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69 怒火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谁知冷夕夜丝毫不管劝,冷声开口道:不关她一个夫人,带着下人出门,如今下人却带着不明不白的男人回來了。她作为主子,难道就沒有错吗

    原來,这样也是她的错。林惜柔悲痛地看着他。什么时候开始,他竟会怪自己了。

    冷总裁,我想你误会了,,王宇开口想要争辩。被人一口一个不明不白的男子称呼,这要是在古代,不就成野男人了但凡有点尊严的男子都会不爽的。

    滚。冷夕夜突然吐出这个字,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而他却依旧冷酷地看着王宇,似乎刚才说的,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字。

    王宇沒有想到,冷夕夜竟然如此不近人情。缓缓开口道:都说冷总裁冷酷无情,王某能够见到,真是有幸。他留下这句话,便转身走向自己的坐驾,绝尘而去。

    看着王宇离开,所有人都沒有了反应。杨梵第一个反应过來,干笑了两声说道:好了,我们先进去吧。

    只是众人都如同沒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站在原地。

    都站在这里做什么林姨纳闷地看着他们,一出门就看到他们都站在家门口,而且气氛有点不对劲。

    沒什么,林姨,您打算出门啊陈媚儿也反应过來,上前挽住林姨的手,亲昵地问道。

    林姨慈爱地拍了拍她的手,开口道:是啊,和朋友约好了。有个老朋友回來,出去聚聚,你们这是

    一看林姨又将话題转了回來,陈媚儿笑笑道:沒什么,我们打算谈谈和顾家合作的事。刚巧遇到小柔她们回來了,正要一起进去。

    行,那你们进去吧,我先走了。林姨虽然知道陈媚儿沒有说实话,但是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自己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关键还是靠他们自己。

    小柔,你也出去一下午了,回去好好歇息,不要太累了。林姨走到林惜柔的面前,拉着她的手,一脸关心地说道,眼神关切地在她的肚子上瞟。

    知道了,妈。林惜柔感受着她关切的眼神,心中一暖,开口说道。

    嗯,那我走了。林姨看了看言米诺,丝毫不掩饰眼里的厌恶。本想张嘴说点什么,最终却只是无语,带着陈云离开了。

    目送着林姨离开,几人终是走了进去。一进门,冷夕夜就直奔书房。杨梵两人一看这模样,只能互相苦笑了一下,也跟了进去。

    看到两人离开,李巧心上前一步。她相信,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小姐一定很恨言米诺,刚想要开口说话,却见林惜柔转身朝楼上走去。

    李巧心有一瞬间的错愕,什么时候,小姐竟然能够容忍别人和少爷有染了而且刚才少爷那样误会她,她就不觉得不甘心吗

    眼看着林惜柔已经到了二楼,李巧心恨恨地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言米诺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突然这样的生活很累。走回自己的房间拿了本书,她打算坐在客厅
江南奇娘子全文阅读
里看书。

    因为林惜柔不允许自己都二楼去,所以除非有事,否则她都是在一楼呆着。如今大家都离开了,她只能留下來,以防有事吩咐。

    果然,她刚看了沒多久,冷夕夜就來叫她了:你上來一下。

    如果可以,她还不想这么快面对他。可是此时除了她,就只有他了。

    言米诺只得起身,往楼上走去。刚走到他的面前,就被他一把拉住了:你怕我眼睛直直地看向她。

    虽然,她很想说是,可是她知道,即使自己这样说,他也不会放过自己。那么答案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轻轻摇了摇头,很多时候,我们只能选择谎言。

    谁知,冷夕夜根本沒有在意她的答案,伸出右手在她的脸上婆娑,指腹划过她依旧微肿的红唇,眼里竟有了怜惜。

    他又在发什么神经这是言米诺的第一反应,随后她的唇就被占领了。只不过这次是如蜻蜓点水一般,一划而过。

    这个吻,來得那么突兀而又直接,在她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只余下些微的温热,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透过他的身子,她看到了林惜柔那双愤怒的眼。也是,如果是她自己的男人,背着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想必也会发疯的。

    去准备一点水果和饮料,送到书房來。冷夕夜又摸了摸她的脸,这次转身回房。

    而身后的林惜柔,在他转身之前,就闪了回去。她是被李巧心拉回去的。要是被冷夕夜知道她们偷听,那她们就要被骂了。不知道为什么,冷夕夜特别厌恶别人偷听。

    只是如今,她却已经不想在乎他是不是会生气了。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感受。

    他明明已经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却依旧愿意如此亲近她。而自己怀了他的孩子,他却除了那晚之后,就再沒碰过自己。

    那个言米诺到底有什么好,让他如此念念不忘,即使知道她勾三搭四,依旧愿意找她。林惜柔越想心里越难受,感觉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李巧心看到她的愤怒,开始火上浇油:小姐,肯定是那个言米诺勾引少爷的。你看看她那一脸清纯的样子,却和那么多男人不清不楚的。这种女人最有心计了。她一來,少爷都会惹您生气了,以前少爷都不会的。

    林惜柔腾地一下站了起來,刚巧听到书房的门开了又关,便直接拉开了门,喊住了正要下楼的言米诺。

    不是不让你上楼吗林惜柔怒气冲冲地來到她的面前。

    我言米诺刚要开口,却被林惜柔打断了。

    我什么我,你才來多久,就不听话,想要勾引男人吗林惜柔言语不堪地骂道,如同一个市井小人一般。

    言米诺这才恍然,林惜柔根本不是说她上楼的事,而是在说刚才她撞见的事,借机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只是这种事情她该怎么解释说自己是被逼的她会信吗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