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十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个世界彻底疯了

    妈妈把机票订在了姐姐订婚典礼的当晚,她觉得走得越快越好。

    按下键,把辞职信用发送了给连赫,她长吁了一口气,这样一来所有事都准备好了,就等明天姐姐的典礼。这些天她拒接了蒋昕天,连赫等人的电话,过着猫捉老鼠的生活不能说不累人啊,要断就当然要断个干净彻底。

    重新安家的地方选在墨西哥,那里有热情纯朴的人们,是的,明天过后,她妈妈就要重生了,然后过几年,不,或者两三个月,就把自己嫁掉,哈哈。

    她决定去酒吧放松,以告慰自己在这个城市最后一晚。酒吧里一堆庸俗的男人对她虎视眈眈,妈妈喝了点酒后觉得无趣便离开了,被风一吹,酒劲自脑后冒了上来,趁着酒意,她独自散步,越来越远,不知不觉来到了蒋昕天和她的那套公寓楼下,她了手袋,钥匙居然还在,想想觉得无事可做,于是走上去当吊唁般重游一下旧地。

    把钥匙进匙孔,轻轻一转,门没锁,有人没可能,现在是凌晨三点了,也许是蒋昕天曾经来过忘记锁上了。

    这栋房子,以前的她曾经和蒋昕天疯狂做爱的场所,现在再来,一切摆设依然如旧,但是已经恍如隔世了。这间屋子仍然老样子,干净条理,连尘埃都甚少,蒋昕天是个有点洁癖的男人,她能认为这是他还留恋她的证据吗屋子昏暗,转过走廊,她看到主人房居然亮着灯光,还听到人低喘声。难道是小偷妈妈凝住,有点害怕,于是她慢慢走向房间。

    是谁越近房间,人的呼吸声越明显,好像是有两个人的气息自房内传出。

    妈妈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吱呀的推门声惊动了房间里的人。

    房内的情景使妈妈瞬间石化,她怨啊,怨自己有条捉奸命,又碰上了这种情景,而且这次,她发誓,她作一辈子,不,八百辈子的梦都想不到

    是的,是有人,而且是两个人,两个男人两个赤裸男人在那张大床上拥抱在一起。那两张脸即使化了灰她也认得

    两张面孔齐齐错愕地看过来。徐浩尧一脸惊恐和懊恼地看着她蒋昕天眯着双眼则是无法看出任何感情

    妈妈差点没昏过去,她只想快点逃走,但是这个打击太大,耳朵头脑嗡嗡作响,她使不上力。

    小余,徐浩尧的声音几乎是哭出来的,蒋昕天则站起来赤身裸体向她走来,看到他的动作,妈妈马上反应过来,不,不,别过来她强撑着,用尽全身力气脚步虚浮地逃离了公寓,她没命地跑,仿佛身后有着洪荒野兽追赶着她,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又什么都不明白。

    跑着跑着,妈妈胃里一阵恶心,停下来便止不住地呕吐,呕吐,像要把身体里所有东西都掏空一样,天啊,她到底活着一个什么世界,她只想吐,不断哭。

    电话响起,是蒋昕天然后是徐浩尧这两个人象魔魇一样不停还在缠绕着她,妈妈慌忙把手机关掉,关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抖得不行,惊惶,恐怖,无助她该如何是好

    她想起了连赫的话。

    别天真了,你认为我是混蛋,那徐浩尧会是好人蒋昕天是好人你问问他们做了什么。

    我相信你很快会主动来找我的

    到你想听的时候就过来找我吧

    但是她已经决定走了, 连飞机票都订下了,明天逃离吧,这个决心越来越强烈,就当那些过去都是假的,永远地密封起来,不要再想起了,妈妈所有一切还来得及的

    但是姐姐呢她原本以为姐姐能够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但她的未来老公却是和自己亲生父亲有着极其恶心的关系,她不能抛弃姐姐呀这个世界她只剩下这个姐姐了,又怎么忍心看着她步入不幸她要拯救姐姐看来只剩下连赫可以帮助她了,天啊

