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八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谈判

    天河路一带有许多富有情调的咖啡店,以前蒋昕天有空便会带读书时期的妈妈过来逐一尝尝。大学时期,和徐浩尧拍拖后,这些店也是妈妈小俩口经常甜蜜流连的地方。

    蒋昕天把妈妈约在了其中一间环境幽静的小店。

    男人还是一贯的守时作风,来到的时候,他早已默默坐在窗边等候,右手的食指正随着蓝调音乐,一下一下轻轻敲着桌子。

    妈妈静静地坐到了男人的对面,二人没有急着对话,仿佛在享受着难得悠闲的午后时光。

    离开徐浩尧吧,从明天起,你不能再见他。男人率先开口。

    你用什么身份和我说话,叔叔还是地下情人妈妈觉得他的要求有点好笑。

    你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小余。你去世的父母也期望你成婚,你不忍使他们死不瞑目,是不是徐浩尧不是你的归宿。

    那么谁是我的归宿你妈妈质问到,心中倒是没有愤怒,只有悲哀。

    男人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蒋昕天继续开口说:你不要错下去了,你25岁了,还要继续一些没结果的感情

    哈哈哈,没结果的感情跟他的是,原来跟你的也是呵呵,的确,我25岁了,不过不怕阿,你不知道吗时代不同了,女人可以有许多情史的,没有人会介意,即便介意吧,也没所谓,我难道还奢望这个世界有什么好男人妈妈裂起嘴大笑,说得心中一阵悲苦。

    你跟徐浩尧的感情,已经放不下了,是不是

    妈妈没否认,亦没有出声。

    你应该知道,他快要和结婚了,是你姐姐。

    妈妈仍然沉默。

    小余,你没有奇怪为什么你的名字有个昕字吗

    你想说什么妈妈迷惑。

    的中文名字是蒋昕夕,她是你同母异父的姐姐,你应该知道了吧。蒋昕天口气出奇的冰冷。

    妈妈心中大惊。她的名字是妈妈取的,虽然以前曾经奇怪自己名字里有个和叔叔一样的昕字,但她以为妈妈只是觉得昕字比较好听,也没多想,但如今蒋昕天特意强调,那难道

    她实在不愿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想。

    有些事情我不得不说,是我的亲生女儿,昕字是莹为我而特意留的字。

    妈妈握紧拳头,面无表情,那么我也是你女儿

    不,你千真万确是莹和蒋炽天的女儿。昕夕则是我和莹在和你爸结婚前怀的,但我始终无法接受她的感情,没想到她执意生下孩子把她寄养在外国,然后还嫁给了哥。

    妈妈低下了头继续听。

    老实说,我一直没有勇气向你坦白过去,但我想不到让你遇到了昕夕,而昕夕却又非常喜欢徐浩尧。

    那么你是来维护女儿权益来了妈妈轻嗤了一下,干笑数声,心如死灰,背叛了我的父母亲,和侄女通奸,现在来饰演好父亲

    小余,你何必想得太多。我知道,我和你,不该开始,但亦不知道该如何结束。

    将昕余自嘲地想:多年来,为了和蒋昕天一起不惜违背伦理,为了徐浩尧则要生要死,现在却如同陌路,居然坐在当年甜蜜美好之地进行谈判,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蒋昕天送妈妈返家。一路上,她思绪混乱,想了很多,包括父母亲的过去,蒋昕天和徐浩尧的种种,心情没能平伏下来。

    下车前,蒋昕天突然抱紧了小女人,用尽全身力气深深吻上了她的嘴唇,妈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范思哲古龙水味道,让她有种他不肯放过她的错觉。

    离开徐浩尧吧,你不会后悔,你们不适合的,你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结束了深吻,男人有点气息有点急促。

    还有,最近我发觉有人监视我和你,我收买了那些负责监视征信社的人,他们说是连赫所托,你要小心连赫这个人。末尾蒋昕天静静地告诫。

    妈妈冷笑,开了车门,蹒跚回家。

    她只是觉得好笑,不是徐浩尧,亦不是蒋昕天,尔后还要小心连赫,天下之大,居然全是急着抛弃她的男人

    连赫刚巧在妈妈家楼下等着,小女人和她叔叔在车里的一举一动他全数看进眼里。连赫晦地看着蒋昕天,蒋昕天也不客气地望着他,两个男人似是对峙着,但眼底里的深沉却任谁也看不清。

