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五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他和她的情事

    19岁的她,在蒋昕天的悉心照料下长得亭亭玉立,大一入学就受到不少男生青睐,只是那时的她还是一心仰慕着那个叔叔,谁都入不了她的眼。

    每天跑图书馆看书的她留意到了一个总是在图书馆睡觉的男生,同学李琦琦后来告诉她那是校董的儿子徐浩尧,大二的学长,评价是:花花公子,不学无术,好女孩千万别惹上他。

    妈妈虽是个外表柔顺但内心却有相当强烈冒险心的女孩,越是禁忌的事物越能诱发她的好奇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妈妈每天偷窥泄露了心意,某天徐浩尧终于走了过来主动搭讪。

    像任何爱情故事顺序一样,一切自然发展。牵手接吻,20岁的冬天,徐浩尧生日,妈妈把自己送给了他。她发觉徐浩尧幽默、智慧、冷静、俊朗,几乎集人类的男人优点於一身,她全身心投入,20来岁的少女,谁也渴望校园王子的专宠。那时候的徐浩尧的确也把她快宠到上天,乐得她忘乎所以,偶尔有人提及徐浩尧的花边新闻,妈妈全视作妒忌,她爱他,便相信他。

    到了大四,她心甘情愿做个小女人,和他过起了同居生活,圈子急剧缩小,她没了朋友,没了自己的生活,但她有他亦觉心满意足。

    后来有个意外,她怀孕了。过于大意,发现的时候孩子已经三个月大。他们太年轻,本没有生孩子的打算。徐浩尧懊恼得用烟头在手臂上灼了一个疤痕,说是要记着他带给她的痛。

    妈妈需要入院一个多星期做人流,胎儿比较大,要先药流再刮。那晚药流的时候,痛得妈妈死去活来,她亲眼看到自己下体排出了一个成型的胎儿,手手脚脚已经开始长出来。胎儿没名字,妈妈称他小b。她呼唤徐浩尧近来看看小b,徐浩尧却不敢。无奈,她只好由护士搀扶着上了床,当她听到另外一位护士唰的一声,把她的孩子冲到厕所里去了,她的心整个凉下来,手不停在抖,她的孩子呀徐浩尧握得妈妈的手紧紧的,他们约定好,以后要结婚,要让小b回来。那天晚上,妈妈发了一整晚的噩梦,梦里全是婴儿哭声。

    麻醉刮当天,妈妈很怕,她等着徐浩尧来陪她,隔床女孩的男友早早来到了,那个女生不停拿着男友出气。然而他没有来。她一个人走往手术室,麻醉药发作前,妈妈眼角还挂着泪水。醒来的时候,只有护士在,说一切可以了。

    下体还疼痛着,她支撑着无力的身体,脚步虚浮地走回房间,一个人。世界仿佛都灰了,回到房间,他还没来,又是她一个人。

    从此她心里有道裂痕。

    之后开始剧变,她身体恢复了一点后,徐浩尧和前女友王筱文复合的传闻四处沸沸扬扬,她发现徐浩尧的电话有好多通王筱文的来电。她走去请王筱文不要纠缠徐浩尧,她要申明自己的女友身份。

    然后某天回学校上公共课,当众她被一群女人围起来,王筱文用手指戳着她的额头,说了一堆难听的说话。

    例如是你男友自己找我的啊,用不用给聊天记录你看呀他是玩弄你的,说只有你才这么死心眼他怕你没了他活不下去,他是可怜你之类的。

    然后还有一些其他人的耳语她好可怜哦,原来是同情她我就说徐浩尧不会钟情她啊,被抛弃了之类的。

    之后她被人扯了几下头发,扭了几下耳朵。那时的她连哭都不敢,一动不动地站着,围着她的女生好多好恐怖,她只想有人可以救救她,但只得她一个。

    李琦琦说她有跑去找徐浩尧下来帮忙讨个公道,谁知道徐浩尧说要息事宁人,别惹太多事。在最需要他的时候,妈妈却是只能一个人孤立无援。待所有人散去了,她终于开始哭了。之后徐浩尧随意安慰了几句,她还是哭,他觉得烦,好几天没回来。再后来,像发现父亲偷情一样,提早放学回来的她看到在床上纠缠的男女。

    所有男人大概都是一样,她想。

    她已没有任何眷恋,从她和徐浩尧的屋子里搬走后,妈妈突然像人间蒸发一样,不再上学,在蒋昕天的帮助下取得了学位,好一段时间,他俩都从彼此的世界里突然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为免故事扯得太散,关于妈妈和徐浩尧的往事,以后会在一个徐浩尧的番外交代,现在略略带过作一下补充剧情,当然h也会放到番外里面去d。

    这三个男人

    那种,被酸甜的气息所包围的情形,是何时的事了呢

    那能够使人心境平和的灼热的气息,那温柔的令人身心舒畅的抚,是熟悉的男人的大掌。让她想起很早以前,那种无比的安全感。那壮阔的怀似乎能够包容她的一切,她真的想一直就这样依靠下去。

