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十九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对与错

    妈妈震惊得无以复加,脸色突变,无法克服自己的恐惧。蒋昕天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到底做了多少事情是她不知道的又是伤害了多少的人

    她呆呆地注视着面前的茶杯,她要怎么办去责怪蒋昕天对连赫解释推卸一切责任还是听其自然

    张明望着她的苍白脸色,关切问到:蒋小姐,你看上去不大舒服,要不要紧

    我需要冷静一下,没什么的话我先离开。妈妈说。

    嗯,我明白。蒋小姐,别责怪蒋先生,他是非常爱你的。张明说。

    那么难道要怪连赫还是已经病了的黄芝芝妈妈问他也问自己,本谁也没错,最不应该是我们这群人相遇了。 她把头埋在手掌里,不再出声,慢慢转身离开。

    张明本认为自己是局外人,最能冷静,但是现下他亦无奈得只能沉默。

    妈妈想找个人倾诉,她只能想到姐姐。女人分好多种,有些是生来折磨人的,有些是生来治愈别人心灵的,蒋昕夕就是后者。

    蒋昕夕在病房里安静地打着葡萄糖点滴,一面的和颜悦色,母的光环笼罩着她,整个人的面色泛出了奇异的红润。

    她看到妈妈,招手示意她过去,然后握着妈妈的手说:来,坐我隔壁,陪我说说话。这个举动已经使得妈妈镇静了下来。

    姐姐,今天情况好吗妈妈问。

    好,吃的一些粥都没吐出来了。

    你怀这个孩子还真苦。

    不苦,只要想到是浩尧的孩子,心里就满足。蒋昕夕面上似有圣洁的光芒。

    妈妈苦笑说:有些人啊,有了孩子还能吃能睡能跑,却不要孩子,但是有些人却千辛万苦地要保着孩子,你说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讽刺。

    你说你跟浩尧的孩子蒋昕夕语出惊人。

    徐浩尧告诉你什么说我什么来着"妈妈惊讶问到。

    什么都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当中又发生了什么事。

    徐浩尧竟然对着姐姐这么坦白,可想而知这两夫妻的感情已然不浅。妈妈低下头叹口气。

    我还对浩尧说,就当现在我肚里的孩子就当是当时你们的孩子。蒋昕夕说得一面天真。

    你居然还说这种话姐,你太傻了。妈妈紧紧地握着姐姐的手。

    蒋昕夕摇摇头说:我已经很满足了,你看,我得到了很多,我得到了他这个人,得到了他的关心,我将来会有一个完满的家庭,我还奢望什么世界上就要有这样的笨人,呵呵。

    妈妈对姐姐乐观的格至为喜欢。为了爱,蒋昕夕能甘心自己欺骗自己,并且容易满足;妈妈呢,则是样样都太较真,并且太贪心。

    徐浩尧下班过来,看到妈妈在有点意外,倒是蒋昕夕大方让丈夫先送妹妹回家,这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自由度,即使这个男人不爱你,总是会感激你的,有时说那种女人傻,其实反而是最明的做法。

    看来,你和姐姐相处得挺和睦的。妈妈突然说。

    徐浩尧望了望她,然后点头道:的确,昕夕是个难得的好老婆,在她身上好像有着世间一切正面情感,例如平和,温馨和满足。她的确给了我很大程度的安慰。

    妈妈点头,一切明白不过,相比之下,自己倒象是一个祸害。

    你定要好好珍惜我姐姐。

    徐浩尧叹了一口气,徐徐说:我会尽力好好照顾她。但是后面的话他没再说下去。

    良久徐浩尧又问:你有心事

    妈妈轻声说:徐浩尧,你说为了爱而欺骗,为了爱而不择手段值得原谅吗

    谁你说这话有针对吧蒋昕天 "徐浩尧问。

    妈妈没回答。

    接着徐浩尧继续说:蒋昕天这个男人,不是个好父亲,不是个好岳父,甚至不是个好人,但他绝对是个好爱人。他对你的爱,老实说,我不能不认同他真的非常非常爱你。至于值不值得原谅,我也不知道,我至今没能明白到底爱人该采取哪种方式,自己现在这种方式去成全自己的爱又是否适合。言下之意就是,他仍是爱她,并且永远最爱她。

