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82 回冷宅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李心惠也开怀了:哪里,言伯父学识渊博,我都佩服万分呢。对了,你爸不是经商吗怎么感觉好像国文老师,书香气浓郁。李心惠的话语中带着疑虑。

    言米诺笑了笑,开口道:听我妈说,我还沒出生之前,他是一名国文教师,我出生后沒多久,就下海了。

    李心惠了然一笑,沒有说话,那个年代,有太多人选择下海,也算是一个年代的特色。她直接发动车子,带着言米诺往冷家疾驰而去。

    再一次站在冷家的大门前,言米诺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这个宅子里发生的事情,她永远也忘不了了。冷夕夜那绝情的一脚,将他们之间的一切都踢碎了。

    小诺,怎么了看到言米诺站在门口发呆,李心惠走到她的身边问道。

    言米诺勉强扯出一抹笑,摇了摇头,将纷飞的思绪收回,举起手按响了门铃。

    言米诺开门的是李巧心,当她看到门口站的是言米诺的时候,不禁惊呼出声。

    她下意识地挡在门口,不让她进去:你來干什么谁知道她是來干什么的。万一是來说明那晚的事情,那自己不就糟了。想到这里,李巧心更是坚定了不能让她进去的想法。

    看到她的动作,李心惠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轻启朱唇道:原來,这就是冷家的待客之道。以后冷少有邀请,我可是不敢來了。

    原本,她沒打算和言米诺一起进去,如今看到一个下人都可以这样欺负她,小诺进去肯定是吃亏的。

    李巧心听到她的声音,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太紧张了,竟沒有注意到言米诺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在冷家呆了这么久,最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她自然看得出,这个开口的女人不一般。尤其是她刚才的话,从她嘴里说出來,让人无法质疑。

    能和言米诺一起來,还出言讽刺自己,傻子都知道她们的关系不一般。李巧心用力咬了一下嘴唇,侧身让开了。虽然她不想让言米诺进去,但是如果因此得罪了來头大的客人,她也沒有好日子过。

    言米诺跟在李巧心的身后,走了进去,却发现冷夕夜和林姨都在大厅坐着,各自翻着书本,陈云正从楼上下來。

    她一进门,所有的人都齐刷刷地看向她,整个大厅的温度瞬间冷了下來。

    看着这阵势,如果不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來冷家,言米诺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提前做好准备的,都在这里等着她。

    只是,这个时候,大家不都应该在医院照顾林惜柔吗难道她已经从医院回來了

    进门的瞬间,言米诺思绪纷乱。

    你來做什么林姨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只是在言米诺听來,似乎不像以前那般的厌恶。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现在的她,应该更讨厌自己才对,毕竟他们都

    认为,是自己推了林惜柔。

    心绪辗转间,言米诺定了定神
嫂子合集小说5200
,开口道:我來拿我的东西

    话音刚落,原本落后她几步的李心惠走了进來,看到厅内几人的表情,自然什么都懂了:林姨,冷少,心惠冒昧过來,失礼了。

    听到她的话,林姨站了起來,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半晌开口问道:你是小李家的

    李心惠面带微笑地点了点头,开口道:李国强正是家父,李丹丹正是家母。

    她的话音刚落,林姨已经快步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你是心惠吧,长这么大了。怎么來了也不告诉林姨一声。表情充满了喜悦。

    看到林姨热情的样子,李巧心心下暗自庆幸,沒有拒绝她们进來。只是不知道这个人又是哪一个,怎么有这么大的能力,让林姨如此相待。

    下一刻,林姨便为她解了惑。只见林姨拉着她到沙发落了座,开口道:对了,子扬怎么沒跟你一起來。你们也快了吧。快了,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商量一下。到时林姨可要來哦。李心惠眼神真切的开口说道,林姨自然很是开心。

    冷夕夜也放下手中的书,听着两人谈话。至于站在一旁的言米诺,所有人都自动忽略了她。别人忘了,李心惠却沒忘,她转头对着言米诺道:小诺,你去收拾东西吧。眼里有着丝丝狡黠,言米诺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不过,既然让自己去收拾东西,林姨他们也沒有阻止,自己当然希望越快越好。对于冷宅,她已经开始厌恶了。

    想通这一点后,言米诺便转身往自己之前住的地方走去。所以,她并沒有注意到,李巧心跟着她的身后。

    言米诺有顺手关门的习惯。只是这次,她还沒有把门关上,就被李巧心推开了。

    你來干什么言米诺皱着眉头看她。她不习惯自己做事的时候,有人在旁边一直看着自己,这感觉很不舒服。

    怎么,有什么不能看的李巧心大步走了进去,直接坐到床铺上,明显就是一副监督的样子。

    言米诺心里冷笑了一下。原來,在他心里,自己竟是这样的人。她不信,如果沒有他的允许,李巧心会如此明目张胆地跟进來。

    无言的沉默在房间里蔓延,言米诺沒有任何说话的欲望,整个房间只剩下收拾东西发出的声响。

    她不愿再去想,再去在意他的心里对自己是怎样的看法。那一脚的痛,心里的痛,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已经造成的伤害,不是言语可以弥补的。那是一处伤口,好了也会剩下伤疤,时时提醒着自己,曾经有过的伤痛。

    言米诺的东西并不多,只是一些日常的衣服和书籍,其他的都沒有。李巧心也看得沒有了兴致,却不愿离开。

    将东西收拾好,放进行李箱,言米诺便转身带着它走出房间。至于李巧心有沒有跟上,她沒有兴趣去管。

    走到大厅时,大厅里的三人已经聊得很欢了。对于李心惠的人格魅力,言米诺是越來越佩服。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