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十五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无可挽回

    妈妈问他:为什么跟着我

    为什么这是我要问的问题。"徐浩尧一面怨气。

    问什么

    你是我的人。

    我不是你的,我是我自己的你和蒋昕天都自私过头了,整天想控我 妈妈忿忿说到。

    你是我的。"徐浩尧固执地说我不能放弃你,那是因为我在乎你。

    在乎还美其名曰:我是因为在乎你,才这样事事为你考虑其实,那只不过是在为他们的自私找借口罢了。

    男人很多时候把女人当做他们自己的附属品。但女人是有生命的,她也有自己的尊严,也有属于自己的思想。为何他们总是很自私,从来不管女人的感受,不在乎女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生活。他们总自以自己为中心,自以为是的安排女人生活中的任何大小事情。

    要是真的爱她,为什么就不让她选择自己开心的生活方式,让她获得真正的幸福

    你听我说,小余,我约了蒋昕天今晚谈判。徐浩尧双手抓紧她的肩膀。

    "谈什么"妈妈瞠目问徐世伯现在躺在医院里,你还做什么

    妈妈苦笑徐浩尧,求求你了,蒋昕天也放过我了,你不要过火,当我求求你了,好好爱我姐,好好照顾世伯伯母吧"

    蒋昕天不会真的放过你的,他不是这种人,我也不会原谅他"徐浩尧紧握拳头。

    你还想怎样妈妈淡然问。

    我要你做我永远在我身边,做我妻子,生我的儿女他脑上的青筋全现出来。

    妈妈镇定地答:"我不会是你的妻子,你的妻子是蒋昕夕,一切不会有任何改变,你若是再敢冲动,我更永远不会放过你。"

    你真是铁石心肠的女人啊。

    你不是每样东西都可以得到的,"她说,这点你应该明白,我不是你反抗你家族和反抗蒋昕天的工具。

    徐浩尧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你不信我爱你你这个女人。

    以前我宁肯相信,但现在我愿意面对了。你看,你不过是懦弱,你只是需要武器去反抗蒋昕天,去反抗家里安排给你的命运,不是么你只是把自己都骗了。

    难道你要我抛弃我的父母姐妹我已经为你承受了一些非人的虐待,你现在竟这样说徐浩尧像个无助的婴儿般彷徨。

    这就是你懦弱所在,你要是真爱我 ,为什么当初不把一切告诉我我爱你,那么我是会和你去承担的,我不只是一件无用的摆设。但你甘愿去退让,是因为你怕。

    是的,其实蒋昕天一早就看出徐浩尧的软弱,生于一个优渥的环境,就注定被这种环境牵累,只是当时自己不忍心戳穿谎言,更不想轻易失去。女人都是傻瓜,为了一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男人,便放弃了一切,到头来又怎样

    徐浩尧无法说话。

    妈妈继续说:还有就是,不要说你甘于为我承受了就是爱我,我从来都不愿意接受的。再来,当时我碰到你和王筱文上床难道又是蒋昕天逼你的这么多年来你的花边从来不停,又是因为爱我或者我是你最爱的一个,但从来不是你唯一爱的一个。

    我不知道他把头伏在妈妈脯上,抱住她的腰低泣对不起,但是我现在真的不能没有你徐浩尧感觉到,这个女人真的要离他而去了。

    徐浩尧,你是男人,你怎么能哭。你真的是错了,就承认错误,可如果你连这点儿勇气都没有的话,那么你就连一只狗熊都不如事已至此,你就好好爱我姐,好好建立自己的家庭,这就是我所欣赏的男人。妈妈狠心把话说绝。

    徐浩尧实在无法理解她为什么可以这样决心忘记这段情。

    但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

    男人是多情和长情的。而女人则是专情与绝情。男人身边有一个她,但心里还有其他的她。女人却不一样。当她和他一起,她所想的就是他,她所做的也就是为了他。这时,即使有一个比现在的更好的男人出现,她也不会放弃他的。因为她的专情。而当她决定放弃他的时候,那就是说一切都没有余地了。因为她绝情。

