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校园春色合集 > 第六回|我的性历史(7)

第六回|我的性历史(7)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在我探家时遇见的男人其实是我小舅子,婕妤爸爸临终前感觉愧对这个女儿,交代儿子把婕妤给带回上海,并且留下一处房产和部分股票给她,我去看她正好遇见,她自己拒绝不了,于是狠下心把弟弟装成是她男朋友让我死心。得知我订婚,她开始办理手续返回上海,现在在上海某单位任工会干事,小敏已经出国去了日本。她和老辛也办了离婚手续,巧的很,两个月前她到杭州出差,居然在西湖边看到了我,看到我和小蕊亲密的样子,她的心象被刀子狠扎了进去,自己恍惚回到上海,在经历了近六十天日日夜夜,她实在无法忍受思念的折磨,打开煤气割腕自杀,还好邻居闻到煤气味发现及时,把她抢救过来。

    出院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打算看过我再去近两个小时的哭诉,如同大锤一下下砸在我心,妈妈,天下最值得我敬爱的母亲,你纵了一切,以为可以给儿子规划幸福的蓝图,却不知毁掉的是儿子的一生。我抱着头撕扯着头发,在墙上磕碰着,也许只有痛才能减轻对她的内疚。

    两个人搂在一起哭成一团。床上黑与白的体交缠在一起,我温柔地吻着她的脸,可爱的小嘴,她的肩,她的小手,她的伤口,她的全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我对她的爱完全表达。婕妤的下体依然是那么清香,久违三年的唇在我的轻吻下象花骨朵慢慢舒开花瓣,流出甘美的蜜汁,呼唤着我去采摘。清减的玉体在微微颤抖,两点红蕾也逐渐硬立起来,婕妤把我拉起,用朱唇堵住我的嘴,贪婪地亲着吸着,舌头在温柔地缠绵着,高兴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我把它们全部吸入,都说泪水苦,此刻也是那么的甘甜。

    我慢慢地提起身,轻轻地进入了永远属于我的洞,久旷的洞还是那么的紧,头感觉到巨大的吸力,温暖的壁包围着玉不停摩挲着,婕妤发出了勾魂的呻吟声,把我紧搂在怀里,双粘在前晃动着,抬起下体迎合着催促它的深入,溢出的蜜汁一发不可收拾,流满了股间,大腿。体内燃烧的热情令她情绪亢奋已到极点,开始激情扭动着腰,发出撩人的叫声,老公。老公我的亲亲哥哥想死我了

    灼热的像刚出炉钢铁般的开始在里面不停地抽动冲击直起身提起她的双腿向子冲击贯入着,看我心爱的妇人被快乐的波涛一次次淹没,走向爱的颠峰。她开始夹紧我的腰身,我知道这是高潮的到来,卖力地配合着她,炉条般的抽出汩汩白沫,我的名字也在不停颤动着,她的菊户也微微张开,手指在里面轻柔刮荡着,她用手捂住嘴发出阵阵哭喊,爱和尿水喷洒了出来,我一言不发,把三年的怨恨。思念随着不停的贯从体内抛出。

    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和她不间断的做着,试图把离别三年的爱补回来。

    婕妤温柔地顺从我,配合我,一夜我们居然做了七次,全身沾满搂在一起沉睡到中午。

    第二天回到连队,带着婕妤买的两条中华我去了连长的房间,虽说面临退伍,也不能太过分,想向他请几天假,连长见了我骂了起来,,昨天晚上搞毛去了,岗也不站。师里查岗了,还好老子没排你的岗,那女人到底和你什么关系连长和我关系很好,直言不讳地问我,其实我现在的样子只要有经验的看都看出来了。婕妤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我还在乎什么面子,一股脑的全抖给他了。

    看不出,你小子还挺能啊,搞了两个女人,上次来的那个听说怀孕了吧,你怎么解决啊对了,听说和外面的小少妇还不清不楚的,你自己当心吧,哎,听你这么说,这女的也够可怜,去吧去吧,给你三天假,迟一天归队我叫你待满五年再退伍顺手拿起一条烟,给指导员送去,叫通讯员开张派车单,别没劲开回来

