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校园春色合集 > 第六回|我的性历史(5)

第六回|我的性历史(5)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随着的突破,我在到底的同时开始喷,婕妤和我一起达到快感,怀孕的女人欲可能比正常时大许多,她的水流的较往常也多些,满足之后,趴在我身上亲吻着,老公,早点睡吧,明天就上战场了我搂着她慢慢进入梦乡。

    夜里我睡的很不好,做了噩梦,怎么也醒不过来,早晨的太阳照在我脸上才催醒我,一看婕妤不在身边,再看手表已经七点一刻了,连忙下床穿起衣服,八点考试迟到就完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测验啊。

    我到卫生间准备刷牙,头轰的炸了,婕妤躺倒在卫生间的地上,面色苍白,两腿之间不止地流出鲜血。

    我连忙拿外套给她套上,一把抱起她向门外跑去,人在疯狂的时候力量真是无穷的,走要十五分钟的路程,我抱着她居然只用了十分钟。路上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看着我们,到了医院,送进急救室,我松了口气,摊倒在等候椅上,才发觉两只胳臂都举不起来了。

    脑海里一片苍白地呆坐着,如果不是昨天晚上我愚蠢的行为,怎么会铸成如此大错,婕妤有了三长两短,我怎么办啪地门开了,小孩保不住了,大人也危险,你是她什么人,快叫大人来,交费取血。我忽然看见妈妈的同学,妇科的主任秦医生秦阿姨,象捞到救命稻草一样拉着她的手求助着。

    秦阿姨连忙叫值班医生去血库拿血,交代药费由她来结,换了衣服就跑进急救室,血库的b型血还不多了,差,我恰好和婕妤血型相同,赶紧躺到病床上输给她,两个多小时后秦阿姨出来了,婕妤总算抢救过来,我坐在病床边看着昏迷的婕妤,眼泪哗哗地留着,不住地击打自己的脸,紧紧握住她那苍白的小手,呼唤着她,婕妤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我又昏迷过去,见她没事,我仿佛卸了千斤重担,输血过的身体也很虚弱,大喜之下,我也昏到在床边。

    我们校长发现我没去考场,连忙打电话找我父母,妈妈火速赶了回来,四处寻找我。听邻居说我早上抱着她满身是血的向医院跑去,又赶到医院,妈妈进了病房,看见我昏在婕妤床边握住她的小手时,脸立即变了色。安排医生给我输,等我们都苏醒过来时,妈妈和秦阿姨站在旁边,妈妈用从未听过的语气叫我出去,我忐忑地在站在门口模模糊糊听着。

    秦阿姨告诉婕妤,孩子没了,是个男孩,她以后也不可能再怀孕了,婕妤嚎啕大哭着,一会婕妤冷静下来,秦阿姨出来了,母亲在里面和婕妤谈着,不知道在说什么。等了好久,母亲出来了,见面给我一个耳光,自小爸妈从未打过我,即使把他们定情的英纳格手表丢了,也只是说了我几句,这次居然动了手,可见情况恶劣。她命令我下午去考试,把我的姨娘找来服侍婕妤。

    坐在教室里,我本无心再考下去,一切的一切都已成幻影,所有的梦想都已破灭,罪魁祸首就是我,三天的考试结束,我心急火燎地跑到医院,婕妤目光呆滞地靠在床头,见了我眼睛一亮又暗灭了,象做错事的孩子哭了起来,我的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妈妈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丢下药费就走了。

    之后的日子对我们来说简直是煎熬,分数线下来,成绩可想而知,考好了才怪。

    父母执意带我回地区去复读,老辛也等婕妤恢复带她回上海,我们都拒绝了,婕妤一直神恍惚,妈妈怕她自杀,也没逼我离开县城,但断绝我一切经济来源,三个月里我送过煤球,当过鱼贩,勉强可以自立,可这样如何实现我的梦想,在我的宽慰和照顾下,婕妤已经好了许多,可以去上班了。

    每天晚上回到家里,她抚摩着我晒黑的脸庞,糙的手心,结实的肌,眼泪总是不止,她告诉我妈妈和她谈话的内容,原来母亲真的很慈爱,即使我真的和婕妤结婚,母亲也不会反对,她和爸爸在文革时相守了10年才结婚,知道真爱是不可动摇的,但是她恨婕妤,不该在那夜和我作爱,把我的前途全悔了,还说我们以后也不再会有孩子,到了婕妤更年期的时候我会不会再坚守这份爱。

