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十四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女人还渴望什么

    我在墨西哥购置了一幢房子。第二天中午醒来,连赫就说了这样的话。他拥紧了他,闻着她的发香。

    怎么连先生打算包养我

    要是只要用钱就能把你留在身边,那我就不用如此烦恼。

    连赫,你会娶我吗妈妈突然把话题扯开。

    他沉默一会儿,然后开口说:你是认真想要和我探讨这个问题

    需要考虑那么多的妈妈问很抱歉,你当我没说过吧,她想了一想,然后不甘心又问到:你是怕你姐晓得我们现在的关系

    连赫说:我不怕任何人,你太低估我了。

    那就是连赫自己不愿意了,妈妈有点心凉。

    那可能我太高估了自己。我尚未习惯把自己出售给你一个人。她还击。

    你可能误会了什么,不是我不愿娶你,但我认为你现在和我轻易提婚姻只是一时冲动,我不想你后悔。 连赫凝视着她,仿佛能看透她的一切。

    妈妈在连赫面前总是无法持有秘密。是的,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如果说男人需要征服世界来证明他男的力量,那么女人就是需要建立一个家庭来实现她作为女人的自然属。诱惑女人结婚的并不是婚纱和鲜花,而正是不可抗拒的自身。

    妈妈觉得自己到底还是一个女人,连赫看穿了她只是为了想结婚而结婚,而不是从自己身上找到了归属感。

    看到小女人沉默不语,连赫自顾说下去我已经派人先到那房子打点了。你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动身去墨西哥要不要与你姐姐说再见很明显,他要快刀砍乱麻。

    你不问问蒋昕天和徐浩尧的事情妈妈并不想回答她,她需要时间考虑。

    我认为这次你的失踪,然后又能安然回来,想必蒋昕天是有了他自己的做法。

    妈妈对连赫的敏锐感到佩服。

    连赫看到她总是对自己的提议左闪右避,讨论不出个结果,两人僵持不下,男人率先打圆场:饿了吧,我们出去吃点东西。

    他们一路无言的开着车子,连赫不时瞄着小女人看,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车窗外。他猛地一踩油门,车子随即像子弹般激出去,也将沉思中的妈妈吓了一跳。她转过头来,讶异地看他脸上面无表情却又隐含着一丝不耐,紧握住方向盘的手,在手背上尽露出青筋。

    真不知道他在激动什么难道在生她的气吗这个男人,居然生气时还维持这般优雅,不得不佩服他的修养。

    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一间看起来十分高尚的餐厅,连赫和这里的侍者好像十分熟悉,只说了一句老位子,他们就被带领到一处较为避开人群的座位上。

    把这几页的东西全拿上来连赫随意指了几页,压一眼也没看过菜谱。

    连先生,全部

    难道我有语言障碍很明显今晚这位先生心情不佳。

    侍应慌忙落跑。

    妈妈抿嘴偷笑,可怜的人儿啊。

    你倒是很高兴嘛。连赫一脸不爽。

    我说你心情不好有必要这样乱砸钱么你点的那些足够我们吃十天。

    原来你知道啊,不笨嘛。你这个女人为什么就不能装得纯真与可爱一点呢连赫无奈地说。

    我要是那种女人,你连先生哪还看得上眼。妈妈献媚笑着,这话说得巧妙,一边抬高对方,一边升值自己,好个狡猾的小女人。

    小余,你告诉我,最能让你高兴又得意的事是什么连赫话锋一转。

    妈妈想了一想,随口扯:女人向喜欢消费,又喜欢有男人疼,所以如果有个男人愿意很有耐地陪着她去无限额地花钱,那当然是很得意又高兴的事情咯。

    不见得你要的就是如此简单。

    "不,连赫,我只是一个拜金女人,我这种女人满大街都是。"

    如果只是这样,蒋昕天和徐浩尧两个如此骄傲的男人就不会为你神魂颠倒了。

    我不觉得自己如此成功。

    接近你之前,我以为你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可是现在知道不是,小余,你到底要什么"连赫说。

    女人还渴望什么

    爱,妈妈说正常的爱,我爱他,他爱我,他能为我遮风挡雨,我为他生儿育女。

    这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再强悍的女人也需要被爱,但偏偏生活里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妈妈就是爱上了不该爱的,爱上了爱不了她的。

