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校园春色合集 > 第九回|校园月色(7)

第九回|校园月色(7)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七

    我是交卷后在走廊上遇到提前赶来的卫君的。白凌这次的题出的简单,摆明了是要放过大家。你没问题吧卫君感受到了考场的轻松气氛,待到得到我肯定回答,拉着我下了楼。我走后她一定是闷得烦了。我们在街上逛了一大圈,又在餐馆里吃了顿饭,她还是兴致高昂,回程中非要和我到白凌那看考试结果。

    试卷还没有送到白凌手上,但试题存在她电脑里。白凌对卫君很有好感,客气把我们领到卧室。老师,你也坐呀。白凌打开电脑站在一旁,我向她叫道。

    这样,我坐在她们中间,三人并排坐在屏幕前。

    白凌调出试卷,卫君提问,我回忆着答案。每对一题,卫君就向我打个胜利的手势,我很高兴,不觉间手环上了她的腰。到了最后的阅读理解,我才注意到白凌的声音低了下,侧头看,她脸背了过去,显然是看到了我和卫君的亲昵。我心里一慌,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你的阅读理解有进步呀卫君解了困局。是的,是的,多亏老师的补习。白凌的手在我的腰侧狠狠的扭了把,我大着胆搂上她的腰。

    嗯,过了,有七十多分。对完最后一题卫君算了遍总分。那有什么奖励想到对白凌说过的话,我得意问卫君道。

    还要奖励我腰间更痛了,而卫君也反应过来,发现当着老师的面被我抱着,再一看,老师也一样,后头的话就咽了下。

    由于我的轻狂,卫君提前走了,白凌也没再答理我。其实我到不太担心白凌,交往的初期我就跟她说过卫君的事,可是当她的面那样,我还是有几天没敢见她。

    卫君是生了气,去找她几次没理我,直到一星期后她被无缘故免去班长职务才缓过劲。

    决定是班主任宣布的,没说理由,只说是系里的定的。这对她半年的热情打击很大,我到她那去被她当出气筒骂了顿,关系又恢复正常。少去了杂事,卫君和我相处的时间多了,通常晚饭后我们都一起散布。漫步月色下,谈天说地,排解无聊和烦闷,我们又像回到了从前,感情反倒增进了。

    所谓的奖励落到我头上是请她们吃顿饭,卫君让我叫上白凌在她的屋里摆了一桌。与去年圣诞一样,人还是同样的人,可心情和气氛已大不一样。老师不再仅仅是老师,卫君也沉静多了。饭后我们拉上白凌,一伙人冲到街上又狂欢了一通。

    大学生活的美好在那个月尤为体现。天气晴朗的早春,气温适宜。校园中的枯草绿了,枝头绽出了嫩芽。自然的风光不必多说,人间的旖旎却要多谈。经过假期在老师那的复习、补考,我们间关系密切多了,虽然为了避免闲言碎语,表面上我们都很克制,可内心里都为这师生间恋情激荡。

    春风沉醉的夜晚,教室里静悄悄的,温习功课的人不多,一般人都隐没在夜色里干自己的事去了。我却留在了教室里,认真的看会书,跟卫君说说话,课程不再向以前那样枯燥了。

    提前收拾下自习,陪卫君在小树林散散步,谈谈心,温存一会。看看时间尚早,就偷跑到白凌那。每次的风雨过后,她都会叫我别再这样,说惹来闲言碎语对我不好。可每次我来了,她又留下我。

    在肃静的阅览室里,白凌不再那么刻板,时而会偷偷地捉弄我一下,戏谑眨眨狡诘的双眼,时而也会默默的看着我,温情浮现。有时,我们面对面坐着,谁都看不进去书,胡乱草草的翻弄一气,待到桌下的身体一碰触,就合上书出去。

    约她出来散步,她推拒的次数也少了,尤其是夜深时。走在洒满月色的林间,她也敢大胆的挽上我的手臂,偶尔路过的陌生人,只会把我们当成一对热恋的情侣。无人时,我会把她搂过贴紧,吻上那月下白洁的脸颊,那甜甜的唇。