    妈妈的话可能在婕妤的心里生了。我怎么劝慰也没用,我知道婕妤还是爱我的,只是以后没孩子的问题困扰着她,始终对我感到内疚。读书我已经厌倦了,每次看见白纸上的试题就象看见我未成型的儿子,在雪白的医院地上躺着。前途在哪里我决定入伍,到部队考军校,离开这里,即使考不上,回来也可以安置工作,和婕妤结婚。婕妤也同意我的观点,出人意料的是父母居然也不表示反对。

    于是报名,体检,政审一套程序下来,我通过了,不过父亲功劳居多,虽然他不出面,这些下级自然会给他开绿灯,何况我的条件都够,只是没人敢挤我的名额。

    接到通知之后,我就和婕妤形影不离,她请了长假陪着我,爸妈也不说什么,他们认为最好的是让时间来让我清醒。我和婕妤天天到县城北边的山上去散步,在那里很清净,没人打扰我们,偎依着看远处的风景,一坐就是一天,我和她把对方名字刻在手腕上,然后用烟头把字烧糊,也算是永远交融在一起。

    婕妤从出事后又恢复冷淡,除了在作爱时象往常一样,白天上街基本没有笑容,和我一起笑的也是那么凄凉。她说要把心冰封起来,等我回来给她解冻。

    入伍前一天的夜里,我们做了一整夜爱,两人都默默地一言不发,快到了集合的时候,我准备起来穿衣,她在背后抱着我,藤般地缠着我,拉倒在床上,吻变我的全身,吸硬了我的,用手送进她的洞,疯狂地上下起坐着,呼唤着我的名字,全然不顾左邻右里。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入我嘴里,我知道她的用意咽了下去。最后她叉开腿用剃刀把毛刮光,叫我用针纹上我的名字。

    到点了,父亲的驾驶员开车来送我去人武部,婕妤一把推我出去,把门紧锁上,只听得她在里面的哭声。我也狠心的离开了。晚上12点专列出发,火车站灯火通明,到处是送行的家属。妈妈身边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是爸爸好友的女儿,名叫萧蕊,在省警校读书,小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玩住家家,后来萧叔调到省里,她就跟着过去了,现在都成大姑娘了。我知道爸妈的用意,这恐怕是他们相中的儿媳妇。简单打了个招呼,我就返回队列里登上火车。

    随着车轮缓缓滚动,我心里涌上对父母的愧疚,妈妈哭着跑着向我挥手,头上的白发增添了许多,我让他们的梦想破灭了。列车鸣叫着驶出站台,在站台的终端我看见婕妤在暗处站着,来不及喊她,就离她很远很远。二部队的生活.

    深夜,列车在原野上疾驰着,离家乡越来越远,惆怅也越来越淡。毕竟大家都是年青人,很快好奇心就压倒了思乡情,互相介绍自己,认识起来。我们这批兵有一百人,三十个是城镇兵,余下的都是农村户口。农村的孩子第一次出远门,老实木讷些,多数沉默不语。城镇的就相对活泼许多,七嘴八舌地交谈着,纷纷把亲人送的东西拿了出来,供大家分享。

    我也打开母亲的包裹,里面是我最爱吃的熏鱼和水果,还放了条红塔山香烟。把吃的全拿出来,又拿出两包烟,起身把余下的放入行李,行李是婕妤早上收拾的,里面衣裤叠的整整齐齐,边上放了一条健牌一条三五,夹层里塞了一千元钱和一个红香囊,我好奇地打开,居然是一大缕青丝,原来在我早上洗漱准备出门时她把自己的头发铰了下来,怪不得临别时不让我再看她。

    蒋涛也和我在一个部队,他爸爸想让他三年退伍分到工商局上班,还有中学的几个同学,都围在我们身边谈论着。我爱理不理地说着,眼睛透过车窗,看着漆黑大地上那一盏盏微弱的灯火,估计家人和婕妤都在和我一样,心绪万千地度过这个不眠夜。

    军列开的快,可待避的时间多,八百里路程,三天三夜才到达。下了火车,坐上五辆解放军车又颠簸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部队。我被分在新兵一连一排三班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新兵连是军旅生涯最难熬的三个月,首先它是由平民成为军人的转换,一切是那么的陌生,所有都日常生活都必须靠自己完成,各项任务做得稍有不足,就会有老兵呵斥你。

    其次是体力的消耗和神上的压抑,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要起床出,回来用冰凉刺骨的水简单洗洗,开始打扫内务卫生,早饭后是队列训练,下午还是队列训练,晚上是政治学习。日子天天如此简单枯燥,没有一丝变化。夜里还有可怕的紧急拉练,本来疲惫一天的身体正在酣睡中恢复着,一声厉哨吹起,八分钟内要着黑穿好衣服,打好背包集合完毕,开始的时候是大家洋相百出,有裤子穿反的,有扣错了扣子的,还有丢三拉四的,后来慢慢大家都被训练得有条不紊。

