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17章 无奈的夜

第17章 无奈的夜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堆火确实起到了作用,它照亮了三连阵地前方一百多米范围的开阔地,使鬼子暂时被压制在火光的边缘,不能前进。

    但进攻既然开始了,鬼子就没打算放弃,何况拥有人数优势呢。调来了掷弹筒,开始朝着火堆轰击。虽然知道这堆火早晚会熄灭,但鬼子不打算等。

    接二连三的爆炸出现在火堆周围,终于有一枚榴弹打进了火堆,猛然间溅起点点火光,洋洋洒洒,平地里出现了一片焰火,如果不是身处战场,所有人都会觉得惊艳。

    “火灭了这咋办”看着被炸散的满地火星,大个儿愣愣地说。

    王老抠重新推上子弹:“有啥可看的,接着打。看到闪枪火的地方就照那位置回一枪,放完枪就赶紧缩,隔几吸再上来。”

    没有了火光,周围霎时暗了下来。鬼子机枪的火舌开始向城里回敬,十几条曳光弹道不停的穿过开阔地。胡义瞄准了一个连续火舌位置,开了一枪,没反应,快速推上子弹,偏后一点瞄准,再一枪。机枪的火舌终于暂停了,不过转瞬又响起来,反而向胡义这边反扫过来,子弹胡乱地嵌进周围的地面,噗噗地响。

    胡义无奈地把身体缩回田埂后面,十几挺机枪,至少四挺是重机枪。眼前这至少是鬼子,一个中队,后面有多少还不知道。虽然这才是第一波进攻,鬼子还没接近过来,不过胡义觉得,三连扛不住,西线要失守。

    吴贵靠在窗口边,听着墙后头噼噼啪啪不时被流弹击中的声音,心里十分无奈。这见鬼的夜幕,就是进攻最好的掩护,鬼子太多了,就凭三连的两挺捷克式瞎蒙着打,白搭,鬼子早晚得冲过来。巷战就凭手里这二十来号人,分分钟的事吧。抬手指着旁边的通信兵:“赶紧去找营长,请求增援。他娘的快去”

    迫击炮弹和山炮炮弹不时的砸下来,照得巷道里忽明忽暗,时而伴随着烟尘,和哗啦哗啦碎石敲击瓦片的声音。通信兵不时跌倒,又爬起来,身上被弹片划伤了几处,阴湿了军装。喘着粗气终于看到了营部,却傻了眼。

    营部所在的房子已经倒塌了一半,里面的火还熊熊地燃烧着,照亮着周围的残垣断壁。

    通信兵随手扯住一个正在窜过身边的身影:“营长呢营长在哪三连需要支援”

    “北边已经失守,营长带了一个排去打反击了。”

    火光里,通信兵放开了攥住对方的手,木讷地转身,跑向三连的方向

    轰又一个爆炸声过后,左侧的机枪声消失了。房dǐng的灰土随着爆炸的晃动,哗啦啦地洒下来,落了吴贵满身。吴贵甩甩脑袋,顺手抹了把脸,大声喊:“机枪怎么停了给我继续打你们两个过去接替机枪”

    话说完了不见回音,回头一看,身后的两个兵已经倒在血泊里,没有动静。吴贵钻过被炸开的弹洞,穿过硝烟,来到左侧机枪位。机枪附近已经累积了七具尸体,最后派过来dǐng替的人也死在了机枪上。吴贵把尸体拽开,
嫂子合集吧
自己爬上位置,哒哒哒重新喷吐出串串火舌。

    西线的鬼子在炮火和机枪的掩护下,时而猫着腰,时而匍匐,逐渐地接近过来。

    通过不时闪现的枪口火光,鬼子已经注意到了三排的掩体位置,一挺机枪瞄着这里,不停的压制射击,三排的五个人龟缩在田埂后的掩体里抬不起头。

    “鬼子就要过来了,咱再不往回跑就来不及了”赵勇先嚷嚷起来。

    王老抠也一时没了主意:“这回真是火烧眉毛了,小胡,咱先撤回城再说吧。”

    胡义的枪刚刚打空了,正在一发发地往枪膛里压子弹。“不能往回跑,这五六十米的距离,背后一通点射咱们就报销了。就算运气好跑进了城,也活不了。北边已经半天都没动静了,估计是完了。”

    “我的胡长官,那也比窝在这等死强啊再不走可真是来不及了,你不是改了主意打算殉国吧”赵勇焦急的问。

    一直到第五颗子弹也压进枪膛,胡义才又开了口:“大个儿,记着把那两把锹带上,一会我带头,都跟住了,往南边的江边跑。傻小子,跑的时候你猫下腰,别害怕,要快,一定要跟住。”

    傻小子二话不说就点头。

    赵勇张大了嘴:“啥横着跑那不就是在鬼子眼前跑过去吗那”

    胡义果断地一挥手:“别废话了,你想往回跑你就回去。都准备好了没有”

    夜色下,田埂后突然窜出五个身影,猫着腰快速奔向江岸。

    前面的鬼子已经接近到掩体十几米距离了,猛然看到有模糊的人影窜出来,本能反应,哗啦一声趴下了一片,然后举枪就放。

    幸亏这是横着跑,目标横向快速移动着,光线又暗,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前面的鬼子只能胡乱地打出一排枪,后面的机枪手不敢轻易射击,因为如果开火的话,弹道就要扫过前面的自己人,只能瞪眼傻看着,直到人影接近了岸边,出了自己人的区域,才扫射过来。

    江边是个缓坡,位置低于开阔地,有些泥泞。胡义一口气跑到了坡底一个泥坑边才停下,随后赵勇冲下来了,接着是大个儿和傻小子,王老抠最后一个跌跌撞撞地几乎是翻滚下来。

    胡义从大个儿手里拽过铁锹,低声命令道:“没时间磨蹭,你们四个赶紧趴这个泥坑里,快。”

    四个人懵懵懂懂地爬进坑,胡义抓起锹就开始埋。其实也算不上埋,就是用泥浆在四个人身上糊了一层,把他们盖住了。

    最后一个埋王老抠的时候,胡义的手臂忽然被王老抠一把攥住了:“咳咳,小胡,留个念想。”说着话王老抠把怀表塞进了胡义的口袋。

    “王哥,你这是干啥我是好水性,也许一会就回来了。”时间紧迫,胡义也没多耽误,随手快速地扬了几锹泥土,估计把王老抠也罩住了。顺手把锹扔进江水里,然后端起步枪,一步步淌进江水里,直到江水淹到了胸口,才转过身,端起枪,瞄向黑蒙蒙的江岸。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