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十八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共犯

    张明载着妈妈前往约定的地点,两人一前一后,象是司机和雇主的关系,和墨西哥时朋友模式的交流天差地别。

    什么时候私家侦探还要兼职司机世道还真是差的可以。妈妈成心讥讽。

    例行报告时刚好蒋先生拜托而已。而且就象你说的世道不好,多劳多得,这又有何不可张明说。

    妈妈哼一声表示不屑张明这种市侩的行为,像是只为钱而毫无感情的人。

    蒋小姐,我劝你还是和你姐夫保持一下距离好,不然蒋先生会难过。张明说的话乍听下去是好心提醒,但听在妈妈耳里却刺耳非常。

    她问:你连这都向他报告了你说了什么

    这是我的工作职责所在,我说的就是我亲眼所见的。

    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妈妈轻嗤道。

    张明叹了一口气:我没有办法与现实抗衡。

    不知怎的,妈妈听到这话,想起了徐浩尧,心里不由又一阵悲凉。

    车子开到近郊的一间农庄饭馆,一辆黑色奔驰刚好亦到达停车场。

    妈妈的心一跳。

    穿着白色短袖阿玛尼t恤衫,卡其色的休闲裤的男人,打开车门走下车。

    蒋昕天。这男人说是老了,但他的打扮和气质完全不像是一个中年男人,依然英挺得比其他男人好看。

    这一年来,都没好好看过他,妈妈看着这个男人百感交集。

    蒋昕天看到她,微笑着慢慢走过来,张明已悄然离去。

    妈妈开口叫了一声:叔叔。

    小余,你来了。"他嘴角又上扬了几分。

    妈妈不自觉地走过去双手绕着抱住他的腰,头靠紧他的,闻着那阵古龙水味,一种无限的安全感自鼻腔流动全身。

    蒋昕天了她的头说:今天开会晚了,所以先让人去接你,顿了一顿这里闷热,我们先进里面,凉快一点。

    妈妈放开他,点点头,她生怕热,蒋昕天自是了解她。

    边搂着她蒋昕天边幽默说到:看来今晚我艳福不浅,有美相陪,这顿晚饭肯定吃得高兴。

    妈妈笑说:才不是,是小的荣幸。

    男人听到又舒心地哈哈大笑起来,眼角才浮现出了丝丝不易察觉的鱼尾纹。

    叔叔,是不是很忙忙事业还是忙家庭

    忙事业忙思念,蒋昕天语有所指,怎么这样问觉得我老了嫌我丑了

    不,这不叫老,叫风度,叫稳重,即使过多20年,我保证叔叔还是比其他男人好看。妈妈说的是真话。

    蒋昕天听到又哈哈笑起来有你这鬼灵在,我总特别开心,说得我都骄傲起来了,但我的确是老了老了,都快要做人家爷爷的了。

    他们整顿饭间闲话家常,像久未见面的老朋友,自在舒适,妈妈觉得无论何时,她和蒋昕天总能毫无隔膜地交谈,叫她觉得安心舒服,也许是这男人是看着她长大的,比谁都了解她。

    席间,蒋昕天多次说到:你回来我很高兴,小余。

    妈妈终于忍不住问:为什么你一定认定我会回来

    蒋昕天优雅地翘起腿,双手交叉在膝盖上说:每个人都有他的弱点,连赫自然不例外,只要一被人刺中死,谁都无法动弹。你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人保护你。

    那难道你就是毫无缺点的妈妈好奇问。

    有,我当然也有,蒋昕天说着呷了一口红酒那就是你。

    我被你说得象是宝贝呢。妈妈笑一笑。

    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最宝贵的宝贝。

    饭后妈妈跟着蒋昕天回到他的大宅,姐姐搬到和徐浩尧一起住后就甚少回来,现在黄芝芝不在这家大宅更冷清不少,,所以当两个菲佣出来应门,看到以前住在家里的侄女小姐回来,个个都感到欢喜,她们都说:小姐最能令老爷最高兴。她们都乞求妈妈住下几天。

    看到妈妈点头,蒋昕天心里是最欢喜的一个。当下就叫菲佣们:你们快去好好安排,好好安排。

    晚上菲佣们都屏退了,妈妈躺在往日熟悉的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剧集,蒋昕天沐浴完毕坐了过来,自然地挪起了小女人的头,轻柔地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蒋昕天问她:在想什么他凝视。

