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十三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把悲伤留给

    昏睡了一整晚,妈妈第二天中午才醒得过来,全身赤裸着的雪白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斑痕,强烈的对比显得触目惊心。屋子里只有她一个。全身疼痛不已的她饥肠辘辘,没哭没闹地梳洗好,就开始填肚子,她知道只有吃饱了她才有力气思考。

    门被反锁了,桌子有一堆熟食和干粮,甚至连她的贴身内衣裤都准备了好多套,手机没了,电话线切断了,种种迹象表明这两个男人要软禁她,至少在短时间内不允许她自由。

    这里是三十多楼的高层,她跳下去逃走必死无疑。

    这种日子持续了十多天,徐浩尧不时会来找她,但她没和他说过半句说话,是气愤他们的行为,也是一种绝望。

    不知第几天,有天门口有钥匙声,开门的是蒋昕天。

    怎样才能放我走妈妈一面无情直说,这种问题她也问过徐浩尧,但他始终不肯正面回答自己。

    蒋昕天眉头轻皱,走走去哪

    那你们要把我怎样想把我软禁起来吗妈妈苦笑。

    你走了便不再回来。

    我和你是没那个可能的,你又何苦牺牲这么多人的幸福来满足自己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的小余眼中已经不再只有我了,以前总是什么时候都是叔叔,什么心事都会和我倾诉,那时候的小余去了哪里呢

    是从什么时候呢妈妈自己也说不清。只是人越大,明白的事理越多,就知道就算你有勇气,也是无法摆脱世俗框框的束缚。她记得自蒋昕天决定娶黄芝芝为妻那天开始,她便更加明白到即使自己如何迷恋这个男人,他始终是她的叔叔,这种血缘关系无法改变。

    给我一个重生的机会吧,叔叔。

    谁会给我一个机会蒋昕天即使堵上生命都不肯放。

    叔叔,你是一个有身份和地位的人,如果我和你的这些事情公开,你的名誉必然受损。还有浩尧,徐伯父身体不好,他肩负着整个家族生意的兴衰重担。还有,姐姐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何必害人害己"

    蒋昕天忽然仰头大笑,笑得苦情。妈妈有点胆怯,却又心疼,好像自己说的话往他的心脏狠狠刺进了一刀。

    我的名誉他们的幸福他苦涩地说,小余,我年轻的时候就误杀过我姐姐,为了得到你我逼死了你母亲,赶走了自己大哥,我早已人格扫地。男人说得凄凉。

    一切都是因为你,我爱你,但是你却没有那种和我相爱的胆量,你一走了之,而我只好与黄芝芝这种女人在一起,本来我娶她就是自欺欺人,保护你不受伤害我知道我不能逼你,居然还容忍了另外一个男人和我一起分享你,你以为我没有付出代价你走了我还剩下什么 蒋昕天说。

    妈妈听下来异常沉静,他说的,都是真话。虽然做了很多坏事,但她居然没有感到气愤,因为他的亦都是真心,女人一辈子不就是求一颗可以让自己依靠的真心只是这个人千不该万不该的是她叔叔。

    我一无所有,妈妈,蒋昕天甚少叫她全名,现在他面色苍白,仿佛是罪犯在等待宣判。过去的影让我害怕女人,除了你我不能再亲近女人,没了你我本不算是男人,活着如在炼狱,现在你还要离开我吗蒋昕天说得说得丝丝入扣,表情有苦涩、不甘、无奈。

    妈妈想要获得真正的幸福,像普通女人一样结婚生子,既然系列悲剧已经造成,那么她就更不应一错再错,必须砍断这段不伦孽缘。

    妈妈才发觉原来三年前自己不甘输给黄芝芝,想独占叔叔,于是先勾引他的行为是多么的愚昧可笑,自作自受的现眼报啊。要不是自己率先打破这个禁忌,蒋昕天现在就不必沦落到此境地。现在这个惨剧本没有胜利者,谁到输得彻底,永远抬不起头来做人。

    妈妈颤声说:一切还来得及,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再这样执迷下去,最终污秽的是你。

    我不管,我只要你。蒋昕天大叫。

    无论如何,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那么叫徐浩尧倾家荡产,昕夕也不会好过

    不要伤害他们,你疯了。"妈妈对蒋昕天的说话感到震惊,他甚至弃自己的女儿不顾

    只要你永远待在我身边,所有一切都听你的。

    我不爱你了,你这样强逼我又何苦

    蒋昕天忽然抱紧了女人,别,别说不爱我,我知道不是的,我给你时间和空间,别说了,小余,别说了。 妈妈觉得他好像接受不了自己说不爱他的话。

    没料到他吻了下来,一时间避不开,妈妈两只手乱抓乱舞也就接受了他的吻,也许是害怕逼得太紧,男人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他稳了稳气息,默默拿出了一张碟片,室内响起了悠悠的音乐声。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有些黑暗