    徐浩尧说这话的时候风度翩翩,温文稳重,为人丈夫后的他果然彻底改变了。

    妈妈不得不折服。

    真是啼笑皆非,你看,我自己都还没弄清楚就安慰你。不过,小余,日后你有事,我还是能够奋不顾身的

    嗯,够了,谢谢你,真的。妈妈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她已不想再有太多人为她牺牲。

    从医院回到大宅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妈妈回到家后看到桌子上的饭菜丝毫未动,菲佣们都不敢作声,蒋昕天沉默地坐在电视前,手指一下下地轻敲着沙发,妈妈知道,他不高兴或者思考的时候,就会那样。

    妈妈示意两个菲佣先下班,然后慢慢走到饭桌前吃起饭。

    你和徐浩尧叙旧情聊得可快乐

    妈妈面无表情继续吃。

    怎么不作声蒋昕天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望着她。

    还有什么事情是叔叔你不知道的妈妈倔强地看着他的双眼。

    蒋昕天不作声,脸上一点异迹都没有,坐下来陪她吃饭。

    终于妈妈忍不住说:你到底做了多少事又知道多少事

    他抬起头。"什么事"面容似有诧异。

    黄芝芝的病,连赫的一切,从过去到现在,乃至未来的所有所有。

    做了一点,知道一点。他声音冷淡。

    我找人查了你。

    这我知道。蒋昕天微笑,他什么都知道,他何止找了张明一个人监视,他连张明都防范。

    妈妈按捺不住火气,一把把桌子上的饭菜和餐具全部扫到地上,砰砰锵锵的全部都摔个粉碎。她只觉得愤怒,她吼: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是你的玩物你要陷我于不义要将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你才满意你这个可怕的男人无论我去到哪,和谁交往,要做什么,你都参一脚,你到底想怎样够了够了说完妈妈头也不回地跑进自己房间,一个气愤又摔了一地粉碎,她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蒋昕天敲敲房门,小余,让我进去一下,好不

    妈妈大力拉开门你别装了,你不是爱怎样就怎样吗来,说,你现在又要做什么要和我做爱还是告诉我你又要害谁

    你刚刚都没吃两口饭,我给了煮了个面,别饿坏肚子了。蒋昕天的态度和话语完全不着边际。

    他越这样,妈妈越气愤,阿姨阿姨她大声呼喝,想叫菲佣倒掉那些东西。

    蒋昕天轻叹说:你刚刚不是让她们先下班了吗

    妈妈气结。

    蒋昕天拉住她的手说:来,先吃东西。

    拿开你的脏手。妈妈厌憎地说。

    是,我的手最脏,我最不堪,我就是个不要脸的卑鄙老男人,他还是很温和,你先吃,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骂。

    我为什么要听你妈妈反问。

    你现在只是需要个人发泄,你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骂完任完就后悔,下不了台,最后还是自己受苦。这次你不吃东西,等下胃病又犯了。

    妈妈瞪着他。但是已经任由他按到座椅上。

    你任,还和以前一样。"他说,有时候做事又怕对不住自己良心,所以我都帮你做决定,我做坏人。

    妈妈什么也不说,只听他道。她知道自己永远斗不赢他,从小就被他管的死死的。

    唉,是的。蒋昕天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什么都知道,事情都是我做的。我早知黄芝芝的病,她这个人前两年就经已不大正常,我安排了个熟悉的知名心理医师看她,就得知她得了癔症。之后我明白到你肯定是要离开过才能心安理得地回来我身边,所以我放任你跟连赫一起。连赫和你的爱肯定是不够深的,就算没有黄芝芝你们也会因为其他事分开,我只是作了个催化剂。黄芝芝这个女人很爱她弟,于是我暗示她,连赫带走了你,你抢走了我又抢走了连赫,导致她忍不住就跑过去墨西哥,张明是我一直安排的线眼,反正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你心甘情愿回来我身边,小余,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更能纵容你,你还是小孩子,你不懂,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让你清楚自己的想法,你生我气没关系,我也不妒忌,你还年轻,我懂。你不过还是小孩子。

