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六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情欲墨西哥上

    在墨西哥的最后一晚,连赫约了妈妈到酒吧喝酒。

    喏,龙舌兰酒,墨西哥一大特产,连赫递上来一杯。

    妈妈从来不随便喝男人的酒,不过她认为连赫是个君子。沾了一点,舌尖有点麻麻的感觉,却满带香甜,缠绵于喉。于是妈妈又喝了几口。

    这种酒的度数比较高,酿制这种酒的是龙舌兰的花朵,十分尖锐,据说可以当作武器,我觉得很像你呢

    哦我有那么可怕吗妈妈开始微醉,身体微微靠了过男人的膛。

    一点不可怕,反而很诱惑。

    那你说我很诱惑你咯。

    美人在怀,我有点按捺不住了。连赫一面诚实地犯难着。

    这时舞池的人开始跳舞了,妈妈兴起也扯着连赫往舞池跑去。妈妈顽皮地抱着连赫的脖子,彼此身体紧密地粘着随着音乐摆动着。在酒的作用下,妈妈红红的脸蛋非常诱人。

    我说你啊,有时候好迂腐,我看你不像同恋啊,真让我怀疑你是不是那个不行,嘻嘻,说着小女人吃吃地笑起来。

    女人,我警告你别挑战我的耐,没听过男人最不能忍受人家看不起他那方面

    啧啧,真的那我要找别的男人验证一下了。

    妖女,那么我来向你证明一下吧说着一把拉着蒋余进了酒吧的男厕,锁紧了门。

    还要找哪个男的验证吗低沉醇厚的男中音充满磁,淡而清新的气味逸入鼻间,令女人身心颤动。

    不,不用了,别在这──啊

    白色短袖t包裹下的酥猛然被大手所攫,用力揉动,暴得使女人不由得轻启红唇。

    以后不要找其他男人去玩这种危险游戏哦连赫拉高她的衣服,一对丰释放了出来。 两边皆被他巨掌所握,掌心摩挲着细致的肌肤,峰顶的粉色蕊瓣不断的跟白色衣物摩擦,略的质感引发异样的酥麻自尖窜流开来,硬挺了柔软的花蕾。

    你本就一色狼妈妈呼喘着气,软软靠在男人坚实宽厚的怀。

    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君子连赫邪恶地笑说, 指尖突地用力拉扯蕾,女人惊呼一声,情不自禁仰头娇吟。

    呜这里是厕所

    又如何男人喘着气,恶意拉扯着女人头。

    妈妈感觉自己就象一只绵羊终于落入大灰狼的手里,这样一个谦谦君子居然在公众场所和她做这种事,这样感觉好随便、好荡。可是可是她就是喜欢连赫这种表面冷淡其实充满热情的样子。

    男人撩起她的裙襬,毫无怜香惜玉意味的直击被内裤所保护的柔润。 砺指头蹭入花缝间,夹住幼嫩花核,放肆的疾速搓弄,捻燃花壶深处强烈的渴望,纤腰因此轻摆,紧绷的大腿夹住他的手,渴求着他更进一步的进犯。

    你太销魂了他腾出一只手指,直接挤入她的深幽之中。 长指肆无忌惮的进出,诱引出甜蜜浓腻的花蜜,沾湿他的指头,在薄薄的亵裤晕染上淡淡的痕迹。花蜜湿滑了略微干燥的瑰嫩花壁,使他的进出更为顺畅,一次比一次更深入。

    女人强烈的感觉到他灵活的指尖恣意的勾弄她的娇嫩,不断的刮出一道道快感。 她想要他更狠更深入的贯穿,她想要他深埋在她体内,她想狠狠的箍紧他,不让他离开。

    好厉害,我我还真差点以为你是

    连赫口一火,长指退出,转而一把拉下她的底裤,将她身子往前一推,趴在马桶上。大手一甩,深蓝色的裙襬撩至腰间,露出雪嫩圆臀。 膝盖撞开她合拢的大腿,自蜜满溢的爱早已濡湿大腿与臀瓣,在西沉的晕黄阳光照下,闪动晶莹光泽。

    他褪下下身的休闲裤,昂扬欲龙弹跳而出,灼热的抵着她的腿间。

    是什么 他下身一沉,直接捣穿妈妈的幽柔女。 灼热瞬间充满幽谷,热烫得让她微颤。

    啊她随着体内的情潮轻吟。

    说他冷哼,强力顶击她娇嫩的蜜,激捣出泛滥花蜜。 手指用力掐住墙壁,与他几乎将她撞毁的力道抗衡。

    是是,好厉害

    男人的嘴角缓缓上扬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叫我赫,小余他抓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更为野蛮的强力挺进,击毁她勉强撑住的力道,让她只能无助的发出宛若泣吟的娇喊。