    在想徐浩尧。妈妈直说。

    你是个至为不道德的小女妖。蒋昕天宠溺地说,他知道这小女人自己肯说出来已是最好,他无法换掉她的内心。

    妈妈哈哈大笑:我本来就是如此不道德,我甚至还勾引自己的叔叔上床。

    随你处置,你看,只要你愿意,我的一切一切,我这个人,全都是你的。

    妈妈一手拉下男人的脖子,吻了上去。

    如果说他们是在犯罪,那么他们两人就是共犯,并且这两人明显还是知法犯法的惯犯。

    一阵柔情而绵密的前戏后,小余蒋昕天低喃的哄着她,我来了,说完,加了手指一同撑开女人那狭窄的蜜道。

    恩哼叔叔别这样,好难受。妈妈闷叫,忍不住泪水溢出,身体却是快乐得不得了,敏感的花核被弄得得酥软,后有男人两手指在来回的挑逗,前面的花也正在被灵活的唇舌细心的逗弄舔舐,体内强烈的欲人迸裂而出,令她的体内流出热;而他那温暖的鼻息更是一拂过她的双腿和臀部。

    啊令人销魂的极乐感受使她狂热的捧着他的头,再也无法忍受地只希望他能进人她的体内,满足她的需由。

    小妇,这么简单就被搞到流了这么多,恩强悍的大手扒开女人的双臀,灼热滚烫的悍巨物抵住被好好扩张过的口过门不入。

    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那等一会我干你干得你要哭,我可不会停下来哦蒋昕天故意挑逗,他知道说这些话最能刺激这个小女人。

    嗯嗯女人随便地应答了两句,本不知自己做什么,已弓身主动贴上去。

    他的膝轻轻抵开她的双腿,灼热的欲望贴在她的小腹下,接着一个挺身,顺利的滑入她体内。他低下头,温柔地覆上她的唇瓣,恣情地吸吮着,继而渐渐加快律动的速度。

    她再度满足的呻吟起来,紧紧掐着他的腰部。她什么都无法去想,只想回报他灼热的欲望,催促他让她饱涨的痛苦早早释放出来。

    哦嗯对、对了。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疯狂地随着他上下摆动。 巨大得过分的硕在往她身体内挤入了就算臀瓣被用力扒开,紧窒的缝隙被野蛮的撑开,一阵掠夺和侵犯的快感要将她覆灭。


名器女人小说5200
   恩你这个小物,实在太销魂了。将昕天闷吼一声,矫健的臀前后耸动着,这些天我一定让要把你干得三天内下不了床

    朦胧中,妈妈扭头哭叫,全身都强烈的颤抖,她不忘撩开男人额前汗湿的发丝调皮地说:叔叔你听过通奸一词没还有婶婶婶婶怎么办

    将昕天邪笑起来,下体更用劲顶入,还恶意的左右旋转了一下说:你不知道连法律都没对通奸作出定罪的规定所以黄芝芝,我管她怎样

    作者有话要说:又上了一碟小河蟹,客官们可还对胃口不

    想不到周末过得如此之快啊。

    所谓的信任

    这几天的日子过得自在,有空妈妈便跑去医院陪姐姐,当然特意和徐浩尧错开时间;晚上就在大宅陪蒋昕天,甚至还跟着他学着处理一些事务,一切似乎安定下来,妈妈决定暂时不去想将来的事。

    这日妈妈一个在大宅花园享受闲暇午后时光,一辆宾利飞驰到门口,紧急刹车。

    蒋昕抬起头,看到了这一刻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黄芝芝。那女人惊讶的面孔扭曲地说到:是你,又是你,怎么你在我家

    不出所料,她身后跟着连赫,此刻他的双眼充满着伤痛和失望。

    他呐呐说:想不到你竟然真的在这里。

    请问有何贵干妈妈别过头不去望连赫。

    这里是我家,这个问题倒是我问你的吧你在这里又做什么黄芝芝大声问,说话时全身僵直,不断拉扯头发,吓得在场菲佣不敢靠近。

    要不是妈妈早知这女人是装病,几乎都被她瞒骗过去。

    连赫走过去抱紧黄芝芝,喂了她一颗药像诱哄小孩子地说到:乖,姐乖,没事的,她只是来玩玩,很快就走。

    黄芝芝才慢慢冷静下来。

    连药都吃了,这戏可真演的入木三分,妈妈心想。

    连赫目光严肃地对妈妈说:你竟然不告而别

    有人不信任我,不需要我,我又何必自讨没趣

    到底是你对我没信心还是本你自己早就想回来连赫口气凄酸。

    妈妈没想到两人有如此针锋相对的一日,诚信到底还是男女相处间一道难解的题。

    这时蒋昕天接到张明的通风报信,赶了回来,慌忙护着妈妈。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蒋昕天厉声质问。

