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时代 > 第三十六章 钢厂之伤

第三十六章 钢厂之伤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官员所特有的官威和优越感,油然而生,那边机灵的吴三,连忙三步两步的跑到了他的面前,打了一个千,道:“王协办,在下吴三,是在后勤司工作”

    “吴三”王协办上下的打量了一下,似乎认出来了,表情有些送下来,道:“怎么在铁厂乱跑,他们是谁”

    “他们,是赵司长的客人,对钢厂有些兴趣,我奉了赵司长的命令,带几位客人参观汉阳厂”吴三说道。

    杨世勋对于汉阳铁厂有些了解,协办,应该是直属汉阳厂的,看他的补子,也是一个七品的样子,以他的年纪来说,已经算是年轻有为了,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封建社会,中举几乎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晚清废除了科举,可一定意义上,能够在30岁左右做到七品,也算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官员了,这样的人,难怪如此的傲气。

    “参观汉阳厂,你们”

    “王协办您好,我是杨家商会的掌柜,这是我们杨少爷,在海外留学回来,对{dǐng点}小说汉阳铁厂感兴趣,所以过来参观的。”杨世勋迎上来,说道。

    王协办看听说是杨家商会的掌柜的,杨家商会的名头他听说过,听说是晋商的大户,脸上的表情稍稍的松了一下,看了一下杨元钊,发现是一个洋派打扮青年,和睦的随口问道:“你是留学生,从那里留学回来。”

    “我家少爷从英国归来”杨元钊正要阻拦,可是掌柜的已经说出来了,他心中苦笑,却没有太害怕,要多巧合,才能够在这里,遇到牛津大学的同学,再说了,国外的大学,没有中国的这么多同窗同益,即便是同一所大学的,不认识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的,他的心情稍稍的定了下来。

    “你从英国而来”问话的是外国人,正宗的英国口音,好在当年杨元钊学英语的时候,没有去学比较容易的美式英语,选择了比较古典的英式,运动型摩托车,最发达的地方,还是在欧洲,几个大型的赛事,基本上都是在欧洲附近,为了方便出国比赛,也为了接触道世界上最先进的机车知识,他早在大学的时候,就自学了英语和德语,后来,又辅修了法语。

    “我是,我毕业于牛津大学,机械制造专业,听说汉阳是中国第一的重工业企业,这才想过来参观一下。”杨元钊说道,熟练的英语,英式的态度,让对方眼前一亮。

    在中国的腹地,遇到一个曾经在英国生活过的人非常不容易,这个高鼻大眼的英国人,名叫罗布特卡恩,来自于英国曼特斯特,那是一个属于工业的城市,他被钢厂派到了中国,已经有十多年了,中国话早已经是会说了,可是再怎么,也没有说英语这么的顺溜。

    “你知道曼彻斯特么年轻人”罗布特和睦的问道。

    “我知道,是一个伟大的工业城市”杨元钊唯心的说道,他知道曼彻斯特,恐怕更多的是因为曼彻斯特有一个伟大的球队曼联,进而才会了解曼彻斯特是一个工业城市,至于其他的,他也是一知半解。

    “哦,你去过么”罗布特饶有兴趣的问道。

    杨元钊摇摇头,道:“我没有去过,不过有同学在那里的”

    旁边的官员,本身无聊的站在这里,能够在旁边的官员,有一些还是可以听懂英语的,可是罗布特和杨元钊说话越来越快,刚开始他们还能够听懂一些,可是接下来,就有些茫然了,至于不懂英语的,更是听天书一样。

    罗布特似乎对杨元钊非常有兴趣,跟杨元钊攀谈了起来,说的大多数都是英伦的风光,杨元钊听得多,说的少,在悄无声息的恭维之中,让罗布特有些欣欣然的,渐渐的话题开始扩展开了。

    罗布特跟杨元钊说话越来越投机,来到中国这么久了,难得遇到一个,谈的如此尽兴的,说话之中,几乎不可避免的牵扯到了汉阳铁厂,作为钢厂总工程师,罗布特对于汉阳铁厂的评价,真的不高。

    罗布特出身于工业世家,他的父亲就是一个工程师,不过是机械制造的,他父亲的年代,正是英国纺织业兴起的年代,机械很是热门。罗布特从小接触机械,耳濡目染之下,他也成为了一个工程师,进入到了曼彻斯特炼钢厂,在炼钢厂之中,花费了10年的时间,终于成为了一个中级工程师,可以主管一个车间,也算是从蓝领,步入了中产阶级。

    可惜,工业萧条的到来,英国的钢铁受到了打击,曼切斯特也一样,面对着清理的,正好远东的中国,前来英国订购一批炼钢设备,顺带招募工程师,他心中一动,决定来到中国,没想到,一呆就是十几年。

