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22章 活下去的理由

第22章 活下去的理由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午,一棵香樟树孤零零地站在蜿蜒的小路旁,那写意的树冠张望着阳光,像是在等待什么。

    命运的经历有时候会重合,在一天以前的雨夜,王老抠曾经坐在这里休憩,而现在它迎来了第二个光顾者。

    胡义把背上的步枪转到胸前,解下背上的干粮袋扔在一旁,那里面是早上烤好的十多个山芋,靠着树干坐在地上,扭头看着来时的方向。炮火声还在持续猛烈地传来,鬼子开始进攻淞江了,那里是108师和军部,这是六十七军的任务第二天。

    现在这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了,呆呆地看了一会,胡义转回脸,揪住自己胸前的名牌,猛地扯下来,随手甩在地面。

    一阵微风吹过,带起了那块方形的白色布块,蓝色边框白底黑字中间红戳,第一〇七师第六三八团第一营第三连士兵胡义,在风的卷动下翻滚着,滑入沟渠,渐渐被浑浊的流水浸没,缓缓流走。

    合上眼枕在樟树上,静静感受一会,就能闻到淡淡的樟木香。告别了军队,正式成为逃兵,似乎没能使自己觉得轻松。空荡荡的小路就在脚下,除了能预示活命的机会,什9,么都代表不了,因为,我没有未来。

    那个女人她此刻应该也离开那个村子了罢她应该会走,我已经解开了她的绳索。那里早晚会被前进的鬼子席卷,她应该知道罢。我做错了么自从事情发生后,自己仓惶离开那个房间的时候起,胡义心里不知道自问了多少次这个问题。我做错了么起码她杀了傻小子,她应该付出代价,似乎这是唯一说得过去的理由。这真的算理由么

    一阵风轻轻吹过,掠过孤零零的香樟树,顺便带走了一阵淡香,飘向远方的硝烟。胡义重新走上小路,渐渐远去,变得渺小。

    尽管天气晴朗了,地面还是大片大片的泥泞,因为这里本就不是路,是铁路两侧的荒野。如今荒草都被踩踏进泥里,全是杂乱重叠的脚印。相比几天前,沪宁铁路的沿线更加喧嚣嘈杂,不再仅仅是灰色的人流,现在掺杂进了五花八门的颜色,大批大批的难民也汇入这条涌动的人之河,缓缓向西。

    所有人的表情几乎都是麻木的,机械地前行着,有人坐在泥泞里哭泣,有人伏在荒草里喘息,这浩浩荡荡的人流貌似一个整体,同时也是无数颗冰冷的心,没有人关心周围。

    被经过的骡马大车挤靠,苏青踉跄着跌倒在泥坑里,还是那件泥污的素灰色旗袍,现在上身多穿了一件村里找的破旧大外套。爬出泥坑重新站起来,却传来一阵刺痛,几乎再次跌倒,一截弯曲的树根別伤了苏青细嫩的脚踝。

    这一切没能阻止她前进,抬起满是泥垢的纤手,拭去腮边的污汗,继续蹒跚着向前挪动。尽管身上带了十几块大洋,但情况和苏青想象的不同,在这里没有
嫂子合集吧
人会为了大洋而放弃食物,苏青不知道虚弱的自己还能向前走多远,也许能再坚持一天,然后像许多人一样,再也爬不起来,也成为泥泞里的一具尸体。

    但是苏青没后悔,从加入组织的时候就有这个觉悟,准备好了牺牲。珍藏的贞洁被一个卑鄙无耻的逃兵夺走了,这在她心里刻下一道深深伤口,却没能击垮苏青的意志,反而激发了她倔强的性格。她还有信念,支撑着她前进,文件必须交给组织

    嗡飞机的阴影出现在远方天空,嗡鸣声预示着瘟疫的来临。原本缓慢的人流猛地慌乱开来,不顾一切地冲撞着,踩踏着,尖叫着,哀嚎着,随即被爆炸声掩盖。

    蹒跚的苏青再次被汹涌的惊慌人流撞倒,剧烈的疼痛使她没能再站起来,只能侧向蜷起双腿,坐在污泥里,不甘的回过头,看着低空里的钢铁怪物,怪啸着飞过来,两翼不停的闪着火舌,顺着人流打出两排连绵血雾,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惊恐的百姓根本不知道如何躲避这个会飞的死神,只是抱着头顺路向前猛跑。没经历过飞机扫射的士兵只是就地趴下卧倒,意识不到自己是否在飞机的飞行路径上。那两条死亡的飞行射击线肆意顺着人流延伸,收割着麻木的灵魂,得意地制造出一路惨嚎。

    从听到飞机的声音那一刻起,胡义的头就猛地疼起来,周围又开始变得灰暗,失去了颜色,脑袋里就像翻江倒海。停下脚步,站在铁轨间的枕木上,盯着飞机接近。它会从路基下的人流头上飞过,所以胡义没有跟随人群慌张躲避,就站在高高的铁路路基上,麻木地看着周围这荒诞的灰色风景。

    在一个瞬间,胡义的眼神定住了。泥泞的人流中,蜷坐着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美丽身影,那散乱的齐颈短发曾经顺滑,那沾染了泥污的清秀面容曾经白皙,那如水的黑色深瞳曾经在自己的眼前悲伤地哭泣,此刻却释放出倔强与不甘,静静望向死神来临的方向。隔着疾奔的人群缝隙,形成一幅不停闪烁的画面,断断续续地映入细狭的眼帘,一遍又一遍地冲击着胡义的心。胡义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居然也会变得脆弱,变得不堪一击,再掺进一份愧疚,立刻就破碎了。

    时间似乎静止了,胡义却在静止中清醒了,不再觉得麻木。原本漫无目的的心,终于看到了方向。无论她是谁,她都已经是我的女人,无论她愿不愿意,她已经是我的女人。我不只是一个逃兵,我也是一个男人。

    人们说爱情是个很复杂的东西,也许是,也许不是,谁知道呢。在命运多舛的烽火岁月,在这个冰冷麻木的灰色世界,在胡义这颗多年漂泊的心里,他以为这就是爱情,至少他那颗麻木的心已经碎了。也许是因为愧疚,也许是因为生理本能,无所谓,至少胡义为自己重新找到了一个应该活下去的理由。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