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校园春色合集 > 第22回|艺校的淫荡姐妹(2)

第22回|艺校的淫荡姐妹(2)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韩莹惊叫一声,回过头来定神确定是我,才挥舞小拳头打过来,「坏蛋你要吓死我呀」我抓过她打来的手,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嘿嘿笑着:「我要吓一吓偷人养汉的小妇。」韩莹狠狠拧了我胳膊一下,白了我一眼说:「我要是妇,你就是臭流氓」我把手按在韩莹尚在急速起伏的隆上,说:「好了,好了,我是臭流氓,行了吧。来,让我你心是不是要跳出来啦」韩莹使劲拉我的手,没拉动,就任我抚起来。我寞然发现她裙子里没戴罩怪不得刚才看她走路有点不对劲儿,身上甚么地方颤悠悠的。我一下子有点兴奋,嘴压住韩莹温软湿润的嘴唇吻起来。韩莹微张开两片嘴唇,让我的舌头钻进去搅动,两条柔软无骨的胳膊搂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的舌头先是在她嘴里前后左右转动,时时与她湿滑的舌头缠在一起。一会儿,我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她嘴里抽出来,她的舌头却伸出来钻进我的嘴里,学我的样子搅动。我任她玩了一会儿,然后用嘴唇夹住她的舌头,用力往嘴里吸。

    很快,她的舌头直直地被我含在嘴里。当我继续用力吸时,韩莹感觉到疼了,急得使劲哼哼,看我不停止,又用手抓拧我的后背。我张开嘴放她舌头出来,她就不停地喘着气,温热的呼吸喷在我前,感觉很舒服。韩莹将已经鼓得有点发硬的峰顶在我膛,有意无意地摩擦,两眼深情地望我,不说话。我硬挺起来的巴已经感觉到她柔软的腹部在有节奏地顶我。我盯着韩莹开始变得蒙胧的俏脸,悄声说:「好姐姐,我想你」

    韩莹听了我的话,身子象遭了电击一样一抖,僵在那里。她呼吸急促,搂我脖子的胳膊不由得搂得更紧,眼睛迷成一条缝,小嘴张开,仰头喃喃对我说:「姐姐湿了」「让我看看」我蹲下身去,向上撩起韩莹的长裙下摆。韩莹一面说「别」,一面却用手按我的头顶。两条笔直的雪白大腿随裙子向上翻慢慢露了出来,到尽头时,一簇黑黑的三角形的毛正好呈现在我的眼前。韩莹老师连内裤也没穿我抬头看看韩莹,她正紧闭双眼,小口微张,在那喘气。看来,今天她是有备而来。

    我低下头再去端详那迷人的三角洲。夜幕下韩莹的大腿和腹部泛出青白色的光,浓浓的毛拥簇在腹部下面显得神秘异常。一股股体香随着微风飘进我的鼻孔里,我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慢慢探过头去,伸出舌头,舌尖扫到毛上。

    「嗯哼啊」韩莹的腹部快速抽搐几下,两腿晃动着有点站立不稳,两只按着头顶的手抬起来扶在旁边的树上。长裙从我头上滑落下来,盖在我的背上。我几乎整个人被包在裙子里,里面一片漆黑,甚么也看不见了。

    我继续用舌头去舔弄毛及周围的腹部和大腿,隐约可以听见韩莹轻声的呻吟。韩莹微微挪动身子,两腿向外岔开。我的手顺着大腿内侧上去,到大腿时,触到了湿湿的一小片,是水。我兴奋地将手抚在韩莹的屁股上,然后拼命伸直舌头,在毛下面的夹缝处舔弄,翻开的唇和突起的豆都在我舌头的「扫荡」范围之内。韩莹浑身在发抖,哼声急促起来。

    突然,隔着裙子,我感觉到韩莹的两只手又按在了我的头上,这次她非常用力,使劲将我的头往她两腿间塞,同时,她屁股前后一阵耸动,毛扎在我脸上,鼻子被挤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伸直舌头,任其顺着翻开的缝来回滑动,水和唾混在一起,在摩擦下发出啧啧的声音。韩莹的动作越来越快,几分钟后,她将我头死死按住,全身抽搐不止,连声吟叫。一股热热的体涌到我的舌头上,又顺势流进我的嘴里。因为毫无准备,体呛得我连声咳嗽。