    白凌从未问过我和卫君的事。卫君对我和白凌间的事也不甚了然。有关我和白凌的流言传出时,她没怎么在意,可能是自己被谣言所害,不再相信传言。

    白凌显然也听到了谣言,表面上看不出她反应,事实上还是有些影响。月底我到她那,常常看见她在电脑上聊着什么,我猜那是跟远方的爱人在交谈。她又有点变得象以前那样爱呆想。几次我们欢爱完缠绵在床上,她似有话要对我说,但总是欲言又止。

    三月底,家里来电说母亲生病住院,我立即赶了回去。这一去就是大半个月。

    我是在医院的病房接到卫君的电话的,她告诉我白凌离婚了,让我尽快赶回。

    白凌是独自请假去办的,回来后才让卫君知道,现在她情绪低落,卫君常陪着她。

    家里的事刚完我就踏上回程,夜色朦胧中赶到校园就直奔她的小楼。白凌见我脸露慰色,扑过来抱住我。她的眼帘湿润,泪珠在眼框中打转,老师我轻轻的吻上她湿湿的眼窝。

    我离婚了。她容颜暗淡,我感到她的身体轻了许多,我们默然分开。

    我陪她到卧室坐下,室内又换了景致。窗上的深红绒帘换成了绿底白花的布帘;粉红的床罩已撤了下,露出了与窗帘协和葱绿;红色的厚地毯没有了,屋子被收捡的简约明快。桌上摆了个新像框,一张清纯活泼的少女像,是穿着学生装的她,甜甜的笑容让我不尽想起了当年的卫君。相片旁的一小盆迎春花,垂落在桌上的枝条上黄色的小花开得正盛,春意盎然。

    怎么样还不错吧。她抬起头,还泛着晶莹的眼中流露出丝自得的笑意。

    真不错,比女生宿舍漂亮多了。我站起身又环顾一遍,赏心悦目,象有股春风吹入心间。走到她身旁,她也站起,相互一视又紧紧的拥在一起。这一次她来得更猛烈更疯狂,指甲都快要划破衣服。

    白凌主动脱去我的衣服,动作比往常鲁得多,裤子还没从脚下褪去,我就被推坐在床上,看她飞快的除去自己的裙裤。圆领小衫没脱她就骑了上来,雪臀在我的双腿间飞舞,翻复的起落如聚雨拍打着我。她象要凭这疯狂忘却过去,我有种无从为力的感觉,只能由她疏泄。

    风暴来的急也去的快,随吟声的减弱,环在颈间的手臂松开来,紧绷的臀疏张,无力的贴在我腿间,接合处她体内涌出的密汁流下,润湿了新床单。

    她娇慵的贴在我怀里,身体轻动。我抚着她的秀发安慰着她,我可没那么脆弱。她抬起头。

    哦

    当然,只不过对过去有些感怀。她抬起头看我,脸色变得象桌上相片上女孩活泼俏皮。

    一切都从新开始么我捏着她的头道,嗯。她哼了声。

    好,那忘掉从前的一切吧。我压住她,又冲进她的身体。

    散步的人多了一个,是卫君约白凌来的。在这春的夜晚,沐浴在薄薄的暮色里,我们一起坐在林间的长椅上,谈着英语,说着往事,彼此间的温謦象要溶在这景色里。

    白凌平复多了,我们间又少了顾忌,当然还有卫君。不经意间的言语,兴致的打闹,谁都不再在意,那只是年轻人间的嘻戏。有次我做得过火了,心想要糟糕,她俩却低头无语。

    象是要追回逝去的岁月,白凌的着装变得年轻。暗淡色彩的衣服穿得少了,更多了靛丽新颖的样式
山海经密码无弹窗
。不同颜色款式的衣装穿在二十七八岁女人身上呈现的美感是各异的,有青春少女的娇艳,有成熟女人的风骚,经常在散步时惹来我和卫君的惊叹和品评。

