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73 林姨的要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所以,当她知道小柔的想法之后,内心里满是兴奋之情。她相信,只要小柔有了夕夜的孩子,他一定会和她结婚的。一如当初的他,不就是因为那个女人有了他的孩子,他就选择了她。

    夕夜,你还是在怪林姨,让小柔有了你的孩子吗林姨的话里带着叹息。她何尝不知道,他们只发生过那一次关系。每次看到小柔独自一人静静的发呆,她的心里就一阵阵心疼。

    在一个露珠沾湿衣角的清晨,她问过小柔,后不后悔当初的决定。谁知她竟露出微笑,轻轻开口道:妈,我不后悔。能有他的孩子,是上天的恩赐。那眼里的幸福,让她不敢直视。

    冷夕夜轻轻地摇了摇头,仰头看着天空。此时的夜空,静谧而又安详。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林姨,你误会了。我说我和小柔不会有孩子是因为,小柔以后都不能怀孕了。

    还有一句,即使可以怀孕,他也不会再和她发生关系。只是如今,有沒有这一句,已经不重要了。

    此话一出,林姨无法置信地摇着头。小柔不能再怀孕了,这让她无法接受。

    她知道,失去怀孕的机会,失去做妈妈的机会,对于一个女人來说,是多大的痛苦。能够孕育后代,是每个女人最伟大的使命,可是如今,她却沒有机会了。为什么,她的小柔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冷夕夜默默地走到她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小柔也是他的妹妹,他的心里又怎么会好受曾经,在他生命里,她们是独有的两个人,也是他这辈子想要守护的人。

    对于小柔,他有爱,却不是爱情,而是亲情。对于小柔怀孕,是意外,他的心里一直充满了愧疚,因为他对她沒有爱。所以,当他看到小柔倒地的那一瞬间,愧疚充满他所有的思想,让他如此粗暴地对她,她会懂吗

    一想起她,思绪就如同浪潮一般汹涌而來。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们之间就注定纠缠不休。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影子也许,从第一次见面就有了吧。

    他以为,不就是感情吗自己可以控制住,就如同自己掌控着天风集团的一切。可是,渐渐地,他却发现感情越压制,接过只会适得其反。越压制自己,他就越不由自主地想起她。

    这种失去掌控的感觉让他很不适应,就好像回到了孩子时期,对一切变故毫无办法。他不想再经历一次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所以,决定和小柔订婚之后,他就打算断了。

    可是,当他再也见不到她的时候,他才发现,原來自己早已不受自己的控制。在见不到她的那些日子里,自己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她,想知道她是不是也在想他。

    在糕点店,小柔说要她的时候,他感受到自己的内心从未有过的悸动,原來自己竟是如此的期待她。之后的相处,他的感情却比之前來得更加汹涌澎湃,让他
女扮男装坐江山吧
几乎沦陷。

    夕夜,你打算怎么跟小柔说有些事情,是无法隐瞒的,只是她实在不忍心开这个口。在商场上,她可以是手腕强硬的铁娘子,可是如今,她却只是个母亲。

    过段时间吧,等她身体养好了再说。冷夕夜长舒了一口气说道。他也还沒有做好开口的心里准备。对于对手,他可以是个冷血杀手,直击要害。对于亲人,他却是个保护者,只想给他们最好的保护。

    林姨点了点头,对他们而言,这是最好的选择。让夕夜和她说,即使难过,有他陪着她,也会好一点:夕夜,林姨希望你能好好陪陪小柔,她需要你的照顾。

    放心吧,我会的。冷夕夜点头说道。就算林姨不说,他也会的,毕竟,那是他的妹妹。对于亲人,他不遗余力。

    对了,夕夜,还有一件事,林姨希望你能答应。林姨面带犹豫之色,眼带期盼地看着他。

    林姨,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答应你。林姨培养自己那么久,却从來沒有要求过什么,他很想为她做点事情。

    夕夜,谢谢你。 林姨的眼中带着感激,顿了顿才开口道,我知道我要说的,有点强人所难,所以,如果你觉得不愿意,那就算了。

    冷夕夜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沒有问題。

    看到他的样子,林姨也不再纠结了,缓缓开口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和顾家重新合作。

    和顾家重新合作冷夕夜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林姨要的是这个。顾子扬刚才的话,所有人都听到了,也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言米诺。如今,林姨却要他和顾家重新合作,也就是说,她妥协了。

    为什么林姨明明是恨那个女人和言米诺的,如今却妥协了,即使小柔失去了孩子,她依旧选择了妥协。小柔一直是她的心头肉,这样的要求,让他无法置信。他想知道,林姨,到底遇到了什么

    林姨,是不是姑父那边出了什么事能够让林姨妥协的原因,只有那常年身在国外的姑父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对于姑父常年在国外的事,他们也不知道原因,似乎从有记忆开始就是如此。他曾以为,是因为姑父有了别的女人,可是最后却发现,姑父一直独身。

    至于林姨担心自己不同意,他知道是因为她怕自己自尊受到伤害。毕竟,顾家提出结束,他们如果想要继续,不仅会吃亏,而且可能要道歉。只是,只要林姨开口,他就去做。

    沒有。林姨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眼里的落寞被她掩饰住了,她不想他们担心。

    冷夕夜侧对着她,并沒有注意到她眼底的落寞,听到她的话,也沒有多问。

    汽车的鸣叫声划过漆黑的夜空,新的一天已经拉开了序幕。在深夜里发生的一切,已经成为了过去,此刻面对的,是无法预知的未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