    他的亢挺在她幽谷之中随意的转换角度,为了惩罚她,他不顾她的柔弱娇喊,将她的嫩壁摩擦得充血红肿,赤铁更在每一次的抽之中越见硕大。

    赫,赫妈妈在酒和情欲作用下,什么都忘了,只跟随着身体感观。

    一阵狂抽猛之下,体内的轻颤终于止息,他退出了她的身体。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还是h,不喜欢的可以直接跳过。

    情欲墨西哥下

    妈妈想撑起上身,一股重量又将她压下。

    做我的女人说罢,连赫在她耳垂留下了一圈齿痕。

    在长发遮掩的面孔下,是窃笑的喜悦之色。

    不行哦,我不属于任何人 她转过身来,手臂一个用力,坐上流理台。 雪随着她跃起的动作晃动出艳丽的波浪,悬挂在脚踝上的蕾丝内裤在还在小腿上轻荡。

    头发凌乱,罩还紧箍在口,短t把那对玉半遮半掩着,头隔着衣服还明显看得出它的硬挺。 裙子撩高至大腿,私密之处若隐若现,白色体沿着腿部曲线,缓缓往下滴落。

    妈妈此刻的浪荡模样足以让所有男人血脉偾张,任谁都无法按捺得住。没有化妆的脸庞还是清纯得如百合,但举止间的冶艳放浪,又结合得该死的好,天生的一件尤物。

    男人霸道一揽,我说做,你就做,连赫决定不再绅士。

    不行嘛细细的嗓音娇嗔。女人抓住他仍火烫的巨物,状似漫不经心的在她大腿内侧敏感处摩挲,让连赫忍不住暗喘了口气。

    这女人居然懂得如此撩拨男人

    妈妈发觉她好喜欢看到平常一向冷静自持的连赫丧失了理智的模样。

    敏感的前端不断在女人细嫩的大腿内侧摩擦,年轻的男还来不及疲软休息即再现昂扬,前方的小孔泌出透明的体,抹上妈妈的细肤。 纤指握着赤铁,状似漫不经心的来回摩擦,指尖沾上男的爱,涂抹在她红艳的唇。

    有点咸 她顽皮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唇边,下一秒做出让连赫全身欲火窜升的举动──

    粉红小舌环绕红唇一周,将属于他的爱含入嘴中。


暴露的淫荡妻txt下载
   妳这个女妖连赫一把抓住她的后颈,将她往前拉,那微张的感粉唇整个被他所噙,任他吸吮舔弄,磨得又红又肿。 他恣意的纠缠柔软小舌,在湿热的口腔内翻搅,大力吸吮软唇,牙齿毫不留情的囓咬,十足十的占有。