    蒋昕天总是说她是小孩子。

    是的,他说得极是,要是她和连赫爱得足,就不会轻易对他言败。

    我这个老男人,一直以来都自私惯,孤僻惯,做什么都不择手段,你现在恨我也没关系,反正我希望你能留在我身边,你是不能嫁我和有我的孩子的我也懂,但是我只希望你还是能留在我身边,分一点点爱给我。他说得心平气和。

    妈妈平静说:我不恨你,叔叔,我恨我自己。

    说不恨是我是假的,以后又有什么事情你肯定又禁不住会怨我。当然你也恨自己。但是又不是你逼着我,逼着连赫和逼着徐浩尧的,我也没逼黄芝芝爱我,所以你恨自己也没用。蒋昕天了她的额头。

    妈妈别转面,避开了他的触,却吃起了桌子上的面条,男人轻轻一笑。

    可是,过去的不说,现在连赫的痛,黄芝芝的苦又是应该的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大家留言的热情不够,这是不行滴。

    写文至今,也开始进入最后一个高潮了,可能还有不多的章数就要完结了,所以看过的都来画只嘛嘿嘿

    意料以外的爱意

    我打算放一个长假,陪你到处旅行,你想去哪里我记得你以前想去日本,去丹麦,要是你喜欢我们还能像美国那些富翁一样坐热汽球环游世界。

    蒋心余没应答,怔怔地看着窗外。

    喂,请问那个鬼灵妈妈去哪里了还在吗蒋昕天想要逗笑眼前的女子。

    妈妈终于微微牵动了一下嘴角。

    要不你去电
拳灭天穹最新章节
视台再跑跑新闻好不,他说,你喜欢到哪里做,我都能安排。

    不,我累了,先不想做事,休假一两年吧,先做一下游手好闲的社会寄生虫。

    小余,你在跟我赌气。蒋昕天无奈。

    我哪有。

    闷闷不乐好几天了。以前是个最喜欢到处野的女生,志愿是做个走遍全世界的记者,现在呢我不怪你,但是你神力呢"他露出惋惜的神情。

    妈妈答:是的,曾经一度,我非常有自己的理想,有野心,现在不一样了。对不起。

    对不起你这样做在折磨我,也是对不起你自己,我为了你创办了数间媒体公司,收购了大型的电视台,我能给你一切你想要的,来,打起神。

    我知道你做了很多。妈妈说说,但是现在我真的有点累。

    所以我让你先跟我散心,你才二十多岁,朝气蓬勃,别这样。

    你已为我尽了力,妈妈说道,是我太贪心。

    你以前说过,你只要我陪着你,只要能和我一起过上丰足快乐的生活,我最喜欢听到你什么事都把我放在首位。

    妈妈惨淡地笑,是,现在你在我身边,并且我们很有钱,我都不知自己要什么了。

    蒋昕天看着她,重重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你真的爱上连赫了。

    妈妈惊讶地抬起头来说:你说什么

    是的,没想到连赫也爱你如此深,这是我的失算。蒋昕天说。

    不,我不是还是选择了你。女人茫然。

    是的,但不可否认你现在还是为了他闷闷不乐,连赫也没怪过你,他只恨我。

    妈妈摇头:我只是觉得亏欠。

    足够了,对一个生有爱意的人存有歉意,已经能够让你一生无法忘怀。蒋昕天消沉地说。

    妈妈不语。

    良久,小余,我后日要去出发往巴黎出差四天,你和我一道去。