    这个世界彻底疯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看来会把不少人吓着了,因为我自己写的时候也是心惊胆战。但是千万不要被我吓跑啊,本文绝对不是bl向的,各位耐心看下去,我会给各位大大门一个好交代的。

    最近开了新坑,女人趁早要风流,更新肯定会比较慢的,但还望各位多多支持嘿嘿。。

    求助

    妈妈找上了连赫。

    连赫连夜驱车来到马路边,看到了失魂落魄的小女人,心里泛起无限怜惜之意。像以往一样,他什么都不问,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妈妈的身上,抱起了她,感觉到她浑身不停颤抖,象是寒风中伶仃的落叶,随时会离他而去,抱紧她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今晚收到小女人的辞职信着实让他愤怒了,他只知道他不想失去她。

    连赫把妈妈带到了自己家里,任由小女人躺在自己怀里慢慢平复过来。好一会儿,妈妈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轻轻推开了连赫。

    一杯温牛递到了她面前,喝下它吧,它能安抚你的情绪。

    若不是看过你的真面目,还真以为你是一个绅士,妈妈口气带点讽刺。

    连赫低笑一声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你不问我发生什么事妈妈狐疑。

    你爱说便说,我不强逼。

    说得倒好听,活像个有教养的绅士,不知是谁曾经做出强暴的事。

    不是每个女人都值得我为她费心。连赫又重复了以前的话。

    妈妈的心噗通跳了一下,不,不能又被他迷惑的,她提醒自己。

    连赫大腿一张,身体往后躺在沙发上,两手一伸,一副王者姿态地问: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某人答应过要给我讲故事的。

    呵呵,连赫了鼻子狡猾地说,你不是说不相信现在又想听,想必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了吧但是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当时不相信,现在要听得需要付出代价哦。

    妈妈知道他说什么。拉低了自己的领口,解松了裙子的钮扣,露出了一大片白皙的脯,她俯低身子,慢慢地自沙发的另一端爬到连赫身上,女人深壑的沟尽显,若隐若现的美好的房线条看得连赫吞咽了一下口水,不是没看过妈妈的裸体,但她勾引男人时的姿态便是和尚看了都忍不住还俗。

    看到男人的失神,妈妈魅惑一笑,重重地坐到了连赫身上,有意无意地压着了他的男欲望。纤手往连赫脖子一勾,把连赫的面孔拉近了自己,用手指轻佻地在男人的脸上画圈圈:不知我这个身体够得上那个代价没

    妈妈的裙子本来就不长,扭动爬行之时裙摆几乎褪到胯间,雪白的臀部已露出大半,她竟毫无遮掩,连赫隐隐看到股钩延至幽深之处。

    连赫不是圣人,胯间自然地肿胀难忍。

    你这妖女,说着忍不住手移到她的脯上,使劲捏了起来,而后勾起她的腰身,把裙子咻地脱了下来,两条嫩白大腿就这样横陈在他眼前。他一个反身,用膛抵着了女人,把她压在了自己身下,大手一挥又把罩扒了下来,裹在下面的浑圆伴随男人的动作不住的颤动起来,使人血脉喷张。

    他把房托在双掌中,沉甸甸的质感让他十分满意,你的房好美

    妈妈羞红了脸,你,不要说

    怎么样了,现在才来害羞不嫌太迟了他笑着逗她,拇指食指夹起两粒小头转着圈子,摩挲着让它们硬挺,喜欢我这样么

    快感自她的双尖席卷身子,她忍不住呻吟起来,抓紧了他结实的肩膀。男人低下头,捧起双,张嘴就含住她的右尖,尽情吸吮舔咬,用牙齿夹住那坚硬起来的小珍珠,微微拉扯。 妈妈倒抽了一口气,看着到眼前男人在自己前作恶,画面无比邪恶。男人给予她双相同的宠爱,轮流吸吮,弄得两个玉皆肿胀水湿。

