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终极教师 > 第五十八章、我不是道具,我是女主!

第五十八章、我不是道具,我是女主!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五十八章、我不是道具,我是女主

    诗重意境。

    在白墙黑板桌椅拥挤密密麻麻坐满了人汗臭味和脚臭味齐飞的教室里摇头晃脑的朗诵,这有意境吗

    肯定没有。

    这是敷衍。老师敷衍学生,学生也同样在敷衍老师。

    他们也许会记下这首诗的作者是谁,写在什么样的年代和特定的历史环境下,他们也知道那丁香一样的姑娘象征着姑娘也象征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可是,诗歌本身的艺术之美却被忽略掉了。

    现在,方炎反其道而行。

    我不向你介绍作者,我也不要求你记下他生在哪一年死在什么年,这首诗象征着什么表达了作者的什么感情他连一个字都不会提起。

    我就是给你读诗,就是让你们知道这是怎样的一首诗。

    我们抛开一切繁琐复杂的东西,只是单纯的赏诗。

    显然,这样做的效果是非常 显著的。

    所有学生都被这一幕给深深地感动着,他们记下了这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雨巷,他们记下了方炎和秦倚天的迎面走来又擦肩而过,记下了方炎回头张望时眼神里的落莫哀伤。

    这个世界上最忧伤的爱情,就是你对她一见钟情,她一个转身就杳无音讯。

    在公车上、机场里、书店、旅游景区、陌生的城市和街道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人你有没有这种遗憾的感情

    你修道五百年的虔诚,才换回一次擦肩而过的爱情。

    这样的事情,是不是过于残忍

    有很多女学生哭了,她们完全沉寂在诗歌里一次离别永不再见的愁绪里难以自拔。

    她们青春活泼,也感情脆弱。她们渴望完美,对有情人终成眷属还坚信不移。

    有人喊:“方老师,快追上她啊问她的名字,要她的电话”

    男生的心情也非常的压抑,想表达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么简单的故事,又不是生死离别,怎么就让人心里酸涩不已呢

    方炎站在原地,什么也不说,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学生们需要时间去记忆,去消化。

    他知道,一年二年三四年、五年六年十几年,可能当他们白发苍苍吃饭只能喝汤的时候,脑海里仍然会有眼前这一幕的场景呈现。

    人生短暂,我们又能够坐多少趟车出多少次门爱过多少个人经历多少美好的风景

    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把它记住呢

    咯

    咚

    咚

    高跟鞋敲击石板的声音再次响起,秦倚天撑着油纸伞再次回来。

    有女生惊喜的叫道:“丁香姑娘回来了。”

    “”

    中毒太深,只因痴迷太甚。

    因为方炎独特的教学方法,他们都喜欢上雨巷这个故事,就像你喜欢一个明星会想了解她的身高三围吃什么样的食物穿什么颜色的底裤一样,不用方炎提醒,他们也会去在搜索有关作者和这首诗歌的相关信息。

    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更加清晰深刻的体会这篇文章的精华。

    这就是主动学和被动学的区别所在。这也是普通老师和终极老师的区别所在。

    一个伟大的人,他一定穿特步不走寻常路。

    秦倚天走到方炎面前,眼神明亮的盯着他,说道:“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大家都是同班同学,说什么欠不欠的。”方炎笑呵呵地摆手。“太见外了。”

    “我要做的是女主,不是和这身旗袍一样”秦倚天笑。“只是一件道具。”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明目张胆的对良家老师表白,实在是太过份了。

    方炎都被秦倚天给气乐了。

    “这怎么就是道具呢”方炎解释着说道。“我们这是表演。我是诗人,你是丁香姑娘如果你是道具的话,那我不也成了道具”

    “我是秦倚天。”

    “我知道。你只是暂时是丁香姑娘。你扮演的人物角色是丁香姑娘。就跟你以前排演话剧罗蜜欧和朱丽叶你扮演朱丽叶一样我们是因为爱好和兴趣才做这件事情,是吗”

    “不是。”秦倚天说道。

    “”方炎觉得这丫头还真是不好沟通。看来他得向学校提一个建议,从中学开始就要向学生传授人际交往知识。

    “排演话剧罗蜜欧和朱丽叶是因为我喜欢这个故事。”秦倚天一脸认真的说道。“穿旗袍扮丁香姑娘是因为我喜欢你。”