    韩莹拉我站起来,捧住我的脸发疯似地吻着我:「小黑,我的好弟弟,莹莹姐爱死你了」她忙不迭地向下伸手扯下我的运动裤,攥住我早已涨得发疼的巴,来回套弄:「大巴真硬我的天真大坏蛋的大巴也湿了呢来吧我吧用大巴姐姐吧姐姐想死了」我急了,使劲向上扯起韩莹的裙子,挺起大巴就往前顶。韩莹吃吃笑着:「哎呀你往我肚子上使甚么劲呀」

    我赶紧又蹲下一点身子,对着韩莹两腿部的缝隙进去,韩莹两腿随即紧紧夹住,大巴就开始抽起来。

    很快,韩莹的水又把巴浸得湿湿滑滑的了。我左右张望,想找块草茂盛的地方将韩莹放在上面,又怕地不平伤到韩莹,心里后悔没带块床单之类的东西。

    挪动几步,用脚踩踩,都不理想。忽然想起那天韩莹「倒蜡烛」的玩儿法,就准备自己先坐到地上,让韩莹在我上面干。韩莹看出了我的心思,连忙说:「不行的,你穿着衣服,我的水都流你身上了」我急得不行,不知如何办才好。

    韩莹搂着我,在我耳边呼着热气,浪浪地说:「我要你从后面我」我一听,果然是个好主意,赶忙放开韩莹,让她转过身去,扶住一颗树,弯腰撅起屁股。

    我在她后面扯起裙子,两团圆滚滚的白嫩屁股蛋儿就呈现在我面前。

    韩莹披头散发,回过头来望我一眼,说:「来吧,我不行了」我急忙挺起大巴顺着屁股缝进去。韩莹吃吃一笑,回手打在我大腿上:「坏蛋你往哪呀」我伸手去,才知道顶在了屁眼儿上。赶紧向下移,可顶了几次,怎么也找不着地方,因为缝里到处是湿湿滑滑的。韩莹又吃吃浪笑:「找不着家了吧姐姐帮你」说完,她回手攥住我的巴,来回套弄几下,然后拉向自己的缝,对准小洞说:「行了,使劲儿吧」我应声一顶,「噗哧」一声,巴进了一半。「哎呀妈呀」韩莹呻叫起来。

    我头一次和韩莹玩儿这种姿势,而且是在外面,因而格外兴奋。我发现这种站立的背后姿势由于屁股蛋儿的挤压,道紧缩增强,使感觉非常舒服。抽时碰撞柔软和富有弹的屁股蛋儿,更增加了一种征服欲。我一开始还是短促、快速地抽送。水啧啧后又改为韩莹最喜欢的长抽、猛送、四处搅动的干法。可第一次往里猛时,韩莹「哎呀」一声,连声说「不行」我忙问怎么回事儿,她回头看看我们两人身体的交合处,说:「我也不知怎么了,今天你那东西怎么那么长顶得我里面有点疼」然后又说:「没关系,你接着干吧,可能是因为换了这姿势的事儿。」

    我用手掰开两个圆滚滚的屁股蛋儿,继续抽起来。当巴慢慢向外抽出时,韩莹张大嘴长长地吸气,当我猛地往里入时,她又咬牙象拼命似得狠狠地长哼一声。突然,韩莹猛地回手按住我的屁股,抬头侧脸对我说:「等一下小黑,你你听到甚么动静了吗」我吓了一跳,赶紧停止抽,回头四处张望。四周一片寂静。远处教室里的灯光映照在树林里,旁边小河里的水也反出粼粼的光。

    「没有哇」我轻轻抚着韩莹的屁股和后背,「没人这时候会来这儿的。」我安慰着她,继续将巴挺了进去。韩莹「啊」一声,埋下头继续享受我的玩弄。

    我将上身伏在韩莹的后背上,两手伸进裙子里抚那对硬挺的房,手指头捏弄两只勃起的头。韩莹的哼声急促起来,小声浪叫起来:「嗯嗯啊啊好弟弟你你真会玩儿姐姐让让你玩玩晕了大巴好硬好好好长顶顶死我我了大巴小黑弟弟得真好莹莹姐让让你一辈子你你愿意吗」