    就这样,我们在杭州过了三天鸳鸯般的生活,西子湖畔,灵隐寺中,雷峰塔下,留下我们的足迹。白天游山玩水,晚上被翻红浪,恨不得永远这么下去。分手总要到来,婕妤答应我好好的活着等着我,临别给我一个旅行包,嘱咐我到部队再打开。依依不舍地送她登上回上海的汽车,看着她离去。

    回部队的路上,边开车边想着,我到底应该选择哪条道路父母亲不管怎么做,总归还是生我养我的父母,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我前途着想,我不能去怨恨他们。小蕊更是无辜的,她一心一意地爱着我,现在又怀上了孩子,难道可以把她们全部抛弃了不可能,但是婕妤又怎么办因我而受伤的她一个人在冷漠的大城市生活,孤独地过着寂寞空虚的生活,迫切需要我去陪伴她安慰着她,我苦恼地反复思考着。一声巨笛,我惊醒了过来,迎面一辆大货车,连忙把方向打向路边,把车停了下来,吓的一身冷汗。老老实实地把车开回部队。

    我打开了婕妤给我的旅行包,里面装了4条香烟。两包茶叶。几盒西洋参含片,还有一个厚厚的信封。打开信封,倒出了两千元钱还有一封叠成心状的信。

    我赶紧拆开看了起来,万一要是遗书我就追悔莫及了,信纸上沾满了点点泪痕,估计是昨天夜里趁我熟睡时写的小鹏,我亲爱的老公,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也在某处想念着你。看到你对我不变的爱,心里激动万分永远属于你的女人,妤。

    婕妤这几年也通过其他途径得知了我的情况,连小蕊怀孕她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但她不想和我在一起谈论这个话题,不想让苦恼破坏了我们的气氛。也深深知道只要她坚持我会不顾一切地陪伴着她,清楚的知道那样做的后果,就是我和家人的永远离别。她不愿意我那样做,劝慰我尽孝道,说小蕊也是个好姑娘,让我不要再伤害了她。最后告诉我她会在想我的时候来看我,叫我不要为她担忧。

    一口气读完这封字字千斤的信,我的泪水也滴在了上面,心里已经做好了将来的打算。都说爱是自私的,婕妤却把所有的快乐送给了我,独自去承受痛苦,可爱而无私的女人,我永远爱着你。

    三创业中的爱完结篇.

    坐上返乡的列车,三年前入伍的情景历历在目,一切都象只发生在昨天。三年的军旅生涯让我真正的成熟,从现在起我要面临着人生的不断挑战。

    回到家里,一家人都在高高兴兴地等着我,小蕊的肚子已经露怀了,只有拿请长假筹备婚礼来掩饰。

    家里的新房也装修完毕,似乎一切只差我这个新郎官了。我很反感父母这样安排我的生活,他们试图用家庭来拴住我的心,全然不顾我的感受,想到如果不是妈妈,也许我正和婕妤快乐的亲手装饰着自己的爱屋,我恨不得离家出走。可看到母亲满头的白发,念头又被打消了,因为我让她担心加速她的衰老,母亲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许多,加上象欢快的小燕子似的蕊蕊是那么的清纯,充满爱意的不停指挥我布置小屋的摆设,我实在不忍心伤害她们。婕妤说过,如果因为她造成我家庭的悲剧,她决不会原谅自己的。我决定先满足父母的心愿再做以后的打算。

    退伍不到一个月,我举行了自己的婚礼。婕妤从上海寄来一套路易威登西服,口袋里塞着一万元礼金和一枚男式钻戒,应该和她手指上戴的是一对。结婚那天我把它戴在手上,小蕊好奇地问我它的来历,我说是妈妈买的,母亲忧虑地苦笑着,她知道我明白了一切,晚上她和我谈了很久。母亲也没想到一个中年妇女会对他的儿子有这么深的感情,但即使现在她仍然表示反对,因为这样在当时绝对算的上爆炸新闻了,何况她已经失去生育能力,她不愿自己儿子到老了无依无靠。我顺从地听着,同时向妈妈示意我和婕妤的关系不会影响到家庭,母亲也只有无可奈何地由着我了。