    一切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妈妈自己是知道的,徐浩尧也是能意识到的,所以他只能哭。

    铃声响起,是连赫来电,徐浩尧瞄到了。

    我要走了,对不起。"妈妈说,"对不起。"

    徐浩尧拉住她你跟连赫一起了他做过那些事你还和他一起他说。

    我已决定。

    离开他。

    不。

    你爱他么你又不爱他,为什么不"徐浩尧问。

    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我要走了。

    徐浩尧还是跟在后面,两人快步走着争执着,妈妈十分心急。

    hi这么巧。在路口拐弯处,一辆紫色四驱车停着,那晚自称张明的平头男人适时出现。

    hi,能让我坐个顺风车么妈妈顺势而上。

    当然。

    妈妈马上便抛下了徐浩尧,他怨恨地看着自己。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要去哪平头男人问。

    这么巧"妈妈非常讥讽地说,从咖啡厅跟到街上,到现在,我们还真有缘啊

    你不相信我平头男人问。

    妈妈现在已经不会轻易相信过任何人一句话。她不想再和这个不诚实的男人对话。

    把车停在路边。

    我们难得见面,不一起吃顿饭男人对她的话听而不闻。

    妈妈决绝地说把车停在路边她的心刚才乱得不行,现在只觉得这个男人尤其讨厌。

    女人的语气硬得平头男人不敢不听她的,他云淡风轻地笑着停下车子,还帮忙打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妈妈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她最恨这种自以为洞悉一切,却又什么都不说,满身谎言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把我心底里多年的话都骂了出来,可是呢,小余学聪明了,徐浩尧得到教训了,现实却还是停滞不前。

