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七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餐桌下的爱欲

    眨巴着眼睛,用一种心知肚明的眼神盯着这对刚缠绵完的男女。妈妈有点不自在地别过头,呷起闷酒。

    ok,i see.别害羞,大家都是年轻人嘛,嘻嘻嘻嘻还在那里取笑。

    连赫倒是厚面皮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小余,以后若连赫若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哦本小姐最讨厌没良心的男人了说着作势在连赫面甩了两下拳头。

    这些日子和相处下来,妈妈越来越喜欢这位姐姐,直爽的格,和她有着截然不同的热情内心。她好想好好和这位姐姐相处,并且她认为有权利知道自己的身世。

    她决定回国认真找个时间和聊聊。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拉妈妈陪她去机场的名牌服装专区,挑个不停,边选还边没头没脑地说什么要把男友的信用卡刷爆之类的。妈妈冷在一旁,兴致可没那么好了,她不是没穿过那些名牌,只是上万块的衣服,她再怎样爱美,凭个打工族薪水得要考虑好久。陪在一旁的男士这时掏出一张金卡,让她帮忙挑几件喜欢的带回去做手信,还特意吩咐挑几件冬装的。妈妈倒也没客气,把最贵最好看的都挑了出来,连赫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把衣服都包下来。

    这个连赫真的只是个电视台的工薪阶层,那到现在为止他表现出的阔绰未免太离谱了,可妈妈始终不想过问太多。虽说两人现在有了体关系,当她还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复杂。

    飞机从万尺高空徐徐降下,在停机坪从窗外望去,才发现国内已经是冷雨冽风的寒冬天气,气候温差一时转变,妈妈身上还是不合时宜的凉爽装扮。下机时,连赫默不作声地把一件机场买的外套轻轻披在她的身上,女人才明白连赫的用意,这个细心又温柔的男人。

    男士们是不应该让自己的女人受苦的。连赫搂着她既绅士又带点霸道地说到。

    哟,我快看不下去拉。连赫你别当我不存在耶

    妈妈偎在连赫身旁,好笑地望着可爱的。

    幸好我也找了来接我机,哼着急地嚷着要快出闸。

    蒋昕天么

    感觉到妈妈身体轻微一颤,连赫大手把女人纤腰一揽,宣示所有权你现在是我的女人。

    男人最喜欢征服,妈妈明白。她倒也享受这种得宠感,不知蒋昕天等会看到她在别的男人怀抱里的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她好想看。

    于是女人千娇百媚地还连赫一笑,任由男人搂着她。

    baby,im here.唯恐天下不知地喊着,接着飞扑过去抱着自己的男友。抱过后,让过身来,妈妈看到了一张预料之外的面孔。

    我向你们介绍,这是我的男友徐浩尧,也快要是我未婚夫哦说得很甜蜜。

    尧,这两人就是我跟你说的在旅程中干柴烈火的男女,男的叫连赫,女的叫妈妈。

    呵呵,徐浩尧,好样的。妈妈整个身体冷了下来,冷冷地说:你好,徐先生。

    徐浩尧开始也是一愣,但是看到妈妈和连赫的亲密,面对自己却又是截然不同的冷淡,心情也晦起来,他强逼自己冷静下来,蒋小姐,久仰大名啊。

    徐先生,你好。连赫主动伸出手。

    连先生,你好。徐浩尧也握了过去。

    两个男人的手握得有点紧,明显有比拼的味道,连赫一脸敌意地看着徐浩尧。

    妈妈当然能嗅出两个男人间的火药味,她却充满报复快感。

    好啊,徐好尧,是谁上飞机前还向她发送爱的短信,下机却又来了个正牌未婚妻,不得了的男人。

    好了,你们两个大男人别惺惺相识了,我肚子饿坏了,吃饭去少筋地撒娇。

    结果两对男女,各怀心事地坐在一起,只有一头热地唧唧吱吱。

    妈妈神有点飘忽游荡着,隔壁一双大手在桌布的遮掩下了过来,直抵私处。

    又是连赫这个披着羊皮的狼的恶作剧妈妈穿着的迷你裙让男人很容易就得手,女人想要抗拒,夹紧了双腿,却使男人的手指更进入缝。手指起初还是隔着内裤轻戳着核,感受到女私处的湿润后,便把内裤拨到一边,毫无阻碍地直接攻击花心。