    新婚之夜我尝试着和小蕊结合了一次,对孕妇的恐惧感依然强烈,导致我差点阳痿。最后,给我口交了出来。可能受到家庭教育,小蕊对方面一直不是很渴求,加上怀孕的缘故,对更加冷淡。

    蕊蕊虽然是个户籍警,在警校锻炼得身体素质很好,怀孕虽然肚子大了起来,一点没有臃肿的感觉。天天在晚饭后拉着我的手叫我陪她散步。为了下一代,我不得每天乖乖地陪着她,真羡慕我的战友们,天天笙歌艳舞。

    总算等到分配工作的那天了,岳父在省政法部门任职,自然把我安置在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他老人家的意思想让我锻炼两年提干,再调动到省里,然后在下来挂职,这样的话十年内起码可以搞个副处,父亲虽说快退休了,可从前的下属现在还很尊敬他,也很愿意帮我。就这样我开始上班了。

    交通警察的工作很乏味,虽然看起来权力很大,油水很多。可不适合我的格。看到驾驶员苦苦哀求着,我的心就软了,开罚单总是按最低标准,这样任务往往完不成,即使完成了也没有多少超额,一组的同事意见很大,领导也和我谈了几次,暗示我只要一年成绩搞上去,就可以把我身份转了。没办法只有狠下心来创收。

    蕊蕊给我生个胖小子,顺产,母子都很平安。岳父打电话给局长说小蕊身体不好请了长假,让她在家带孩子,全力支持我的工作。

    婕妤偷偷来过几次,我借口值夜班跑出来和她约幽会,由于不能给她名分,我对她实在内疚,就劝她离开我,她问我是不是嫌弃她老了,如果是这样她就去死,尽管给我的不是处女,可和我却是她的初恋,包括她家人都劝她再婚,她都没有同意,说自己对婚姻没兴趣,她不要求我离婚,只是让我不要舍弃她就满足了,我也没话可说了,只有先这样哄下去吧。

    一天突然一个上海男人打电话给我,原来是婕妤的弟弟,说她姐姐病危,只想见我一面。二话没说我请了假,和家人诌了个理由,连夜窜到上海。

    上海不愧是国际大都市,灯火辉煌,车水马龙,一幢幢高
嫂子合集全文阅读
楼大厦平地而起,改革开放的蓝图正一步步地落与实处,显出繁荣的经济实力。我不暇顾及所有的美景,打车直接到了医院。我一口气跑到了病房,看见婕妤正昏睡在病床上,旁边站着一男一女,是她的弟弟和姐姐。我的到来对他们少许有些安慰,看我的眼神总有些奇异,可能没想到我会如此年青。婕妤得了子癌,好在发现较早,医生建议她切除,她准备告诉我征求我的意见,没想到突然开始出血,被送了进来。

    医生跑进来要求家属签字,他们看着我,毫不犹豫地签下我的名字,把她送进手术室。

    在外面焦急等待的时候,起初我们有点尴尬,慢慢地开始交谈起来,上海人是相当排外的,她弟弟刚开始有点看不起我的味道,只知道自己的姐姐爱上一个年轻人,却不知道我们的爱情故事,我说出和她的经历,他们都有些感动,也有了好感。

    公务繁忙的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英文合同时,我好奇地看了一眼,发现了一处错误,这是宝钢和外国跨国公司的一份矿石定单,一个小小的语法错误,把整个意思篡改了。当时我指出来,他开始用惊奇地眼光看着我,和我详谈起来,我坦述我的观点,改革开放是最好的机遇,上海潜藏着巨大的商机,建筑市场的繁荣,基础物资必然紧俏。马上改为市场经济,抓住机会一定有大发展,其实这是刚传达到厅级干部的密电,我从父亲那看到的,当时可是机密.

