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校园春色合集 > 第22回|艺校的淫荡姐妹(1)

第22回|艺校的淫荡姐妹(1)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对面艺术学校的荡姐妹

    三个月的新生训练营刚刚结束,鉴于对此届学员的总体水平比较满意,并且临近警校20年校庆,学校安排了一次晚会,以一年级的学员为主和邻校艺术学院联谊。我作为学生会主席,主要负责和对方学校的联系工作。对方的联系人是位年轻的少妇韩莹,是该校最漂亮的音乐教师。她是那种非常有气质,非常妩媚的女人,漂亮的让人心动,妩媚的让人冲动。我一直对大学生,特别是老师有着不同一般的敬畏。在昨晚之前只和干妈淑惠上过床,但是没想到昨晚干了干姐,而且这个绝色美人还是个高中教师,这让我感到十分的兴奋。一听到美女老师韩莹有请,我急匆匆的打了韩莹的电话。韩莹还在艺术学院的练功房让我过去找她,我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其实艺术学院和警校只隔了一条街。

    我来到练功房,此时已经基本上没有人了,寂静的练功房传来阵阵踢踏的声音。韩莹正在排练她的独舞,其实她已经跳的很了,但是处于对跳舞的热爱和敬业神,她在带领其他人训练之后还是单独留下来训练。

    今天韩莹上身穿的是一件刚过肚脐的米黄色薄t恤,下身则穿了一条白色紧身裤,也是非常薄,可以明显地看到里面的t字内裤。这条内裤前方是深v型的,面积很小,后方则是一条系带,仅与裤头的交连处有一块小小的三角。内裤是浅篮色的,在外面看得挺清楚。此时她舞蹈的动作更是将那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血气方刚而又天生欲强烈的我虽然昨晚在干姐夏芸身上得到了尽情的发泄,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冲动了。

    韩莹看到我进来,并没有停止舞动,而是冲我妩媚的微笑示意,然后继续跳下去。我则在旁边静静的欣赏着她的舞姿她的臀浪波。

    看着摇曳生姿的媚态,我已经禁不住的浮想翩翩。她的高耸的房,总是随着她的步伐轻轻颤动,浑圆的屁股,支撑着她柔软纤细的腰肢,连接着笔直的双腿,平时她喜欢穿丝质合体的连衣裙,上面的碎花晦暗的映衬着她圆润流畅的曲线。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她的风情,她总是显得比较阳光,为什么用「显得」呢

    因为她的阳光不同于年轻女孩子的阳光,没有那种青涩感觉,她的阳光我觉得是种掩饰,她这样的女人应该总会遭受来自男人下体的骚扰的,这种看似的阳光、轻松的微笑只是用来化解这样的骚扰而已。

    可是眼睛隐瞒不了真相,水汪汪总是含着微笑的深深的眼睛,周遭有淡淡天然的眼晕;嘴唇隐瞒不了真相,朱红轻启的嘴唇,仿佛总是在诉说她对情爱的渴望;腰肢隐瞒不了真相,摇曳的腰肢仿佛期待着渴龙搅动她小腹内平静的潭水。

    这只是我的推测而已,此时我的手仿佛已不是自己的,只想揽住她的腰肢,按在她的房上,或者顺着她腹部慢慢滑下,那道深深的沟,不知道淹死了多少同学,同时她开朗的笑容又将多少想把手深进去的冲动扼杀掉了啊。

    在我的浮想中,韩莹结束了优美的舞姿,她擦着汗招呼我坐下后,拿出节目表商量着上场的次序。此时,第一次离她如此近,有种清香和汗味组成的女人香味阵阵飘来,更要命的是从她低低的领口居然可以看到大半的雪白的房。看得我喉咙干燥,呼吸困难,我强忍着心猿意马,努力保持平静和她讨论。

    一会功夫,我们就排定了节目表,选好了相关负责的同学。此时,她开始跟我聊些家常。忽然,她笑着问「小黑,你有女朋友吗」我想想干妈和干姐似乎都不能算是女朋友,就说到「还没找到。」「哦,没骗我吧现在的学生很前卫的,据说你这个年纪处女已经很少见到了吧」说罢笑着盯着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总不能告诉她自己的女人是干妈,昨天加了个干姐此时最好的方法就是反问她「韩老师什么时候恋爱的」

