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战仙 > 第六十九章 杀皇?段无涯?

第六十九章 杀皇?段无涯?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皇者,功参造化,不可揣度,随意一击便可洞穿虚空,毁天灭地。每一位都足以建立一方大宗派,占据一片地域,令人敬畏。

    平日间,这等人物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难以得见,不曾想此时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并且,来人身份极其不俗,并非某一大宗派的一宗之主,而是出自于无上仙地,为日月皇朝的一位皇叔,日月皇的亲弟弟。

    震惊过后,随即众人便释然起来,此次苍龙岭遗迹现世非同凡响,不言其它,单是这一件足以秒杀圣者的绝世道兵便足以令得任何人动心,即便是无上仙地也不可能坐得住。

    苍茫之森的最西边,段家村。

    对于外界的一切,林天都浑然不觉,一味地沉浸在盖天印的修炼之中,不可自拔。

    此时,林天的面前已是凝结出了半个巴掌般大小的黑色光印,虽只是整个盖天印的一半,但是从其上却隐隐地传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空气都在微微地震颤着。

    林天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耗时一个多月,而今终于是有所建树了。

    噗,然而还未等,他继续凝结,空中的黑色光印便产生了崩溃,消失无踪,一丝丝的掠夺仙力也立时消散在天地之间。

    “嗯”林天眉头蹙起,心头一片疑云,不明究竟是何处发生了错误。之前他已经经过了反复的琢磨与推敲,心中已确认无误,未曾料到中途还是失败了。

    不过,林天心中丝毫不气馁,而今他的心灵已是更加地圆润,不温不火,不骄不躁,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

    随即,林天沉下心神,灵台一片清明,开始在心中仔细地推敲与精研。他完全陷入了自身的天地之中,不顾一切。

    对于苍龙岭的惊天大事件,林天无法察觉,亦无从知晓。但是老族长功参造化,洞若观火,一眼即可望断山河大地。

    几乎是在那七层宝塔始一出世时,老族长便是察觉到了,当下心中也是大震,随即便赶赴了过去。

    苍龙岭。

    此刻,一众修仙者俱是面面相觑,对于方才的一幕一头雾水。

    方才,在那最后一瞬间,日月皇朝的皇叔周身爆发出一阵刺目的光芒,太过盛烈,瞬时便淹没了天地,使得多数人都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眸,错过了最后的结果。

    不过,即便是在场目睹了那一幕的存在,而今也是眉头蹙起,不甚清楚。

    面对那道洁白的光门,很明显,每前进一步,压力都会倍增,日月皇朝的皇叔周身爆发出愈发强盛的光芒便是在这种压力下不断展现自身实力的体现。

    当距离那道光门只有一步之遥时,这种压力便是上升到达了一种巅峰。

    在最后的一刹那间,有修为高深的修仙者清楚地看到,日月皇叔迈出了最后一步,但却并未落下,反而是立即折返而回。

    是存有某种顾忌不敢迈入还是不愿迈入抑或其它原因,对此,知情者俱是不明所以。并且,皆是将这种猜疑埋藏在心底。

    在一位皇者面前,没有人敢乱语。

    “明正南,你来的倒是挺快”突然,半空之中一道冷漠的女声突兀响起,声音由远而近,来人似乎还在天边,然而语毕,却是已至近前。

    紧接着,一道青色身影也由虚而实,渐渐清晰地显现了出来。

    来人是一名中年女子,她的容貌很是一般,然而眼神之中却满是倨傲,下巴高高地仰起,神色间很是冷漠,似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一般。

    随着中年女子的站定,立时,一股寂灭的恐怖气息自其周身隐隐散发了出来,仿似可灭绝一切,恐怖绝伦。

    咻咻咻,御空声不断响起,在中年女子站定的那片区域,所有修仙者俱是浑身汗毛倒竖,遍体冰凉,而后立即仓皇远离此地,即便是圣者也不例外,亡魂皆冒。

    那片区域仿似是一片死地一般,被一股枯寂与绝灭的气息笼罩,不存在任何生机,充满了寂灭。

    “谁这,这究竟是,是何方大,大人物”人群中,有修仙者惊呼道,结结巴巴,惊骇欲绝。

    在那中年女子显现出来的一瞬间,他只是看了一眼,便觉浑身冷飕飕的,连仙魂都一阵冷冰,心底直感觉似是有一阵阴风呼啸而过。

    并且,那种寂灭的气息太过可怕与恐怖,宛若是在直面尸山血海一般,遍地伏尸,人头滚落,尸横遍野,一片死寂。

    “难道是寂灭仙宗的一位长老”这名修仙者自语,方才那一瞬间被吓懵了,此时回过神来,心中顿时极其笃定。那种寂灭的气息如此强盛,必定是出身自寂灭仙宗不假。

    顿时,天上地下一片哗然,不能平静。显然,短暂的时间后,所有修仙者俱是心中明了,当下心头剧震。

    寂灭仙宗,东岭大地上另一大无上仙地,传承久远,底蕴深不可测,势力极度强横,丝毫不弱于日月皇朝。

    也只有如此身份的存在,才敢直呼日月皇朝一位皇叔的名讳。

    “呵呵,”闻言,日月皇叔明正南很是和煦地付
短篇精选sodu
之一笑,他的笑容很是温和,如沐春风,如同一位好心大叔一般。

    即便是存在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也依旧是令得在场的一众少女心花怒放,眼眸之中异彩连连。

