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十九岁 > 001 我叫冷夕夜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寂静的深夜里,一辆兰博基尼黑色跑车疾驰而来。

    shit冷夕夜用力扯了一下领带,他的身体开始发热。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找一个女人发泄。

    李立,马上在雅格里给我安排一个房间,还有女人。我的口味你知道的。冷夕夜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了一旁。

    电话那头的李立摇了摇头,开始着手准备一切。冷少总是这样直截了当,自己什么都没有说,他就挂了电话。

    冷夕夜感觉自己很烦躁,随手拿过一旁的烟,刚要点燃,却突然看到,从黑夜里冲出来一个人,朝他跑了过来。

    在车灯的照射下,可以看出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那个女人不闪不避,直接冲到了他的面前。他连忙踩下刹车,却最终没有来得及,还是撞到了她。

    冷夕夜用力捶了一下方向盘,他今天是怎么了,出门没看黄历吗先是被林姨找机会灌了那种药,只是为了让自己和林惜柔生米煮成熟饭。好不容易逃出来,却撞上了这个女人。

    不爽归不爽,冷夕夜还是不想惹上麻烦,因为那太麻烦。他快步走下车,用脚踢了踢躺在车旁的那个女人。

    还好那个女人给了反应,了一声。

    救我声音很轻,却很倔强。她用力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眼里满是乞求。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的眼神,冷夕夜的心软了下来。

    是因为,曾经的自己,体验过这种乞求的滋味吗

    冷夕夜蹲了下来,将她抱了起来。

    他刚才就发现这个女人身后跟着几个混混,只是看到自己停车,才躲了起来,看来是准备寻机会下手。毕竟自己的车很明显不是普通人开得起的。

    等他抱起来才发现,这个女人看着不瘦,抱起来却异常的轻,冷夕夜的手不自觉地放温柔。

    将她抱上车,冷夕夜便开动了车子。至于那几个小混混,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应该是决定不下手了吧。

    谢谢你女人轻轻地说道。声音很温柔,就好像春风抚过他的心。

    冷夕夜侧过脸,看着她的脸颊,却发现她云淡风轻的样子。

    不用谢,你去哪里冷夕夜发现在她的声音之下,自己的欲望好像被熄灭了一般,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燥热。

    不知道。女人轻轻地说道,摇开了窗户,她的话随着风,飘进了冷夕夜的心里。风中,带了一丝淡淡的香味。

    这种香味,真甜,他好像没有闻到过。冷夕夜不自觉地关心起她:那我带你去雅格里酒店呆一晚吧。这一刻,他所有的烦躁都停息了。

    谢谢。她侧过脸,对着他微笑。

    这是一张青春美丽的脸庞,白皙的皮肤显得特别的水嫩。看着这张笑脸,冷夕夜有种熟悉的感觉,却一时想不起来。

    很快,车就到了雅格里酒店。

    冷少,一切都准备好了。李立诧异地看着他身边的女人。他不知道,为什么冷少自己带着女人,还要自己准备。

    给她开个房间。冷夕夜没有心思管他怎么想,直接吩咐道。

    很快,房间就开好了,冷夕夜亲自带着她来到房间。

    今晚真的很谢谢你。女人露出了笑容,很清纯。

    你叫什么名字听着她的谢谢,冷夕夜一时兴起问了她的姓名。

    却没有想到,这个兴起,让彼此万劫不复。

    言米诺。这是女人的答案。也是冷夕夜一生的伤。

    你就是言米诺冷夕夜突然大步走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右手,定定地看着她。

    是。言米诺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她不知道这个刚刚救过她的男人,怎么对她的名字反应这么大。