    「22吧,虽然22以前谈过,但没成,和你叔叔是我22读研究生时谈的,处女之身也是给他了」说罢哈哈一笑,「我这样的女人现在的姑娘们可很少见到了吧把处女的身子留给自己的老公」我也顾不得什么窘迫之感,赶紧要顺杆上树:「赵教授可以算是叔叔了,可是从韩老师这里论我似乎又该叫他哥哥才何时。

    他可真是够幸福啊「韩莹的老公赵教授是她大学时的老师,在她读研时开始恋爱的,比她大一轮。

    「为什么」女人听到这样的话总是高兴的明知故问,「韩老师这么年轻,说你是我妹妹都有人相信,而且韩老师如此的美女,什么人能碰到你的身子都会幸福死的」说完,我心跳如狂,横下心来,就等她的回答,如果她要给我机会比方说问我会不会觉得幸福什么的,我当然就得回答她碰过才知道,这样,好事就成了。可她没有,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

    练功室的浴室不知被谁锁上了,韩莹觉得浑身汗津津的难受,她说脚有点疼,但也不用去医院,说回家贴伤药就会好就说让我送她回去。我当然求之不得,出来时已是傍晚。也不去乘taxi,好在她家不算远,两人一起乘公交回家。上车后,人挺多,没有座位。我俩都站在那里,这时,她的脸上随着车子的摇晃不时出现痛苦的神色。我提议道「韩老师,我扶着你吧」韩莹悄悄说「别叫我老师了,打算怎么扶」我又开始挺了起来,扶住了她的腰。她带汗水的香味不时飘来,发丝随着车窗的风搔到我的脸上。我只好拼命控制自己,不然弟弟就会捅到座位上的大嫂了。

    她的腰细而柔软,弹十足,腰那里有个小窝,好象是为我定做一般,刚好放下一只手,那里的贴身运动t恤是潮湿的,手掌外侧是她臀部曲线的开始,拇指外侧是应该是韩莹致的软肋,指头末端是我尊敬的韩莹的小腹,无论是朝前移动或是朝后移动,都是我的天堂啊。我实在忍不了,期盼车晃动得更厉害些,随着车的晃动,不时朝小腹移动两三公分,或是向美臀动一两公分。我多么想满把的握住她的屁股啊。韩莹好象累了,一直没跟我说什么,轻轻地靠了过来,要是她没有胳膊多好啊,也许就能贴到她丰满的房啦。我多想路程远一些,可惜韩莹的家离学校实在太近了。

    开门后,她让我坐下来。

    「我洗完澡,做点饭吧,现在学校食堂也关门了吧」

    「那就谢谢韩老师了」她进卧室换衣服去了,出来裹着条浴巾,罩好象也没穿,竟然脯依旧挺立得那么骄傲,「你先坐会啊,我先洗一下」说罢,她一瘸一拐第进了浴室。水声响起,我脑子也开始转动,卧室里应该有她刚换下的内裤吧平时我对女人的内衣好象没有过现在这样强烈的兴趣。此时,我却好象中了魔法一般,轻轻走进卧室,是的,她的内衣就在那里,浅蓝色的丁字内裤,把它翻转过来的时候,整条内裤是湿的,有淡淡的沙枣花的酸酸涩涩的味道,搀杂着一点尿骚,这种味道让我发疯了,脑子里涌进一股热流一般。我呆立在那里,拿起她的同色色罩,深深的埋在其中,好香的房啊,我恨不得变成这罩,天天托着韩莹那耸立的房。想到韩莹雪白的房,我更是兴奋的几乎就要了出来。忽然,浴室里一声惊呼,我想都没想就问到「韩老师你怎么了」「脚好疼,没关系」我悄声溜出卧室,走到浴室门口,真是严丝合缝,没有任何可以看到的地方,只能听到水溅到韩莹身子上时急时缓的声音。

    片刻,韩莹洗完了说天这么热让我也冲一下,我也进去冲凉,冷静了一下,我真有种在卫生间手的冲动,但实在没敢。出来的时候,韩莹换上了条紫淡绿色丝短裙,白色棉布衬衣,头发还没干,蓬松的垂在双肩,正拿了红花油涂她的脚。看她吃力的样子,我说道「韩老师,我帮你吧。」「那怎么好」「没什么的」她笑了下,就把瓶子递给了我。

    这时我是头号大傻瓜那边电话铃声响起,她侧卧着去听电话,那浑圆的翘臀完整的在我眼前,下面是光润的两条长腿。她回过头来的时候,有种难以觉察的微笑让我捕捉到了。她柔声问我「你是不是渴了」我强自镇定地答道「还好