    当年,汉阳铁厂的声势
嫂子合集笔趣阁
非常的大,罗布特虽然不想背井离乡,却别无选择,说不定到了中国之后,会成就一个辉煌,可是他不曾想到,这里却是一片的泥潭,一个缠绕了他十多年的泥潭。

    来中国,差不多12年的时间,到的时候,钢厂已经成立8年了,可是却没有一炉完整的钢炼出来,只是一些铁而已,恐怕在英国,一个普通的手工业作坊,效率都要比汉阳铁厂高,最关键的是,它的质量也很差,只能够勉强的打一些农具,质量还不好。

    来了就算是来了,罗布特从来都不是什么怨天尤人的人,就开始了对汉阳铁厂的改造工作,说实在的,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在他的主导之下,汉阳铁厂捋顺了一些东西,第一炉钢,钢轨厂,甚至是钢筋等分厂,都是在他的主导之下,建立起来的,可以说,汉阳铁厂能够有现在的光景,真的跟他有很大的关系。

    可是12年的时间,却让他越来越郁闷,中国特色的官场,双重的指导,谁都可以发表意见和伸手,这对于官场或许是必备的,可是在一个制造业,特别是钢铁这样的重工业企业,命令多头,绝对是一个灾难,过去的12年,只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的损失不计其数。

    一炉一炉的钢水,白白的给排掉,一个个优秀的技术工人,被逐出门外,还有为了贪婪,居然拿着一半泥沙的煤炭来炼钢,他们不知道,炼钢是一个技术活,你糊弄了他,现实会无情的糊弄你么。

    正好,遇到了一个来自英国的留学生,他还是学机械,共同语言很多,不可避免的谈及汉阳铁厂的问题,罗布特也在抱怨,汉阳铁厂本身的情况,汉阳铁厂,一定程度之中,已经是积重难返了,其中不乏有直接批评盛怀轩在内的钢厂官员的话语。

    杨元钊心中苦笑,却说不出话,罗布特话语,如同机关枪一般,斜眼看看其他的几个官员,他们似乎没有听太懂,在罗布特的抱怨之中,杨元钊开始明白,原来,汉阳铁厂最大的问题,已经发现了,就是的矿石跟炼钢炉不适合的问题,汉阳铁厂所用的铁矿石,硫的含量比较高,不太适合这个设备的生产,而解决方案,他也已经总结出来了,在罗布特看来,只有两个,那就是更换铁矿石,或者重新投资,兴建新的铁厂。

    不得不说,罗布特是一个的很老成的工程师,他潜心的研究,也算是找到了汉阳铁厂的根本问题,后世研究者在研究了汉阳铁厂的情况以后,最终的结论是跟他一样,一个英国的中级工程师,能够做到这一步,这点很出色,可是这样的意见,在杨元钊看来,注定是要被否决的。

    更换矿石,说起来容易,却不现实,换做欧洲,做到这一点,无非是增加一点的成本而已,这个成本,对于一个大规模的炼钢厂来说,可以承受,只要矿石的品味足够好,后世全球化大生产,中国的钢产量稳居世界第一的根源就在于,在全世界的范围之中,进口铁矿石。

    后世是后世,那是建立在地球村,和全球一体化的交通情况之下,对于交通不发达,就算是铁路也只是轻轨,刚刚建成的中国而言,谈何容易,要知道,中国的大部分的铁矿,都是贫矿,即便有适合的,也远在千里之外,在杨元钊的印象之中,中国唯一的富矿,也是唯一适合汉阳铁厂的矿石,应该是远在海南岛,这个距离,足以让炼钢的成本增加道无法承受的程度,所以,更换矿石是不可能的。

    这一条路走到了死胡同,那就只好选择另外一条路,可是另外一条路,那就是更换的炼钢设备,可是这个是一个更大的死胡同,矿石的更换,不过是代表着成本的上升,可是材料等的更换,却代表着推翻之前的全部投入,汉阳铁厂从兴建到现在,整体的投入最少要超过2000万辆,这不但是巨大的浪费,也代表着对之前官员的功绩的否决。

    中国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哪怕是在后世,官员们已经立下的政绩,等闲也不能推翻,更何况是这个时代,张之洞作为洋务运动的主导者之一,入主军机,位列中堂,哪怕是现在,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否决他的这个政绩,那不亚于结成了生死大仇。

    这就是中国的现状,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或许在欧洲,或许在美洲,有根据矿石的种类和特性,设计和兴建炼钢炉,这是必备的,哪怕这个设计工作,花费的就是天文数字,对于任何一个炼钢厂来说,也是一个必须要投入的花费,这可以很大程度的避免这种浪费。在中国,这个贫瘠和落后的地方,这种想法,是根本不可能的,先不说有没有人看出来,这笔钱的重要性,即便是有人看出来的,他的选择也是贪掉这笔钱,而不是把这笔钱放在设计和调查论证上面。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