    连赫点点头,没有表示意见。

    经过一间珠宝店的时候,连赫拉着妈妈进了去。

    连先生,你是来拿之前订的东西吗服务员恭恭敬敬地说。

    连赫点点头。

    妈妈笑说:你不会是要送我戒指吧

    男人摇了摇头你看看我为你买的喜不喜欢。

    服务员取出了一只盒子。是一条美丽细致的钻石项链。

    "卡地亚"妈妈问,"真美我从没见过。"

    女服务员搭话到:小姐,这条卡地亚的铂金钻石项链是全球限量的,连先生前几天特意订我们才敢进货过来,小姐你真幸福。旁边的其他女服务员都看得又羡慕又妒忌。

    你应该戴这个,"连赫边帮她戴边说,"我早前看到就觉得很适合你。"

    妈妈没有拒绝,大方地收了下来,她知道很多有钱男士都喜欢大手笔地花费在装扮自己的女人身上,这样更能凸显出他们的地位,她亦懂得男人的占有欲心理,所以拒绝是不明智的。连赫温柔地用着两人才能听到的声线说:我不会这么伧俗地急着送你戒指,我知道你需要时间。

    晚上他们两人又纠缠着睡在了一起。妈妈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在一只小船上在大海上漂流,明明对岸就在前面,可是任她怎么划就是靠不到岸,渐渐的她缺水又缺食物,彷徨无助。一身冷汗地醒了过来。

    连赫拨开了她汗湿的头发,擦了擦汗,轻抚她背脊:作恶梦了

    妈妈点点头:我怕。

    好了,不用怕了,连赫抱着她,以后有了我,你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用怕了。

    妈妈心想,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他是宽厚的,从容的,又不乏幽默,本其实也有恶劣成份。但在每个细节上,他都情义在心,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温暖的人格魅力,自己为什么就不好好爱这个男人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好呢妈妈问。

    嗯,随时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我要分我要分我要分我要分我要分我要分我要分我要分我要分我
七醉歌怀无弹窗
要分

    嘿嘿,我就一不要脸的无赖。

    节外生枝

    妈妈觉得,为值得的人也回过首,为不值的人亦回过首,她已经疲倦了,说来可笑,二十五岁的人比人家六十五岁还倦,她需要一个可供休息的地方,现在连赫提供给她,她理应接受。

    今天连赫去电视台做一点善后工作。

    刚出去不久他的电话随后便到:"出去走走吧,马上要离开了,见见朋友什么的,我没有不准你上街。"他轻笑卡在桌面上,你可以随便买点东西准备一下。

    我知道,连先生你就别唠叨了。"妈妈说,他们相处得越来越自然。

    你和你姐姐说了吗"他问,"你最不放心就是她吧"

    "嗯。"

    你去的时候告诉我。连赫说。

    "咦我还以为你会让我自由去"妈妈笑道。

    "不,我不会的了。"他很温和地答,语气却坚定得像要努力抓紧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

    妈妈待在家里思考了一会,这个城市实在是没必要再待下去的了,唯一担心的就是姐姐,她怎么都得搞清楚姐姐以后怎么过。

    她打通了蒋昕夕的电话。

    "妈妈,你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足足找了你两个多星期要不是让我放心,说你出国旅游了,我都报警了。"蒋昕夕在电话那头吼了她一顿。太好了,姐姐回复了以往的神。

    "姐姐,我想到外国住一段时间。"妈妈说,"我想见见你。"

    可我现在在医院。"

    出什么事了妈妈担心。

    不是我,是徐世伯,他昨晚心脏病发。

    啊,那现在呢徐世伯是个慈祥的人。

    还好,留院观察。小余,我有点乱,出来陪陪我好不

    徐浩尧在

    不,他到徐世伯公司帮忙。

    什么医院

    省医

    妈妈没有告诉连赫,她认为她只是去陪一下姐姐,很快便回来。

    姐姐在医院大堂团团转。妈妈与她会合,说了两句,便上楼去。

    徐世伯在病床上躺着,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脸色灰败。徐伯母昨晚通宵守候太累,一个人先回去休息了。