    赵教授不在家吗「天啊,我这时不知道怎么,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她呵呵笑笑:「恩,他不在,你要找他吗」我都要晕倒了。她笑着起身给我倒水,我忙说我自己来,我站起来才发现,我是头号大傻瓜正对着面镜子,她一定是通过镜子看到我死死盯着她的美臀了吧想到这里,我非常紧张,但也镇定下来,如果她没有及时让自己家离开,这也许是一个好机会也说不定。

    喝完水冷静了一下,我帮韩莹涂药水,韩莹侧坐在我是头号大傻瓜上,一腿弯曲,伸过来了她的伤脚,搭在了我大腿上,她的脚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白嫩柔软,晶莹剔透,象个小宝宝的脚趾。小腿到脚踝的曲线自然光滑地收紧,仅一手可握,脚踝圆圆。刹那间,我的小弟弟暴涨起来,手竟然微微颤抖起来,嘴里也洇出了口水,恨不得含住她的脚。我轻轻的开始帮她揉,她好象忽然疼得厉害,脚一动,就碰到了我那暴涨的弟弟,但她仿佛没有察觉,就那样放在那里,正好隔着运动短裤触碰着我弟弟顶端。

    她轻轻的恩了一声,我问她「是不是痛得厉害」「恩,有点痛,不过你帮我揉着很舒服」说罢,仰身双手扶头躺在了扶手上,隐隐约约的,她头的形状透过棉布衬衣显现出来,好象没有戴罩,裙子也到了膝盖上面20公分的样子,我尽量低头,便真的看到了她的裙下风光,弯起的那条腿看得出浑圆的小半个屁股,没有穿内裤,毛好象也不十分稠密,可惜另条腿直伸着,否则,我就可看到桃源洞口了。按摩着她的脚,我另只手装做支撑,不时的
嫂子合集笔趣阁
她光洁的小腿。

    韩莹又开口了,这次却让我如同遭遇了雷霆一击,「刚才我洗澡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完了,她什么都知道了。百密一疏,她能听出那时我在她的卧室问她怎么了。我大脑一片空白,抬起头来,更是眼前白茫茫一片,韩莹正在看我呢。「你怎么了」韩莹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好啦,舒服多了,可以再帮我按会吗」「哦,可以的」我开始揉她娇嫩的脚心,韩莹仿佛睡着了,不时的轻轻恩一声。一会,她翻动了下身体,伤腿也弯曲起来,脚一动,居然直接踩到了我的大巴上,她的脚心已经让我搓得火热,我的大巴分明感受到了。

    我没敢停下来,继续揉搓,就好象抓着她的脚揉自己的弟弟一般,双腿的虽弯曲,但我不敢盯着看,时而扫一眼就可完整地看到她的小嫩屄。我实在受不住了,脑子里忽然嗡的一声,慢慢捧起韩莹的脚含到了嘴里,拼命的舔着她的脚趾,脚心,韩莹轻轻的啊了一下,并未起身,好象真的睡去了一般,我忘情的舔着,吻到膝盖内侧的时候,她双肘支撑起来一点,看着我,脸上却再没了平日里阳光的笑容,她显得有点紧张,咬着下唇,眼睛里仿佛要汪出水来,脸已成了粉红色。

    就这么看着我,这一刻如同万年,她缓缓伸过手来,抚摩起来我的脸庞。这时,我什么都明白了,好象什么又都不明白,我小心地把她的裙子褪了上去,俯下身去,吻到她的大腿,左边,右边。韩莹还是咬着下唇,嘴里时时发出嗯嗯的声音。我受到了鼓励,伸出舌头,渐渐游弋到了韩莹的小嫩屄。她的毛确实很少,柔软光滑。小嫩屄的味道腥腥咸咸,还有点淡淡的浴香味。粉嫩的小唇湿淋淋贴着我的嘴唇。韩莹微皱着眉头,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笑容,开始大声的喘息了。一会她的蒂就勃起了,我也疯狂了,含住她的蒂一圈圈的舔着,韩莹的水好象越来越多,弄得我真个下巴都湿了。