    不,我不去,不想走动。我不会见连赫,你不是还有其他侦探和保镖看管我不用怕。妈妈说。

    你这样说本是挖苦我,我也是为你好。蒋昕天对着她无计可施好吧,我不勉强你。

    蒋昕天出发的第二天,妈妈病了。

    是感冒发烧,额角烧得发烫,妈妈知道这是一种发泄,她不能哭,恨又无处可恨,所以就病。

    医生上门又来又去,蒋昕天天天电话问候,徐浩尧时常上门看望她。

    只有徐浩尧一个听她的倾诉。

    妈妈问:姐姐呢不知为什么要问起蒋昕夕。

    在医院里,我刚去看望她。其实本是骗她,他先去看望妈妈。

    你不怕蒋昕天妈妈问。

    他已经没什么好威胁我的了。徐浩尧说,你知道你叔去巴黎做什么

    不是说去出差。

    不,应该是关于连赫和黄芝芝的事,他如此紧张你,此刻离开你,必定有目的。

    妈妈慌忙说:他做那些事做什么蒋昕天又要怎样对付连赫,难道就是因为意识到她对连赫已经产生爱意

    我也不懂他下一步的计划。徐浩尧摇头。

    妈妈说:他到底要做什么呢,你知道他已经做了多少事

    没人比我更清楚。是的,徐浩尧就是受害者之一,妈妈不觉触及了他的伤口。

    妈妈想了很多,头脑发热,不知不觉睡着了,有做了那个她永远不能靠岸的恶梦。

    然后她觉得有人吻她,在唇上在面颊上在耳,我睁开眼睛,不是蒋昕天,没有那阵古龙水味,是年轻男人的身躯,连赫妈妈不自觉地叫了出来。

    在黑暗中认真抚了抚他脸庞的轮廓,却原来是徐浩尧,怎么会是连赫呢,妈妈苦笑。

    我是谁徐浩尧问,想清楚再说,别叫错名字。他把脸埋在她枕头边。

    是浩尧,对不起。妈妈面带歉意。

    是我。他说。

    怎么了

    没什么。他把头枕在妈妈前。

    妈妈说:我感受到你很难过,为谁为我

    他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他轻轻地认真说:或者我们可以一齐逃离,我带你远走高飞,你愿意嘛

    我的心沉下去,在病中我醒了一半,这个男人也要为她牺牲了,不,他们逃不了,姐姐怎样蒋昕天更是不可能放过他,而且,她爱他吗他又能爱她多久太多太多问题。

    她知道她还是会回到蒋昕天身边的,就算不是蒋昕天,她的心现在也只是惦念连赫,徐浩尧和姐姐才是天作之合。

    浩尧,谢谢你。没有逃不逃之说,叔叔从来都是放任我。妈妈轻说。

    他终于得到了你,徐浩尧叹息。你已经不会离开他。

    不不,浩尧,是我得到了他。

    吻我,可以么徐浩尧乞求。

    她吻他的脸。谢谢你,浩尧,谢谢你,我永远感谢你,我不会告诉姐姐,不会告诉叔叔,你放心。"

    我不怕这个,我要是担心,我不会说出来。他沮丧。

    浩尧

    别说话,让我回吻你。

    他留在妈妈床边直到天亮。妈妈出卖了蒋昕天,出卖了蒋昕夕,出卖了连赫,出卖了一切人,但是此刻,他们都没有犯罪感。他们终于突破了那一道薄弱的界限。

    属于他们的夜里,男人和女人在房里正打得火热,情欲的魅力之所以使人沉迷,不光是因为难以言喻的奇妙快感,也因为在那漂浮的世界里,彷佛能将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全数瓦解匿迹。