    在她大腿磨蹭的硬挺滑到腿心,抵着她的花唇,在湿滑的花来回摩擦,小孔一次次蹭到顶上早就充血饱满的小核,酥麻的快意四处窜流。

    赫她呼唤着他。

    前的雪被连赫的大掌抓得的在他指间滚动,夹击出阵阵快感热潮。 她感觉到双腿间的湿濡,动情春水持续自花壶深处漫溢,热烫灼身,无名的空虚感叫她饥渴得快发狂。

    赫她抓着他的昂然往口推,赫,我要

    乖,把他推进去。男人舔着她敏感的白嫩耳垂,喃喃在她耳边下命令。

    嗯她将滚烫的赤铁往自己的口塞。 硕大的前端拨开前方阻挡的嫩,挤入蠕动不已的花口。 层层嫩壁咬着他的大,却无法完全吞噬。

    你那里太大,我没办法她焦躁难安的扭动玉臀,玉手拚命推挤着他的巨,渴切他填满空虚。

    别急男人安抚着她。

    她的花好紧,他又太硕,即使春露将甬道弄得湿滑,不靠他这儿出点力,仍难以顺利进入。

    你来媚眼闪动着水光地凝睇着他。

    看着小女人的急切的恳求,连赫反而想多折磨她。 他浅浅的入,缓缓磨转巨,慢条斯理的碾着嫩壁。

    别拜托,再进来他仅在口盘旋,痒得她快受不了了深一点再进来」

    男人强忍着,捺着子问,小荡妇,还敢捉弄我不

    不不敢了求你

    连赫铁了心要多折磨她一会,仍是缓缓的入再抽出,多次在口徘徊摩擦着轻颤的嫩,就是不肯狠狠的占有她。

    赫她发狂的低泣,连赫你快给我进来

    心急的女人他缓缓的将前端挤入即退出。

    不那样一点也不够

    再进来嘛

    妳有多渴望我进去表现出你的热情给我看

    闻言,女人不假思索,伸出小舌舔他的指头,张嘴含入,将他的长指当成他身下的肿胀男,一上一下含弄吞吐。

    小小的舌尖灵活的舔舐他的指头,指间的柔嫩,易感的掌心酥酥痒痒的感觉,让男人险些失去自制,冲入她的深幽之谷。

    女人,妳真行男人发出喘息,但仍没回应她的要求。

    妈妈放开他的手,两手揉捏着自己的玉。 她抓着小手无法完全掌握的,大力的搓揉,指尖捏着挺立的小花蕊。

    啊好舒服她靠着墙,垂着眼,沉溺在口的阵阵电流,娇俏的脸蛋布满放荡的红晕。 她滑下一只手到粉色花园,分开丰软的花唇,找着自己敏感的小核,两指夹弄,不断的来回搓弄着。

    啊啊好 她的花壁因为全身窜流不止的电击般酥麻而颤动不止,火热的春水更是泛滥,彷佛要将他的男跟着烧灼起来。

    连赫终于无法忍耐了 巨掌扣住女人因快感而轻摆的娇臀,沉下劲腰,一举将花径贯穿。

    啊女人发出战栗的喊声,自抚的小手眼看就要松开。

    继续连赫低吼命令。让我看妳有多放浪继续」

    女人的手跟着连赫冲刺的频率,夹击着尖,搓捻着花核。 三方同时受到刺激的她,快感很快的聚拢,她晓得那蚀人心魂的高潮即将到来,指上的速度立刻跟着体内的波动加快。

    就在她即将攀上极乐巅峰之际,电话声突然传来。

    是

    听连赫恶意命令。

    唔喂妈妈拿起了手机,轻喘了口气。

    连赫恶意狠狠撞击了一下,在他进入的同时,幽谷立刻起了反应,将他的昂扬吸住。

    讨厌妈妈张嘴咬捂着她的掌心。

    喂你们去哪啦落下我一个大声表示不满。

    呜,没我们在喝东西

    连赫长腰摆动的频率更快了。

    呜

    干嘛了

    没噢妈妈狠狠地瞪了一下身后的男人。

    见状,连赫坏心肠地把手指伸了妈妈的小口里,手指肆无忌惮的搅弄她的香舌与蜜津,妈妈无法作声,却情不自禁地合嘴吸吮。

    妳这个小荡女男人对她此举十分满意,长腰又狠狠动了几下。

    妈妈心中暗喊糟糕,但已经无法反抗了。

    在外国长大的终于明白他们在忙什么了,于是在电话那头揶揄到哟,你们在忙,我先不碍事咯,一个小时后我再打来,你们慢慢接着电话便挂了。

    连赫的刺激着她的圆核,左转右转的辗磨,让她几乎崩溃,汹涌的春水更是滴滴答答的流满了腿间。

    妈妈终于不用压抑了,男人顶击她一下。有人,妳那里怎么更湿

    呃

    越紧张就越湿 他拉高她的臀,让她跪伏在地上,甜美花尽情敞露,硕亢挺毫无阻碍的冲刺个过瘾。

    唔她痛苦的捂着嘴,预防声泄漏,酒吧外头还有人呢

    幸好外面人声和音乐声鼎沸,让她可以不用再那么克制,偷偷的让娇吟荡漾在指缝间。

    那我们下次去能让妳紧张的地方。

    还有下次

    连赫神秘的但笑不语。 他俯身在她背上,拧捏她粉嫩的头,听着她咬牙隐忍的痛苦喘息,让他更想狠狠的蹂躏她。

    大手往下扣住她脆弱的嫩蕊,燃起她更张扬的渴望。 他强悍的不断挺进深幽之中,一次一次的凶猛撞击,捣出更多的黏腻春露,在拍合的臀间发出羞惭的声响。 他一个猛然撞击,更让她险些失控尖叫。

    女人在男人的狎玩下,不停泣喊着。 她狂乱的抬手拉下他的头,吻住他的感厚唇,与他唇舌放浪缠绵,直到情潮泄尽的一刻

    激战了不知几个回合,厕所内的两人才轻喘着,默不作声的整理衣物。

    此刻妈妈心里其实在懊恼自己作孽啊,喝了几口酒,犯了自己的戒条,酒后乱,真的不该。以后该如何应付这个男人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章h纯粹是为了回馈读者的。

    不过女主终于和连赫那个了,哈哈。

    这几天因为要赶几份新闻广播作业,要写稿和录音,必须花费一些时间。表哥结婚又要帮忙拍照所以可能更新不能这么频繁了,但是有空还是会上来啦。谢谢支持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