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四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欲海浮沉

    小余一起去洗澡吧

    妈妈看着男人,脸颊不禁微红了起来。她默默的点头代替回答。

    在水雾弥漫间,女人的美好身影在池中。男人便把女人给抱了过来。

    啊

    失去平衡的女人跌落在男人的口。用媚惑的眼神仰望着男人。

    男人微笑着,然后温柔的吻上女人的唇。当嘴与嘴重叠时,激情瞬间燃烧起来。男人把舌头伸进了双眼微闭的女人口中,直到女人呼吸开始困难,男人才稍微放松了一下,接着有立刻用手撑住她的后颈,不让她逃走。

    嗯嗯嗯她无法逃避,也不能闭口,只能让男人用舌头蹂躏她的口唇。男人的舌头缓缓摩蹭她的白牙和脸颊内侧,女人的舌头也绕了过来,舌头来回的穿梭在两口之间,伸入、吸出。

    哈啊

    当嘴与嘴完全满足后分离开来,银色的丝线仍联结着。或许这种成人之吻的确刺激了吧,又或许是蒸气作用,女人像是醉了似的,用朦胧的眼神望着我,仿佛邀请男人快进行下一步。  男人抱起女人抱起放在浴缸边,我想遍你的的全身

    男人细细用手去感触女人的身体,从脸颊到下颚的光滑曲线,细的似乎不可靠的颈项,小而柔和的双肩,以及,那两个丰润的突起,而且,形状更是超凡。沿着锁骨下滑的曲线延伸到蔷薇色头的顶点,然后以极大的圆弧收尾,质感丰厚,但并不松弛,柔软而且极具弹

    小余太美了。在忘我的鉴赏过房之后,男人把脸埋进隆起的两个山丘里。

    女人的身体震了一下,就在同时,男人开始品尝那逐渐硬挺的头。

    啊嗯

    女人的声调抬高,我不但吸吮着,还利用舌头和牙齿微微的加以刺激,这对顶级的房,也微微的涨了起来。

    女人开始觉得舒服了,男人用双手包住了女人的房,开始以一定的韵律做上下左右的抚摩。食指与中指牵动起勃起的头,再用指甲轻搔,再用手掌围绕着整个房。

    啊啊

    女人唇间冒出了难耐的喘息。在啾的吸吮如同花朵般的头之后,男人的舌头开始顺着房的弧线下滑。一直下滑到了肚脐的部位,舌头便在这个重点以舌尖挑逗。

    啊哈、好痒啊

    用手抚弄着女人扭动的腰的同时,男人朝女人最隐私的地方前进。女人潜意识因为羞愧感而夹紧了大腿。

    张开

    男人用面颊摩蹭着地那绢丝般细柔的大腿,命令到。女人稍稍张开了双腿,娇艳的荡花园方才爱抚的使鲜花已经绽放了,玫瑰花瓣上淌着透明的花蜜,娇艳欲滴 。男人抓住了花瓣的两侧,用手指拨开,露出了诱惑男人的花蕊。

    啊啊、叔叔求求你快昕余受不了地哀求到。

    女人的入口已经湿淋淋的涌出爱的证明。男人吻上了花瓣的中心,吸取甜美的蜜汁。

    啊唔

    像是被电流击中似的,女人的浑身震动起来。花瓣已经更加滑润,吸引异的自然反应无法遮掩。女人用力的抱紧了我的头,发出啜泣的喘息。男人不断寻找女人体内那个敏感的g点,用手指转几圈。

