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战仙 > 第五十四章 绝境

第五十四章 绝境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林天缓缓向前行去,并未开口。

    他的眼眸径直盯向那名白衣少年,神色很是凝重。

    引气境三层天

    强,非常强,不是对手,这是白衣少年沈浩带给林天的感觉。

    尽管之前林天只是在引气境一层天时,即便是一些三层天的修仙者在其面前都不值一提,但是此时面对白衣少年,他的心中当即便是生出了不能力敌的感觉。

    对方完全不是昔日那些修仙者可比的,其目光犀利若剑,令人不敢逼视,整个人都像是一柄剑一般,锋芒毕露。

    突然,林天看到了格外凄惨的一幕。

    在一角处,一只小鹿孤零零地横躺在地上,双眸紧闭,浑身僵硬,不能动弹,在其口中含着一枚黄色的果实。

    最为凄惨的是,小鹿的四肢上鲜血淋漓,有着无数的剑痕,千疮百孔,明显是被挑断了筋脉。

    此时,小鹿自然外放的黄金光芒不复存在,没有任何的声息,生死未卜。

    疼

    心疼

    林天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一般,疼痛难忍,那无数的伤痕像是一剑剑狠狠地斩在自己的心口上所留下的一般,令其千疮百孔。

    蓦然间,林天的,眼角有些湿润了起来。几个月的相处,他早已与小鹿熟络无比。天圣仙鹿灵性十足,智慧高深,且十分人性化,令其甚是欢喜。

    这段岁月的相处,在林天的心中,他早已不将其当做是一只灵兽来看待,而是当做人类来对待一般,在其心中占有格外重要的地位。

    是如同杨波一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一般的存在。

    然而现在,小鹿却是呈现出这般惨状,被人残忍地挑断筋脉,鲜血淋漓,浑身气息全无,生死不知。

    瞬间,林天的胸口升起一团火焰,那是愤怒的火焰,充斥着其整个胸膛,愈燃愈旺,愈烧欲烈,像是要烧断九重天一般。

    怒

    愤怒

    前所未有地愤怒

    这一刻,林天怒气冲天,怒不可遏。他的整个胸膛都像是一座大火炉一般,在熊熊燃烧,几有燎原之势,一发而不可收拾。

    紧接着,无形的杀意由心而发,赤裸,凛冽,可怕,浓烈,杀气四溢,令人胆寒。

    林天的双拳狠狠地攥在一起,指节泛白,深深地嵌入掌心之中,手臂之上青筋若虬龙一般,瞬时暴起。

    “是谁干的”林天双眸血红,暴怒地嘶吼道,歇斯底里,他的眼神凌厉,眸光如刀,内蕴无尽怒火,如同一个盖世魔王一般,极度可怕。

    “是我。”沈浩背负双手,淡淡地开口道,神情淡然,泰然自若,丝毫不被林天可怕的目光所慑。

    他不会杀天圣仙鹿,但是为防止其醒后逃脱,却是提前挑断了小鹿的筋脉,以待日后慢慢调教与控制。

    “死”林天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来,声音发寒,面目狰狞,令人悚然。

    瞬间,林天挥起右拳,一拳向着沈浩的头颅击去,拳风呼啸,气势迫人。

    他要一拳打爆对方的头颅,只有死亡才能一泄其心中之怒。

    瞬间,林天长发乱舞,双眸血红,如魔临世。

    大杀王拳,无杀不拳。林天宛若一头蛮荒凶兽一般向前冲去,杀意如同浪涛一般汹涌,赤裸凛冽,如刀子一般刺骨。

    这一刻,林天的心中再也不能平静,愤怒的火焰冲昏了他的头脑,令其失去了理智。

    此时即便对方是一尊仙,林天也是照杀不误。

    沈浩的嘴角掀起一抹笑容,那是一抹轻蔑与不屑的笑容,“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沈浩缓缓吐出几个字来,云淡风轻,面对林天的杀拳,他仍是背负双手,纹丝未动,丝毫未将林天放在眼里。

    林天的速度施展到了极致,转瞬之间便欲至对方面前。他以拳开路,右拳之上乳白色的仙力光泽在闪烁着,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这一拳之上,这是林天的全力一击。

    然而,还未至沈浩面前,林天的脚步便是生生地终止了下来。

    他的拳停在了半空处,鲜血顺着其拳头流淌而下,滴落在地。

    一柄晶莹的长剑抵在了其拳头处,锋锐的剑尖泛着森寒的光泽,令人不寒而栗,只是看之一眼,便觉锋锐无匹,很是犀利。

    没有人看清沈浩是如何出手的,他的出剑速度太快了,快地离谱。上一瞬他还是背负双手,然而下一瞬他已是拔剑抵住了对方的攻击。

    一旁的沈寒见此一幕,立时目瞪口呆,饶是他明晓兄长实力强大无比,此时仍是有些难以置信。虽同处引气境三层天,但实力却是相去甚远,他连兄长如何出剑都不曾看清。

    “这就是天级仙功么”此时,沈浩心中很是震惊。方才一击之下,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对方仙力的霸烈与强横,虽身处二层天,但比之他却还要强上一筹来。

    若非他占据境界的优势,再加之太白剑诀的辅助,绝然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地抵住这一击。

