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18章 事与愿违

第18章 事与愿违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傻小子侧歪着头,趴在泥坑里一动不敢动,虽然身上的泥土糊的不算厚,鼻孔嘴巴附近有空隙可以呼吸,仍然觉得沉重,像是被压在山底了。感觉有脚步声传来,像是十几个,距离越来越近,伴随着叽里呱啦的鸟语,这让傻小子的心不由自主地提起来,好像提到嗓子眼了,连呼吸都变得更加困难,而忘却了令人恶心的泥臭味道。

    啪中正步枪的射击声从江水里传来。

    噗闷哼声随后是一个身体从上面滚落下来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一片三八大盖的回击声,和越来越近散乱的脚步声。傻小子感觉到,一双靴子似乎已经站在自己的身边了,不足一尺远,也许半尺,也许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我只是个小乞丐,从没开过枪,更没杀过人

    黑黢黢的江面上什么都看不到,江水里有人开了一枪之后就再也没了踪影。也许是被乱枪打中死在江里了,也许顺着江水漂向下游。十几个鬼子站在泥泞的江水边,犹豫了一会,终于挪动脚步,顺着江边向下游的码头方向前进,加入进攻行列,消失在夜色里。

    得胜港的枪炮声依然在持续,身边的脚步声消失了很久了。赵勇终于耐不住满鼻子的臭味,挣扎着挺起头,看了看黑蒙蒙的四周,.v低声道:“鬼子走了。”随后抖落满身的泥土,从坑里爬出来。

    大个儿和傻小子也蠕动着起来,挪出了泥坑,大口喘着气,旁边先出来的赵勇突然慌张地抓起步枪,瞄着江里。

    “别慌,是我”

    先是一个低低的声音从水里传过来,随即一个黑影慢慢水里蹚了过来,是胡义。

    赵勇放下枪:“我说胡长官,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正好你回来了,咱快走吧。”

    胡义打着哆嗦,上了岸。水太冷,凉的脸色发青,不过,夜色里看不出来。“先顺着江边往上游走,绕过鬼子再转向北。嗯,排长呢”

    赵勇一扭头:“排长,排长,赶紧出来了,走了。”

    喊了几声没见坑里有动静,是不是睡着了大个儿带着疑问,回到坑里,摸到了排长的胳膊,拽了拽,也没反应,不禁愣在当场:“排长你这是咋了”

    胡义随即下来,把王老抠从泥里扯了出来,可是,王老抠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胡义心里一凉,难道是自己埋的时候埋得太厚了使劲力气把王老抠的尸体拽出了坑,摆在地上,在三个人呆滞的神情里,伸出手在尸体上仔细地搜摸着。终于,在摸到后背的时候,胡义的手指触摸到了一个清晰的弹孔,已经不再有血流出了。

    王老抠死了,从掩体跑向江边的时候,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后背,他自己知道。但他害怕,怕自己一旦停下来就会真的死了,他希望自己能继续活着,也许只是擦伤,也许不是要害。他继续奔跑,用尽所有的力气奔跑,直到跌进泥坑里,才发现自己似乎彻底没有力气了。也许自己只是困倦了,
他与月光为邻笔趣阁
在这坑里休息一下,等醒来的时候,也许狗日的鬼子就走了,说不定还能和107师一起撤离,离开这个鬼地方。

    胡义、赵勇、大个儿和傻小子麻木地把王老抠重新放进泥坑里,在黑暗中草草地埋了。事与愿违,王老抠没能得到个好风水,更没能埋在阳光明媚的山岗上,他只能躺在这黑暗的,阴冷的,潮湿的,泥泞的黄浦江岸边,听着异乡的江水缓缓流淌,流向哭泣的上海,流向茫茫

    露水凝结成滴,天快亮了。得胜港那面的枪声早已停歇许久,现在,鬼子们大概已经开始在码头上渡卸辎重了罢。

    胡义躺靠在土埂下的一堆荒草后,怀抱着枪,把又脏又湿的手掌在衣襟上擦了擦,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了怀表,一按机钮,啪嗒清脆的声音里,表壳轻盈的弹跳而起。光线依然很暗,看不清楚表盘,只能感觉到手心传来嘀嗒嘀嗒的精确律动,那规律而有节奏的极轻微震颤,让胡义感觉很舒服,像是一种魔法,能够平复心中的波澜,归于宁静。

    一个黑影悄悄地从黑暗的荒草里爬了过来,是大个儿。

    “胡哥,另外两边我都仔细看过了,比这边还多,肯定过不去。”

    胡义合上怀表,攥在手心里。点点头没说话。

    赵勇凑过来低声道:“天马上就快亮了,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前面那些鬼子挪窝,咱不能再等了。要我说咱赶紧顺原路摸回江边,先藏起来再说。”

    四个人顺着江边穿过了鬼子的进攻线,接近了鬼子在西侧的渡江点,然后借着夜色掩护向北爬行,在即将脱离鬼子控制范围的时候,却遇到了鬼子的固定哨。

    因为东边得胜港的战斗已经结束了,鬼子的一个战场巡逻班,有十三个人,就在胡义他们的脱离路线上停下来,点起了一堆篝火,原地休息。

    从胡义他们停下的位置向北二百来米就可以进入树林,借着树林的掩护就不难溜出鬼子的控制范围。现在被这十三个鬼子挡住了,只好停下来等待,期望他们会离开。胡义让大个儿到两侧观察,看还有没有漏洞能让四个人溜过去,现在大个儿回来了,带来的消息却让人失望。

    “不能回江边。天一亮,渡江的鬼子会更多,到时候搞不好江岸上都是鬼子,光天化日怎么藏就算能躲过了白天,到了晚上,鬼子的战线会向北推进得更远,又怎么跑”

    赵勇听了胡义的话,沉默着不做声了。

    大个儿深吸了一口气,神色一肃:“胡哥,千壶万桶咱都尿过来了,不差这最后一哆嗦。咱冲他娘的冲过去算命大,冲不过去是活该。认了。”

    胡义看着大个儿魁梧的身影,没说话。这是一个好兵,强壮,坚定,朴实,如果还能有机会继续历练在战场上,终究会出类拔萃,成为最优秀的军人。超过王老抠,超过自己。是啊,往往到了最后的时候,最简单直接的办法也许就是最好的办法,胡义在这黑暗的黎明前,下定了决心。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