    啊、啊那里不要女人突然大喊着。

    男人把那早已梗直的男象征首先碰着花瓣,缓缓开始入。

    呜呜女人呻吟着。

    浴室扬起了男女的缠绵声。

    哈哈,哈呼

    男人和女人在不中断联系的情况下大力喘着气。抵在男人口的,是女人隆起的房,这种触感让妈妈体会出正在和蒋昕天做爱的真实感。

    她把手放在男人的背上,抱着男人的头,叔叔我和你合二为一了

    是啊我现在在小余的体内呢,你里面好湿好紧。

    语加速情欲,男女再度激烈的契合。

    啊、叔叔好好女人不经意的喊出了声,腰部自动摆动起来。

    嗯好湿没我在谁能满足你这个小娃男人嘲笑着,女人内部的黏稠感更强了,那凹凸不平的内壁压榨着男人,并且完全密合的将男包紧。

    女人的身体在无意识之中有序的加紧收放,逼使男人抵达了界限。男因为愉悦而贲张,开始朝顶峰做倒数计时了。

    小余,我的宝贝男人大幅的摆动着腰做最后一次冲刺钻进了子内,已经忍耐过久的热度瞬间解放、疯狂的解脱了。

    啊啊,好好舒服这是女人的体深处承受男汁的洗礼,同时也是她的又一次高潮。妈妈的双腿钩着男人,抬起下身,似乎不愿让这段时光溜走。

    在她美妙的腔壁摆弄下,蒋昕天男象征和着脉搏喷出大量。噗噗仿佛无止境似的。直到女人已经被填满,喷的劲道才开始放慢。男人全身的力量都被放尽了似的趴倒在女人身上。

    好长一段时间,浴室回荡着两人的喘息声。

    太了男人再度抱紧了女人。感受到女人上下摩蹭着的身体,还留在女人体内的男马上胀大起来。饱经情欲的妈妈当然意识到男人的欲望,也没抗拒,用房摩擦男人的口。

    你这个磨人的妖情欲的洪流又再爆发了。

    脸红的妈妈附在耳边有意挑逗到:刚才叔叔火热的冲入我体内时,我觉得自己好像飘上了天似的那么舒服

    蒋昕天再也忍不住,女人,你要为你的话负责

    于是男人再度摘取她那粉红色的美妙头,再度让她的花瓣开始律动。

    再次,让男人和女人感受振翅飞上天空的绝妙快感

    作者有话要说:还是h,感觉好麻木,好像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声和几个动作,汗。。。

    突然觉得没什么动力写下去。

    救生圈出现

    荒唐地过了三天,同事李琦琦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妈妈胡乱扯了个慌说病得厉害,让琦琦帮忙请个假。她觉得不该这样下去了,沉沦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过久不是好事,于是她向蒋昕天提出要回到自己公寓去,蒋昕天温柔地吻了吻她,便把她送回家里,深情地说到:过两天我再来看你,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那一刻妈妈有种错觉,蒋昕天也许能永远守在她的身边,让她安心。不过很快她便提醒自己,他是个有妇之夫,还是他的叔叔。

    蒋昕天只是暂时又被她体上的情欲迷住了,回家看到自己妻子,该选择谁他立马知道,类似这种事情她早已习以为常。苦笑几下,妈妈便穿起往常的职业套装上班去。

    到了电视台,才知道自己的节目早已被个新来的女主持人代替,那个女人,一看就知道媚工了得,把电视台的老总电个半死。妈妈进去办公室后,就被那好色总经理骂个狗血淋头,说她不负责任,弄得电视台临时要找人代班,差点就要夭折节目,损失多么多么的惨重,一句到尾就是要解雇她。妈妈觉得好笑的是怎么从来不认为她的儿童节目有如此重要这个老色鬼之前就多番暗示她要献身,但是妈妈那时还未开窍,于是即使她是名牌大学的新闻系毕业,也只能屈就。到妈妈开窍了,又心有不甘。好吧好吧,现在她反正就是看他不顺,他也不能一逞兽欲,炒就炒吧,她也不想干了

    收拾好东西,妈妈吃力地捧着一箱私人物品正要走出大门。

    大堂响亮的一声:妈妈你这个狐狸来者原来是徐浩尧花名册上的某亲密女友王筱文。

    不知廉耻,你不要再纠缠浩尧接着还甩了妈妈一巴。

    整个电视台来来往往的人瞬间停了下来,四周耳语不断,等着看好戏。这个王筱文,从大学开始就一直魂不散,最喜欢在公众面前装受害者,但是她妈妈已经今非昔比出乎意料啪的一声,妈妈还了一个响亮的耳光给王筱文。

    是你男朋友喜欢招惹我,我也控制不了噢,也许你先检点一下自身魅力吧妈妈扬起嘴角嘲笑到,然后风骚地蹬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门外停着一辆香槟色宝马,车里的人是连赫,他示意让妈妈上车。身后的窘局妈妈也想早点摆脱,也没多想便风风光光地上了这位帅哥的车,王筱文看着妈妈的招摇样,心里气得不成样子。想起王筱文会有的反应,妈妈暗自吃笑起来。