    连赫望着女人坏笑着,仿佛在嘲笑她的敏感反应。

    妈妈这时好恨自己这副荡的身体啊,她好像还隐隐听到餐桌下水在摩擦下发出的声响。

    一条穿着男皮鞋的长腿自对面伸了过来,有意无意地摩擦起女人的小腿肚。徐浩尧正不怀好意地望着她天,他甚至还脱掉了皮鞋,用脚直接抚弄着女人小腿的肌肤。

    慢慢的,他往上探去,到达女人的大腿内侧。由于有餐桌的阻隔,徐浩尧最多只能到达这里。碰不了女人蜜,徐浩尧恨不得把桌子推开,无奈他只能流连在大腿内侧,来回挑弄着。

    妈妈有点庆幸桌子足够大,不然徐浩尧要发觉连赫这刻正在她那里肆虐

    疯了,她在庆幸什么呀,这些该死的男人,全都在欺负着她啊,她快要受不了了

    察觉到女人的分神,连赫加大了手指的力度,一个用力把指头进私处的甬道。

    啊女人满面通红,身体一颤,忍不住叫了出声。由于她刚好拿着红酒杯,别人以为她只是拿不稳杯子。

    怎么了,小余这么不小心,弄得都湿了。连赫别有用意地加重了湿字的音。

    蒋小姐,怎么这么激动呢。徐浩尧也特意问候,扬起嘴角,以为妈妈是对自己的挑逗起了反应,又加紧了几下摩擦。

    有谁知道这两个男人正在餐桌下戏弄着一个女人的身体,而这两个一面正人君子的男人,此刻却都装着认真聆听着的话的模样。

    嗯妈妈又
风流董事长全文阅读
忍不住叫了出来,不行,她好难过

    猛地把腿一收,用力把身下的手拨去,妈妈咻地站了起来。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去个洗手间。

    女人慌忙落跑。幸好有长外套的遮掩,不然下身的湿泞不堪早已经沾到裙子上。

    理不清的爱欲要掀起轩然大波。

    作者有话要说:我这个色女最喜欢偷偷的感觉,哈哈。

    困惑

    男人猛然抱住了女人,从背后抓住房。

    不,不要不顾女人回过神来所发出的喊叫,男人狂乱地揉着那丰满的部位。几乎无法一手握住的那部份,在手指中挤压、揉捏、转动,变成各种形状。那是非常柔软而富弹年轻的房。

    不行我说不行啊连赫

    无视于口气已经逐渐变成呻吟的女人,男人品味着部的圆滑,而发热的分身正激烈地磨擦着臀部的裂缝。

    尝试着把上身转过去的最后抵抗下,男人覆盖上了嘴唇。抗拒舌头进入的妈妈,因为身体后仰的难受,所以很快就被攻陷了。在她大大吐气中,连赫立刻把舌头潜入了。女人全身逐渐脱力了。拉高裙子,取下内衣。

    你为什么总是在这种地方这变态小女人说了句嗔怨的话,连赫更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男人站起身拉下了长裤。全裸的股间,充血得疼痛的男本体正对着女人的花,把腰一把拉近了过来,男前端顶在了花瓣的中心。望着妈妈害怕的眼神,连赫一鼓作气地贯入了花蕊。

