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70 受伤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看到她保持沉默,再想到刚才李巧心说她一脸清纯,林惜柔突然觉得她的脸让她异常的厌恶,直接挥起巴掌,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一巴掌毁了她的脸。

    看到她这阵势,言米诺下意识地一躲,却沒有想到林惜柔因为愤怒,这一巴掌的力气极大,根本收不住,身形一晃,就往楼下栽去。等言米诺反应过來的时候,已经來不及了。

    啊,,李巧心下意识地尖叫,刚要往楼下跑,谁知一道身影突然冲了出來,一把推开她,先她一步跑到林惜柔的身边。原來,林惜柔刚出來,杨梵也从书房出來了。他听到,看到了一切。才能在她们之前反应过來,跑到楼下。

    书房内的两个人,听到尖叫声也快步走了出來,一眼就看到林惜柔躺在楼下, 脸上的表情痛苦万分,身下有鲜血流出。而杨梵和李巧心正蹲在她的身边。

    看到两人出來,李巧心伸手指向言米诺,开口喊道:是她,是她推小姐下楼的。表情悲愤异常。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眼神齐刷刷地看向言米诺。

    不是我,不是我,,言米诺喃喃道,不断地摇着头。

    冷夕夜表情狰狞,快步上前,直接一脚踹开她,眼里是浓浓的恨意。

    言米诺被他一踹,直接伏在了地上,嘴角瞬间有了一缕鲜血。

    杨梵看到了李巧心直接指责言米诺推倒林惜柔,心下一惊。刚想要开口解释,却被林惜柔拉了一口。两人对视,林惜柔虚弱地摇头,杨梵突然沒有了开口的勇气,将所有的话留在了心里。在他的心里,她是最重要的。

    此时,冷夕夜已经來到了楼下,关切地询问她的情况。

    林惜柔表情痛苦,脸上是沒有血色的苍白,发丝凌乱,却紧咬着牙关,一字一句地说道:夜,我们的孩子,,

    听到她的话,杨梵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复杂。对于林惜柔的喜欢,让他对于这个孩子应该是不喜欢的,但是和冷夕夜的兄弟情谊,却让他对这个孩子的到來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

    如今,孩子出意外,他却异常担心,只因为,不管孩子是在还是不在,林惜柔都要受到伤害。

    沒事的,我们去医院。冷夕夜温柔地抱起她,往门外走去。

    楼上的言米诺犹被冷夕夜那眼里的恨意惊到,一直重复着不是我三个字。

    看到她的样子,陈媚儿眼里带着惋惜,來到她的面前,却被她一把抓住了。那表情犹如溺水的人见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命地紧抓着她的手不放,严重有晶莹在闪烁:陈姐,真的不是我。

    小诺,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陈媚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起身下楼,跟着走了出去。

    言米诺很想跟着去,可是冷夕夜那一脚实在太重了,她根本动不了。好不容易等到可以动了,才咬牙慢慢地爬起來,步履蹒跚地往医院赶去。

    等她赶到的时候,林惜柔
嫂子合集吧
已经进了手术室,而林姨也已经到了。冷夕夜正在手术室外徘徊。

    陈姐,怎么样她直接拉住了离她最近的陈媚儿的手,眼中的担忧显而易见。

    小诺,你怎么來了快回去。陈媚儿一看他來了,就想拉她回去。现在这个时候,她來凑什么热闹,无非是让林姨他们发泄不满而已。

    果然,正在训斥李巧心的林姨,一听到言米诺的声音,直接快步走到她的面前,一巴掌打了过去。言米诺本就是强撑,哪里躲得过,被她这一巴掌打到了地上,嘴角有鲜血流出。

    林姨还想往前,却被陈媚儿拉住:小诺,你先走吧。

    顾子扬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林姨一巴掌打到了言米诺的脸上,言米诺犹如破布一般,倒在了地上。他急忙向前來到言米诺的面前,却看到她发丝凌乱,嘴角红肿,还挂着鲜血。

    这一幕,让他的新陡然同乐。在他面前,小诺一直是单纯、快乐的,再沉重的心情,只要看见她,就会觉得一切都美好了。这样一个女子,竟被她们折磨成这样子。

    他转身朝着冷夕夜吼道:冷少,我们之间的合作结束了

    小心翼翼地抱起言米诺,不顾众人错愕的眼神,顾子扬直接抱起她,离开了走廊。

    小诺,是不是很疼,疼就告诉我。顾子扬怜惜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言米诺。此时的她,脸色苍白,却一句话也不说。

    子扬,你相信我吗我沒有推她。言米诺看着他,目光里是期待的色彩,耀了他的眼。

    顾子扬握紧了她的手,坚定地开口:小诺,我相信你。他相信小诺,沒有任何理由。

    听到他的话,言米诺微微一笑,开口说道:真好,还有你相信我。

    在经历了所有人的不信任之后,还能有一个人坚定地站在她的身边,这是老天的眷顾。

    小诺突然,一个声音传來,让言米诺的笑僵在了脸上。

    夏姨该死的,她怎么忘了,弟弟就在这里治疗,夏姨在这里当清洁工,竟然就这么让夏姨看到了,言米诺有点慌乱了。

    夏姨一看真的是她,连忙跑了过來:小诺,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看着她红肿的脸。夏姨眼里有着深深地担忧。

    冷夕夜言米诺还沒有开口,顾子扬就说了出來。

    对于冷夕夜,他第一次对他有了恨意。刚才医生说,小诺之前被踹了一脚,造成了内伤,如果不好好调养,对以后生育有很大的影响。这对于一个不到20岁的小姑娘而言,是多大的影响他用尽所有的办法,才知道是冷夕夜干的。

    冷夕夜听到这三个字,夏姨愣住了。她已经知道冷夕夜就是叶夕,也知道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小诺,是因为自己吗

    看到小诺因为自己受伤,夏姨无比自责。当初就是因为自己,小诺的母亲才会死的,如今,又要因为自己,让小诺受伤,她又如何能够不自责呢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