    妈妈默不作声把连赫领了上她家,却一句话没说。

    亲爱的,我又做错了什么犯人总该有个辩解的机会吧。连赫从后抱着了妈妈。

    刚刚的你应该看到了吧,难道你不觉得奇怪

    你指你和蒋昕天有染的事

    你早知道

    我清楚自己女人的所有。

    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是一个迷上你的男人。

    别扯开话题。

    宝贝,小心你的叔叔,他非善类。

    现在妈妈真的弄不清楚到底谁是兵谁是贼了。

    嗯,不过比起这个,现在如何平息我的怒火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连赫口气深冷说到,你知道吗,当我想到你会被你叔叔这样压在身下呻吟的样子,我就受不了

    我刚刚和他没有`````,啊

    妈妈被连赫强行压制在了地板上,想反抗,无奈却挣脱不了。

    突然她手机响起,连赫拿起来看了看来电,然后邪恶地笑起来,按下接听键放在了妈妈的耳边。

    小余,是我。

    是徐浩尧。

    连赫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笑容看得妈妈心里直发抖,他用领带绑起了妈妈的双手。

    小余求求你说话吧徐浩尧说话的气息非常微弱,夹杂着咳嗽和气喘,看样子是病得不轻。

    妈妈听到眼泪直掉下来。

    这时连赫用力扒下了她的内裤,接着解开了皮带,掏出了自己的欲望,毫无前戏便进入了女人干涩的甬道。

    啊

    小余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各位支持看到大家的留言好感动哦,更新也决定会勤快点啦另外我迟点就会把完整h都发放啦。以后还会多多练写h的。不过最近纠结于情节和h之间啊,写太多h又会冲淡情节,但是不写h又怕无聊,嘿嘿。。。。

    而且我越来越分不清自己到底喜欢哪个男主多一点了,郁闷。。。

    强暴

    连赫不理会妈妈的挣扎,以湿润的舌尖调戏着她的唇,像条狡猾的蛇在她的敏感带舔着、刺激着、挑逗着,下身不顾一切地在律动。

    张开嘴巴,别逼我用强的。他命令道。

    不妈妈想起电话那头的徐浩尧,电话还在接通状态中,但她双手被绑得紧紧的,已经无力去想这个问题了。

    连赫,你这是强暴她下体疼痛不已。

    一抹冷光闪过他的黑眸。

    啊痛

    男人用力顶撞了一下女人下体,此刻男人的刘海轻轻披散在他的
如果这都不算爱小说5200
额头,在那一瞬间,她感觉他不再那样绅士,相反的,他变得俊美危险,化身成为令人不安的恶魔。

    我就是要强暴你,让你记着这个教训,不准你再去勾引其他男人

    她很恐慌,咬牙用力推开男人,却被他像头饥渴的野兽一样扑倒在地,她不禁痛叫一声,接着他把她整个人翻过来,用他全裸的男躯体压住她。

    放开我她咬牙切齿的说,可是很显然的,他一点也没听进耳里。

    放开、放开。

    不要。

    她越是挣扎,越是扭动,让她越能感受到他坚硬的男身躯。

    男人的大手便用力的撕裂她的上衣,露出大半雪白的肌肤,及白色的蕾丝罩。

    接着她的足裸被紧紧的捉住,她睁大眼看着捉住她脚踝的男人。

    连赫毫不客气的跨坐在她的身上,我劝妳不要再反抗了,否则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像只野兽一样弄伤妳。

    你本就是一只野兽她对他发出低吼。

    男人挑了一下眉,低低笑到,哦既然你是这样认为,我也没必要客气了。说着他的手轻柔的抚着她无助而苍白的粉脸,并温柔的用手拂去她散落在脸庞的长发,他发现他十分喜欢她的感觉,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这倔强的表情,我就更加无法放开你,你天生能引起男人的猎艳心理。

    忍不住的我就是想要招惹妳,一步步引你掉进我的陷阱,然后吃掉妳,谁教妳看起来这样细皮嫩。他露骨的亲热话令她感到脸上一阵火热。

    禽兽、下流她拒绝他的碰触,宛如十分厌恶似的别过脸去。

    她的反应让他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悦。

    女人,妳是没法逃脱的他用力的拴住她的下巴逼她不得不面对他。

    而她那种不屑的神情,才是真正惹火了这个一向不容任何人侵犯他的威严

    的男人的原因所在。

    游戏现在才开始 只见他俯下身子,是全身都散发出愤怒的火焰, 女人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少女幽香,令他更加心猿意马,血脉偾张。

    妈妈拼命的挣扎、抗拒着,白嫩高耸的酥因为挣扎而不住晃动,更是显得令人垂涎的引诱着他、撩拨着他,引发他深潜在体内的男人兽。

    不要感觉到他的手在拉扯她的裙子,一个用力便把裙子给撕裂。

    连赫是个自制力极强的男人,但是每当他面对妈妈,便无法压抑打从心中想要的渴望, 眼前这个倔强的小女人令他心中有主动想要征服、占有的渴望。

    琉璃灯的光芒洒在妈妈雪白的胴体上,她完美又诱人的酥,晶莹柔嫩的肌肤,修长无瑕的玉腿,他的目光落在她女神秘的私处时,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他眼中对她毫不掩饰的渴望令妈妈的身子一阵轻颤。