    日子在春光中流逝。教室窗外樱桃树上的果实由绿转红,昆虫飞进教室,发出的嗡嗡声和同学们的窃怯私语混合在一起。台上的白凌穿着漂亮的连衣裙,挥动银色教鞭在黑板上指点和我们一起朗读,欢快的心情流露让她跟大家更加贴近。

    她的课变得生动有趣,不再有人迟到溜号。有些跟我水平差不多的家伙,也不再象以前那样缩头缩脑闷声不响,而是主动的提问回答起问题。白凌放下了架子,认真解答态度和蔼。看着她轻盈的走下讲台到座位边讲解,引来无数双眼睛注视。我心里既自豪又妒忌,有时甚至想放声叫出来:知道老师为什么会这样么

    你们这帮傻蛋,那可是我的功劳知道那些亮丽多彩衣裙里面的秘密么你们只是闻到点香而已。

    卫君喜欢拉白凌一起逛街,白凌对衣着的品位比我可强多了,正适合给卫君当参谋。白天买了衣裳,晚上散步必然谈论个不休,我经常是一句嘴不上。有天上课,她俩穿着竟一模一样,像一对姊妹,弄得我一天心安不下来。

    晚上到白凌那就直奔她的衣柜。白凌的衣柜是我喜欢流连的地方,她也爱和我一起翻弄里面的衣裳,拿起一件比比问我意见。我求她试试,她扭不过我红着脸穿上。捏捏碰碰,欲望一上来,彼此就都克制不住自己。

    你们怎么买一样的衣服着五颜六色的服装我问她。她喜欢。她整理着道。这件漂亮我拿出件她刚买的夏装。是件红色的套装,无袖的上衣前开扣,象件小马夹,下面的裙很短,短得不能打折。

    白凌姐,你试试。

    其实我倒不知好在哪里,只是穿起来身体会暴露很多很感。笨,这是夏天穿的。她说着伸手拿了过去。

    漂亮么我埋头翻弄时她已穿上。圆圆的胳膊、白白的腿露在外边,衣服显得小了,丰韵的身体凸凹,感极了。漂亮比模特还漂亮我急忙抱住她。

    你你她感到我下面的冲动,揪了我一把。

    这说明我说的是真话嘛,咦,你她的腋下光光的以前的腋毛没了。

    是刮的

    她忸怩指指梳妆台。我把她抱坐在台上,边上瓶瓶罐罐里有瓶除毛霜,打开闻闻好香。怪不得你这里香香的我在她腋下嗅嗅,她痒得咯咯笑起来。

    这里也可以用它除么

    我的手从裙下伸入她的腿间,她大力的蹬踢。短暂的调笑,她的内裤上已有湿渍,她的身体真是越来越敏感。

    我把她的腿抬高,她的头轻靠在镜上,内裤很容易的就退了下。进入她湿润的身体,她挣动坐起双臂挂在我颈间。白滑的胳膊贴在脸上,我扭头咬了口,伸出舌头轻舔,感到她体内紧了起来,就驮起她的背悬起她,抽着在屋里走动。

    她一下就忍不住呻吟出来,身体上抬脸搁到我的肩头,双腿夹紧我,还没等我把她放到床上,她的洞就开始收缩,屁股一挨床,热流流出,人软的倒在床上。

    躺靠在被上,白凌柔顺而娇媚,伸手从床格里拿出纸巾递给我。我一面揩拭一面捏。你变了。我笑道。什么变了,你瞎说。这,还有这。我在她面前撮起手指晃了晃又伸到她的胯间,她羞得垂头不语。

    部湿成一片,毛粘贴在软上,我细心的梳拢归整。两片嫩嫩的唇在手指的滑磨下,胀得肥大,小小的洞还在持续溢出蜜汁。我的手指顺流而下滑入沟底,在静闭的菊蕾上一带,让菊花上也粘满露水。

