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欲望主妇 > 第二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她把酒一口喝掉,为等下的恶心戏码暖身。此刻她的一举一动全数落入男人的眼中。妈妈走出酒店外面呼吸新鲜空气时,那个男人随即尾随过去。

    室外一阵新鲜空气扑来,妈妈想到一会要做的事情,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她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自己也不是什么纯情少女,现在才哭不是特别矫情么,但是转念一想,觉得也没谁逼她要这样上位,她又何苦要这样作贱自己。一下子脑内凌乱,要不是遇到蒋昕天,就不用勾起她这么多想法,妈的蒋昕天,我是不是前世欠了你什么呀妈妈满肚子愤懑,也不顾什么女人娇俏,用力踢了酒店的垃圾桶一下,高跟鞋的尖头把垃圾桶踢凹了一个洞。

    这时身后响起了一把响亮而有力的男声音是谁把美丽大方的妈妈小姐弄得这么生气呢

    妈妈一个吃惊,没想到自己一下失态居然被捉包了,在电视台做事的自己也算是十分一个公众人物,这种事情对自己的负面影响总是有的。看清来者何人,妈妈便被眼前这个英挺的男子吸引,如此相貌气质的男人足以可以上镜做明星,穿着打扮虽不说贵气逼人但也是可圈可点,虽说她也在电视上播报过几条采访,总不至于叫这种男人对她念念不忘,便一脸狐疑他为什么会认识自己。

    不等妈妈的开口,男人就主动介绍自己:你好,我叫连赫,是友台新晋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冒昧打扰了,我早想结识妈妈小姐,今晚实在不想错过机会。

    想认识我未免有点抬举我了。妈妈仪态万千地回答。新晋主持人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社会阅历不长但却出奇丰富,此等气质的公子应该不会单纯是个新人。

    蒋小姐,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在传媒工作方面以后我这个新人想多多向你请教。

    你过奖了,我很乐意,只怕不能为你做什么。我看你玩什么把戏,妈妈心想。

    小余,我到处找你。蒋昕天打断了二人的谈话。一直找寻妈妈身影的的他远远察觉这二人气氛有点异常,便马上过来一看究竟。

    岂料妈妈见到他活像见鬼一样,怕得缩到连赫的身后:叔叔,我不想嫁那个胖子,你不要逼我。妈妈知道等下她还有要事要干,这次再和蒋昕天纠缠下去必定会坏掉大事,蒋昕天亦绝不会送她进虎口,唯有略施小计,上演幕叔叔逼婚惨剧。

    蒋昕天眉头一皱,知道这个小女人又在使诈,严肃一喊小余你别再耍什么花样,跟我走。

    妈妈捉着连赫的手臂,模样委屈的象待宰的小羔羊,用哭腔对连赫说我好怕,我不想嫁,请救救我,带我走可以么

    连赫手臂一横护着小女人,对蒋昕天用礼貌却带命令语调说:不好意思,我想带这位小姐离开,失陪了。于是变捉着妈妈的手上了自己的车里,没等妈妈反应过来便扬长而去。

    蒋昕天心情一下沉起来,他隐隐觉得连赫的模样似曾相识,却又说不出他是谁。

    妈妈在车里的倒后镜看到蒋昕天的臭脸忍不住哈哈大笑,想不到这个自己最初再三追求的男人此刻被自己抛下,可谓是上天对她开的玩笑,笑着笑着成了苦笑,妈妈便静默下来,车里一片沉寂,连赫只是一脸温柔地微笑着在旁不作声。

    你不问我什么

    你想说便说,我从不为难别人,揭别人疮疤也不是我连赫所为。

    妈妈突然觉得身旁的男人或许是好人,自己也许是多心。想起自己还有和那个胖老总的约会,便请连赫驱车回酒店。

    实在抱歉,我刚从美国回来,广州的路不是十分熟悉,你让我慢慢寻一下路可以么

    妈妈听到后几欲昏倒,环顾四处,所处地方就是她这个土生土张的也不认得,没法子,谁叫她自己是个方向白痴。就这样一路问人又错兜了几段路,几个小时就这样一溜而过,凌晨3点多,估计那个胖子肯定回家气得蒙头大睡,折腾了一晚,所有计划泡汤,但也没有对隔壁这个男人生气的理由,妈妈唯有提出让连赫送她回家。

    奇怪的是这时连赫好像又认得路一样,不用半小时就把她完璧归赵,真让妈妈怀疑他之前是在做戏,但看着他满面温柔,又没有质问的勇气。

    下车后礼貌地点头道别,连赫饶有味道地说:蒋小姐,希望以后能多多来往。

    有机会。妈妈现下仿若被抽干力气,皮笑不笑地机械回答,心想自己遇到这男人好像不会有什么好事,尽管他有型有格,但以后还是不见的好,男人亏吃太多,女人不能不学着聪明或者回避不行。