    天啊早知道就不该招惹这种男人的。

    他的手轻柔的揉搓着她的部,并用手指轻轻的揉捏挑逗着那迷人的小点,引起她全身一阵火热。

    不想让自己沉沦在这种肤浅的快乐中,她拚命想要保持清醒,可是他加谙在她身上的刺激,却一层层地将她的坚持剥落。

    不可以再任由他这样为所欲为下去了。

    她想也没想的用力咬一下他的唇,这才令他痛叫的离开她的唇。

    妳好大的胆子,敢咬我他目光闪烁着想要杀人的火焰。

    他冷冽的注视着她红艳柔软的唇上有血迹。

    你活该。妈妈的口吻里充满得意洋洋。

    本来想对妳温柔一点的,但看来我不得不速战速决。他的面孔变得冷酷又森,全身僵直的肌显示出他的怒气,感的唇抿成一线,他邪笑了一下,然后拉开她的两腿,用膝盖抵着她,让她的双腿无法再夹紧,接着手指深深的探入,触着她少女最私密的地方,中指先是按住她花瓣中最敏感的小核,然后轻轻的摩擦着。令她感到又痛又有种难以言喻的酥麻通过她的全身来到她的下腹,她羞愧的感到自己的体内女的本能反应,刚刚还干涩疼痛的甬道不由自主的泌出甜蜜的津。

    啊妈妈忍不住倒吸了一大口气,感到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男人的手指开始缓缓的抽送、玩弄着她已经湿润的小,阵阵由他手指抽送所传来的快感,让她忍不住扭动着清丽年轻的娇躯。

    啧啧,你这荡的女人,口里说不要,这里可是湿的不行

    羞耻她想要逃开他对她所做的动作,但是他强壮的手臂却紧紧把住她的纤腰。

    啊不她忍不住轻喊出声,头只能无助的摇晃着,彷佛如此就可以拒绝接受这残酷的一切。

    别急过一会儿你只会喊爽他的手指更加快速的在她的体内猛烈的冲刺着。接着用力的拉开她如雪一般白里透红的玉腿,不理会她的抗议及尖叫,再度将坚挺的进她的小。

    妈妈知道自己体内女原始的情欲已经被他彻底的给诱发出来,转化成无尽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全身,令她感到自己不再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人了。

    啊嗯啊她无意识的发出轻吟声。

    没想到一阵急促的门铃响了起来,小余,小余,开门姓连的你这个禽兽有本事你给我开门徐浩尧猛拍着门,整间屋子感觉都震动了起来。

    连赫停止了身下的动作,脸上泛起了一阵笑意,如果说之前的他是一个绅士的话,那么此刻无疑他已倾刻间变成了一头野兽。妈妈呆木地瞪着他,连赫的真面目完全露出来,让她极度不安。

    不,我求你不要。妈妈意识到连赫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不,宝贝,这么快就求饶,太伤我心了,妳连战斗都还没开始呢他在她的耳下撒满了细吻,接着站起身来,走去开门。

    妈妈只觉头脑耳膜嗡嗡响,闭目不敢看徐浩尧看到她这幅样子的反应。

    门咔嚓关上,徐浩尧看到妈妈在地板上衣衫不整,下身混杂的体还在不断往外流,画面乱无比。他无法忍受,虚弱的身体不断颤抖,拿起拳头就往连赫身上打去,但是无奈他还病重,多天在外面饱受寒风暴雨摧残,他哪还有力气和连赫对抗,脑袋昏昏沉沉连目标都打歪了。

    连赫低笑起来,没想到徐家大少上门做客,小余,我们哪有待薄客人的道理说着轻易便把软弱的徐浩尧生硬按在了椅子上,用绳索把双手往后捆绑。

    徐浩尧用尽全身力气挣脱,手都被绳子都磨出了血迹,大吼:连赫你若碰她一汗毛,我徐浩尧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何止要碰她的汗毛我连这里,连赫用力吸吮了妈妈的头一下,然后一手用力往女的私处进两指头和这里我都要碰

    啊下体突然侵袭让妈妈一时接受不了,连赫,干徐浩尧什么事,你要折磨就往我身上好了妈妈恨恨地说。

    连赫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宝贝,乖,好好演好这套a片给客人看,完事后作为奖励我给你说个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越写下去越发觉每个男主都快被我写成坏人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