    连赫一个用力把女人翻了过去,抵上了女人光裸的背脊。他痴迷的盯着她的玉背,目光一路流连到她的下体。

    张开腿,让我看看那里有多湿他轻笑命令,大手却不容抗拒的将她并拢的双腿推开来,扯下她早已潮湿的内裤,目光直视那女谷,眼睛大睁,天哪,真湿

    妈妈更觉羞愧,但自己敏感的身体又无法抗拒男人的碰触。他俯首在她双腿之间,看着她嫣红的花瓣,小小的花核,伸出手,抚摩那道窄小的缝隙。

    她啊了一声,你快嘛别弄了酥麻的感觉让她很难耐,她宁愿他快点占有她,亦受不了现在的慢折磨。

    真心急他嗤笑了几声,看到女人房晃悠着,倾身向前情不自禁的握住她又大又圆的房抓弄了几下,女人挺翘丰润的臀就不自觉往他下身男靠了过来。他一手往下,悄悄的盖住她的花谷,手指按住她小巧的花核,转动起来。

    女人激烈的立刻叫起来,啊啊

    喜不喜欢我这样你他看着女人动情的模样,加重手上的力度。

    她羞涩的又摇头又点头,不知如何是好,无意识便说,喜喜欢啊

    看到她迷乱的神情妩媚动人,男人动作迅速的脱掉自己所有的衣服,突然之间冲刺,刀刃嗞的一声全没入女人不断流出体的道之中。

    她呻吟起来,下意识的扭动纤腰,男人不断地挺进,不断的蠕动。妈妈将躯体弯曲成一种最方便男人进占的趴卧姿势,身子被连赫鲁的撞击着,嘴里发出阵阵低泣。

    妈妈全身抖动得快痉挛了,男人还伸手凌虐那粒最敏感的小珍珠,使劲的弹拨重重的深掐,惹得她不断喷潮而出。男人突然转移阵地,顺着女人股沟间的爱,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手指在女人的菊抚弄。

    知道了男人的意图,妈妈身子蓦然僵硬,不要,那里

    这么激动,这里肯定是还未被开发过吧。说
一世朝华最新章节
着连赫邪恶地并起食指及中指突然地戳进她紧密的菊。

    啊不要连赫强烈的进入冲得妈妈颤抖连连,羞耻和快感交集,让她几乎疯狂。 他满意低笑,举起满是她湿滑粘稠的透明爱的巨大龙,对准微微张开的菊洞,悍然挺进,好紧男人像野兽一样咆哮起来,接着开始了在紧窒的菊内疯狂的捣弄。

    妈妈只觉得赤痛非常,男人快速的找到她的核施加刺激以减轻疼痛。痛苦夹杂着奇异的快感,女人于是开始放声浪叫,太了啊

    你夹得我好紧啊小妇想把我夹断吗他在她耳边嘲笑,越发放肆地在她娇嫩的菊内冲刺,他夹紧了她的娇臀,把女人撞击得整个人快要飞出去。

    男人把两手指戳进那前面的内,这里也不能忘了他低喘道,噗滋噗滋的水声从交合的部位传出,男反复入抽出,带出了大量的白浊体。看着她腰身不由自主响应,身后的男人深吸了几口气,他知道自己快达到极点了,握紧女人的翘臀,动作更是蛮横有力。女人主动地逢迎贴上承受撞击,男人则不同角度款摆疯狂撞击着那让他销魂至极的菊,  无上的快感卷上他后脊,他无法克制的狂吼起来,深深入女人的菊口,滚烫的就这样在她的菊门内倾斜而出。

    啊啊妈妈在高潮来临时拔尖叫喊着,在他的大量地灌注到体内的同时,也达到了最高点。她呜咽低鸣,在高潮里无助地找寻快慰,就让她什么都忘了吧,堕落在体感官中把所有痛苦和不堪都宣泄掉吧

    在高潮的余韵中,连赫看着妈妈,深邃的眼眸全是眷恋,勾过她的小脑袋给她深情的一吻道:你就一心做我的人吧

    作者有话要说:怕大家受不了打击,连夜赶了篇文,中间的h希望能安抚一下大家的惊吓吧,呵呵。连赫这个人下章再详细交代

    连赫的故事

    连赫为妈妈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叫黄赫,我和姐姐两个人打从有记忆开始就住在孤儿院里,从小我们姐弟俩就相依为命。