    临走之前,连赫抛下整晚最冷的一句:看不出蒋小姐其实也挺豪放的,但是穿这种紧身礼服还是用一下贴比较好,今晚我实在冒昧了。

    妈妈低头一看自己的部,贴不知什么时候被拿掉了,头在凉风中傲然挺立。想起跟蒋昕天的缠绵,该死的色狼居然拿掉她的贴,自己沉迷情欲懵然不知,这下可糗大了,越想越气,今晚她妈妈真倒狗屎霉运她再度肯定了刚刚的想法,连赫,以后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改错字。

    偷欢

    作者有话要说:改错字。  回到家时,妈妈累得几欲虚脱。看手机才发现有十几通未接来电,全都是程恒波的,出于好意应该回复一下,但又觉太累,何况他们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没必要做多余的动作,省得人误会。

    于是昏昏沉沉的妈妈就睡过去了。梦中回到了大学的某时期。

    一堆女人围着她一个,那个她极度憎恨的女人正趾高气昂骂着婊子,你以为你是谁,是徐浩尧自己找上我的一会又是医院,还有手术室,还有那堆血水

    从噩梦中惊醒才发觉已经到上班钟点,这样的噩梦她已经习惯。她也没拖拉,马上起身洗濑,穿起一身职业套装,涂上淡淡的口红,对着镜子练习几个微笑。镜中的她五官还是如此标致,遗传了她妈妈的有点,没做什么保养皮肤却依然娇嫩。上班时候她不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一来领导不喜欢,二来也顺便可以告诉其他人她妈妈不是那种街上随手可抓的人工美女。匆匆出门到达电视台,逢人报以职业微笑是她的伎俩,单位的同事对她的印象还不错,虽没深交的但亦没存有害她之心的人。到了导播室,那群小孩还没到齐,节目不能开始录制,满室喧哗声令妈妈有点烦躁,她走到楼梯安全通道想偷偷抽口烟。

    突然一个男人捉着她手臂把她拉到了一堆杂物后,对着昕余的嘴唇就是一堵,然后迷糊一句小余,我好想你,妈妈半闭眼睛承受男人的热吻,得到女人的响应,他马上捏上了那对让他梦萦魂牵的脯。

    妈妈半眯地看着徐浩尧 怎么你一见面就想这个。

    小余,别说废话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现在只想撕烂你的丝袜,进入你身体,狠狠地抽你,捣弄你男人搂紧她,大腿入她双膝将它分开,套装群被卷至腰间,并以自己火硬的下身摩擦着她的私处。

    感受到对方如铁石般的欲望,妈妈一阵推拒,是想念我的身体吧徐浩尧我等会有节目,别
我的男友是条狼无弹窗


    就一下,我尽快完事。徐浩尧邪笑着,搂紧她,你不想我吗你下身可是热烈地响应着我哦。

    妈妈知道徐浩尧是说一不二的人,再反抗只会耗费更多时间,于是也就顺从起自己的身体。自己已经被徐浩尧顶弄得舒爽无比,湿滑的体透过内裤,把袜裤都浸润了,怪不得徐浩尧这样取笑她。

    别弄乱我的衣服和头发。

    遵命,我的女王。接着大手从下探进罩,使劲的捏了一下女人的头,一阵酥麻夹杂着痛苦让女人忍不住的一阵叮咛。

    别,别这么用力,这里会有人妈妈皱起眉头强忍到。

    小昕余,你的尖这么快就硬得不行了,会被人发现让你很刺激么我的小昕余还是那么销魂啊徐浩尧欣赏着小女人的表情。

    妈妈没时间和他斗嘴,只想他快点行事,一手开始解开男人的裤头的皮带。

    呵呵,真心急徐浩尧便由着她,释放出了自己的坚硬的欲望,然后用力地也把妈妈的内裤连同丝袜脱了出来,抬起女人的一条腿,丝袜内裤就这样可怜地吊在另一大腿上。

    妈妈主动把下体贴近徐浩尧的男,口早已深得不行,男咻一下便捣进去,双方发出满足的低吟声。

    妖女徐浩尧再也忍不住,托着女人手感极佳的浑臀抽起来,巨大的紫色巨兽不停的前后撞击着女人。

    不要,求求你,我受不了啊慢一点啊太用力了,我忍不住蒋昕语哽咽的呼叫。

    那就不要忍,我喜欢你的叫床声,叫给我听男人命令到。

    你故意的妈妈没好气地说。

    宝贝,可是不行的哦才刚开始就受不了。嗯,宝贝,你太紧,下面这张小嘴把我紧紧的吸着。说到这就更用力的撞击,只听见一阵啪啪的体撞击声和滋滋的体声。

    她好紧好湿好温暖

    他好硬好大好勇猛

    在越来越快的撞击中女人再也受不了的开始颤抖,无力的瘫软下来,仿佛整个灵魂都飞起来了一样,但是徐浩尧都没有停下,一直不停律动,很快地妈妈体内两股热流喷洒出来,淋得徐浩尧的男温热爽畅,一阵剧烈抽后,男人再也忍不住,边摆动边把全数灌进女人道内,两人同时抱得紧紧,大口喘着气。