    我呼哧喘气,回应着:「好姐姐哼姐姐我愿意愿意你一辈子你的小小骚屄小洞真紧莹莹姐你要是舒服就大声哼哼出来吧没人听见的」

    韩莹一开始还强忍着不敢大声呻叫,经我一说,终于大声喊出来:「啊啊啊大巴得我好舒服姐姐舒服死了啊啊对对再使劲儿对哎呀哎呀大巴顶得小屄发麻别别停死我吧烂我吧」

    韩莹已经快高潮了,因为她屁股开始主动扭动起来,迎和着我的抽送,也一下一下往后挺。我的腹部打在韩莹屁股上「啪啪」作响,在寂静的树林里格外清晰,韩莹紧紧扶住的那棵树也随着我们的摇动沙沙作响。

    终于,韩莹回手抓住我崩得紧紧的屁股,死命往里掐,发出长长的哭似的喊叫:「啊啊啊我来了我要死啦」一股热流涌向我的,道璧有节奏地收缩,洞口强有力地夹住我的部,我浑身象通了电流一样僵直,头一麻,一股热流从我腹部冲进,从头猛烈喷出来。韩莹身子一抖,连声呻叫,腿一软就要往地上倒下去。我赶忙抱住她,她回过身来,紧紧搂住我,除了喘气,一声不语。

    两人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而我在干妈的调教下早就习惯了在高潮后继续爱抚女人的敏感处,让她充分体验被呵护的幸福感,这招果然管用。她在我怀里悠悠的说道:「小黑,莹莹真的离不开你了,和你做爱最舒服了,你不但能干而且很会体贴人,不像其他男人自己了就不理睬人家的感受了,你却这么温柔,姐姐真的离不开你了。」我也适时的说着情话,把她哄得心花怒放。

    她的欲现在越来越强烈了,胆子也越来越大,树林幽会后的第三天是周末,我们全天在艺术学院排练。中午吃饭时她悄悄把我拉进练功房的浴室中反锁了门,扒下我的裤子就给我口交,当我巴被舔得怒涨时,她就手扶着隔间的墙壁让,我也感觉异常激动,就干了进去,由于怕别人听到,她口中咬着自己的罩,只能发出闷闷的低吟,但是那种刺激的感觉就像是在当众做爱一样,很快她的小屄中就水横飞,正当我们玩的的热火朝天时,练功房的门被打开了。我们吓了一跳,不敢动,侧耳听着。

    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没有见到韩老师」却是我的干兄弟上官杰,他舞跳的不错,韩莹为他和自己的得意弟子沈露编排了一段国标,和她自己的独舞是压轴曲目。这时另一个声音不满的道:「你到底是来找我还是来找你的韩老师的」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个感火辣、活泼开放的漂亮妞沈露,听话的意思两个人关系已经发展的不一般了。

    阿杰笑嘻嘻的说道:「我的好妹妹,你吃什么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全文阅读
干醋啊,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万一韩老师在这里,我怎么感和你亲热」说话间已经传来亲吻和爱抚所带来的衣服摩擦声。

    我看看韩莹,心想她自己和我偷情应该不会在意自己的学生和我兄弟玩吧

    她微笑着示意我继续动,我为她的大胆感到吃惊,还是缓慢而有力的弄起来。

    只听外面沈露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想上韩老师,啊你轻点对就是那里啊学校里有多少学生老师惦记着韩老师呢啊好坏一说韩老师你就这么激动啊,别弄坏我衣服了」阿杰嘿嘿笑道:「韩老师真是绝代尤物,你过个几年也有她的风情了。」沈露生气的说:「你的韩老师好,你去找到她啊,别碰我」阿杰搂着她,着她丰满坚挺的大子,一手已经向她的裙子里:「都湿了,你不让我碰,谁给你这个小娃消火啊」沈露咬着嘴唇笑道:「想给我消火的男人都有好几排呢,你不来别后悔。」说着却把手伸入阿杰的裤子里:「哇好好长好硬啊,是不是提了韩老师你的巴都比平时硬」说着就用小手套弄起来。我听到他们亲热时老是提韩莹,就捏捏她的脸蛋嘲笑她,她脸红红的回捏我一下,眼睛却放出更加兴奋的光芒。

    阿杰已经开始用手玩弄沈露年轻却荡的身体,弄得她横流,娇喘不已。

    他看着沈露浪荡的样子笑着说道:「你还别嘲笑我,你是不是看上我老大了。」

    沈露急急的道:「谁说看上小黑哥哥了,你可别乱讲。」阿杰笑着说道:「我又没有告诉你小黑是我老大。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沈露哼了一声:「你好坏,和人家亲热时却说别人,啊」阿杰嘿嘿笑着:「小骚货,每次我老大露出他那身黝黑明亮的肌时你们几个小娃都两眼放光,别以为我不知道。」