    婕妤的弟弟被我说呆了,没想到一个小伙子会有这样的眼光。连忙问我对经商有没有兴趣,让我考虑下和他合开公司,他在宝钢任重职,自己不方便出头露面,我挂个虚名跑跑业务,利润平分。前提是我要出50万,天文数字要知道当时我的工资才500多点。我装做犹豫的样子,说等婕妤的事好了再说。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昏迷着的婕妤那消瘦的面孔无一丝血色,我一把紧紧地攥住,泪水哗哗地流下,不停滴答在她的脸上,婕妤感觉到我的存在,睁开眼睛勉强地笑了笑,再度昏睡过去,几年前的情景又浮现眼前,可能是那次手术的后遗症吧,念头更加剧我的内疚感,这个可爱可怜的女人所付出的究竟我用几生才能偿还。

    在医院护理的几天里,她反复地追问我,从她的话语中听出忧虑和苦恼,我也只有不停地安慰着她,毕竟是医疗条件好的缘故,婕妤的身体恢复很快,美丽的容颜随之再现。医生背地告诉我,手术很成功,但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很难说的清楚,总之是几年之内没有问题,关键是好好的保养。

    我下定决心陪好她这几年,主意已定,我匆匆返回了家乡,把我准备下海的打算和双方父母说了说,自然得到一致反对,小蕊倒没有什么,主要是母亲和岳父二人。母亲知道我去上海的缘故,岳父懵在鼓里,原来一心想栽培我做接班人的,觉得现在放弃仕途实在可惜,我耐心地做他们的工作,父亲倒给我很大支持,可能是学习中央的文件神缘故,就这样我在爸爸老部下那里贷到了五十万,看到那么多钱已经提出,母亲也只有发出一声叹息。岳父帮我办了留职停薪,安排好家庭后我就赶去上海,揭开我的新一页。

    到了上海在婕妤弟弟的帮助下,很快注册好公司,上海杰鹏物资有限公司正式开张了。由于婕妤弟弟在宝钢里有很大实权,物资行业里朋友又很多,加上我又比较谦逊勤奋,很快和业务单位打成一片,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日进斗金。

    家里不停地接到我的汇款,父母的担心也落地了,小蕊一心带着孩子,由于双方都是独子,她也没法过来,只是每次都在电话里不停地嘱咐我要保重身体

    婕妤办了病退,每天在家里做好饭菜等着我,无论什么时候回到家,她总是小鸟依人般地飞过来,献上个香吻,帮我脱下外套,换好拖鞋,和我一起用餐,开心地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有时业务较忙的时候,回到家中已是深夜,看她披着线衣趴在桌上睡着的样子,是又气又怜,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把一天的劳苦洗刷的一去无踪。我会轻轻抱起她,放到床上,婕妤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四个月身体全面康复,陪她做了几次妇检,伤口恢复很好,没有再发现癌细胞,我的心里自然是无比欣慰。

    在金秋十月的一天,婕妤早早打电话给我,吩咐我晚上一定要回去。觉得很奇怪,无论多晚婕妤从来不打电话催我,今天怎么反常起来。正在纳闷的时候,看见日历牌上已近中秋,才恍然大悟应该是我们的纪念日。没到写字楼下班时间我匆匆和会计打个招呼往家赶,快到家时候买了束玫瑰,想到前几天她和我逛街时看中的一款玉镯,连忙又打车赶去买下,回来时路上堵的一塌糊涂,到家门已是七点了。

    我悄悄地打开门,看见桌上摆着两个烛灯,开了瓶红酒,几样小菜,婕妤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哼着小曲,我蹑手蹑脚把花藏起来,把镯子放在枕头下,装出刚到家的样子,婕妤看我回来,放下手里的活,迎了过来。我故意说:老婆,今天有客人来啊,搞的这么隆重,我恐怕等会还要到宝钢的中板车间去下,晚上要发五个车皮,我得去看看。

    婕妤的脸上明显看得出失落,可还是笑着吻了一下,没什么人,就是看你最近辛苦,给你补补哦,那我就走了你吃完了再走吧不了,把车皮装好,我陪车间几个人吃好了婕妤低下头,哦,你你多穿件衣服吧,晚上冷跑去拿件羊毛衫递给我,偷窥她的表情,眼睛开始发红了.