    天,天,我回来了。黄芝芝看到丈夫又一阵激动,上前捉着他的衣襟。

    这里已经不欢迎你,你和你弟马上离开。蒋昕天厌恶地一个挥手甩开她。

    连赫踏前几步扶起黄芝芝,仇视着蒋昕天说:你做的好事我连赫绝对不放过你,我不是徐浩尧,我连赫有的是人力财力和力和你周旋到底,今天你抢我的女人,伤害我姐,这笔帐我一定讨回来。

    说完连赫又转过头望着妈妈,我还是那句,你不肯相信我你将来一定会后悔,我是这样的爱你,你却再三将我抛弃。男人的表情充满失望和难堪。

    妈妈心痛得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连赫抱着颓败的黄芝芝上车离去。

    妈妈想要上前说什么,却被蒋昕天阻止一切解释都是多余,他不会听你。

    妈妈问他说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用理会太多,不外乎就是一些冠冕堂皇的藉口,但他当时没有选择你是事实。

    妈妈接着说:"你刚刚对婶婶太无情。"

    我又不爱她,不必讨好她。你内疚没必要。

    不,妈妈摇头她和我都是女人,我理解。

    蒋昕天低头不语。

    妈妈辗转反侧,连赫的话在她脑海挥之不去。连赫做事一向还算光明磊落,不像是为达目的胡乱撒谎欺骗的人,难道当中又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她不能因为想过这种安乐的日子而选择蒙蔽自己。

    约其他人出来张明肯定会对蒋昕天汇报,倒不如将计就计,于是妈妈决定反利用一下张明这个人。

    蒋小姐,你知道,我们这行也有我们这行的行规。张明借词推搪。

    妈妈不以为然,废话少说,蒋昕天给你多少酬劳我双倍给你就是,而且我又不是要你做什么,只是让你帮忙多调查一下黄芝芝的病。她手里有的是蒋昕天和连赫的两张无限额附属卡,你看,钱留着总有它的用处。

    好吧,这单委托我接受。张明爽快答应。

    还有一件事,妈妈说我希望你不要对蒋昕天报告我委托你这件事,就当是站在朋友立场上的一个请求。

    张明想了一想,微笑说:其实我也很高兴认识了蒋小姐你这个朋友。

    三天后,张明便有消息。

    黄芝芝确实是患上神病,这个证实让妈妈错愕,自己这下真的是错怪了连赫,想到当初还义正严词地责怪他不信任自己,现在看来显得多么可笑,连赫说的是,自己本就是一开始就有心离开他。

    张明继续汇报:黄芝芝患的神病叫癔症,由于这病是偶发,一时正常一时发病,所以就连患者本身都分不清自己的状态。

    怪不得妈妈都对黄芝芝的病感到错乱。

    目前认为癔症患者多具有易受暗示,喜夸张,感情用事和高度自我中心等格特点,病人还很会做戏,自己代入角色,你说之前她曾经对你关怀备至,就有可能是代入了她婶婶的角色里。张明不断说着。

    妈妈点点头。

    这种病的病症有很多,如呕吐抽搐等,不过有一点要注意的是癔症常由于神因素或不良暗示引起发病,它可因暗示而产生,也可因暗示而改变或消失。患者很轻易的接受周围人的言语、行动、态度等影响,并产生相应的联想和反应时称暗示;当时自身的某些感觉不适产生某种相应的联想和反应时称自我暗示。暗示取决于病人的情感倾向,如对某件事或某个人具有情感倾向,则易受暗示。病人大都是要求不能如愿,或生活发生重大变故,如亲人亡故、夫妻离异等,或受到恐吓、误解、侮辱、委屈等,就会使其心理承受能力崩溃,导致癔症的产生。张明说了一大堆资料。

    妈妈轻皱眉头说:挑重点说行吗我知道你有事要告诉我。

    张明轻笑一声:蒋小姐果然聪明,我就直话直说。黄芝芝痴恋蒋昕天,却突然前往墨西哥,肯定是受到了某类暗示,再来,我还查到,早前蒋昕天已经介绍过某神科医生给黄芝芝看病,所以我推测,黄芝芝的病是受蒋昕天的无意或有意暗示刺激所致。

    作者有话要说:24时前再来个今天的第三更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