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29 情人,要有情人的样子

029 情人,要有情人的样子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人无法决定会为谁动心,但至少可以决定放不放弃。

    当言米诺再次见到那个冷冰冰的冷夕夜的时候,虽然心里还会有点涟漪,却已经不再盲目和天真了。

    曾经,她对他动了心,这是她无法否定的事实。却在她以为他也一样的时候,把一切都击碎。

    接到冷夕夜的电话的时候,言米诺正在上课。以前,她会担心没有接到电话,他会不会生气,现在却已经无所谓了。

    一直等到下课,她才回了电话。

    晚上,在那里等我。冷夕夜的声音不再那么霸道,也没有追究她没有接电话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愧疚吧。言米诺心里想到。

    小诺,不要去。回过头,是安小乐的,她的手扣住了她的包。她不想好姐妹吃亏。

    言米诺一根一根地掰开她的手指,微微一笑:小乐,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然后转身离开了。

    安小乐目送着她离开,眼里混杂着各种情感,有愤怒,有无奈,有难过,有怜惜。她也许知道,她为什么不得不去,只是,她也无能无力。

    没有人注意到,坐在角落的姚婧,手里握着的手机紧了紧。

    言米诺走得很孤独。消瘦的背影在余辉的照耀下,显得长而孤单。她不得不去,因为弟弟的医药费还在他的手上。

    她注定摆脱不掉他。只是,她会时刻告诉自己,他们只是情人关系,没有感情的情人,仅此而已。

    面对着这个房间无数次,今天是她最淡定的一天。

    和之前做过的无数一样,言米诺把自己处理干净,捧着一杯泡好的奶茶,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奶茶喝到一半的时候,言米诺听到了钥匙插进门里的声音。她知道,冷夕夜来了。

    他一直是有着些微的洁癖,所以他会先去洗澡。言米诺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这么淡定地分析着他所有的一切,嘴角不禁嗪起了一抹微笑,刚好落进了冷夕夜的眼里。

    他以为,自己可以将所有的情感隐藏,然后继续扮演他复仇者的角色。只是,当那抹微笑落入他的眼中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什么都没有准备好。

    冷夕夜走到她的面前,深深地吻住了她。这十几天,他都在逃避,都在刻意地隐藏自己的情感,调节自己的心态。

    当他以为一切都无懈可击,可以继续进行的时候,她的出现,直接瓦解了他所有的准备。

    这个吻是绵长的而深情。当熟悉的气息在她的鼻尖萦绕的时候,言米诺有一瞬间的沦陷,只是,当他的大手开始游走的时候,她清醒了,眼睛里是满满的清明之色。

    他的一切都在她的眼前放大。姣好的肌肤,微细的毛孔,还有颤颤巍巍的睫毛。

    有人说,看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喜不喜欢你,就看他和你接吻的时候,是不是闭着眼睛。

    冷夕夜是闭着眼睛的。那眼睛上修长的睫毛微微动着,告诉她,它的主人很深情。

  
嫂子合集无弹窗
  言米诺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这场奇怪的战役。谁先动情,谁就输了。

    当两个人唇瓣相接的时候,彼此之间就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感应,你可以感觉到,对方是不是用心。

    冷夕夜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两人唇分。

    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她的眼神里只有平静。只有微微红肿的嘴唇和些微凌乱的衣服,述说着这一切并没有看到的这么平静。

    冷夕夜有种感觉,眼前的人儿似乎离他越来越远。所以,他需要一些东西,来证明她的存在,比如说话。

    那天,我去陪小柔逛街了。这话并不完全。

    其实是他接到林姨的电话,知道她已经进了手术室之后,就让他回家,陪她逛街。而且,林惜柔是跟去的。只是后来,没走多久,林姨就找借口离开了,剩下他们两个。

    他从来没有解释的经历,他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和任何人解释,所以,越解释却越让一切陷入僵局。

    言米诺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被掐灭了。虽然她告诉自己要放下,可心里还是保留了一点点小想法。也许,他有什么不得不离开的原因。

    本来,她就一直谴责自己,明明已经要放下了,怎么还能有想法现在好了,一切化为虚幻,连欺骗自己的借口都不需要了。

    女人啊,就是这样的优柔寡断。明明一切都放在眼前,她还是不相信,非要等到别人直接告诉她,才接受。

    也许,没有想法才是最好的方法吧,至少不用受伤。

    言米诺站了起来,慢慢地褪下自己身上的衣物。既然她是情人,那就要有情人的样子。

    她的脸上带着笑,就好像在微风中盛开的玉兰,清纯中带着妩媚,让冷夕夜无法自持。

    言米诺看着他眼里的火热,心里有什么在哀号。情人说穿了和妓女有什么差别也许,就是差在价格高点,客人只有一个。

    只是,冷夕夜并没有预料中的动作,反而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心里,莫名的有一股愤怒在升腾。

    他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感觉,看着她褪下衣服,他竟有种骂她不自爱的冲动。

    可是,情人不就应该这样吗他不是一直希望她做一个情人该有的样子吗这种情人该做的事情,不是最正常的事情吗可是如今出现在言米诺的身上,他却感觉该死地不和谐。

    自己一直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身份,可是到头来,好像自己才是那个忘了自己身份的人。

    他陡然向前一步,帮她把衣服穿了回去。看着她眼里的不解和慌乱,他的嘴角陡然噙着一缕笑。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起了,是林姨打过来的。林姨的意思很简单,让他和林惜柔多点时间相处。

    林惜柔已经快大四了,林姨有意先让他们订婚,等林惜柔毕业了就结婚。

    冷夕夜应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然后拿出一根烟,对着落地窗点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