    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

    不能分担你的忧愁

    如果这样说不出口

    就把遗憾放在心中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是不是可以牵你的手啊

    从来没有这样要求

    怕你难过转身就走

    那就这样吧我会了解的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从此以后我在这里日夜等待你的消息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无论你在天涯海角

    时不时的偶尔会想起我

    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可不可以

    蒋昕天抱着了小女人轻轻摆动起了身体:小余,你永远都是当年的小余,以后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是那个管你宠你爱你的叔叔。

    妈妈心想,一定是音乐感染了她,嗯地答应了一声后,她发现自己眼角居然泛着泪水。

    在蒋昕天的怀抱里安稳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他离开了公寓,门没锁,台面摆了一张无限额度的附属卡。

    作者有话要说:有时候爱情并不是简单的我爱你和你爱我,别忘了还有能爱和不能爱。

    蒋昕天番外二:他的妖

    蒋昕天十分记得第一次看到妈妈的那天。

    明媚的夏日午后的白色洋房后花园,花圃的自动灌溉喷器的水柱正在喷出大量水花,在阳光下显得闪亮晶莹。一个十一二岁模样的小女孩一副嬉笑样,穿得象个娃娃,任由水花撒在自己半熟的身躯上,勾勒出了少女身体发育中的线条,微微隆起的房,轻快的小屁股扭动,感混合着孩子气。她躺在草地上玩弄着手上的奇乐高积木,慷慨地露出大半条光滑粉腿。

    花园的草青葱翠绿,花圃里玫瑰花开得极美,还有一些鹅黄色的无名小野花,这个小女孩就是在这片花草中对自己展露出了天真皎洁的笑颜,那一刻,她的容貌和姐姐的容貌重叠了在一起,诱惑翻天覆地。

    蒋昕天一直盯着她不放,她却无惧地与他视线相接,她笑着微弯的双目中透露出一种调皮狡诈的信息。

    小余,你在那边干什么有客人要来,你快进来莹在内屋叫着女儿。

    哦妈妈懒懒地搭理了一声,才不甘不愿地站起来。

    她突然走到蒋昕天面前,踮起了脚尖嘟起了红唇,男人闻道了自她身上传来的少女体香,她的脸上满是绒软汗毛,装模作样地用电视上常看到的最陈旧的姿态甩了长发几下,童稚的妖艳,她以优扬的银铃般嗓音吐出了两个字:色狼。

    然后顽皮地哈哈笑着跑开了,那一刻,蒋昕天对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动心了。

    莹把女孩推到蒋昕天面前:小余,这是爸爸的弟弟,快叫叔叔。

    粉雕玉琢的脸庞闪动着健康的嫩红,妈妈撅起嘴,弄出酒窝,眨着长睫毛,拉长了声线叫到叔叔好。她的一举一动都是在诱惑他。

    莹想要和他重修旧好,她嫁给蒋炽天只是为了自己生活的保障,蒋昕天拒绝。莹的欲念也许早就给蒋炽天察觉到,一个男人又如何忍受得了自己再三包容的女人竟然在多年后见到自己的旧爱仍然动情,所以蒋炽天寻找痛苦解脱的方法,甚至虐待过莹,这一切都给妈妈带来了连串无法承受的打击,但却为蒋昕天提供了一个极好的独占她的机会,这个为了父母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妖,慢慢落进了大灰狼的圈套。

    独处一室的滋味儿极好,妈妈万事依赖着他。

    蒋昕天喜欢她穿着迷你校服裙在他面前跳跃哼歌的模样。衣服裹着她年轻的身体,感少女的回音,象是快乐的小鸟。他每次只觉得兴奋得震颤,欲望激扬。

    有好几次,处于叛逆期的小余还恶作剧起来,她飘飘然满面通红地坐到蒋昕天冰冷的腿上,媚力十足地勾着他的脖子睫毛一眨:一千,要不要

    这个可恨的鬼灵,蒋昕天几乎忍不住冲动想占有未成年的她,压抑住欲火,蒋昕天严肃地告诫小女生不准对其他男人做这种事情。

    对叔叔就可以

    蒋昕天轻抿的薄唇在听见她坏心眼问题时,漾出一弯极淡的笑。

    莹找上门了, 断断续续说了一堆话,大概就是她为他还生了一个女儿叫蒋昕夕,寄养在外国,因为是在傍晚出生的,所以取字夕。

    那么她的小妖为什么又有个余字呢蒋昕天居然只在意这个问题。


嫂子合集最新章节
    因为她是我跟炽天的孩子,我觉得她是一个多余。

    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如此看待他的宝贝,他要好好保护这个可怜可爱可恶的小妖。

    我想要小余。蒋昕天只说了一句。

    曾身为他心理医师的莹敏锐地察觉出一点异常的苗头。

    你是她的叔叔你疯了,她还是个孩子她几欲崩溃,这是她被蒋昕天赶跑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自己追逐了一生的男人居然爱上了自己本就厌弃的女儿,这个可悲的女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蒋炽天知道了一切,但无法阻止蒋昕天为了拥有这个小女人一步步实施的疯狂行动,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哥哥唯有出走选择到外国照顾莹的另外一个女儿。

