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07 和夏姨一起睡

007 和夏姨一起睡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林惜柔被杨梵的话逗乐了:你这假洋鬼子,一回来就乱卖弄学问。好了,既然没事了,我们就进去吧。说完还向言米诺招手。

    不用了。言米诺摆了摆手,既然对方是冷夕夜的人,而且看情况,还是很重要的人,她不想掺合进去。特别是他对那少女的温柔,让她感觉到了刺痛的感觉。

    林惜柔还想说什么,却被冷夕夜打断了:既然人家不想,就不要了。语气还是那么的温柔。

    林惜柔点了点头,乖巧可人,眼神里的情义,一旁的两人哪里看不出来。

    杨梵打趣道:惜柔,你们两个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眉目传情,这样我幼小的心灵会受到创伤的。边说还边捂着胸口做伤心状。

    林惜柔被他一调侃,早就羞红了脸,而冷夕夜也是瞪了杨梵一眼,然后带着林惜柔转身进了离开了。

    哎,你们两个。杨梵一副无奈的样子,转身对言米诺说道,美丽的小姐,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这是我的名片。我有预感,我们会再见的。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他们刚离开,安小敏就扶着安小乐出来了。安小乐基本睡着了,而安小敏脸颊通红,不是因为她喝酒,而是因为歉意。

    外面闹得这么大声,她不可能听不到。刚才她就要出来,却看到那个醉酒的男子竟然是这家酒店的少爷,当下缩了回去。

    安小敏的父亲是这家酒店的一个管理员,所以安小敏知道他的身份很正常。

    没事,我们走吧,再不走,就有麻烦了。言米诺看了地上的男子一眼。从他的穿着就不难看出,这个男子非富即贵。

    安小敏不出来帮忙,她也没什么好责怪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事的一套方法,她没有强逼人家怎么做的理由。

    走到大厅,大家都还在喝酒划拳,没有人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言米诺走到班主任的旁边,说要带喝醉了的安小乐回去。

    班主任也没有怀疑什么,言米诺在班级里就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学生。反正宴会差不多了,想走也正常。只交代了几句注意安全,就让她走了。

    言米诺回拒了安小敏一起送人的请求,直接带着安小乐打车到了安家。安爸爸安妈妈都出来了,安爸爸直接背起安小乐就进了房间。

    言米诺回绝了安妈妈让她留下来的好意,直接回了家。

    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只有夏姨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听到开门声,就站了起来。

    夏姨,不是说了不用等我吗怎么还不去睡言米诺走到她的身边,挽起她的胳膊往房间走去。

    没关系,夏姨还不困。夏芝雨微笑着看她。这孩子,总是这么懂事,懂事得让人心疼。

    言米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带着她进了房门。

    小诺,跟夏姨一起睡吧。夏芝雨拉住了她。

    言米诺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她的睡眠很浅,可在夏姨的身边,她总能安然地入睡。

    如果
金庸鹿鼎记最新章节
没有冷夕夜,言米诺这个有史以来最长的假期仍旧是很平淡。但是,没有如果。

    那天晚上的见面之后,第二天晚上,言米诺就接到冷夕夜的电话,要她到老地方去。

    言米诺潜意识里认为,那晚出现的少女,是冷夕夜的女人。有了这样的女人在身边,那里还会需要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一来,弟弟和父亲的医药费会没有着落,她肯定会去庆祝一番的。

    所以,她带着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的心情,忐忑地打开了房间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冷夕夜一如既往冷漠的表情。看到这张脸,再回想起那晚的他,她的心,有一瞬间的疼。

    坐。冷夕夜看了一眼眼前的沙发。

    是要让她离开了吗言米诺走到沙发坐下,看着眼前皱着眉的男人。

    看这阵势,应该是的。也对,他们这场莫名其妙的相遇,总是要有一个结果的。

    只是,冷夕夜的开口却让她疑惑了:你高中毕业了

    虽然疑惑,但她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怎么都瞒不过去。他会问,肯定已经知道了。

    这两个月你就到我那里去上班,明天我会来接你。冷夕夜看着她说道。

    言米诺淡淡地点了点头,反正这个暑假自己就打算去打工的,到哪里都一样。更何况,他还是她的雇主。之前就在担心会不会冲突,现在倒是省事了。

    至于做什么工作,她不知道,也不用知道,冷夕夜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大学你就报苏城大学。得到答案的冷夕夜扔出了让言米诺震惊的决定。

    为什么这是言米诺的第一个反应。

    凭什么她就要报苏城大学,她的梦想是南大。就算没有林天宇的关系,南大的那个专业是她最喜欢的,她也会报的。

    你没有反驳的权利。冷夕夜冷冷地抛下这句话,就离开了,独留下言米诺在房间里发呆。

    言米诺第一次怒了,将茶几上所有的东西都扔到了地上。

    这个男人太狂妄了。是不是因为自己一直都是逆来顺受,让他以为自己是可以随便揉捏的柿子,想怎么揉就怎么揉。

    凭什么他要她的人,她给他了。他要她做情人,她随叫随到,没有怨言。现在,她让她去上班,即使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她依旧答应了,只为了足够的钱。

    可是,为什么连她的梦想他都要剥夺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他要这样对她言米诺不相信他们之间没有关系,不然,他为什么如此咄咄逼人。

    她知道,这一切应该和夏姨有关。因为那晚,他问自己和夏姨的关系。只是,让她去问夏姨,她本能的不想,她有种感觉,问了,会让夏姨难过。

    言米诺擦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溢出来的泪水,起身走了出去。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

    她决定了,不管怎样,她的梦想都不会改变,冷夕夜休想完全掌握她的人生。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