    立时,沈浩的心中变得有些热切了起来。然而表面上,他仍是不动声色,风轻云
嫂子合集笔趣阁
淡,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

    天级仙功,价值惊天,无可估量,足以震世,只有超级大势力无上仙地才得以拥有。沈浩虽为大宗派弟子,并且身份非凡,却是也不曾见识到过。

    至于dǐng级仙功,那是几乎存在于传说之中,不知多少年都未曾现世了,沈浩打破头颅也不可能联想到此处。

    吧嗒吧嗒

    鲜血若同小蛇一般,汨汨而涌,滴落在地。

    然而,林天却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他的整颗心都被杀意与愤怒所充斥,疼痛占据不到一丝地方,他如同机械一般。

    一击不中,林天再次挥拳而上。

    无尽的怒火冲昏了他的头脑,这一刻,林天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的眼里,只有沈浩。他的目标,只为将其击杀。

    砰砰砰,林天连挥数十拳,但却次次都被沈浩抵住,丝毫不得近身。

    然而,林天丝毫不觉疼痛,仍是在连续不断地狂攻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拳头如同狂风骤雨一般。

    “便陪你玩玩”沈浩嘴角掀起一抹残忍的笑意,而后开始主动进攻,不再被动防御。

    他已经看出林天已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要先从实力上击溃对方,令其清醒过来,然后再打破对方的心灵,从而得到自身所须。

    他不会杀了林天。

    唰唰唰,沈浩的剑快如风,只看得到一片剑影闪过,林天身上便多了数十道伤口。手臂上,胸腹处,腿部,都有着一道道可怖的剑痕,血肉外翻,鲜血洒落,触目惊心。

    天下武学,唯快不破。

    速度上,林天完全占据下风。力量上,林天亦是如此,各方面的巨大差距,已经不是大剥夺仙功所能够弥补得了的。

    大杀王拳,虽然精妙无比,但终究是缺少了灵魂与精髓,不能完全展现出其真正的威能来。

    而沈浩经过半年的闭关参悟,领悟出来了太白剑意,从而将自身的剑法推向了一个极高的境地,将太白剑诀的各种剑招都融汇贯通,烂熟于心,并且已经到达了不拘泥于固有的剑招变化随意的地步。

    林天完全无法抗衡。

    噗噗噗,血花飞溅,林天的身上已是多了几十道伤口。

    然而,沈浩心中却是在微微地惊憾。在方才的进攻之中,对方似乎是在下意识地闪躲,尽管因为他的剑快如风,对方并未避过,但这一幕仍是足以令其惊愕。

    一个失去理智的人竟然懂得闪躲,这完全是下意识所为,这种战斗本能该是有多强大

    之前,沈浩曾听沈寒提及过对方的战斗本能很是强大,但是他从未放在心中过。他身为太白剑宗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天赋岂会弱于人

    然而此刻,眼前这一幕却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不过,也仅此而已,他对自身有着相当的自信,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剑影重重,血花溅射。

    未过多久,林天的身上便是多了几乎百道伤口。此时,他浑身上下俱是被鲜血浸染,如同一个血人一般。

    尽管对方没有下杀手,这些伤口只是皮外伤,并不足以致命,但若是时间久了,也是相当严重。

    然而,林天不曾停止,丝毫不管不顾,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仍是在疯狂地进攻着。

    “什么”突然,沈浩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惊呼。方才,对方差点避过他奇快若风的一剑,尽管差之毫厘,但却也极度惊人。

    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并且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对方却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步着,这种超强的战斗本能简直无法想象,令人胆寒,可怕到令人发指

    瞬间,沈浩被震撼了,他的心中突然升腾起一丝惶恐的情绪来,对林天这种超强的战斗本能的恐惧。

    他为大宗派的杰出弟子,天赋非凡,只在引气境便是领悟出了太白剑意,资质超群,除了无上仙地中的天骄人杰外,同辈之中,从未惧怕过谁。

    然而现在,一个无名的小散修却是令其出现了这种不该有的情绪,这完全是不由自主的,难以自抑。

    顿时,沈浩的眼神之中显现出一抹凌厉之色来。

    紧接着,他紧握剑柄,用力朝着林天劈出一剑,奇快无比,并且在剑尖处泛起一抹耀眼的白色光华,寒冷至极,犀利无比。

    那抹白色光华很是亮眼,但却极度可怕,锋锐无匹,势不可挡。

    这是凝聚了太白剑意的一击。

    噗,一蓬血花窜起老高,飞洒而出。瞬间,林天的身形倒飞而出,而后重重地砸在地上。

    他的左肩上有着一道可怖的伤口,深可见骨,鲜血如同小溪一般,汨汨而涌,染红了地面。

    并且,那股犀利无匹的剑意夹杂在仙力之中,深入林天体内,在疯狂地破坏着其体内的生机。

    噗,林天喷出一口鲜血,此次沈浩极具破坏性的一击终于是令得他清醒了过来。

    瞬间,林天狂运仙功,竭力地调动着掠夺仙力来抗衡那股犀利的剑意。

    片刻后,林天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才勉强化解掉那股剑意,而后他立即封住筋脉,止住流血。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