    啊浩尧妈妈舒服地瞇起眼眸,感受他唇舌在她裸体上创造出的魔幻欢愉。

    你今晚好热情,下面都湿成一摊了。徐浩尧揽高她的腰肢,让她的雪能完全被他吃进嘴里,他的舌运用自如,舔扫着粉嫣的蕾,点燃她心底的女欲望。

    好舒服啊啊她好似整个人都要融化在他怀里了。

    既然舒服,那就喊大声一点徐浩尧十分卖力地取悦,看着她呻吟娇喘的小嘴,含着她尖翘的首,他忍不住使劲吸吮着,那滋味是那么甘甜,久违的感觉。

    嗯嗯我浩尧她的身体被挑弄的敏感。

    妳看起来好像忍不住了他调情般地在她耳畔低语,却仍是空说不做。

    我想要

    是吗让我看看妳到底有多想要。这句话无疑是对她下了命令,他侧开健躯,老鹰般的锐眸胶着在她款摆的胴体,对他来说,一直以来,她都是最能迷惑他,一举一动都能控他的神智。

    啊而她忍不住地玉指直袭而下,捏住湿淋淋的自己的花核搓弄,病中的她更是面颊潮红,就像喝醉了酒一样。

    浩尧嗯啊她抬高翘臀,让指头能更深入甬道。

    想要我妳吗他何尝不急但他天生恶劣,总是要将她逼急了才觉得过瘾。

    快点我她受不了地将身躯倾向他。

    老天,你姐可没你在床上这样火热。他有点啼笑皆非,瞧着她花蜜地带泛滥成河处直盯,恶意说到,他已口干舌燥,并开始已以万分虔诚的姿态抬起她纤细的玉足,亲吻着她每一只白皙的脚趾,接着舌头蜿蜒直上,一路到达大腿内侧。

    他留意女人每一刻的表情,此时此刻,他正用着属于他的方式向她表达──她是他的女人,这一晚,她只属于他。

    妳好美记住,我永远能为你做任何事。他灵活的舌面翻扫过她层层花瓣后,才露出血红的私密珍珠,他以舌尖轻顶几下,再凑近狠狠地吸吮着,而他的手指同时抠弄着她的小。

    啊啊好爽浩尧她曼妙的胴体扭动不断,那股需求衍生出的燥热像是要吃人似的。

    小娃,弄得我满脸都是了。他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等他舔得嘴巴发酸,无法再维持平静的他,以蛮霸的力道拉开她两条玉腿,热铁般的巨物就这样深深崁进花。

    啊啊──她无可自拔地叫吶着,感觉体内所有的空洞都被填满了,也遗忘了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她紧紧抱住他,就这样随着他飞向无意识的欲望天堂。

    妳好紧好湿他架着她的轻盈身子,猛烈的男与她的窒小合而为一,他始终无法形容极乐的心情,他只知道,能让他如此快活,就只有她能办到而已。

    好热浩尧你把我弄得好舒服啊她早已不需要当个纯洁的女子。

    妳叫得真不过我喜欢他揉弄她雪莹的臀部,配合着交媾的律动。他看着冶艳的口,那唇瓣吸纳着他的阳刚,每次抽出时,茂盛的汁水亮动人,而她微微露出的壁简直要谋杀他一样,让他怎么也移不开眼。

    啊哈我好爽用力她的脚趾弯曲,焦躁地勾卷着床单,早已不知流泄过多少次。

    高潮一次比一次来得强烈,让她的灵魂一下子瓦解。

    妳这个妖女她的痉挛连带影响他的定力,于是他将她抱起,在最后一次的贯穿中,他才把男拔出,将灼烫的菁华全数到女人脯上

    蒋昕天从巴黎回来时,妈妈的身体已经复元。

    他冷漠地说说:有两天晚上徐浩尧在这里过。意识到自己语气太过,立刻转用平静的声音说:我只是很担心你的健康。

    你为什么不除掉徐浩尧妈妈问。

    不碍事,我知道你已经不爱他。

    我也不爱连赫。

    你有,你已经爱上了他,你只是不自觉而已。我了解你远比你了解自己多。不是我就是他。

    你错了。

    我没有错。你不曾试过为别人如此心烦懊恼,变得没有朝气,现在你只是爱我比爱他多,一旦连赫成功再次接近你,我就没信心你再会回来,我知道我没有错。他说。

    妈妈不置信这个男人对自己竟然如此没自信:你还要做多少坏事她颤抖。

    我会为你做任何事,他说,你是我的女人,小余,你记住,我可以容忍你很多,就是不能再忍受你离开我。他的声音像铁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来,继续踊跃画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