    韩莹坐了起来,好象知道了我这样很吃力,而我跪在地上,刚好凑到她两腿之间,双手反攀住她的大腿,两手扣住她平滑的小腹,疯狂的舔吸着她的小嫩屄,韩莹的屁股时而耸起来,仿佛在迎合我的舌头,时而朝后紧缩,仿佛在躲避,而我顺势向上紧紧握住了她的一对房,好大,乎乎的弹十足,完全是我想象中的感觉。她起身除去了自己的衬衣,帮我脱掉了上衣,我则环绕着她的腰,亲吻着她修长的脖颈,耳垂,韩莹嘴里呼吸十分重,一阵阵的吹在我的耳边。我要被她吹化了。

    我的手掌紧紧贴到了她的背脊。一把抱起她进到卧室,重重的把我俩摔在床上,韩莹柔软白嫩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揉搓起我勃起的巴,她让我平躺下来,打开了床头橘黄的灯,褪去了我的内裤,套弄起来。揉了一会,她倒过身子,喘息急急地问我「我要坐在你脸上,可以吗」我已经说不出话,点点头,她双腿分开跪在我脸的两边,俯下身子,十指纤纤,上下按摩着,我的手着她秀挺的臀部,她嫣然一笑,十指加快了摩擦速度,金枪传来了一阵酥麻的感觉,我的头怒涨,探索她的红唇,突然,一种温暖的感觉,原来她俯下身子,张开红艳艳的樱桃小口,含住了我的头。她亲热地含吮着我的巴,并用舌头轻轻地挑拨着深深的冠状沟,我已感到一股兴奋,从背脊传导至脑门。这时她小心的降低着屁股,我一抬起头,用鼻子顶着她的肛门,舌头伸进了她的道,她鲜嫩的小屄中也被我舔食的水长流。我们俩此时都忘记了羞涩,丢掉了不知所谓的廉耻,大声呻吟起来「小黑,莹莹姐的小嫩屄好吃吧你要把我舔死了,再深一点,快快快」

    她的风骚令我感到吃惊,我激动的说「韩老师不莹莹姐,没想到你的小嫩屄这么骚,舔我的睾丸,含住我的睾丸。」韩莹照我说的做了。她忘情的开始舔我,一会过去,她开始翻弄我的屁眼,挺起屁股迎着她的手指,她把指头伸进去了,在我的屁眼里揉搓,挖弄。没想到她在床上如此的开放,我也投桃报李以舌尖接触到韩莹美丽的小屁眼时,韩莹的身子如触电般抖动了一下,似乎此地是她敏感的感带。我将舌头一寸寸地挤入韩莹屁眼的同时,韩莹不由自主地蠕动她的丰臀迎合我的舌,我便抓着韩莹的美臀随着她的蠕动以舌头兴奋地着韩莹美妙的后品尝难以言喻的甜美滋味。

    在我的舔弄下,韩莹不安的扭动屁股,却对我巴的照顾更加周到细致和强烈「莹莹姐,我要了我要到你的嘴里啦」她放开我的巴,轻轻捏着我的头,重重捏了两下,涌动起来的热流好象收了回去,此时,巴怒涨,却好象有点麻木,没有了的冲动,却一心想干死这个外表高贵骨子里风骚美丽老师韩莹。

    我起身,放倒她,分开她的大腿,扶住巴,对准她水泛滥的小嫩屄,猛得了进去,韩莹一把抓住了我的双臂「啊,对就是这样来干莹莹姐,快死我吧」听到美丽端庄的老师说出干和这两个字,我兴奋极了,用力挺了几下「爽么」我故意问她,「恩」她娇哼着同时用子使劲吸了一下我的头,我由慢而快的抽送进入、退出、再进入。韩莹努力的用小骚屄吸着我的大头,她的洞很紧,我一面抽送、一面咬吻微微露出并随着简谐运动轻晃的右,「嗯啊喔喔嗯嗯啊喔喔嗯嗯啊」韩莹呓语起来,我用整个手掌爱抚她修长的大腿内侧,她两腿夹得更紧。

    「啊」她终于忍不住娇呼出来:「噢碰到g点了,收缩得好快哦哦啊喔喔嗯嗯」听到她低沉却陶醉的叫床声,我不禁兴奋而抽送得更,快更深,「我的成绩怎么样」我凑在韩莹的耳边说:「喜不喜欢」

    「喔好深哦你的巴好长好又好硬哦。」韩莹喘了一口长气,感觉到火热的大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体内,柔嫩的紧紧的包住我又硬又热的巴,我的巴一挑,火热的脉动透过从蜜直传到脑部,韩莹忍不住发出荡的哼声。