    沈露羞红了脸:「好坏啊你,人家是喜欢小黑哥哥,我们学校喜欢他的女生多了,我不还是让你玩吗」阿杰笑着说:「你喜欢我老大,我当然高兴了,他是个纯爷们,肯定吸引女人的。你想和他玩我也不会介意。」沈露知道阿杰是个浪荡公子,和他在一起完全是因为他英俊强壮,交技巧又好的缘故,再说自己也有男朋友,就浪笑着说道:「那你要给机会啊啊用力」听到他们说我,韩莹就笑着刮脸羞我,我的巴也不由自主的更加坚硬,似乎在她的蜜中又胀大了些。

    我笑着继续抽送。

    沈露又道:「不过我看他和韩老师的关系不一般。」我们一听心中一惊。阿杰忙道:「你发现什么了」

    沈露道:「那倒没有,不过是女人的直觉,韩老师心高气傲,可是每次看到小黑哥的时候眼神都无比的温柔,甚至有些饥渴,经常能看到他们的眼神交流。我就觉得不一般。」

    阿杰喘息道:「小骚货,哥哥受不了,我要你。」

    沈露忙道:「去浴室吧,在这里让人看见我就死了。」

    我们一听都很紧张,他们扭了扭门:「不知道让谁锁上了,不管了就在这里吧。」阿杰急切的说道。

    沈露忙道:「不行,不行,一会儿有人提前来就死了。要不我们上楼顶吧。」

    说罢两人收拾一下出去了,听到他们关上门我们才松了口气。

    韩莹咬着嘴唇笑着说:「看不出,你这个黑巴还挺受欢迎的。」

    我听出她有一点点吃醋的意思,我笑着说道:「好姐姐,我只爱你一个,你看看你的欣赏者不也很多吗」

    韩莹激动的把我推到,然后骑上来,手扶着我因为她的而油光水滑的大巴,在她湿湿的唇上摩擦数下,然后慢慢吞吃进去,手按着我的肩膀,开始扭腰摆臀的套弄起来。她的样子荡极了,她低低呻吟着:「你喜欢就去干沈露那个小骚货,我不会吃醋的。」

    我在下面一边顶着她的花心,一边揉搓她晃荡在眼前的大子:「你要是喜欢阿杰,就去和他玩玩,我也很高兴的。」说这些话时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道急速的蠕动收缩,显然这些话让她动情。

    她咬着嘴唇:「坏弟弟,欺负你莹莹姐,我要夹断你的命子。」说着用力的夹,挤压,套弄的更加用力。我揉搓着他的子,迎合着她的套弄:「你别夹断我,我要你,还要沈露那个小骚货,给姐姐报仇,让她说姐姐看着我的眼神无比饥渴好姐姐你也要报复她,把阿杰抢过来,让阿杰你不她啊莹莹姐你夹的我好舒服啊」

    莹莹姐也骚浪的叫着:「我要让你沈露那个小骚货我要把阿杰抢过来我们一起玩啊用力顶到花心了啊大巴弟弟你得姐姐要疯了好舒服小屄要开花了啊用力干我啊嗯啊喔喔嗯嗯啊喔喔要死了我要来了要丢了啊啊」

    听到她要到高潮了,我急忙坐起来,将她抱在怀里,坐着用力挺到,在她的胡言乱语和我重的喘息中两人一起达到了高潮休息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赶紧收拾穿衣,出浴室时我抱着她问:「莹莹姐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她红着脸说:「我说的什么」

    我笑着说道:「就是我帮你报复沈露,你帮我报复阿杰啊,然后一起嘿嘿」

    她羞红了脸,打了我一下:「臭流氓,想拿自己的女人去交换啊你不要脸,我也不怕,就怕你不敢哼」两人调笑着,收拾练功房的东西,一边吃了点她早就预备好的比萨,原来她早就计划好了利用午休时间和我做爱了。

    等我们收拾好时警校和艺术学院的同学们都陆续来到了,经过阿杰他们的事情我特意留意了一下,发现有不少都是一对对来的,看来这次的联谊晚会会促成不少情侣啊。艺术学院的女生都比较漂亮,而我们警校也不乏帅哥猛男,看来是配对成功了。看到我的眼神,韩莹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冲我微笑了一下。