    你是她的叔叔。蒋炽天临走只黯然说了一句和莹亦曾说过的话。

    他是她的叔叔,她是他的侄女,无数的声音在提醒着蒋昕天,他再度想起了自己姐姐死时的狰狞模样,他恐慌。不,他不能再失去这个数年后才破除了他姐姐魔力的灵。

    为了自己和妈妈的安全,他决定结婚。有规律的生活,妻子的自家菜,婚姻的束缚,夫妻床第活动等等,一些道德价值或神代替品的最终成熟,蒋昕天想,即使不能涤除他可耻的危险欲望,至少也许能帮他将它们控制在平和状态。正巧蒋昕天那段时间资助孤儿院,看到了和妈妈几许相像的黄芝芝,于是他妻子的人选落在了她身上。他要过知名人士的生活,这样能起码防治他那拥有不良欲念的疾病。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卡文卡得厉害,纠结。。。

    连赫

    蒋昕天果然是了解她的,妈妈想。她要离开他,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最需要什么钱。一切都需要钱。连这他都为她想好了,多么周到的男人,妈妈想着想着,只觉得心酸。

    妈妈苦笑,她大方地拿走信用卡,她跟钱又没有仇,只要目的可以达到,何必装清高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她没有马上回家,拿着蒋昕天的信用卡挥霍了一顿,抱着一堆名牌衣物和首饰,还专挑那些往日对她使脸色的服务员折腾,寻找满足感。够了累了才随意走进了一间咖啡厅,她还是觉得彷徨空虚,她需要好好计划一下将来。咖啡厅设有点唱机,一对对的年轻的恋人旁若无人地亲热着,只有她是个独身女子,还好,不久就有一名平头男子亦走了进来坐到她身后。

    妈妈低头想,她可以找连赫。但又没有这个行动力,找他干嘛,不外乎是安慰她帮助她,但自己除了身体并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他。

    她想马上找个人嫁了,谁会娶她谁能娶她能被一个男人求婚是多么幸福的事,以后的事情没人知道,但起码会向她求婚的男人还是对她尊重的,还是真诚的。想来想去,还是只得连赫。

    她立刻刷卡买了个电话要找连赫,才赫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背过他的号码。当下她便泄了气,蹲坐在马路边活像个婚姻失败的怨妇。

    突然有人在她身后问:小姐你还好吧

    是,我很好。妈妈抬起头看搭讪者。理了个平头的男子,很清爽。

    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他问。

    没有。

    男人还是站着微笑。

    好无赖的搭讪男,妈妈说,你听力有毛病

    男人擦擦鼻子笑:偶尔选择失聪。

    妈妈败给他。

    你好吗他温和地问。

    很好。我能为你做什么妈妈问。

    陪我,我很寂寞,陌生人问,你也寂寞。用的是肯定句语气。

    妈妈心想自己的脸有如此落寞吗

    如果我把手搭在你肩膀上,你的男朋友是否会打黑我的眼睛

    妈妈笑他不会,可是我会。

    两人相视而笑。

    妈妈心想她肯定是疯了,或者她本来就是个随便的女人,现在才会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到了酒吧。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问。

    妈妈想了想:。

    哦"他样子看着不像相信。

    妈妈耸耸肩:你呢

    张明。

    你长得不像叫张明的样子。

    他是个运动健将型的男孩子,拗黑的皮肤,结实的肌,不算标准的帅哥,眼睛藏着点和他外表不符合的忧郁。

    喝了一会酒,大家聊得很畅快。

    走吧。他把手搭在妈妈肩膀上。

    妈妈意会地扬起漂亮的眉毛,大方地答:ok。

    车子在这边。他说。

    是紫色的四驱车。以前蒋昕天也开的车。奇怪,才那么决绝地要离开蒋昕天,这个时候却又想起他,睹物思人,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被一刹那的回忆软化吧。

    妈妈只觉得今夜的寂寞凄凉得她无法自已。

    你没艾滋吧妈妈问。

    没有。男人摇摇头。

    梅毒呢

    我是非常干净的。男人稚气地笑。

    你服了避孕丸没有妈妈一脸正经地问。

    男人失笑:我真是服了你,世界上真打着灯找都碰不到象你这样有趣的女孩。

    小姐,我看还是算了,你其实并不喜欢这样吧。有机会我还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男人开导,别把自己想得太坏,你今天只不过是寂寞,如此而已。但以后不要再这样随便轻贱自己。