    「啊人家呜被你干死了」夹杂着浪叫的哼声,韩莹把头埋在我膛呢喃着,我双手绕过韩莹的膝窝,将她的双脚高高的抬起,向外分开,露出粉红色的小蜜,同时巴有力的向上轰动着,随着抽刺,韩莹发出消魂的呻吟,身体高高抬起成弓形,头向后拼命仰起天鹅般美丽的脖子,她的房也因为兴奋涂上一层粉红色。我被她的骚态诱惑,头一跳,一下涨大一倍,韩莹被激得花心乱颤,整个身体在发抖,看着她娇媚的样子,我快要发狂了。

    平日锻炼有素的身体起了决定作用,我拼命的抽,用一个深吻堵住了她的嘴,她只能从嗓子深处发出恩恩啊啊的喉音,她要尖叫,但出不了声音,这声音只有我自己能享受到,我要她,我要她的全部。几百下的抽送,韩莹的道开始抽动了,感觉有个圆环夹住我的头,一紧一紧,她闭起眼睛,弓起腰,身子一拱一拱的达到高潮。含糊不轻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一抹粉红掠过了脖子脯。

    我拼命忍住了的冲动,片刻韩莹喘息着睁开眼睛,温柔的看着我,「莹莹姐要你全部的,全部」说完,她跪了下去,挺起屁股,揉着自己的小骚屄对我说:「我的菊花洞吧先慢一点」

    我拔出小弟,已经满是韩莹的了,不用过多润滑,韩莹指引着我渐渐把全都了进去,她的屁眼紧紧裹着我,一阵钻心的痒,我开始抽动起来,韩莹秀丽的眉毛微皱着,可能有少许疼痛,我从来没有过肛交的经验,心疼地问她:「会疼吗」「你慢慢来,好吗」我依着她慢慢抽动,渐渐加快节奏,韩莹的屁眼一收一收,本来就很紧的裹着我的巴,此时的刺激已经让我失去一切控制,巴开始抽动,要喷了,而韩莹帮我拔了出来,仰起她的脸,迎接着我猛烈的,粘在她新月般的眉毛上,秀丽挺拔的鼻子上和她朱红娇艳的嘴唇舌头上。

    两人喘息着倒在床上互相爱抚,韩莹也躺在我怀里倾诉心声。由于老公赵教授比她大一轮,所以在床上已经很难满足三十如狼的她,而教西方古典文学的教授特别向往古希腊的开放,经常向她宣扬观念,甚至明说暗示的允许她找情人,并声称不介意一起进行交。刚开始韩莹还不敢相信,直到有一次他带了一个情人学生回来,与她一起做爱,她才知道这是真实的。她也开始有了情人,夫妻的感情反而更好了。但她的情人不多,她只与自己喜欢的男人上床。而富有责任感、仗义、率直、刚烈、强悍的我正是她所喜欢的类型。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手策划的引诱计划。说着说着我又冲动起来,忍不住翻身上马大战娃再次达到共同的高潮后,她已经无力起床,我又洗了遍澡简单做了饭一起吃了,才离开了她的家。在宁静的春夜,想到以后的生活多了个这样美丽风骚美女教师韩莹做伴,一种幸福感环绕着我以后的警校生活会更加多姿多彩了。

    昨天和美丽风骚的艺术学院音乐老师韩莹发生了激情故事后,让我的警校生活又增添了一些新的色彩,她还是像平时那样端庄而和蔼可亲,热情而不失矜持,但是明显的在找机会与我多见面。这不亲自向校长上官晖请示,要求排练节目的同学多点时间去艺术学院练习。学校对校庆比较重视,届时市局和市委领导都要出席,因此上官晖也同意了,并且减少了部分日常训练量。这样我作为主要联系人,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入艺术学院了。

    艺术学院露天体育场旁边的树林是课外活动时间老师和同学散步最喜欢去的

    地方,但到了晚上,虫子的叫声和树林旁小河的流水声使这里显得格外宁静。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今天晚上我和韩莹约好来这里会面。我在练功房待了一会就给韩莹使个眼色就悄悄溜了出来。韩莹随后也到了树林深处,东张西望地找我。她这天穿了件黑色连衣裙。我偷偷绕到她背后,嘴凑到她耳边悄声问:「你找谁呢」「妈呀」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