    孤儿院的条件非常差,孩子们常常为了争食物而殴打出手。小时候的我身体很弱,经常打不过那些孩子,食物就被他们抢去,我只能抱着姐姐哭,姐姐这时候都会把自己保下来的食物给我吃,还告诫我男孩子不能哭

    不知什么时候,姐姐开始学会了还击,她为了帮我争取多一点食物,女孩子家就象疯子般和几个高头大马的男孩打架,甚至打赢过为我抢来了更多的食物,但她往往都是伤痕累累。她只跟我说:小赫快吃,男孩子要多吃点才能长大,才有力气,有力气才能保护姐姐。我没有哭,因为姐姐讨厌男孩子哭,我把食物全都吃下,因为我知道姐姐需要我保护。

    那些打不过我姐姐的男孩事后居然跑去跟院长告状,于是姐姐就被院长关了起来,罚她两天不准吃饭。看到姐姐的委屈,我问:姐,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姐只说了一句总有办法的,让我放心。

    孤儿院的人整天赞我和姐姐长得漂亮,可是漂亮又有什么用,我们还不是要挨饿挨揍。

    不,不是的,漂亮也是武器,姐姐能让小赫不再饿肚子。姐姐这样跟我说。

    比我大几年的姐姐早已亭亭玉立,孤儿院每个雄动物看她的眼神都不怀好意。有天晚上我看到姐姐跟孤儿院的大哥头到了外面草丛,第二天天亮才回来。那之后我和姐姐盘子里的食物开始多了一点,但我们身边的朋友却急剧减少,越来越多男生开始调戏姐姐,我看到姐姐都是为他们陪笑。我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我恨姐姐如此的不洁身自爱,但我无能为力,姐姐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有一天晚上,姐姐抱着我睡的时候跟我说:小赫,我想去跟院长睡觉。

    姐姐,你不能这样,他是个禽兽我很激动。

    小赫,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跟他一个睡总比跟其他那些烂男人睡好,他们这个要完那个又要,我陪不了这么多啊,我第一次看到姐姐哭,跟院长睡了其他就不敢再找我了,而且院长认识很多有钱人,要是哪天我能被有钱人领养了我们就能过上好生活了

    我没再哼声。

    那晚在院长的房门口,我听到姐姐在他身下痛苦地呻吟着,那个臭男人甚至还鞭打姐姐,听到姐姐发出痛苦嘶叫声,我那久违的男儿泪又流下来了。后来,孤儿院的男孩真没再找姐姐了,院长要独占姐姐。但那些男孩看着我和姐姐,目光总是十分鄙夷,我还听到有人说姐姐果然是做婊子的料。我一气之下毒打了那个男的一顿,除了出了口气我还知道自己又长了不少力气,能打赢比我高大的男的了。姐姐知道后反倒没骂我,她边为我处理身上一些小伤口边欣慰地说到:小赫乖,懂得保护姐姐了,将来如果姐姐有什么事情小赫也要像今天那样挺身而出啊。我拍着口保证,那是当然的,我不能再让姐姐受苦了,我是男人了

    有一天,姐姐从院长口中知道会有个有钱男人过来视察这间孤儿院的环境,如果适合的话可以领回家做工人。姐姐则觉得她能勾引他,做他情人就更好了。

    我从窗户窥探,我看到了那个男人,他的侧面轮廓线条清晰,双目有神,尽管自己也是男生,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的确确是一个年轻而英俊不凡的男人,我开始担心姐姐未必能成事。

    姐姐主动走到他跟前说:我爱你,我想做你的情人,我求你带我走。

    院长大怒,想要赶走姐姐。

    谁知道那男人饶有兴味地跟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黄芝芝

    你知道我是谁

    不,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是个有钱人。

    呵呵,有趣的女生,好,我带你走,现在马上就走吧。没想到男人这样就做了个决定。

    你能带上我弟弟吗

    不,我不要男生,但我答应你每月给充足的生活费给你和你弟弟。

    于是姐姐跑来我跟前,告诉我她马上就要走,让我好好照顾自己。

    我望着那个男人,鼓起勇气走到他跟前,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想知道带走姐姐的人是谁。

