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二十一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真相大白

    警察传了蒋昕夕过去问话。说是姐姐自己自首,承认了谋杀黄芝芝。徐浩尧陪着过去。

    妈妈坐立不安,这事肯定另有内情,姐姐有什么理由杀黄芝芝,她向来心地善良不会算计,这是怎么都不能说得过去的。

    门铃又响起,最近她对铃声真是过分敏感,打开门,是张明。

    她松了口气说:是你。张明能帮她什么显然是没有的,不外乎是安慰她两句,她现在不想再有人打扰,一个个当这里门庭若市的,好不热闹的世人。

    张明自动走了进屋子里,四处张望,似有话说。

    妈妈一看就知道他另有新闻,这个私家侦探断然不会没酬劳就无端端登门造访。

    请坐。妈妈说。

    我想单独和你说话。张明说。

    现在这里没人,你放心,有什么话说吧。妈妈略有不耐烦。

    蒋小姐,关于你姐姐。他吞吞吐吐,前天她找过我他说。

    姐姐找你做什么妈妈心生疑窦。

    我们谈得很痛快,我没想到你姐姐会主动上门找我,之前我帮蒋先生做事,见过令姐好几次。

    张明说话的脸上带有红光,想起姐姐已是有夫之妇,便不免有点厌恶。

    妈妈打断他:这些过去的事情还有细节就不必叙述了。

    你一定要听。

    妈妈不语默许。

    她是个大方无私的女,所以我今天

    张明,妈妈忍不住再次打断。

    你一定要听下去,他的声音转为急促,她与我商量一些事情,我对你姐坦白了所有,她察觉到一些真相,决定要救人,我本来答应过不会告诉任何人,但是我实在不忍心。

    妈妈心一动。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然后妈妈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黄芝芝被杀那天蒋昕夕小姐还在医院。

    我知道。

    但是那天徐浩尧并没有去过探望她。

    那他当时在什么地方

    徐先生跟你姐说他在公司处理公事,但是那天刚好是周末,员工早放假。

    你认为其实是怎样的妈妈大惊。

    我不知道,我答应了你姐姐。张明为难。

    既然这样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我良心不安,而且我真的不忍心。张明看来对姐姐已经有情意,可怜的张明。

    妈妈站起来,想到公安局搞清楚事情,她失魂落魄地去开门。

    大门一打开,看到蒋昕夕,后面还跟着徐浩尧和两个便衣警察。

    张明大惊,想趁这个空楼档要离开,但是蒋昕夕硬是拉住不让他走。

    你来做什么你告诉小余了是不是现在都在怀疑浩尧是不是她转过拉激动地拉着妈妈低声说:不是他,是我。小余,黄芝芝这么坏,折磨爸爸又折磨你们,我恨不得杀死她,是我杀死她的她激动地小声说着,防着警察听见。

    妈妈当下什么都明白了。

    其中一个便衣警察上前说:我们查过,当时医院有十多个护士医生当值,证明蒋昕夕小姐一步都没离开过医院,我们是来屋子重新取证的。

    蒋昕夕激动地说:你们知道什么我有罪,我真的有罪。

    张明急急按住她说:别,小心动胎气。

    蒋昕夕甩开他,拉住警察说,求你相信我,我才是杀人犯

    蒋小姐在警局说了很多话,严重阻碍我们工作。便衣警察非常恼怒。

    妈妈怜悯姐姐,走过去抱紧了她,她望住了徐浩尧,徐面色颓败地低下头。

    警察又问了几句话才离开,剩下了一屋子四个人。

    妈妈问徐浩尧,你说他们什么时候来锁我走

    他们不会乱锁人的,你不是凶手。徐浩尧温和地说。

    还有谁呢还不就是我。妈妈哭笑不得。

    徐浩尧说:不是你。求你别说了。

    蒋昕夕的面色发绿,一言不发。

    姐姐爱她,也爱徐浩尧,当然不想他坐牢,故此她想自己顶罪,成全两人。

    你太傻。张明走到蒋昕夕身边说。

    我爱他,他给我的已经很多很多了。这些都值得。谢谢你的好意。 她是知道的,徐浩尧心里把最重要的地位留给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唯一能做
蹂躏女刑警全文阅读
的就是尽自己所能给自己所爱的男人温暖和支持,留给他足够的隐私,这样这个男人才会甘愿待在她身边,他们才会长久。其实最初她也觉得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可怜的人,徐浩尧为着妈妈被折磨了这么多年,到现在还是要心甘情愿持续下去,怎么会有人笨得这样彻底呢但其实自己又不是,自己也是无法离开徐浩尧,爱得太深,觉得只要忠诚地待在一角,待对方有空想起她,就满足非常。事实上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笨人。徐浩尧要控制自己思想的权利,蒋昕夕也有,从来没有人强逼她,所以她也不会勉强徐浩尧,对于现在她得到的一切,她已经感到满足。

