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15章 被治愈的头痛

第15章 被治愈的头痛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尽管三排躲进了向外延伸的开阔地,幸运地脱离了风暴中心,但距离还是不够远,依然被炮火波及。弹着点的散布致使一些炮弹落在了小镇之外,三排的掩体周围已经被光顾几次了。不仅如此,最大的问题是城内的爆炸掀起的砖石碎块,被扬上天空后,不断飞向外围,变成了砖石雨。

    胡义双臂环抱着头,蹲在掩体里,后背和手臂已经被砸得几处淤青。胡义不断的大声提示掩体里的三排,别趴下,蹲着,别趴下。因为这是重炮,如果趴下的话,万一炮弹落在附近的时候,因为身体与地面接触面积太大,会被震伤或者震死。很多新兵不知道这个道理,炮击中往往本能地趴在地面,结果事后很多被震伤了内脏尚不知,几天后还是会死亡,无法医治。

    大个儿赵勇和傻小子基本被这场面吓傻了,不时有零星的砖块和碎石从天上掉进掩体,麻木的不知被砸中了几次,要不是因为有胡义和王老抠在身边不时的嘶喊着提醒,也许早就崩溃了,一心只想冲出这个掩体远远地跑出去,远离这个地狱般的煎熬。

    也不知过了多久,炮击结束了,没有人知道是多久,也许很,短,但在每个人心里感觉就像半辈子。

    三连在这场炮击里死了十几个,三连长也死了,他的尸体还被埋在坍塌的瓦砾下。活着的几乎人人带伤,有几个被砸断了腿或胳膊的,虽然活着,明显的也是没有战斗力了,得算战斗减员。

    营长来过了,只撂下一句话:“三连伤亡算少的,别的不管,只要还有一个喘气的,就必须给我守住那片开阔地。至于连长的问题,你们自己看着办,现在我没功夫管。”

    王老抠回到了三排的掩体,赵勇急切地问:“排长,连里情况咋样”

    王老抠叼上烟:“连长死了,一排没了一半。唉这回最后一个老弟兄也没了。”徐徐吐出的香烟,似乎带着淡淡的忧伤。气氛一时沉默。

    胡义把枪抱在怀里,枪栓打开,把兜里的四十多发子弹掏出来,一发一发地合膛。小时候喜欢玩儿刀,从了军喜欢玩枪,除了这两样也找不到别的事干,都是迫不得已的爱好。下午的炮击爆炸声音到现在还在脑袋里回响,一遍一遍的不消停。自从机枪连阵地消失在硝烟里的那一刻,胡义似乎就落下了病,对爆炸的声音敏感,每次出现这种声音就头疼的厉害,不由自主的想要暴躁,像紧箍咒一样。

    胡义觉得自己病了,虽然知道自己活着,可是总感觉像个死人一样,没有了性格,没有了脾气,没有了兴趣和愿望,就像这开阔地里的一根枯草。

    胡义后悔了,觉得自己不是个当兵的料,忽然开始怀念年少的土匪时光,虽然总被人唾骂,至少知道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有性格有脾气,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该干什么,自由自在的像个鸟。

    王老抠打破了沉默:“小胡,你能不能说说,咱究竟能不能撑住三天”

    虽然胡义来到三排刚刚一天,可是刚刚的震撼炮击脱险,令几个
嫂子合集吧
人彻底把胡义当成了主心骨,无一例外。大个儿和赵勇也瞪着眼盯着胡义,等待着胡义的话能带来希望。

    胡义从麻木的思绪里恢复过来,停下手里的动作:“远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咱们团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这话像是一桶冷水当头泼下来,几个人凉在当场。上午灭了一个中队鬼子,下午挨了一通炮击,尽管是重炮,可是还没有其他征兆出现。要是胡义早上这么说,没人会相信,但是现在,没人反驳。

    几个人惊讶颓丧的表情都被胡义看在眼里,可是胡义就像这事与自己无关一样,继续说:“这一白天的功夫,鬼子们从东西两头至少渡过来几千人了,等到天黑,三面合围,一次猛烈的夜袭就能打进城。”

    气氛又沉默下来,还能说什么呢是啊,鬼子总不能呆在得胜港外边等着过年吧。眼下的638团才几百人,拿什么抗

    大个儿最先开了口:“排长,要不,咱把胡哥的说法往团里报告,也许咱团就撤了。”

    “报告个屁,咱们小胡能想到了,他们那些参谋长官的一大堆,哪会想不到。关键是命令摆在那,你以为咱团长敢私自撤退”

    这时赵勇赵勇咂咂嘴,低声道:“排长,要不,咱跑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赵勇这句话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激起了涟漪。

    大个儿瞪眼看着赵勇:“跑那不就是当逃兵么是要被一排戳脊梁骨地”

    赵勇毫不客气地回答:“他娘的咱们三排有脊梁骨么就算咱不跑,他们一排照样是天天戳。有啥区别”

    王老抠起初没说话,但见赵勇有点激动了,这才开口:“别胡说。三排就盛不下你赵勇一张嘴。”

    “我没胡说,我这就是大实话。”事到如今,被已知的绝望命运压迫得无奈,赵勇的情绪爆发了,索性口无遮拦。转过脸对胡义道:“他娘的,从你一来老子就看不上你一个撸下来的屁官,像个他妈的活死人一样,要么你就一个屁都别放,让老子糊里糊涂死个踏踏实实没想法。你倒猪鼻子插大葱装了一个好洋相,啥话都让你说了,你还像个没事人一样死在一边。显得你高明是吧,显得你无所畏惧是吧现在我就奉送给你一句话,胡义,我操你姥姥”

    “够了”王老抠一声断喝,打断了赵勇的语言攻击。“赵勇,你小子再犯浑我就抽你信不信。”

    赵勇的话一个字都没落下,全部砸进了胡义的耳朵。因为炮击而造成的头疼和耳鸣忽然消失了,周围的环境似乎重新涂上了颜色,有了生气,不再黑白。尤其最后一句,骂得胡义好不痛快,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匪窝,回到了意气风发的当年

    哗啦一声脆响,胡义利落地把子弹上膛,猛地一脚把当面的赵勇踹出了掩体,紧随着跳出来,一脚踩住还躺在地上几乎背了气的赵勇,把中正步枪那冰凉的枪口dǐng在赵勇的脑门上。“你他妈给我记住了,我胡义很希望你去看看我姥姥。现在我就遂了你的心愿。”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