    啊突然被刺入体内深处的妈妈,皱起眉头地呻吟。但似乎并不是因为疼痛,反而似乎像是快感,像在咀嚼着那强烈的一击,眼眸湿润了起来。

    看来,你还蛮喜欢做得激烈一点的嘛,抓住女人的侧腹后,开始啰连赫说着猛然把腰前挺。

    啊

    途中女人开始发出喜悦的哀叫。男人猛烈的把男体一出一进地,逐渐加快了速度。妈妈口中发出的哀叫,逐渐变成了低吟。大概是激烈过度而喘不过气吧。

    要快点结束

    哼,怕人家知道我偏不

    啊嗯,不行

    男人把女人臀部高高抬起。锁定目标,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刺入。

    拍打臀部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内充满着,无法停止。

    天煞的连赫,居然跟着她进洗手间又强逼她跟他做了他爱做的事看着男人得逞的笑容,她只想狠狠地揍他

    好久哦,菜都凉了,我说你们俩解决问题还真是不分地点时间人物阿等得一脸苦闷,话中有话。徐浩尧则脸色铁青,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气氛诡异的饭局过后,妈妈全身活像散了架一样回到家里。旅行的劳碌,被连赫的连番折腾,泡了个澡,她现在只想睡眠。

    叮铃铃不耐烦的女人把电话挂起。

    叮咚叮咚叮咚,妈妈,妈妈门外又一阵急促的叫声。

    门打开了,一盆冷水却迎面泼了过来,男人整个从头到脚都湿了。

    我不想见到你给我滚妈妈对着某人未婚夫做出了最不留情对待,砰就把骄傲的徐浩尧拒诸门外。

    徐浩尧整个都呆在了原地,他大少爷这辈子都没受过气,这个女人天生是他克星吗

    隔着一道门,男人声音带着点乞求的语气:小余,你开门吧,你听我说,可以吗

    泪水不自觉地流下来,妈妈想不到她此时此刻还会为这个男人哭。徐浩尧阿徐浩尧,你有你的女友们,还有个正牌未婚妻,还来招惹她干嘛呢现在他的未婚妻还要是她的姐姐,你就安安分分地好好对待她吧何必再来要乱我的心呢,妈妈想。

    女人盖着头想着不知不觉便睡去了,梦中她看到了第一次见到徐浩尧的情景。午后的阳光,静谧的图书馆,男孩天真的睡颜。

    这么多年来一直让她梦萦魂牵的男孩。

    大多数的女人都有初恋情结,虽然初恋结果未必美好,但总喜欢把这些回忆不断的拿出来擦得光亮。妈妈为自己对徐浩尧还存有的感情给了这样一个解释,但是她早已经决定不再留恋。

    所以第二天早上看到徐浩尧居然睡在她家门口等她时,她还能绝情地采取漠视态度。然后这种情况维持了好几天,徐浩尧就象魂不散地出现在她身边的任何一个地方,极力要向妈妈解释什么。

    喂,你前男友又在那里等了,他面容好憔悴。这天李琦琦在妈妈家蹭饭,唉,好一个帅哥,你作孽阿,浪费资源。

    妈妈从李琦琦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徐浩尧站在她家楼下,正望向她家窗户方向。

    天下着绵绵细雨,寒风凛冽,街上人烟稀少。徐浩尧的刘海早被打湿,落寞地低垂下来,整个人没了往日的生气,面色苍白,好像随时都会支撑不下去。

    喂喂,那是不是你叔叔他在干嘛李琦琦像发现新大陆般。

    妈妈望过去,只见蒋昕天跟徐浩尧说了什么,然后两个男人起了一点争执,浑身没力气的徐浩尧接着被蒋昕天硬拖了上车。

    妈妈慌忙拨几通电话过去蒋昕天那里,但是蒋昕天都挂断了。

    深夜时分,蒋昕天终于回了个电话。

    明天中午出来碰个面,有些关于徐浩尧的事情要跟你说一下,还有你姐姐蒋昕夕的事情。

    蒋昕天在电话里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感情,妈妈忐忑不安地想了一个晚上。

    作者有话要说:怕大家觉得我描写的h过于猥亵,所以本章的h有所保留,待以后大家可以接受点了再完整发放啦其实偶也是纯情保守少女 嘛别扁我,sm等什么变态的,无爱光做的我都写不出了,呜呜

    本章作为一些情节上的铺垫,闷着诸位看官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