    妈妈缓过气后便不留恋地推开徐浩尧,男从她体内抽了出来,白色的体自口流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情欲味道。妈妈全身泛着粉红色泽,一面红彤彤的,看着女人如此可爱的表情,徐浩尧实在不想放手。

    得悉男人的打算,妈妈冷冷喝到:男人,节制一点说着若无其事地把湿得不行的内裤丝袜套上,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后,便步入演播室,行走间男人的断续流出,又把内裤湿了一把。妈妈挂上招牌笑容,开始录制那个天真无比的儿童节目去。

    男人看着她的身影,吹了一声口哨。这个女人居然可以跳脱这么自如,一会象天使一会做魔鬼,以前天真单纯的她倒没如此吸引,现在却迷得他无法生厌。

    妈妈受过教训,知道有时候女人想要绑住男人的心,不耍点手段是不行的,三从四德的旧八股在这个社会早已荡然无存。

    旧情人

    作者有话要说:改错字。  完成了节目的录制,妈妈走出电视台,站在马路边等车时,徐浩尧驾着他的开篷跑车招摇停在她面前,弩了一下嘴示意让她上车。

    徐浩尧是徐氏地产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徐氏以房地产起家,已经成为上市公司。徐家生三个女儿才得这个儿子,全家宠得徐浩尧不得了。这男人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种有钱人,一个示意就是不可违抗的命令。

    妈妈嗤一声不甘不愿地上了车。

    我们去哪里吃饭他问。

    我不饿。

    要不我们先去看个电影

    我很累。

    小辣椒,刚刚你还热情如火,现在却拒人于千里之外,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这话应该是我说的吧,徐浩尧我是你的谁,你干嘛总强逼我做些不爱做的事情

    你是我的未婚妻。

    你不要总是乱说我是你未婚妻

    我会一直说下去,让你习惯成自然,到最后你就会认同自己的身份了

    你哦那你那些小明星小情人呢我们的徐大少最近好像和某模特走得很近哦。每次听到徐浩尧的未婚妻谬论妈妈的确还会心动,可是认识徐浩尧八年了,他的甜言蜜语陷阱她领教不少。

    不要乱信杂志那些绯闻,宝贝,难道你就不能感受到我的真心吗说着拿起妈妈的手向自己的口,乘机吃个豆腐。

    哼妈妈一手抽回,懒得和他探讨下去,反正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现在她和他只是床伴关系,还要是他半强逼她的只要他喜欢,随时可以把她打进冷。

    徐浩尧宠溺地了妈妈的脸,最后车子停在了一间廻转寿司店前,妈妈默默由着他牵着进到店里去。挑了一个位置坐下,妈妈始终一声不响,到现在她还是很气愤为什么自己总要被他牵着鼻子走。作为蒋昕天情妇前,她曾和徐浩尧一起四年,徐浩尧非常了解妈妈的喜好,她喜欢这种日式廻转寿司店,因为感觉安静,她喜欢看着寿司转动,最喜欢吃鳗鱼寿司,一切一切徐浩尧都了解,就像这时,徐浩尧自动就拿了几碟鳗鱼寿司给她。

    想起以前他俩大学时期经常一起去吃寿司,妈妈总会兴奋地望着那些寿司,天真地问徐浩尧这个好不好,那个怎么样,徐浩尧总是会什么都让着她,有时妈妈还特地用把一块寿司沾满芥辣喂过去,不知情的徐浩尧每次都被妈妈呛得满眼眶泪水,而且这招屡试屡中,现在想起来怕是徐浩尧有心中圈套的。

    所有一切已经物事人非,现在妈妈只觉得很讨厌自己什么都让徐浩尧看出穿,于是耍脾气说她现在最讨厌的就是鳗鱼寿司。徐浩尧又拿了其他几样,全都是妈妈比较爱吃的,越想越气,妈妈干脆说她不想吃寿司徐浩尧二话不说便让服务员结帐,要带妈妈吃其他。满桌子食物本没动过,其他客人看着他们俩,在旁叽叽咕咕,外人看来妈妈就象是一个刁蛮无比的女友,有了这个有钱大帅哥的宠溺还一脸不知足。可是他们本不知道徐浩尧过去事迹。妈妈一气之下便跑了出店,徐浩尧则连忙跟过来拉着她的手,不停哄她。

    徐浩尧你到底想怎样,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犯贱吗你是,现在这样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妈妈大声吼到。

    小余,难道我们不能回到以前一样

    你做梦徐浩尧我告诉你,我妈妈这辈子绝对不会再相信你

    小余,你是不是因为那些下三流报纸写的不实报道生我气,喂,那是假的,你不听我辩解不公平哦徐浩尧一脸无赖相。

    可惜的是那些下三流报纸可信度比你还高说完妈妈随手招了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徐浩尧若有所思地望着她远去。

    手机响起,男人拿起手机说了一句:蒋昕天,怎么办,你小侄女似乎十分生我的气。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