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12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012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来,小诺,吃这个。陈媚儿殷勤地为言米诺夹鱼肉吃,连她最喜欢的鱼头都给了言米诺。

    奈何言米诺没有什么吃的心情。一想到刚才冷夕夜的话,她就毛骨悚然。

    刚才开完会,陈媚儿拉着她要来吃鱼,跟随的还有冷夕夜。冷夕夜知道她要来,便没有跟着,只是留下一句早点回去。

    陈媚儿当做是他关心她们,却不知道在言米诺听来,就是冷夕夜要她早点回去,他在那里等她。

    对于等一下可能会遇到的事情,言米诺在脑海里想了无数种可能,但是没有一个是好的。所以,即使陈媚儿再殷勤,她也没有什么胃口。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改变事情的发生,那就改变面对它的态度。陈媚儿放下手中的筷子,静静地看着她。

    言米诺拨弄鱼刺的手陡然一顿,抬头看着陈媚儿。她想说什么她知道自己和冷夕夜的关系

    陈媚儿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错了,不过,她确实知道很多事:我知道的,远比你想的多。

    好了,快吃吧,吃完了,该面对的就去面对。其实,没有那么可怕的。陈媚儿展颜一笑。

    言米诺愣愣地点了点头。是啊,该来的总会来,那就坦诚面对吧。拿起筷子,言米诺开始专心攻克眼前的鱼刺。反而是一旁的陈媚儿,筷子基本没有怎么动。

    陈姐,我吃饱了。言米诺看着正在发呆的陈媚儿。她发现,她的眼眶好像有点红。

    吃饱了就好,走吧。陈媚儿站了起来,不让言米诺胡思乱想,带着她离开了烤鱼店。不用言米诺开口,就将她带到了那个地方。

    言米诺发现自己每次站在这个门前,心里都是忐忑的。

    算了,该面对的,终是要面对。没有再犹豫,她拉开了房门。意料之中,冷夕夜坐在沙发上等她。

    只是对于她的到来,冷夕夜并没有什么表示,依旧静静地喝着手中的红酒。

    言米诺走到他的对面坐下。还记得上次,两人这样面对面地坐着,只是半个月前的事情。

    上次是因为大学的事情,这一次,也是。

    冷夕夜慢慢地喝着酒,整个房间只剩下沉默萦绕她的心头。

    突然,冷夕夜站了起来,迳自走到她的面前。大手一挥,扣住了她的脖子:我说过的话,你根本就没有听进去是不是

    言米诺没有挣扎,挣扎了也没有任何的效果。他没有说错,她没有打算听他的安排。

    看到她眼里的桀骜不逊,冷夕夜冷哼了一声,手里的力道加重了。慢慢地,凑到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把她扔下。

    言米诺的眼神陡然射出一股怨恨的目光。就那么直接地射向他。冷夕夜刚才说的是:如果你不报南大,就等着给你弟弟收尸吧。

    不要不相信,只要我一个电话,医院就不会收你弟弟。冷夕夜拿起酒杯,慢慢地品尝。

    如
嫂子合集最新章节
果眼神可以杀死人,冷夕夜早就已经死了千百遍了。

    言米诺眼里的恨意,冷夕夜不是看不到。只是,对他而言,言米诺再怎么恨他,也无所谓。反倒是言米诺瞪了几眼之后,就垂下了头。

    她相信,冷夕夜说的是真话。一个苏城第一集团一句话,很多医院都知道该怎么做。

    这就是有钱人和没钱人的区别。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真的不为钱财所动心

    言米诺已经准备妥协了,因为她不想拿亲人的命做赌注。梦想这个东西,在现实面前,会变得苍白无力。

    真正能够为了梦想摈弃一切的人,很少很少。至少言米诺知道,自己不是这样的人。

    如果努力就能够得到的梦想,她会拼命去努力。但是,当生命中更重要的东西和梦想相遇的时候,她只能放弃梦想。

    如果你报苏城大学,我会为你弟弟找肾源。一句话,成为最后的一击,击碎了言米诺所有的坚持。

    她相信冷夕夜的能耐,至少比她强太多。弟弟是夏姨和父亲领养的,却已经是家里的一员了。家里的人都和他不配型,只能在茫茫人海中寻找那一点点机会。

    每当想起那个瘦弱的身子,独自承受着所有的痛苦,却每天都笑嘻嘻的,还反过来安慰她。她的心里,就感到一阵阵的心疼。

    看到言米诺的表情,冷夕夜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本来,如果言米诺跟他说要去南大,他说不定会考虑一下。

    他之所以会这么坚持,是因为从刚才让人调查的结果知道,她嘴里的天宇哥,就在南大。他可没有那么好心,让他们在同一个学校。

    他不是傻瓜,当然听得出来她和那个林天宇关系不一般。

    所有能够让她们难过的事情,他都很乐意去做。当初,那个女人可以那么狠心地抛下他们,只为了所谓的爱情。今天,他就要让他们知道,那所谓的爱情,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

    你不是一直想要追求爱情吗那我就让那个人的女儿没有爱情。我要让你知道,你的爱情,除了嘴里说说之外,什么用都没有。

    得到答案的冷夕夜没有继续留在房间里,结果已经满意,过程如何不重要。他决不承认,离开是为了给她一个单独的空间。

    冷夕夜走了,却也带走了她所有的希望。静静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感觉就像一种讽刺。

    同样的情形在这个房间里上演,只是结果都一样。

    半个月前,她还可以信誓旦旦地说,要坚持自己的梦想。半个月后,她依旧只能妥协。

    可是该死的,她可以恨他,却无法真正地恨他。如果有一把刀放在她的面前,让她杀了他,她下不了手。

    这就是一个女人的悲哀吗身体给了他,心也会不由自主地偏向他吗

    她的疑问注定是没有答案的。很多事情,不是简单地一加一等于二。人是理性加感性的,尤其是女人。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