    若想看河蟹物的速速留言告诉我,我好下章看情况而定,但是不要出现h字样,嘿嘿,低调处理。

    这个温柔的男人

    连赫总是说什么都不用买,墨西哥那边全都准备好,若有缺的到达再慢慢添置。妈妈想要带走什么离开,却竟然发现没什么是她需要带走的,不是她冷漠,有时是生活对她无情。

    拖着一个小型行李箱走出小区,连赫还未到,妈妈便等着,女人艳光四,丰满妖娆的火辣身段,一派亡国倾城的妖姬风情。

    施主,你最近要谨防凶煞暴戾之气一个老和尚趋近。

    妈妈愣愣回身,心想这些伪道士不外乎也是为了钱,说话没几个可信,扭头便答:我不信佛。

    老和尚却仍说:施主你命中注定姻缘不少,但大都是孽缘。

    这话说得妈妈内心有点不安,更加急欲摆脱。

    小心来来回回终是空,兜兜转转寻回头。老和尚继续纠缠。

    这时连赫来了,下车接过妈妈的行李关切地问:怎么了

    没,就一个算命的和尚。

    那还不好办。说着连赫笑着掏出了100元美金给那个和尚打发他走,然后便提起妈妈的行李放到车上。

    最后,妈妈踏进车里时,老和尚象是十分可惜地摇头叹气道:这位男施主会照料你,但可惜有缘无份啊。

    在车上,妈妈却莫名忐忑不安,全怪上车时碰见那个和尚。

    连赫望着妈妈心神不宁的样子,了她的额头说到:我最不应该迟到。不然就不会让她遇见那个和尚。

    妈妈微笑地摇了摇头。

    你看,我们快离开这里了,一切都与你无关,别想太多。连赫安慰。

    是啊,妈妈觉得自己只要过好目前就好,她没有选择的余地。生为女人,她已经做了清楚的考量,并不糊涂,以后如何又哪是她能预计的

    来到飞机场,姐姐已经到了。本来她不欲弄得太过离愁别意的,但是蒋昕夕执意要送行。

    姐姐,你能行吗妈妈问。

    别担心我,浩尧昨晚答应婚事了,我下个月就结婚,一切顺顺利利。蒋昕夕天乐观。妈妈实在佩服姐姐的爱情,旁人都看不出来她爱的到底是什么,可她爱他,义无反顾。

    叔叔呢

    最近倒是十分投入工作,他等着我和浩尧的婚事,他很宠我,徐世伯和徐伯母也是,你看,其实我很幸福,蒋昕夕顿了一顿突然想起什么般取笑道倒是你和连赫,什么时候会结婚

    远着呢。妈妈只是笑笑。

    适当的时间与适当的地点,连赫如果就是那个适当的人,你们就结婚吧。蒋昕夕说。

    连赫会是那个适当的人吗妈妈不知道,始终到现在,他是如何爱上她的,自己又是否爱他,仍是个未知数。

    连赫很快便做好了一切安检工作,妈妈告别了姐姐,连赫拥着她登机,这个男人做事总是一切妥当让人心安。直到飞机飞上万尺高空,妈妈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真的离开这个城市了。

    他们坐的是头等机舱,舱内相当宽阔,妈妈起来去洗手间时经过了几个座位,一张熟悉的面容映入她眼帘。

    hi,我们又见面了。

    没想到居然在飞机上会撞到这个平头男人,还真是魂不散啊。

    你不是也要去墨西哥吧妈妈嘲讽地问。

    可不是么,世事就是这么巧,我要往那里公干。男人回答。

    妈妈眯眯笑:有没有人告诉你,你长一副无赖
莫语奈何sodu


    现在有了,谢谢你的意见。

    哼妈妈踩着三吋高跟鞋不屑理他。

    回到座位上,连赫扯起嘴角,语气泛酸地说:想不到我们的蒋小姐魅力无边,连飞机乘客都忍不住要对你搭讪啊。

    男人不管他外表有多强大,但是骨子里都还是一个孩子。连赫这种高贵儒雅的男人也会吃起干醋来。

    看到他这副模样,妈妈忍不住挑逗起来:那是证明你看上的女人好,莫非自称什么都不怕的连先生对自己没自信

    连赫看着小女人,突然邪魅地一笑,大手抓住了妈妈的纤腰,拉近了自己对她说:你这副样子实在太诱人了,你能猜得到我现在想抚你什么地方吗

    妈妈吃了一惊,心里暗骂自己早知不要诱惑这个男人。

    连赫,现在在飞机上。

    又如何你怕了吗连赫故意问,。

    你这人真是的。

    现在才知道怕太迟了,我没打算这么容易放过你。

    你想怎样

    我们来玩个游戏,你猜猜我想你哪里

    猜不中会怎样

    猜不中嘛,我会让你试试在飞机上做爱的滋味。连赫不怕死地说。

    那猜中呢

    猜中的说话我就只你那里。

    本不公平,怎么说都是她亏了,这个邪恶的男人。

    不要乱猜,不过乱猜也没关系,我可迫不及待要试试在万尺高空上和你腾云驾雾的感觉。连赫放浪低语。

    部啦。妈妈闭眼乱扯。

    这么容易就猜中了她以为连赫会撒赖。

    是不是想为什么你这么容易猜中你当我连赫是什么人啊,绅士是不能欺骗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的。连赫说着,手掌便握上了妈妈的丰。

    女人闭着眼睛,张着小嘴,急急的喘着气,前的两团嫩也跟着不停起伏,一副感尤物的模样。

    她的衬衫扣不知不觉被连赫扭开,推开罩,开始轻柔的揉捏那弹极佳的左,轻轻用指甲刮她的凸起的顶端,直到它像一颗小樱桃一样站立起来。妈妈眉头紧锁,一副难奈的表情,小嘴微张,发出嗯嗯的声音。

    连赫马上低下头封住了女人的嘴唇,低喃到:尽管我很想听见你点呻吟声,但是别忘记还有其他人在哦。他说的同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甚至移到她的右上亲吻,把椒含入嘴里吸吮,用滚烫的舌尖在晕上打转。