    出门后我站在外面呆了几分钟,再度返回家中,饭厅里没见婕妤,卧室里传来阵阵抽泣声,连忙把花拿出来走进睡房,婕妤趴在床上头埋入枕中正伤心地哭着,孩子似的白嫩的小脚不停蹬着床单。她身体才好些,怎么能恶作剧让她伤心呢这玩笑开大了些,我开始有些后悔。

    感觉到我的呼吸声,她诧异地抬起头,珠泪把心勾画的淡妆都冲花了,看我手里的玫瑰,登时明白一切。她停下抽泣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娇嗔着用粉拳击打我的膛,看着可爱的脸蛋上还凝着泪珠,象是手中的玫瑰在晨露中绽放,我把她紧紧搂入怀中,充满爱意地亲吻着,她也开始回应着我。

    自从手术后我们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聚集多日的激情终于在刹那爆发。相互把彼此的衣服扒了下来,露出婕妤心穿着的黑色情趣内衣,原来她早已费尽心思设计了我们的浪漫之夜。亲吻遍她的全身,婕妤在我的挑逗下已是娇喘吁吁,久旷的私处也流出一缕缕清泉,我架开她的双腿在部贪婪地吮吸起来,婕妤的矜持被欲火燃烧地荡然无存。双腿开始向内收缩,不时地痉挛着,嘴里发着娇唤哀求着我的进入。故意迟迟不做出回应,婕妤急不可待地把我推倒在床上,用手把住用力地坐了下去,在进入的那一刹那她发出一声哀号,然后自己疯狂地上下起伏着。看着她的部在不停吞噬着我的,爱流满我的下体,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激情,喷发出滚烫的和她共同达到了高潮。

    两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我轻抚着她的秀发,从枕下拿出镯子给她戴上。婕妤深情地望着我,带着担忧的语气问我是否感觉她有什么变化。我知道她是感觉自己切除了子而害怕失去女人味。语言难以解除她的疑虑,只有用行动来说明这一切。一夜间无数次高潮让她抛去一切思虑,重新唤回她的自信。

    公司的生意是越来越红火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我和小舅子已经赚的盆满钵翻,现在钱不过只是数字而已,本身就不是贪财的人,我对公司的业务不再象过去那样事必躬亲了,公司的几个骨干尽心尽职,我征求了小舅子的意见给他们提高待遇,把他们的奖金和利润挂钩,这样每月看看报表就ok了。一闲下来两个人自然有了很多时间。我开着车没事带着她全国各地的旅游,过起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每次和婕妤出门购物或者旅游的时候我总要忍受着许多讥讽的眼光,十六 岁的年龄差距现在看来也是很大,更何况在90年代初,不少人认为我是个傍富婆的小白脸。尽管在刷卡的时候自己掏出一大把vip卡,收银小姐还是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我,我又不能一个个解释,这倒不是我难过的原因,我和婕妤一到晚上就害怕,家里冷清清的,总不能一天到晚的做爱吧。看见别人的孩子她的眼里流露出渴望的眼神,弄的我情绪也很低调。唯有不停地哄她,每次她情绪低落,我总是要花上一两天时间来宽慰她。虽说业务不要自己去忙,可是大单生意包括钢厂的领导自己还得去陪陪的,把她一个丢家里我不放心,带着却又不合适,只能让下属的老婆们陪她麻将美容打发时间。

    女人一过四十,可能是生理上的原因,喜欢莫名其妙的发火,每年我得回家两个月,陪陪父母和老婆孩子,小蕊几次提起带孩子到上海来,妈妈总是找些理由阻止她。看着孩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感觉愧对自己的老婆。回到上海看见她我又心痛,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这样下去身体也会垮下去的。可她一发火娇蛮无理,我也感到很烦,婕妤的脾气变的越来越坏,我的情绪也变的越来越差。经常一个人驱车到沪闵公路边上的长安公墓,一个人在那里静心。为什么才短短几年,两个人的生活会变成这样距离产生美这话的涵义我今天才真正的了解到,也许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多的缘故,决定和婕妤暂时疏远一点,把更多的力投入到工作中去。

    公司的女秘书小倩是个很体贴人的苏州女孩子,这些年每天早上我一到公司,桌上早已泡好了我爱喝的乌龙,前天晚上下班时凌乱的办公室收拾的干干净净。

    外出洽谈业务表现得也很不错,我想要的资料准备的很齐全,谈起生意来也很在行。我开玩笑说她应该干业务经理而不是女秘书,听到夸奖总是低头腼腆的笑着。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