    徐世伯是个温柔殷实的好人,略略有点胖,脾气老好的样子,永远微笑着的,好像非常和气,但以前听徐浩尧说他其实是靠过黑道做房地产的,什么偏门都干过,飞黄腾达时也放浪过好一段时间,只是一切岁月不饶人。

    医生刚刚复诊完,出来跟蒋昕夕交代了两句:这一次运气好,下一次就很难说。

    床上的男人辗转,蒋昕夕马上跑去扶着,倒了一杯水给他喝。

    妈妈看到这样,鼻子有点发酸。

    看到妈妈来,他没有感到突兀,他认识她,以前徐浩尧就介绍过自己给家里人,徐伯母是不喜欢她的,但徐世伯则没有什么表示。

    两个年轻女来到他床边,突然徐世伯开口说话:昕夕,你什么时候同浩尧结婚我最希望看到你们成婚,自己儿女的婚事,始终是每个老人的心头一块大石浩尧上次只是还习惯单身生活,一时适应不了,但不怕的,我保证,你们会适合的,你也是我心中的媳妇人选。

    这话似是也要说给妈妈听的。

    他望了一下旁边的妈妈,继续说:要不我来决定吧,订婚就免了,下个月就举行婚礼好不

    蒋昕夕眼泪滚下,点了一下头答应。

    啊,我就放心了,你去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吧,我不想待着这里了。

    他有心要支开姐姐的,剩下了妈妈一个和他面对面。

    蒋小姐,不,小余,我记得以前我也这样叫过你的,徐世伯说你是个好女孩,只是我们浩尧没这个福分啊,说着他老泪纵横你看,我老了,在商场上早已不中用,但是祖辈的心血不能白流,而每个男人还必须肩负起他的家庭责任,我还有我的妻子和三个女儿,她们都需要这份生意

    徐世伯,我明白,你不用说了。妈妈含泪。

    不,你不明白。我自己的儿子我是知道的,他其实是十分爱你的,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我也清楚,你怪我自私也好,我只能说对不起了,你看,现在我看到你姐姐,我也知道她是个好女孩,所以我也放心了,他们在一起,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了,所以就当是我亏欠了你徐世伯说得锥心。

    不妈妈心酸得快要裂开,她想哭,但都习惯地强忍下来了。她是知道的,如果徐浩尧没有爱上她,那徐家就不会落得如此境地,徐世伯没有对不起自己,倒是自己早就应该离开。

    两姐妹又陪了徐世伯一会,等他睡了,便到外面走。

    姐姐,我过两天就离开。

    因为浩尧吧。蒋昕夕这次没有挽留。

    姐姐,你知道妈妈惊讶。

    你一直这样怕见到浩尧,徐世伯刚刚又有点异常,而浩尧对你的态度亦奇怪,我不傻。蒋昕夕说得有点苦,可是显然她还不知道自己亲生父亲还牵涉其中,单纯以为只是自己妹妹和未来姐夫有过一段情。

    对不起,姐姐。蒋昕夕不打算全坦白,这样对姐姐没什么好处。

    不,谁叫我爱他呢。蒋昕夕说得无奈,是啊,谁付出多少已无须计算,谁叫是自己先爱上呢,谁叫她们都是女人

    姐姐,你会终生快乐幸福的。妈妈抱着她。

    我记得我说过,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妹妹。蒋昕夕也回抱了她一路顺风。

    从医院出来,妈妈放下了最重的包袱,觉得轻松便打了个电话给连赫。

    连赫问:"有好消息"

    怎么这样说。

    你甚少主动打给我,所以你打来对我来说就是好消息。

    妈妈轻笑说:订机票,两天后的,我刚与姐姐谈过了。

    你又不听话了,不过看在你带来的好消息份上,这次就放你一马。连赫温柔地说。

    谢主隆恩。

    挂了电话准备出门招的士,有辆车子就停在妈妈面前。车窗下来,是徐浩尧,他并不愤怒,但面孔很哀伤。妈妈非常害怕看见他这样的表情,她已经打点好一切,不必节外生枝。因此她别转头往前走,徐浩尧马上下车跟在她后面,车子就这样停在路边。

    作者有话要说:帅吧,我今天两更哦。所以我要分分分分分分分

    有空蹲蹲我的新坑: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