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77 言米诺的童年

077 言米诺的童年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小九点了点头,对着顾子扬说道:子扬哥哥,你去吃饭吧。边说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保密。

    顾子扬也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知道了。

    此时,言米诺也走了过來,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瓜,开口道:小九,姐姐先走了,过两天就來陪你好不好

    小九点了点头,露出灿烂的笑容,摇了摇自己的小手和众人道别,心里默默地说道:姐姐,小九等你。眼睛里竟有了晶莹的东西在闪烁。只是沒有人看见。

    三人就近來到医院附近的一家餐厅。等到坐定之后,才开始互道姓名。

    你好,我叫顾子扬。顾子扬伸出手,绅士地笑了笑。

    林天宇也站了起來,握了握他的手:我叫林天宇。

    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这一桌两个美男子,自然引起了其他桌,尤其是女生的注意。甚至有人开始偷起了照片。

    言米诺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两个美男啊,气质是那么地相近。只是,天宇哥是那种永远不会为难人的绅士,而顾子扬平时和和气气的,一旦触犯他的威严,必定尸骨无存。

    说不出谁好或者谁不好,只能说,一个是她的天宇哥,一个是她的蓝颜知己。

    再看下去,小心眼珠子掉出來哦。顾子扬对于朋友,是不拘礼的。看到言米诺盯着他们看,便开起了玩笑。

    林天宇笑了笑,缓缓开口道:只要小诺愿意看,看一辈子也行。

    此话一出,言米诺很华丽地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这和她印象中的天宇哥可不一样。什么时候,他也会讲这种暧昧的话了,难道是因为去公司上班了

    原本,说出那样的话,看着好像很轻松,实际上他是很不好意思。再被言米诺的眼神一直盯着,林天宇的耳根竟红了,那红还有慢慢往脸上爬的趋势。

    一旁的顾子扬看到他们的样子,调侃道:小诺,你再看下去,你的天宇哥就熟了。

    顾子扬话音刚落,就见林天宇的耳根更红了。言米诺连忙收回视线,低头专心对付特意为她点的布丁。

    一顿饭,三人吃得其乐融融。等到分别的时候,两个男人已然成了朋友。

    天宇哥,你先去忙吧,我还有事要和子扬谈。言米诺歉意地说道。之前她答应天宇哥,要和他见面,现在却如此匆忙,她感到很不好意思。

    林天宇笑着摇了摇头,简单地吩咐几句注意安全,便先离开了。

    行了,别看了,都看不见了。顾子扬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有话和我说

    看到言米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顾子扬打开车门,示意言米诺上车。言米诺心不在焉地笑了笑,便上车了。

    一路上,车内是难得的安静。顾子扬打开音响,和着丝竹声的轻音乐在车内响起,让人的心,莫名地平静下來。言米诺张了张嘴,却被他止住了。

    
堕落的灿烂小说5200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海滩上。

    言米诺一下车,就感觉一股带着腥味的海风迎面吹了过來,让她飘飞的思绪瞬间回到了脑海。她诧异地看了顾子扬一眼,刚好看到他对自己微微一笑。

    笑容瞬间在她的脸上绽放。她跑了起來,在沙滩上留下一串串清晰,却被瞬间淹沒的脚印。这里,有她最快乐的童年。

    苏城本就是一个靠海的城市,只是特殊的地理位置,挡住了海风向城市的吹拂。童年的言米诺,家里并不富裕,却很开心。

    那时候,每当周末,父母都会带她來海边玩耍。堆沙子,拣贝壳,什么都玩。后來,家里慢慢有了钱。她有了天宇哥,有了安小乐,却沒有了海滩。

    母亲走后,父亲更是不可能带她玩,只知道每天在公司上班,要么就是喝醉。直到夏姨來了,小九來了,她才渐渐又感受到了家庭的幸福。只是,幸福却沒有想象中的长久。

    有那么一句话,不走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沒多久,公司倒了,父亲的身体垮了,小九也查出了肾衰竭。

    老天似乎想要验证世事无常这四个字,才让她短短二十年间,经历了从平凡到富有,从富有到平凡;从幸福到不幸,又从不幸转为幸福,直到如今。只是,这不是一切的结局。日子还在继续,生命还在延长,谁又知道,接下來的路,又会如何呢

    怎么了顾子扬我走到她的身边问道。看到她最初欢腾之后,便默默地站着沙滩上,望着海面发呆,那背影太过孤单,他竟莫名地感到心疼。

    言米诺轻轻地摇了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在延续,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谁说你一定是最悲剧的那个不到最后结局,你永远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在等着你。只是到了结局,你才会发现,原來什么都沒有。

    感受着她散发出來的沉重感,顾子扬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去那边坐吧。

    言米诺随着他的脚步,來到了海滩边的一家冷饮店。这是为了方便人们的一种小商店。你需要,我提供,要不要随你。就是这么简单。

    冷夕夜让你找我的顾子扬率先开口问道。他不想小诺再陷入那种无尽的孤寂里。

    言米诺点了点头。她知道,其实顾子扬,什么都知道,也知道冷夕夜肯定知道顾子扬能看穿这一切。

    却不知道,为什么冷夕夜不自己找顾子扬,而要通过自己。这似乎有点沒事找事的感觉。有什么能比当事人面对面更能够讲清楚的呢

    好了,别想了。看到言米诺一脸思索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忍不住刮了刮她的鼻子道:你告诉我,还想在冷家呆着吗

    言米诺摇了摇头,别说她不想,就算她想,估计林姨和林惜柔都不会让自己呆着。

    从一开始,她到冷宅就是被动的。如今,一个孩子就这么走了,虽然不是她直接造成,但她的心里也很难受。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