    一夜情没成,妈妈就这样被这个平头男子送回了自己的家。

    家里的门锁被强行弄坏了,可是屋内的东西没有搜刮的痕迹。妈妈打开自己房间的灯光,连赫竟然就这样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她走近他,才发现这个男子满面须,黑眼圈浮现,他也许是太累了,连有人走近都没有发觉。妈妈心疼地了几下他的脸。

    男人突然捉着了她的手,睁开了双眼,你终于回来了。天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多少天。然后一个用力把女人扯到了床上,压在自己身下,吻得她头晕目眩。

    我家的大门今次终于没能幸免啊,连先生你太暴了。妈妈说笑。

    遇上你,即使绅士都立即化成狼。

    那人狼先生,你为什么还不脱衣服妈妈现在不需要多言。

    连赫马上吻她的脸,两个人的姿势都很熟练,仿佛是多年的情侣。世界上彷佛只剩下他们,缠绵而火热,所有的悲伤离愁都远去了

    连赫的男气息包围着她,好温暖,好安全。她毫无空隙地靠着他,他深深地吸吮她的丁香小舌,她被吻得全身乏力,一股奇异的热潮在小腹间形成。他的手往下滑,罩上她的翘臀,紧紧贴着他的男。

    我好想妳连赫瘖哑着声音。他扯下她身上的衣物,让她上身半裸,最后拿开罩住浑圆部的罩,看着它滑落到地面, 一双魔掌揉上她的椒,分别惦了惦重量,也想这里他邪笑一声,让妈妈羞了一下。

    他的眸里聚起一团欲火,低吼一声,封住她的唇,开始啃咬起来,然后沿着她的颈项来到她的前,最后含住一边尖大口啃囓。女人低喘微微,全身大颤,前敏感地泛起一层嫣丽光泽。

    他的手滑过她平坦的下腹,在敏感的肚脐附近绕圈圈,然后迅速往下移去,梳弄着她又黑又卷的毛发,再往下探,到最神秘的境地。他压下她,打开她的双腿,手指钻进去蜜水潺潺的热里。

    啊她呻吟声不断。

    男人俯下身,调整她的姿势,让自己的头更加靠近她,把她美丽的口一览无遗。他轻轻吻一下她的大腿内侧,她感到一阵战栗。他噙着一抹窃笑,邪恶地用舌尖探向她的蜜洞,他轻刺、她重震。

    啊别

    连赫嘴角扬起嘲弄的弧度,真的不要他顺着小腿肚往下吻到她的脚趾头。

    妈妈脸上已沁出汗珠,不要折磨我了

    要不要我进去连赫邪笑一声。

    要女人体内欲涛奔腾,她变得饥渴嗜欲。

    的舌头再次刺进她的蜜洞里,把她的爱被搅得天翻地覆,甜倾巢而出,泉涌不绝。

    她放浪娇呼,荡地将大腿张得更开,他的舌尖被她的内壁吸吮住,她舍不得他移开,随着他每次的进出,她吸得更紧、更热,白皙的脸蛋上出现醉人光彩。汹涌不停的爱从她体内漫了出来,他让手指代替舌尖在她体内刺送,细看她的表情,尝试着穿不同部位,直到找出她最敏感的g 点。

    啊啊啊──她发颤、抽搐,愉悦地狂叫。

    高潮在她的尖叫中到来,她的花径频频收缩,神智恍惚,理全失。在这个尖峰时刻,男人解放自己的亢奋,按捺不住地挺身占领了她,宛如一头欲情旺盛的野兽,在她体内狂猛抽刺,一次又一次地浅浅抽出,再深深捣入

    她的壁自有主张地把他的火紧紧吸吮住,她的身体里没有空虚,是如此紧实,如此饱满,如此充盈

    他喘着,生气自己竟对这副女体迷恋、疯狂,动作更加放纵狂肆,重重

    地撞击着她。

    啊啊

    你水真多啊,那里好紧连赫意乱情迷地说着。

    两人的身体紧密地把在一起,一起迷失在这激情漩涡里,不可自拔。

    妈妈觉得跟他的身体结合,是他占有了她,还是她包容了他她搞不清楚,她就象找到了一救命稻草一样,捉紧了他。现在,拯救她的既不是那个平头男子,也不是其他的男人,的的确确的是连赫,她只随他沉浸在无边无际的狂猛欲涛里。

    作者有话要说:结局不会是np,是显的一对一,潜在的多对一。

    其实,我在想,这三个男人真的是妈妈的归宿吗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