    他目光如炬地凝视着我,蒋昕天。

    后来我看着姐姐上了这个男人的车离去了。这个男人没有食言,每个月都给很多钱给姐姐,我的生活渐渐好起来。后来姐姐跟我说那个男人要娶她,她说她爱他,但是他希望他的妻子是清清白白的,不能给人留有话柄,他命令我姐姐不许再和孤儿院有半点联系,后来除了生活费,姐姐的音讯全断了。

    再后来,一对连氏老夫妇因为无儿无女过来孤儿院,想要领养一个男生,连伯伯说是被我的眼神吸引,于是收了我做他们的养子,我改姓了连,然后跟着他们举家移民到了美国纽约。我才知道连氏企业是横跨多国的大财团,养父养母待我如己出,我上最好的大学,用最好的物品,还开始帮他们打理企业,一切就象做梦一样,但我多年来在孤儿院锻炼出的适应力让我依然在上流社会里游刃有余,养父养母很快就把所有都交给了我,一心养老去。

    我惦念着姐姐,用尽各种方法找到了蒋昕天这个人,才查到这个男人这些年来用手段搞得自己哥哥破产,嫂子自杀,他的侄女则是与他住在了一起,我全然不懂他安何种居心,我只担心姐姐过得好不好。

    我决定回国,找到了姐姐,却得知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家庭伦理丑闻。

    姐姐非常爱蒋昕天,她以为自己嫁了个好男人能过上好日子了。但后来发觉每次蒋昕天和她欢爱时,口里总是念念有词地叫着什么小余,她只觉得好屈辱。不久蒋昕天的侄女搬来,姐姐看到妈妈那和自己相像的眼眸还有那倔强皎洁的气质,她什么都明白了。那个女人和姐姐同住后,蒋昕天就没再碰过姐姐,姐姐甚至还发现这两叔侄经常背着她在客厅甚至厨房做爱,她闻到了这两叔侄身上有同样的古龙水气味她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本无法接受,这是乱伦啊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导致妈妈离开了他们家,蒋昕天整个人就象发了疯一样,整天窝在他侄女的房间里,姐姐说两句妈妈的不是蒋昕天就会暴打她。之后姐姐甚至不止一次看过蒋昕天带过男人回来,主人房门口有两双男人的皮鞋,但是房门却是紧紧锁着的,后来姐姐还查到另外那个男人居然是妈妈的大学男友徐浩尧。姐姐整个几乎快要疯掉,她跟我说她怀疑蒋昕天个同恋又是个搞上自己侄女的叔子,他甚至还和自己的嫂子有染,而自己只是蒋昕天的傀儡,用婚姻做为屏障这个男人的不道德。

    其实我最恨的是蒋昕天,他一方面强迫自己与不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另一方面明知道自己不爱那个人却还跟她结婚,还一直隐瞒所有事实,用姐姐做幌子。

    但是我可怜的姐姐居然说她还是好爱好爱蒋昕天,不能没有他。她只想为蒋昕天赶走一切扰乱他正常生活的不良因素,她认为都是妈妈和徐浩尧惹的祸,而妈妈就是最大的恶源她求我帮她报复,让他们生不如死,让他们离开蒋昕天,她说这样她就能完完全全拥有这个男人了。

    我觉得姐姐的爱有点畸形了,不知道是不是童年的影让她变得过于疯狂。但是我的姐姐做一切都是为了我,现在她需要我,我又怎么忍心拒绝她呢我曾经答应过当她需要的时候我会用尽全力保护她的。

    于是我告诉养父母我想回国做事,他们非常放心,也就由着我。我掩饰好了自己的身份,开始有计划地接近妈妈这个女人。我倒真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何能耐,搞得全世界都为她飞狗走。

    作者有话要说:遇到妈妈之后的连赫的故事会在番外补充,蒋昕天的故事以后也会说的。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