    这个男人明知道情况还这样做,分明是有意惩罚她刚刚和其他男人说话。

    妈妈忍耐得非常痛苦,连赫见状伸出左手的两手指入她的嘴里,搅拌着她的嫩舌。蒋昕在迷乱中,不自觉的开始吸吮起他的手指。

    连赫十分信守承诺地没有碰妈妈的其他身体,但是他把全副力都放在了她的部上,折磨了相当久,让妈妈早已掀起猛烈的情欲,恨不得连赫不如狠狠地占有她。

    慢慢地,两人开始按捺不住,妈妈两手搂紧了连赫的脖子闷哼着。而连赫则用一手揽着美人的肩膀,右手已伸入了她的短裙中,抚起白嫩的大腿。

    咳咳,打扰一下,各位乘客都要休息了,请问两位需要毛毯吗空姐一面别扭地说。

    两人的热情瞬间被浇熄,连赫细声咒骂了一声,然后马上又挂上礼貌的笑容说到:谢谢,那麻烦你了。

    妈妈想不到这个男人变脸居然可以如此之快,不能不佩服他的行为修养。

    连赫像是无辜地对她笑着说:宝贝,被人打扰了,要不我们去洗手间继续

    去,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妈妈害羞得发狠话。

    连赫怕妈妈旅途奔波,也没强求,为她盖好了被子由她睡去,自己则打开手提看起文件来。半夜里妈妈双脚有点冷,开始蜷缩身体,连赫则轻轻地把自己的毛毯裹着小女人的双脚,他就靠在椅上睡着了。

    妈妈只觉得感动,这个男人自始至终对自己的柔情,她会紧紧记在心上。

    作者有话要说:天那个冷啊,我还是坚持更文到半夜,你们不会这么狠心就这样看霸王文吧。

    ps,因为想看和谐情节的不大多,这章先半和谐,嘿嘿。

    幸福的虐待

    妈妈的位置和平头男子的距离颇远,之后彼此并没有交谈,下飞机时妈妈亦没看见他。

    机场外一辆宾利  t早已等候着他们,司机迎上来帮忙提行李。

    妈妈有点诧异, 是车主巨大财富的象征,即使是有钱人也不会随便买,连赫的富有程度有点超出她的预计。

    墨西哥的气候温和,妈妈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倍觉轻松。

    怎么样感觉还好连赫揽着她的纤腰亲热地问。

    妈妈点点头,在连赫面上轻轻啄吻。

    我们先去看看房子,打点好一切我再陪你慢慢游玩。

    一切安安稳稳地布置好,打开衣橱也是挂满了当季适时的名牌衣物,妈妈几乎没花费过什么心思,有种仿若置身梦境的错觉。

    还满意我为你挑选的吗连赫在她身后拥着,轻轻地吮吻着她的颈脖。

    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了。妈妈自嘲,但口气中满溢甜蜜。

    你只管安心地取悦我。连赫语调蕴含情欲。

    你不会刚下飞机就想妈妈有点吃惊,这个优雅的男人总是不时曝露出狂野的一面。

    男人再也忍受不住从飞机上就想要她的欲火,滚烫的唇舌开始在她裸露而雪白的颈项间游走。

    妈妈刚刚沐浴完毕,一身馨香加剧了连赫的情欲勃发,宝贝你好香,好甜一双手迫不及待地拉下她的浴袍,大手不客气的罩上她的房,在她的浑圆上挤压、揉搓着,并以拇指和食指在她已渐坚挺的蓓蕾上互相按搓,使得它硬挺得犹如一颗小石子般。

    他一把抱起她,将她放置在床上,她睁眼看着他一褪去他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后拉开她的腿,一下子就冲入她的体内。没有任何前戏,只想尽早埋入她温暖而潮湿的体内的欲望。 啊她因他突如其来的进击而呻吟。