    干什么别胡来。她很敏感,双腿收拢按住了我的手。

    我嘻笑看着她道:不是从新开始了么现在该可以了吧

    啊哦我的小指突然一,她叫了声翻过身。坏蛋粉拳不住地捶着我的腿。她滚到床畔,小裙翻向后背,浑厚的屁股随扭打耸抖个不停,诱人得厉害。

    白凌离婚后身体的敏感和放开,使我对她的欲望越来越强。在教室里、在散步中,看她穿紧身的衣裤,屁股绷得圆圆的,就幻想着那肥厚臀颊里臀心,总想找机会要了她那迷人的小屁眼。几次交欢,也了,探也探了,总在最后被她躲开。怕她生气,我不敢太强迫她,反正全身只剩下那最后关垒,总会找到机会的。

    你看。我的下体硬得矗直,拉她的手按上。怎么办我拍抚她的背问她。她的手攥得很紧,就是不说话。拉她起来,她懒懒的靠着我,屁股移动向下凑去,臀瓣碰到,我却弯腰环住双臀。用这。我把手指轻轻的压在她嘴上,揉擦嘴唇。

    一如上次,她又在我的手指上狠咬了口,看到粘满唾的指节上镶嵌的齿印,她发出吃吃的娇笑。我恨恨的下压她的头,她狡诘地向我眨眨眼。低头舔弄起我的头,牙齿不时的轻咂,似要咬啮旁边的汗毛,吓得我赶紧倒向床去。

    软滑的脸蛋在前磨蹭,秀发飘摆向下沉去,温软划过腹,停在脐眼上。

    酥痒令我不住用脚踢蹭她的大腿,她反而更加来劲,促狭地伸出舌尖舔向深处,还玩皮的嘟起小嘴啜吸。坚硬的下体早已碰触到她前的丰盈,随我的闪动左突右闯,如在烂泥中搅拔,那泥变得更软更滑。

    被拗弯,戳过颈项,在脸颊上一滑,又一次被异样的火热包裹。我躺靠着,看着那散落在胯间的一片乌云,体味着她的拙笨巧,身体也不由的随她动起来。用腿顶起她的身体,脚穿过她腿间,脚趾在她臀上勾挠。调整好她的体位,脚趾伸入毛间,就着母趾勾入湿唇里。

    忙碌的白凌没有顾及,待当湿湿脚趾在股缝间磨滑想要探试她的后庭时,她终于躲了开。

    女人的嘴和下体相比,有着不一样的美妙,在这安静闲适中感觉得更加真切。

    在紧密的道中出没,着实的快感还是深入心的碰撞和磨擦;嘴却更加灵巧,滑腻的唇在头、身各处的允磨,处处都造成不同感触。白凌是动了意念,不像上次样浅尝辄止。她用齿啮着圆头,唇再层层向前推进,直到部,轻咬住。

    头嵌入喉中,再退出、咬住、再嵌入,速度加快,越加熟练。快感一波波的涌来,我的双手无意思的搭上那片乌云,推波助澜。

    喷薄而出的一刹,她正在吃力的吮吸,随力从浅含中跳出,余韵在她脸上尽情释放。本来就光滑的脸蛋,加上这层滑润,滑腻得让我无处生。她实在吞吐得累了,毫不在意的就埋首在这一片湿里。我把她拉拥到前,想看看她这时的娇颜。她斜侧过脸,双眼紧闭,灯光中脸颊上如涂了层薄薄的油膜,放着异彩,感的唇沿微微外翻,水滑的放亮,唇角上残留的浑浊白迹,印示着刚才的放浪。

    靡气息中的白凌,还散发着高雅的气息,可又多出些妩媚,那是一种放开怀来,满足后的外露。新的开始好么我的手抚上丰臀,揪捏着问道,啊果然是好了你看从臀瓣中抽出的手粘满了蜜,她已大量溢出了。

    愧红浮脸,此刻的她动人极了,娇慵婉媚全在无语中。

    下次尝试更新的

    我的手再次陷如沟底,两指按住了后庭菊蕾,寂寞无声中,有她微弱的娇喘。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