    不过对此,寂灭仙宗的中年女子却是丝毫不感冒,根本不为所动,仍旧是保持其一贯的冷漠。

    “哦,又有朋友来了。”蓦地,明正南突然开口,而后盯向虚空中的某处道。

    “何方鼠辈,可敢一现”中年女子也明显地察觉到了,当即厉声道,眸光很是阴沉。

    闻言,众人皆是将目光投注向那处,然而那里却是一片虚无,根本不见半条人影。

    “是老夫,”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于那处虚空显现出来,白发苍苍,老态龙钟,并且拄着一根黑漆漆的龙头拐杖,正是老族长。

    什么

    当老族长身影显现出来的一刹那间,整个天上地下立时沸腾了起来,一片骚乱,一众修仙者俱是惊憾异常,浑身汗毛倒竖,从头凉到了脚。

    “杀,杀王”

    看着那张苍老的面孔,一众修仙者皆是认了出来,心头剧震,恐惧得无以复加,甚至有修仙者直接御空奔向远方,这一幕比之方才寂灭仙宗中年女子的驾临还要更甚于之。

    此前,杀王的强势复出在整个东岭大地上都引发了一场大地震,掀起了一场大波澜。这一大惊天事迹早已传遍了大街小巷,令得所有人都深刻铭记在心。

    杀王,这是一个大煞星是曾经杀到半边天都被鲜血染红的可怖存在。

    尽管而今杀王一身粗布麻衣披身,平平无奇,面容很是枯槁与苍老,似乎行将就木,风烛残年,并且他的周身亦无任何的气息在散发,如同一位世俗的平凡老者一般。

    但是,没有人会这样认为。

    他的出现,仿似是在众人的心间投下了一枚炸.弹一般,炸响在所有人的内心,一众修仙者俱是亡魂皆冒,浑身不自禁地瑟瑟发抖。

    早已有修仙者在第一时间退走了,因为他们曾听说过一则可怕的传闻,杀王出现的地方,必将化为一片死地。

    他为杀而生,所过之处,必将成为一片人间地狱。

    有修仙者想退走,可却突然发现被骇得浑身无力,调动不起一丝仙力来,甚至有修仙者直接自高空之上一头栽倒下去。

    “你,就是杀王”寂灭仙宗的中年女子向着老族长道,声音很是冷漠。之前老族长的强势复出着实惊天动地,即便是无上仙地都不可能无视。

    不过,中年女子的神情十分倨傲,充满了不屑,眼神之中一片冰冷,眸光像是两柄利剑一般,慑人心魄。

    冷漠的话语,高高在上,完全是一副审问的语气,像是在对一个卑微的生灵言语一般。

    立时,中年女子的话语仿似一剂镇心剂一般,使得在场的一众修仙者瞬间镇定下来,停止了骚乱。

    有着无上仙地的皇者坐镇,即便是杀王也不可能视其若无物,在此造次吧

    “杀王已死,吾名段无涯”老族长淡淡地回应道,只有这短短的五个字。

    面对中年女子的盛气凌人,趾高气昂,老族长仍是不动声色,很是平淡,无敬无畏,无喜无伤。

    瞬间,镇定下来后,老族长的一番话语引发了人们的思索。

    杀王已死,吾名段无涯。此话何意

    杀王明明近在眼前,为何却说已死

    难道对方是觉得而今杀王已是配不上他的名头了而应该称其为杀皇

    细想,事实也的确如此,能够弹指之间将一方大宗派覆灭,这般一幕毋庸置疑,绝对为一尊皇者,称其为杀皇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有修仙者却自这句话中听出了另外的味道,对方意不在此,而是重在后一句话。

    段无涯,显然,这是杀王的名字。不过,所有人听到这个名字,却俱是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无论是过去还是而今,众人所熟识的皆是杀王这个可怖的称号,而对于杀王的真实姓名却是无人知晓。

    此时,杀王提出来,明显是有特别的深意。

    有对杀王了解较深的修仙者便会注意到,此刻的杀王与曾经的杀王有所区别。若是过去的杀王,只是静静地一站,便宛若杀神临世一般,周身会释放出一种狂暴的死亡气息,令人胆寒。

    但是而今的杀王,平平淡淡,毫无威势,真的宛若世俗中风烛残年的老者一般。若非识得那张面孔,绝对不会有人能够将之与大煞星杀王联系在一起。

    之后,有修仙者忆起曾经,再思及现在,发觉杀王确实变了。若是曾经的杀王,而今的一元宗绝对不会存活到现在。

    一元宗与太白剑宗在伯仲之间,杀王翻手之间便可灭之,以杀王之前的行事风格,岂会留存到而今

    “或许杀王厌烦了杀戮的生活,而今想要换一种生活方式吧”有部分修仙者心中猜测道。

    “段无涯”日月皇叔明正南细细地咀嚼着这个名字,像是要将其刻在脑海之中一般。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