    夏芝雨是你什么人冷夕夜眼睛不眨地看着她,突然有点害怕她的答案。

    夏姨言米诺诧异地看着他。他怎么知道夏姨的看他的眼神,好像不太对劲。

    正犹豫着要不要撒个谎,却发现自己的右手被抓得生疼。

    疼,你放开我言米诺想要将手拉回来,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

    快说冷夕夜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依旧狠狠地看着她。

    那只手已经变得通红了
嫂子合集无弹窗
。言米诺知道,如果她再不说,估计这只手就要废了。

    她是我妈。最终,她还是给了他想到的答案。

    冷夕夜慢慢地往后退,眼里是一抹了然的神情。

    怪不得,怪不得他刚才看着这个女人会有熟悉的感觉,原来她就是那个男人的女儿。自己是见过她的照片的,刚才车灯下看得不是很清楚,所以一时没有认出来。

    冷夕夜突然觉得怒火中烧,夏芝雨那无情的眼神仿佛烈焰一般灼烧着他的身体,原本被压抑的药效再次上涌。

    言米诺正揉着自己被抓得通红的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被对方扯了一把。

    冷夕夜直接扯过言米诺,大手一扬,将她往床上扔去,随即覆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

    一连串的动作,让言米诺完全懵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冷夕夜压在床上。

    你要干什么言米诺用力挣扎着,想要逃脱这个男人的控制,却被他轻易按住了双手,不管她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

    无助的眼神看着身上的男人,眼眶慢慢地盈满泪水,可是对方却好像没有看到一般。

    干什么,呵呵。你说我要干什么此刻,冷夕夜语气冰冷,眼里只有报复的火花在闪现。

    看着刚刚还温文尔雅的男人,突然变成一头暴怒的狮子,言米诺再傻也知道和自己的名字有关。

    可是,到底是什么关系,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下一刻,她就没有心思在想这些事情了。随着 嘶的一声,冷夕夜直接将她的衣服扯开。

    身体骤然暴露在空气之下,尤其是在刚刚才开春的季节,冷冷的空气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言米诺本能地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身躯,却被对方一下子就拉开了。

    随即,一只大手覆了上来,在她的皮肤上肆意游走,留下一个个粉红的指印,惊起她所有的感官。那大手上的温度,她竟然感觉到了灼热。言米诺慌了。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女,虽然她才十九岁,但是在死党安小乐的影响下,她也知道这是一种不好的预兆。再这样下去,结果不可能好。

    呦,看来你还满懂的嘛冷夕夜眼里的赤红犹如野兽一般想要冲出牢笼。

    陡然间,她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想要让他清醒,原以为他会有所反应,却发现他满眼通红,已经没有了理性。直到嘴里有了腥味,才松了口。

    无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难道,今晚自己就这么悲剧吗先是被流氓追赶,现在又被人压在床上。

    言米诺啊的一声惊呼,却是那冷夕夜双手用力一扯,将她身上仅剩的束缚全部释放。

    言米诺慌忙想要拉过旁边的被子。对方却好似知道她要做什么,先她一步将被子扯到地上。

    救命啊天宇哥,这是她最后咬紧牙关没有喊出来的话。她怕这个人找天宇哥麻烦,即使他不知道天宇哥是谁。

    虽然知道这样呼救没有意义,可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叫出来。心底还是有一丝丝期望,也许她的天宇哥会来救她。每一次,天宇哥都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只是这次,好像什么都没有。

    没用的,没有人会来救你的。看出了她眼底最后的一丝期望,冷夕夜无情地摧毁掉。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跟你无怨无仇言米诺怒吼出声,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冷夕夜的动作以为她的话而有了一刻的停息。

    只是下一刻,痛言米诺痛呼出声,却是因为那冷夕夜的啃咬。

    房间外,李立听着两人的对话,想了想还是离开了。估计,他准备的人派不上用场了。

    很快,冷夕夜便在言米诺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的痕迹,清晰可见,任凭言米诺如何挣扎,终究是没有任何作用。

    无声的眼泪慢慢地划过她的脸颊,言米诺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栽了,对方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死活。

    陡然间,她停下了所有的反抗,如死尸一般躺在床上,任由对方在她的身上游走。

    记住,我叫冷夕夜说完,冷夕夜直接进入了言米诺的身体。

    冷夕夜这是言米诺痛昏过去之前最后的记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