    张明黯然。

    世间上的男男女女,就是甘心这样你爱他,他爱她地纠缠不知多少个世纪。

    这天,妈妈走到露台上,看到了路灯下一个人影,像极了蒋昕天。天下着微微细雨,她赶着下楼,看见一个男人站在路灯下,她过去大叫一声:叔叔。

    他转过头来,他并不是叔叔,而是连赫。

    她第一次觉得连赫竟然和叔叔有点像。

    连赫苦笑了几声说:你很想他

    你来做什么我是杀人凶手。

    对不起,我,我信你。连赫沮丧得不知说什么好。

    呵呵,不用劳烦你。 妈妈嗫嚅地说,转身走。太迟了,谁都可以怀疑她,就他连赫最不应该

    她想叔叔,她好想叔叔。

    重新走到楼下,徐浩尧等着她,充满歉意,我想与你说几句话。他很温文。

    妈妈回忆到第一次在图书馆见到他的情形。他一夜之间变了许多。

    他伸手温柔地拨了拨妈妈头发上的水珠,妈妈不语,她等他开口。

    徐浩尧一笑:那一夜,他说,我的确又没去看你姐,我想你了,所以走到大宅。

    不,还是别说了。妈妈不想接受。

    是,大错铸成,往往只在一念之间。但是我不想连累其他人。

    你怎么会动手杀她

    我躲在了一旁,我看到她把蒋昕天叫回家,骗了他进厨房,我知道她要杀掉他。我恨蒋昕天,所以我没阻止。徐浩尧叙述得心平气和,仿佛全是别人的事。

    妈妈看着他,始终不肯相信,她一直以为他温和,一直看不起他懦弱。

    知道我看到黄芝芝扼紧了你的颈脖,我才心急拿起水果刀威胁她放了你。

    后来呢

    徐继续说我有一个想法,如果我报了警,蒋昕天就可能活下来,我不想我只想和你一起。我把黄芝芝带到天河的公寓后,黄芝芝看穿了我的想法,我知道我不杀掉她,她日后肯定会告诉你我的自私,你永生不会原谅我。她嘲笑我,又说我是个同恋,活在蒋昕天手下的狗,他完全疯了,反拿着刀逼我。我也非常疯狂,决定与她同归于尽。徐浩尧声音平淡。

    不,你你没有杀死她。妈妈摇头说,不是你。

    我与她纠缠,她越说越难听,我抢回刀冲动之下便入她心脏。

    妈妈战栗地看着徐浩尧。

    我看到刀在她口,我只想到杀掉黄芝芝你就会没有了所有烦恼,所以

    妈妈轻轻说道:别,我不是你的藉口。

    徐浩尧走进她,轻轻拥紧。

    妈妈问:你不后悔"

    没有,他说,我只怕会连累到你,而且我没想过昕夕如此为我牺牲,我这辈子欠了她。

    妈妈低下头。

    他又说:小余,你可能会不相信我,你可能会觉得恶心麻,但是我没骗你,我真的很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我知道,浩尧。

    他们紧紧抱在一起。

    我真没想过原来杀掉黄芝芝,只会让你烦恼。徐浩尧声泪俱下地说:如果时光永远停留在大学的时候就好,小余,真可惜,我们总是错过了时间,错过了机会,到我立心反抗的时候你又不爱我了。但是不要紧,我还是永远爱着你,一如既往。

    妈妈的眼泪炙热地涌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徐浩尧终于被我光荣地牺牲掉了,算了,好歹他也和女主恋爱了多年,只能怪他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

    蒋昕夕是我最欣赏的女人,我始终觉得婚姻就是需要这样一种忍耐和知足的女人才能长久,她会幸福的。

    下章会有久违的河蟹情节,还有久违的叔叔。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