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26 让我看看它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冷夕夜抬脚刚要走进去,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林姨。电话是林姨打来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还是接了。

    小夜,听说那个男人的女儿被你弄怀孕了林姨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他的心里虽然有点诧异,林姨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却还是老实地说道:是的。

    你做得很好,不过,她的孩子绝对不能留。一听到冷夕夜承认,林姨直接发布命令。

    当初那个女人那么狠心地丢下他们父子,她绝对不会让那个人留下他们叶家的种。

    为什么是他们叶家因为林姨并不只是冷夕夜的养母。

    林姨是冷夕夜的姑姑。当然,不是亲姑姑,却比亲姑姑还亲。当初,如果不是她和丈夫去了美国,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大哥就那么死了。

    为了抚养冷夕夜,她改了冷夕夜的名字,原本,他叫叶夕。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那个女人后悔。

    林姨,放心,我不会让她把孩子生下的。冷夕夜眼里闪着仇恨的光芒,分外可怕。

    林姨对他的回答很满意,叮嘱了一些话后,就挂了电话。同意满意的,还有站在她身边的林惜柔,两人相视而笑。

    快步走到病房前,冷夕夜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在里面,应该就是医生了。

    言米诺也看到他了。她感觉他似乎不一样了。刚才他出去的时候,她感觉到他在犹豫什么,情况不妙。现在看到他的样子,她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对的。

    顺着言米诺的目光,中年医生也看到了冷夕夜。从这个女孩的目光中,她看得出来,他就是那个男人。只是,她疑惑这个男人的气场怎么这么冷。

    不过,这是人家的事情,她有必要回避一下。转头看了言米诺说道:你们好好商量,我先走了,有答复了再叫我。

    不用了,打掉。言米诺还没有开口,冷夕夜就直接说话了。语气冰冷,没有丝毫情绪,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中年医生愣住了。这个男人不止冷,还无情。拿掉一个孩子,先不说感情上的伤有多重,就是身体上的伤,对女孩子来说也是巨大的。他竟然可以这样就直接决定了,丝毫不管女孩子的感受。

    她为这个女孩子感到不值。她可以感受到这个女孩子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痛和悲哀,偏偏她还紧咬着嘴唇。

    不管怎么说,你们还是商量一下吧,拿掉一个孩子,没有那么简单。中年医生说完,就打算直接走了,却被冷夕夜拦住了。

    身前的男子还没有开口,她的身后就传来了女孩的声音,带着哽咽:我同意。

    中年医生回过头,眼带怜惜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好吧。不过目前你的身体不适合手术,需要休养几天。过几天我再安排,到时通知你们。说完,直接绕过眼前的人走了。

    冷夕夜的眼里也是讶异,显然他没有料到言米诺会这么快答应。他看得出来,她并不想
嫂子合集小说5200
拿掉孩子。不过,既然她同意了,也省得他动粗。

    慢慢走到她面前,冷夕夜淡淡开口道:很好。你先休息吧,手术的时候跟我说一下,到时我会过来。眼睛的深处,是谁也看不见的不舍。

    忍住心中的不忍,冷夕夜转身离开了病房。

    听着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言米诺眼里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用被子捂住头,任由泪水沾湿被子。

    几天后,言米诺被送进了手术室。

    你真的决定了中年医生看着手术床上的言米诺问道。不要麻醉的堕胎,她的身体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

    言米诺点了点头:您开始吧,我撑得住。她不是一时的冲动。从那天决定拿掉孩子开始,她就有了这种想法。

    她对不起这个孩子。给了他生命,却不让他来到这个世界,连看一眼的机会也没有。

    一起犯下这个罪孽的那个男人正在手术室外面。进手术室前,他眼里的冰冷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她告诉自己,记住这份痛。这是自己选择的结果,自己应该承担。

    中年医生最终熬不过她的请求,没有上麻醉,直接堕胎。

    感受着身下冰冷的器械和肢体的接触,还有那撕心裂肺的痛楚,言米诺告诉自己,忍住。

    她只能用这种方式,祭奠她的孩子。只有身体更痛,才能缓解心里的痛苦。

    宝宝,对不起,妈妈无能,没有办法保住你。是妈妈没有福气,没有机会能够拥有你,浓浓的悲伤包围着她。

    渐渐的,言米诺感觉到了似乎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将要离开,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剥离,无声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不是痛,是不舍。这个小生命,在她的身体里,不知不觉待了两个多月。

    这是从她的生命里孕育出来的。它的血,它的肉,它的每一寸组成,都是从她的身体里得到的。可是如今,就这样离她远去了。

    她突然有种想要见见它的冲动。

    让我看看它。言米诺伸出有点虚弱的手,伸向护士手中的盘子。

    护士被吓了一跳,慢慢开口道:这还是不要了吧,还没有成型。边说边看着医生。

    言米诺没有开口,只是伸直的手臂怎么也不愿意放下了,她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一定要看的想法。

    不是她不想开口,她已经将所有的力气都放在了手臂上,没有力气再开口了。

    中年医生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和坚定的眼神,无奈地点了点头。护士将手中的盘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言米诺终于看到了她的孩子,或者说,还不能称之为孩子。因为那只是一团血肉,连模糊的形状都没有。

    但是她还是看得很认真,很认真。想要将它的一切都印在脑海里。

    许久,中年医生开口了:拿下去吧。

    这一次,言米诺没有坚持,让对方拿了下去,因为,她已经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