    面上啪嗒啪嗒地,好像有点湿,是汗水还是泪水模糊张开眼,看到徐浩尧不断在她身上律动,她好像看到这个一直吊儿郎当的男人在流泪隐隐约约听到:小余,原谅我我实在不想的,小余滴滴泪珠掉落到她的脸颊上。

    妈妈以为自己在做梦,心里直笑这个男人在她的梦里居然是个这么任和感的孩子。以为是梦境,妈妈于是更加放开自己,全心去接受这个男人。

    得到女人的响应,男人一个饿虎扑食将她疯狂压在身下,用野的动作抓住她白皙的大腿,将其向左右拉开至最大限度。紧接着,把露出来的的秘唇尽可能地朝两旁分开直至极限,以自己的分身贴上去。

    啊呜,妈妈无法自制地仰起下颌,向后弓着身子。女私处仿佛是要将暴入侵的异物推出去一样地压迫着男人的阳具,,强烈地收缩着,甚至可以听到摩擦壁腔的滋滋声响,徐浩要不断猛烈地入抽出再入。

    呼,哈啊啊女人无法自制地痉挛着。

    压在女人的身上的男人,贪得无厌地品尝着她那柔软的樱唇,偶尔轻咬她的耳垂。张开手指大把抓住她的房,用力地揉搓挤压让它变为各种形状,使出吃的力气吸吮她的头。

    女人一面紧紧地抓住床单,一面主动地伸出两腿缠在男人的腰间。

    你是我的我的男人突然变得暴躁,大声地吼着。

    完全幻化为野兽的男人,进一步继续着对妈妈的蹂躏。一边承受着这样摧残,女人的体,却依旧对那狂暴的男响应。从身体最深处的不知什么地方,像征着快感的花蜜渐渐涌出。由于摩擦而变得灼热的腔襞,不知不觉中已经沾满了粘稠的体。

    我爱你,爱你啊我绝对,不让你难过了男人不断呢喃着,

    呜嗷嗷仿佛发出了死亡前最后的咆哮,男人大量的在舞的体内四处飞溅,向女体的最深处喷着。女人的花芯温柔地将他的分身紧紧包裹。

    当所有的动作都结束之后,男人疲力尽地倒在女人的上面,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

    最后的梦境中,妈妈好像听到徐浩尧说,

    小余让我,暂且就这样与你待在一起。

    就这样,一直

    一直

    睁开眼,谁也不在。

    屋子里只有妈妈自己。

    徐浩尧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昨晚就真的像一个梦。也许昨天身心的确太累了,妈妈打电话更连赫告了个假。

    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连赫语气透露出担忧。

    不,谢谢你,我只是可能最近太累了。

    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晚点我过去看你一下。男人的语气显得不容拒绝。

    妈妈好像也找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也就答应了。


嫂子合集无弹窗


    也不知睡了多久,妈妈是被一阵急速的门铃声吵醒的,随便披了件外套,便走去开门。门外是连赫。

    女人,你干嘛又不接电话,门又不开,我差点要破门而入了。连赫焦急非常。

    她得感谢他够冷静,要不家里的门要宣告报销了。

    看了一下手机,50多通来电,其中40多通是连赫的,由晚上6点打到10点,看来他在门外等了很久。其余的则是蒋昕天的,不知找她何事,倒是徐浩尧那个花花公子又没心没肺消失了。

    你有吃过东西吗我买了一些粥给你。

    妈妈摇了摇头,我也许有点感冒了,只觉得很困。

    连赫了妈妈的额头,确定没发烧后,倒了杯水让她嗑了颗感冒药。这是如此温柔细心的一个男人啊。

    吃过药,妈妈马上又钻进被子里想继续睡觉。

    喂,你在我这个男人面前有点生为女人的自觉好不最近连赫对她越来越不客气了。

    妈妈咕噜应了一声,真睡去了。

    真是个没自觉的女人啊,我也是男人啊。连赫溺爱着望着妈妈,了她的脸颊,小女人的体香扑鼻而来,让他有吻她的冲动。映入眼帘的脖子的吻痕让连赫的眼神沉了下来。依依不舍地深闻了几下女人的味道,他帮这个不乖巧的女人盖好被子。

    一股强烈的不安气氛逼使妈妈从睡眠中惊醒,双眼睁开看到的是蒋昕天,他站在她床边,表情严肃得让妈妈心生惊意。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样进来的。望望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连赫是什么时候走的呢

    在想什么又再想哪个情郎么这次是谁姓连的蒋昕天迫近她,用力抓着她的脸蛋逼使让她无法脱离他的注视。

    叔叔,我交友什么时候要劳烦你婆妈妈心里真的很怕,又说不出她怕什么。

    我不喜欢你的房间又多一个男人的气味他厉声宣告。

    妈妈噤若寒蝉,她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好像都被他监视着

    也许是察觉到小女人的惧怯,蒋昕天态度又缓和下来。他轻轻拨弄了几下妈妈的发丝,吻着它们,低声说到:小余,你是我的,逃不掉的

    妈妈无法把这视为爱的告白,听起来总觉得她是已经被蒋昕天所囚禁的傀儡娃娃,好心寒

    碍于妈妈身体不适,蒋昕天这晚没碰她,却在她床边看着她进睡,那阵范思哲的古龙水味让她无法忽视他的存在。从偷瞄中她看到蒋昕天看着她总是痴痴的不肯闭眼。

    早晨阳光进房子里,蒋昕天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才离去。直到听到他的关门声,妈妈才有勇气张开眼睛。这个男人疯了

