。政委丁得一本来是在禁闭室和胡义说话,突然有士兵报告说刘坚强要到东山上寻短见,立刻也匆匆赶来了。

    “老丁,正好你来了,你瞅瞅这个熊玩意。管不了了,留不得了。”

    刘坚强参军一年,今年刚十八,还算个新兵,在残酷血腥的战场上,很多没有心理准备的新战士都会受到冲击,心理压力无法排解,而改变性格,或者变得偏执,像是魔怔,眼下的刘坚强应该就是这状况。

    丁政委拍了拍团长的肩膀,示意他别急躁,然后慢悠悠走到刘坚强对面问:“刘坚强,就算不撤九连的番号,可是没有连长,怎么算是九连”

    刘坚强被问得一呆,憋了一会冲口道:“我就是连长。”

    “那好,就算团长和我都同意你当连长,可是没有士兵,你算什么连长”

    刘坚强一时无语,琢磨了一下:“我可以去找,要是我能找到兵,你和团长是不是就留下九连”

    政委微微一笑:“行,你去找吧。”

    看着刘坚强年轻的背影匆匆下了山,团长问政委:“我说老丁,你还真由着他继续胡闹啊”

    丁得一叹了口气:“九连惨这孩子受了刺激了。最近咱们可能没什么仗打,给他找个闲事做,免得他再闹。况且,他也找不到。你说是不是”

    一个年轻的战士来到禁闭室,个子不高,腿却很长,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机灵劲儿,朝着胡义腼腆地笑了笑:“你好,我叫马良,是通信员,政委走得急,来不及安排,命令我把你先安顿下来。”说完话抱起禁闭室床上的被褥,领着胡义出了门。

    去往宿舍的路上,胡义顺口问起了那个小丫头的事。以后就要成为战友了,马良也就没什么遮拦,仔细回答了胡义。

    小丫头十二岁,小名叫红缨,父母都是老红军。父亲当年在湘鄂赣反围剿的战斗中牺牲,母亲在强渡湘江的时候牺牲,长征之前部队想把她像其他孩子一样寄养在老乡家,但八岁的红缨硬是跑出来回到部队,经过长征到达陕北。部队改编为八路军后,团里要把她留在延安,与烈士遗孤一起上学,但小红缨在部队里野惯了,根本不能与同龄的孩子合群,撒泼打滚以死相挟用尽一切手段,又随部队来到太行山。

    大致说了红缨的情况,马良又停下来补充道:“小红缨虽然没有父母,但团长说她是我们全团的孩子,都必须宠她,惯她。”

    胡义无奈地笑了笑,是啊,这死丫头片子,已经被宠得上房揭瓦了,惯成姑奶奶了。

    马良以为胡义不信,又道:“真的,你别看她小,有时候比我们这些新兵都厉害,那枪打的叫一个准要不是团长政委看得紧,她说不定都溜上战场去了。”

    这一点胡义深信不疑,这十多天来,禁闭室那个炮楼几次差点失守,今天还险些被那小丫头片子给端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