    “我不信。”

    “要怎么证明呢”

    “你再扮四十次丁香姑娘,和九班每一个学生擦肩而过一次。”方炎死不要脸的提出一个厚颜无耻的要求。说完之后,他自己都被羞愧的低不下头去
嫂子合集全文阅读


    因为低头就能够看到秦倚天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好。”秦倚天竟然点头答应了。“我答应你,不是因为我笨。只是因为我确实喜欢为你做一些事情。”

    “要不二十次吧”方炎良心发现,主动减少了数量。

    “不,四十次。”秦倚天坚持说道。“你想让我做道具,我想让你把我记住。”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

    咯

    咯

    咯

    撑着油纸伞的秦倚天缓缓走来,那画面美的让人心醉。

    男生的瞳孔胀大,脸颊肌肉颤动,双手松开又握紧。

    他的嘴巴蠕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叶细阳,你快朗诵啊”有人催促着说道。

    叶细阳的脸色憋得通红,哭丧着脸说道:“老师,我忘词了。”

    方炎笑,心想,看来自己也犯了错误,找来的这个丁香姑娘太过漂亮,影响了学生的发挥。下次一定不能犯这样的错误了。

    “下一位。”方炎说道。因为时间有限,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把握好,但是,如果当真有人没能把握好,方炎也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好。

    叶细阳把手里撑的油纸伞交给下一位学生,而秦倚天则再次撑着油纸伞从巷子的另外一个口子风情款款的走了出来。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双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下一位。”方炎喊道。

    一号开始,四十号结束。秦倚天是九班的第四十一号。

    她穿着高跟鞋,撑着油纸伞,在诗人的朗诵中,一遍又一遍的从巷子的这头走到那头,又从巷子的那头走到这一头。

    她清新如诗,又美丽如画。

    别人每朗诵一首诗,她就撑伞走一次。没有休息,没有停顿。仿佛不知疲倦。

    她的表情一如即往的平静,她的动作一如即往的高雅,她盘在头dǐng的长发一丝不乱,第一次走是什么模样,现在仍然是什么模样诗中的丁香姑娘只和诗人擦肩一次,秦倚天却已经走了三十七次。

    方炎好几次都忍不住出声喊停,让秦倚天坐下来休息休息。

    但是秦倚天拒绝了,如果想要在课时时间内让所有的学生都有机会朗诵一次,他们必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

    而且,学生们也确实都希望有这样一个朗诵的机会。他们蠢蠢欲动,就像在雀河里撑船读诗一样这是他们所期待的学习方式。

    在雨的衰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下一位。”方炎喊道。秦倚天走过第三十八次。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下一位。”方炎喊道。秦倚天走过第三十九次。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四十号,这是班里最后一位。除了秦倚天自己。

    秦倚天停了下来,撑伞站在屋檐下雨巷里。

    亭亭玉立,比诗中的丁香姑娘更美。

    方炎被秦倚天感动了,所有同学都被秦倚天感动了。

    秦倚天

    秦倚天

    秦倚天

    他们高声喊叫着秦倚天的名字,热情的声音打破了雨巷的宁静。

    凉风萧瑟,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像是窝了一团火。

    “秦倚天,谢谢你。”一个女孩子跑过来说道。“太谢谢你了。”

    “倚天学姐,你太棒了”

    “女神,你是我们的女神”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放学时间到了。大家回家吧。”

    嗷

    贪玩的学生们叫喊着跑开,更多的学生跑过来和方炎秦倚天打了声招呼才离开。

    人影渐远,人声消失,巷子里就只剩方炎和秦倚天两个人。

    “他们都走了吗”秦倚天问道。

    “走了。”方炎说道。

    秦倚天的膝盖一软,身体就要跌倒在地上。

    她实在撑不下去了。

    方炎眼疾手快,身体前倾,双手一探,就把秦倚天即将倒在地上的身体给捞起抱在怀里。

    温香软玉,呼气如兰。

    看着秦倚天近在咫尺的脸,方炎觉得这真是对自己的考验。

    可是,她是自己的学生

    方炎赶紧转移了视线。

    秦倚天笑,说道:“我说过我不做道具,我是女主。”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