    天她要逃,她只有这个认知。

    作者有话要说:我不得不开始把蒋昕天塑造成坏人了。

    连赫是我很喜欢的角色,但是他的绅士很让人纠结,这样什么时候女主才可以把他吃掉啊

    好吧,我像在自说自话的白痴。

    ps:本文h也是会向np走向的。

    谜团

    这天,妈妈在连赫办公室等着他开会回来商讨公事。有人敲门,要找连赫。

    那是一个好看的女孩子,有点眼熟,说不出的像某些人。她站在门口敲门,说:连赫 here

    语气象是外国留学回来的abc,眼睛很大很亮,眉目清秀,一身香奈儿名牌,过于白皙的皮肤显得有点苍白,像妈妈母亲一般的面色。

    妈妈答:连赫在开会,很快回来。请进。

    她点点头,不客气地坐在妈妈隔壁。

    连赫女友一个外国味女孩,行为豪爽,看不出来连赫趣味如此。妈妈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偷偷打量,这女生下巴有棱有角的,像某个男人妈妈为自己今天的奇怪想法感到莫名其妙。

    叫我女生说,她察觉到了妈妈的好奇。

    妈妈有点歉意的说:啊,你好,我叫妈妈,可以叫我小余。

    听到妈妈的名字,女生表情有点诧异。

    这时连赫来了,哦你来了,。小余我来为你介绍,这位将是协助我们外国留学生专题节目的联系人,她之前是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造型艺术学院的学生哦,我在一个时装设计展上认识的。

    幸会将昕余客气说到,知道不是连赫女友,她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三个人讨论了节目起来,妈妈总觉得看她的眼神顶奇怪的,让她浑身不自在。商讨完毕,提出一起去吃个饭,说她刚回国不久,让他们介绍好吃的餐厅。

    走去停车场的时候,拨了个电话不知道给谁,dear,i want to tell you,我今天遇到一个和我名字好像的女孩接着的因为越走越远,妈妈听不大清楚。却眼见她往一辆深紫色的四驱车走去,那,那是

    妈妈坐在连赫隔壁,从倒后镜不停看着紧跟在后的车子,那是蒋昕天的车车牌是她的生日,蒋昕天因为她特地领的车牌那个女人是谁蒋昕天的新情人

    我觉得那个的样子和你挺像的。连赫有意无意地说。

    哪有。妈妈答到,像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妈妈眯起眼,质疑起来。

    明的女人。连赫啧啧道,有中文名字,她也姓蒋,全名蒋昕夕。

    妈妈实实在在地得到个惊天消息。

    我认识她时对她名字很感兴趣,看她外貌几分像你,于是我就找人查了一下,发觉她最近和你叔叔来往得很频繁,哦,还有,她的养父是几年前突然宣告破产的企业家蒋炽天。

    轰,惊天大雷,妈妈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八卦

    我说过了,不见得每个女人都值得我为她那么费心思,我要什么你难道真的察觉不出来

    妈妈知道连赫的意思,不过她现在满心思放在身上,没心思和连赫谈情。

    这几天妈妈极想找蒋昕天问个清楚,但却又名不正言不顺的,问了知道是新情人又怎样她自己哪没资格说三道四,她是勾引自己叔叔搞婚外情的坏女人啊。

    迷惑了她十天后,连赫一行三人踏上了去墨西哥的旅程,为节目收集材料。

    上飞机前的一刻,她收到了徐浩尧的短信:小余,我爱你。

    妈妈决定回来后好好考虑一下,也许可以和他重新再来。

    到达墨西哥后,兴奋地带着他们去她生活的地方。原来父亲失踪那几年是和住在一起了,父亲在墨西哥的屋子还是母亲喜欢的一派明朗的风格,墙上还挂着母亲莹的照片。

    养父说那是我的亲生母亲,很美吧,可惜她已经去世了。说起来一脸感慨。

    妈妈想,妈妈生她下来后一直都是和她生活在一起,不可能还有小孩,那么就应该是莹和蒋炽天结婚前生的小孩,也就是她同母异父的姐姐。那生父呢

    你养父对你好吗

    嗯,好得不得了,我很爱他,可惜他今年回乡的时候因病去世了。

    是的,父亲真的是一个好父亲,连妈妈为别人生的孩子都如此爱护,还把母亲的照片挂在墙上,可见他是如此爱她,但是又为什么唉,妈妈实在不想想起那一幕。

    一连串的确认让妈妈思绪有点混乱,这下她不知道怎么告诉她有个妹妹的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支持以后我会注意一下错别字的,各章有时间还会小修一下的,谢谢大家的意见。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