    他猛力的抽动着,慢慢地妈妈原本的难受全都化为畅意的快感与舒服,使得她的体内不由自主的泛起一阵难以控制的痉挛,深深地夹紧他的巨大,让他也在她的反应中开始抽搐着,在她的紧窒中获得强烈的快感,在她的收缩下释放出所有的力,将所有丰沛的种子洒人她的体内

    两人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地躺在床上,连赫怕压痛了妈妈,连忙翻身下来从侧抱紧了她,轻柔地抚着女人娇嫩的肌肤。

    明天开始我带你四处走走,连赫说,我们可以去看加勒比海,去达斯科小镇,我还想带你去瓜达卢佩圣母教堂

    我们可是来渡假的妈妈笑他。

    在我身边你不必想那么多。

    我知道你也有很多公务,你不必勉强自己来陪我。妈妈可不笨,女人难说,但没有男人可以不用做事就能过上此等奢华的生活。

    嗯,我会安排好,而且是我想你陪我。连赫亲昵地吻了她一下耳垂。

    这个男人就是对她百般宠爱,不强求她亦同时会给她适当的庇护,让妈妈良心有点过不去,她现在只是贪求在他怀里的安足,自己到底能否回应他的爱如果不能,越是这样拖下去,对她简直是种幸福的虐待。

    连续游玩了好些日子,有天连赫带着她来到了距离墨西哥市160公里远的一个小镇,达斯科。这个小镇果然是墨西哥最漂亮的小镇,有童话里面一样的鹅卵石砌的狭窄巷弄,所有建筑都没有霓虹灯招牌,顶多这时用彩色的油漆标示一下店名,,屋顶多为橘红色屋瓦,屋外墙壁由个人心情创作,粉红色、天蓝色、鲜黄色、亮橘色,没有不能的颜色,妈妈真是说不出的喜欢。

    据说墨西哥人的幸福指数是全世界最高的,这里的人们淳朴而又热情大方,这是个好地方。连赫为她讲解。

    嗯,要是在这里终老是不错的选择。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里非常适合我们。连赫有意占小女人便宜。

    妈妈察觉出了他的用意,像情人间轻扭了一下他的耳朵,连赫忍不住又偷亲香泽。

    他们来到了一间名为玛格丽塔少女杀手的小酒吧,扑眼而来的都是热气腾腾的人,他们都在喝一种墨西哥尾酒,有着浓重的香味,叫玛格丽塔,用冰块、烈酒、柠檬和调制出来的一种饮料,浓烈程度完全由调酒师把握。

    调酒师为他们两人讲解了这种尾酒,他们都称这种尾酒是少女杀手,不谙世事的少女闻香下马,被这种酒的香味吸引,以为并不浓烈,于是在歌声中一杯一杯地喝,到最后喝得醉醺醺的,偎依在男友身上,这是身旁的男友最好的下手机会。

    连赫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断点头称赞发明这种酒的人,惹得妈妈忍不住小骂他色狼一下。妈妈突然发觉连赫的温柔就如这种玛格丽塔少女杀手,不知不觉她开始掉进了他设置的陷阱里,也许爱他并不坏,也许这就是爱,她实在太满足这一切了。

    日子过得如行云流水般写意,连赫的公务亦渐渐繁忙,妈妈一个人有时在家闷得发慌,她生不是这种安静的女人。

    连赫察觉到了小女人的躁动,有天问到:是不是想找点事做或者继续去读点书什么的我帮你联系学校。

    我不想读书,已经读了十多年的书呢,我不喜欢固定坐在一块地方。妈妈边说边踢玩着脚上的拖鞋,一刻不得安宁。

    连赫宠溺地笑了笑:你这只小野猫,那你想做什么

    我想重旧业。妈妈停下动作望着男人认真地说。

    墨西哥的治安不稳定,你一个女人做那种工作太危险。

    不必是大电视台或报社,普通的小型杂志社也好,让我跑跑民生,文化新闻什么的就好,小女人用上撒娇招数。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