嫂子合集sodu
    这位前来拯救公主的白马王子看到妈妈的洋洋自得的样子,摇摇头微微笑到:女人们真可怕。

    可惜你还让一个可怕的女人上了你的车。妈妈不客气地还击,反正已让他看到自己刚刚的泼辣样,妈妈自觉无须再戴面具。

    每次遇见蒋小姐总能让我吃一惊。

    我倒是要感谢连先生你每次总能及时挺身而出。

    也许我和蒋小姐有缘,我能称呼你做小余么我听到蒋昕天先生也是这样称呼你的,以后蒋小姐也可以直接叫我连赫。

    你不嫌弃,我当然也不介意。

    那么,小余,我能有这荣幸邀请你一起共进晚餐吗

    女直觉知道这个英俊的男子对自己的兴趣,妈妈无意断自己后路,爽快回答乐意至极。

    车子在一间五星级酒店前停了下来,连赫优雅地邀请妈妈下车。俊男美女搭配着走进酒店,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服务生引领着他们走进某间包房时,妈妈敏锐地察觉到有股目光投向自己。

    呵,迎面而来的是今天下午那场闹剧的始作俑者,徐浩尧。他正一脸怨愤地看着她和连赫。妈妈瞄了一下徐浩尧身旁的大家闺秀,然后还有双方家长,看来这位自称他是她未婚夫的男子要来相亲。徐妈妈自然是记得她的,此刻正目露凶光警视着她。

    当她妈妈是如此不懂大体的女子么心里涌起阵阵悲哀和酸痛,妈妈装作毫不认识地走过了他们身边。

    呵呵,为什么还要觉得失望呢妈妈,本来就是玩弄而已,这只是一场爱情游戏啊。蒋昕天如是,徐浩尧又能奢望个啥想着想着便捉紧了连赫的手臂,连赫轻轻地把手放在妈妈紧握的手上,似要安抚她,妈妈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就像一个救生圈。女人的自私让她突然有点想在依靠着这个男人。

    进餐过程中,妈妈和连赫聊得很愉快,连赫提出让妈妈到他电视台工作的提议,说是有认识的人能介绍她进去。

    妈妈哦的一声,然后把手臂轻搭在连赫的肩膀上作出勾引的姿势。身体微倾,脱掉外套的上身只穿着白衬衣,钮门开了两个,美好的沟尽情显现。连赫没理由不知道妈妈的用意,妈妈也不是没吃过社会饭的人,能这样帮助她的大多是觊觎她的美色,这叫各取所需,她亦知道该怎么做。连赫目光帜热地流连了几下美好风景,看得妈妈心里一阵荡漾。

    我是真心希望帮助小余你,我深懂得这种不公平的交易会影响我们以后的交往。 连赫君子般地喝了一口红酒转移了视线。

    妈妈愈发对这个男人感兴趣不过既然人家不领好意,她也无须表现得象个荡妇,收起勾引的姿态,接着一整晚,连赫果然对她非常绅士,毫不象以前的那些男人一样着急爬上她的床。到底是欲擒故纵还是要玩男女攻防战,妈妈拭目以待,不过毫不费力地得来一份好工,她这晚又可以睡得安安稳稳了。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留言的人少,不过还是谢谢支持啦

    尧的纠缠

    连赫邀请她一起做的是一个社会故事的专题节目策划。这是一个商业质的电视台,节目制作自由度非常大,连赫和妈妈充当的既是主持人,也是策划人。一直热衷于富挑战工作的妈妈对这份差事很满意,和连赫合作得甚是契合。况且这是采取股份分红制度的电视台,妈妈获得的酬劳相当不错,大大帮补了她这个独身打工女子。

    妈妈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被连赫的魅力折服。他的确不是一个普通的白面书生,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着睿智,台里对这个男子倾慕的女生不少,却从不见他搞复杂的男女关系。