    阿杰和沈露是最后来的,可能没有想到大家都到齐了,已经开始准备排练合唱,所以他们一起进来显得很明显,几个男生开始吹口哨,大头我和阿杰在班上的另外一个好友,非要和我们结拜叫道:「杰哥,你把我们的校花拐到哪里去了,我们刚才正在制定营救人质计划呢」大家哄笑起来。沈露脸红红的,但是却带着满足后的神采奕奕,阿杰有一丝疲乏,脸也红了一下,打了大头一下。

    看来沈露也是不角色啊。我和韩莹相视一笑,开始了下午的排练。因为跟艺术学院的美女们一起排练,大家都显得很起劲,只是沈露明显的有些放不开手脚,我注意到从她裙子外似乎看不到她内裤的痕迹。

    我正在注视时,不知道什么时候韩莹走到了我身边,她看着训练的学生嘴角带笑的说道:「小色狼别看了,她没有穿内裤。」我一听不由激动和尴尬,忙喝了一口水。但她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差点喷出来:「我也没有穿内裤」我吃惊的看看她,她继续看着前方,但是眼波已经妩媚了许多:「都是你这个坏东西了那么多,内裤全湿了。」说着趁没人看这边,轻轻捏了一下我的巴,我激动的差点就叫出来。她微笑着微微侧身挡住了我,慢慢的抚我开始勃起的巴,这个小妖,要刺激死老子了。我心里一阵阵的激动,却不得不装作一本正经的看着大家的排练

    这周抽了个时间回去和干妈做了一次,很久没有在一起,新鲜感也比较强,两个人都觉得酣畅淋漓,快感连连,周日下午我准备返校,被我干的筋疲力尽的干妈呼呼大睡了。一出门就看到了干姐姐夏芸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不由分说就把我拉进了院子里的储物室,她的热情让我应接不暇,她扒下我的裤子就将巴含入口中吮吸起来,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我很快就翘了起来,然后她扶着墙壁,我撩起她的裙子,将内裤拨开就干了进去,整个过程她表现的饥渴而疯狂,荡而激烈,完事后我才知道,自从上次吵架后老公一直不和她同房,其实吵架的原因是因为房事不合,老公认为和她做爱没有激情。虽然经历和我偷情后她有意要在床上放纵,给老公一个全新的自我,但是老公连上床的机会都不给,她也没有办法去实践。我哭笑不得,既然已经决定改变,何不主动点就像对我一样,她想了想说对我这个野汉子可以,但对老公她始终不敢放纵,怕他说自己下贱。离开后我给大姐夏莉打了个电话,她经验丰富而且是家里个最强的,当然我可没敢说和二姐有一腿,只是说看到她不开心,可能是和二姐夫吵架了,让她想想辙。

    她对于家里的事情总是很热心,自然一口答应。

    我和韩莹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胆子也越来越大,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偷欢,偷情的滋味虽然刺激,但是始终不敢放开了玩,总感觉有些美中不足。今天她就向我古板威严的教导员老张同志撒了个弥天大谎,说家里有些重活想请我去帮个忙,老张问要不要多叫几个人去。她忙说,整理储藏室,人多了也转不开,还开玩笑的说是不是找张教导员的得意弟子去干杂活不太乐意啊。老张忙说哪里哪里,为韩老师这样的大美女服务是他小子烧高香求来的。说着无心听着有意,韩莹的脸微微一红。她漂亮温柔,是男人都乐意亲近,连古板的老张也会跟她开几句玩笑。

    我和她一起以最快的速度骑车回家,一进她家的门我就搂住了他疯狂的吻着,整个人贴住了她的躯体,把她极富弹的身子顶压在了墙上。感受着她软软的有弹的脯一起一伏,我只觉得小腹热热的一阵发紧,忍不住用双腿把她的腿往两边分开,让下腹和双腿挤进她的两腿间,把她的双腿叉开,然后紧紧地贴着她柔软的躯体。

    她被吻着的嘴里开始发出了含糊的声音,身躯也左右扭动着,开始用她的身体磨蹭着我。她的呼吸开始越来越急促,并开始夹着几声轻轻的呻吟,身躯也开始上下挪动。我一面吻着她,一面轻轻去抚着她臀部。抚一阵之后,我移过手掌去抚她的两腿间,我不住揉着,而韩莹发出骚呤。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