    唉,害她好想诱惑她,验证一下是不是自己最近缺乏女人味,妈妈心里恶作剧地一闪而过这种念头。

    正在和妈妈讨论新专题的连赫察觉到小女人的失神,打趣到:难道我相貌俊俏得让你看得如此出神

    妈妈这才惊醒,刚刚俨然一副花痴样,面红得无地自容。

    连赫发觉和这个小女人相处下来,她表现的并不如外表那样妖艳,偶尔露出的羞涩更显得她十分迷人。于是他也停下来注视着小女人可爱的表情。

    妈妈有点受不了他的目光,不满道我劝你停止你这种有侵犯的目光哦

    方才我也给你非礼不少,现在当扯平。

    我越发觉得你这个人其实相当口甜舌滑。

    我不见得肯对其他女都花费这种心机。连赫说这话的时候十分认真。让妈妈的心跳漏了几拍。

    这下惨了,妈妈发觉自己有堕入情网的趋势,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碰到喜欢的男生还会小鹿乱撞的小女生,她严重地提醒了一下自己。以前没共事的时候她还可以考虑他做一下生理伴侣,现在同事了,不搞办公室恋情是她的宗旨,一有个啥见面多尴尬。

    下班的时候,连赫和妈妈肩并肩地走出大楼,并提出送妈妈回家。

    下班时间大门人头涌动,女人警觉作用起来,你在台里行程高涨,我可还不想招来闲言闲语,妈妈拒绝。

    连赫耸了耸肩作了一副无奈相,说到果然是位现代女,没勉强便走开了。

    妈妈见路程不远,打算走路回家。走到一个拐弯处,一道强大的力量把她拽到了一处暗巷。

    你能找次见面的方式正常一点的么徐浩尧妈妈没好气地说。

    你这个水杨花的女子,这么快又勾搭上哪家公子了徐浩尧迷着两眼,口气酸酸地呛到。

    哟,我们徐家大少爷说反话了吧,是谁跟谁去相亲了,谁的一女友走来找我算账了,论风流韵事,我可半个指头都比不上你。

    徐浩尧突然双眼闪了一下,用指头轻轻地托起了小女人的头颅,直视她,你吃醋了

    呸妈妈挣脱开徐浩尧,逃避他的眼神。

    但徐浩尧更抱紧了她,小女人挣扎不停。两人的摩擦让徐浩尧自然有了生理反应,满面的情欲看在妈妈眼中,让她更是无名火起。

    本小姐没心情陪你玩,放开我

    你有心情陪别的男人调情就没心情招呼我了妓女也会对恩客感恩呀徐浩尧对刚刚看到她和连赫的亲昵十分不满。

    你当我是什么滚开听到男人恶劣的话语,妈妈气疯了。

    二话没说,徐浩尧便把妈妈强硬捉了上车,拉低座椅,开始撕扯妈妈的衣服。

    你这个混蛋滚开,滚妈妈激烈扭动着。

    以前你不都是很配合的吗现在装什么清高到最后还不是要给我干徐浩尧对女人面对他的反抗更加气愤,变了,她越来越不受他控制,或者本来就不是他可以控制

    徐浩尧把手指往妈妈干涩的甬道刺进去,痛得她双眼冒出了泪水。这些日子父亲的死,失业,受尽别人的冷言冷语,她试图用工作麻木自己,现在听到徐浩尧侮辱的说话,还有强暴般的行为,她再也忍受不住,放声痛哭起来,整个人活像崩溃了一样。

    看到小女人的泪水,徐浩尧被泼了一盘冷水,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停止了所有动作,紧紧抱着妈妈,不断安抚道歉到:对不起,对不起,小余,是我错了我只是一时被愤怒蒙蔽了,对不起

    妈妈还是哭,哭,哭,用尽力气地哭。爱她的人都离她而去了,她一个女人好累好累,这个男人,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却从来没法理解她,一直让她失去信心,她这样漂泊,到哪里才可以靠岸呢

    徐浩尧把哭累了的小女人送回她的公寓里,安置好她,在一旁默默地守着。他是很心疼她的,只是她却从来不肯相信。他想起了很多往事,在大学里那些快乐的时光,他的小余只是专属于他一个的天使呀,只是后来的一些误会,她就这样从他身边溜开了。

    小余,你记得吗,我们说过要让小b回来的。徐浩尧说着沉沉地在妈妈身边睡去了。

    妈妈其实在装睡,她听到徐浩尧这样一句话后,泪水再也止不住,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浑身发抖,悲伤地痛哭起来。

    她记得,只是又如何当年是当年,当年的女孩,天真烂漫,把一切交付了出来,尔后又剩下了什么现在,她居然还会心痛,还会流泪,原来她还未够潇洒,未够成熟。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