    新兵连的伙食很差,除了白菜就是萝卜,很难看见一点荤腥,偶尔烧个架什么的,十个人一组围着菜盆,你争我抢,在这样的条件下,很快我瘦了下来,简直象现在的脱脂,肱二
嫂子合集吧
头肌,三角肌等肌明显露出线条,身体变得更为结实。

    在这种机械的日子,写信也只是简单汇报式地写上几句就匆匆搁笔。

    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了,我们也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全体新兵站在场上,等待着各分队领导抽签。我被分到汽车连,蒋涛分到机关后勤,一排长把我们带到连队,连长先来个下马威,一人做俯卧撑两百个,然后开始5公里越野跑,谁先回来先分班先休息。我荣幸地分在一班,班长郭茂壮是我老乡,把我安排在下铺,让我去各连队转转老乡。

    在这个部队待了三个月,除了跑和在场练习队列,还没有看过全貌呢,我和同连的一个老乡四处转转,部队的环境美极了,坐落在浙江的一个小山里面,三面环山,虽是早春,可山上已布满葱葱绿色,在我们老家这是还是严冬呢。

    下连队休息了一天,就开始汽训了,在部队学驾驶很有意思,一手端着脸盆,一手在空挂着想象的档位,晚上还要理论学习。等到实习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老解放很难开,教练车还很破,教练又设置了那么多故障,经常开着开着就断油熄火,还要拿着摇杆去启动。因为是本连队的兵,汽训队的班长们都很照顾我们,我的班长就是我的师傅,经常加我小灶,加上过去好玩开过爸爸单位的上海轿,我很快出师了,每次道路驾驶班长们都在一边吹牛,让我上去当助教,虽说苦点,却把我的技术练的炉火纯青。

    汽训队结束我被提为副班长,每天开车带服务社去周边小镇上买菜,天天出外差,油水很多,各连的司务长经常办点私事要我等他们,每天回来口袋里烟都是满满的,我和班长一人一半,他的胆子大,经常卖油给部队周围的百姓,所以我们钱也不缺,外出时一身便装,打扮得象个花花公子。八十年代末期浙江也不是很富裕,部队周边的女孩子们上县城赶集喜欢搭乘我们的车,不要钱不说,都是年青人,一起说笑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也不觉寂寞。

    走上正规后时间也自由许多,我和班长经常翻墙头到部队外面去玩,他和外面理发店叫彩云的女孩不清不楚的,彩云只有二十露头,经验已经是老手了,还是班长的班长把她的处女给破了,班长想把我介绍给她,让革命的火种永远流传下去。我和彩云干了一次,没什么意思,旷的档位头都能进去了,看来她也是个乱的女人,不知道全团多少人日过她,班长还把她当成宝贝呢,我暴地对待她后来实在乏味,就起她的屁眼,还好不是太松。看着她那粘满粪迹的肛门被我的血淋淋的,我在对她的辱骂声中结束游戏。后来连队传出我变态的说法,估计是这丫说的,只要看见我她就有点害怕,我也不想再沾她。

    第二年的春天,我想考军校,就找了团里的军官老乡,我们是高团,正好军区换装备,下发了一批80式57毫米自行高,我知道未来是坦克的时代,只有学会这门技术,将来才有发展,于是去学了坦克驾驶,有开车的经验,学坦克自然毫不费力,当年就通过一级坦克驾驶员考试。

    婕妤来信很少,偶尔来信,她的语气似乎不是太好,总是想和我分手,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也被搞乱了,决定探假一趟。在外训考试完毕后,我向连长提出探家,连长批了二十天。

    回到家里,我直奔婕妤家跑去,到了她家里推开门,里面坐着个男人穿着很洋气,看上去比婕妤要小几 岁,正在搂着她的肩膀说话,婕妤看见我惊呆了,连忙起来迎向我,然后犹豫了一下,把他拽了过来,挎着他的胳膊。我一看头昏沉沉的,手上的礼物掉在地上,泪水哗的流下来,耳朵里也轰轰地鸣叫着,婕妤说些什么都听不见了。

    转头飞奔到家,把一斤白酒喝了,扎在床上昏睡着。母亲在接到我探家的电话,从地区赶了回来,见此情景,搂住我的头安慰我。孩子,她变了心妈给你介绍个好姑娘,咱儿子这么帅还愁没对象当晚我仍然不死心,到她家周围乱溜,再次看见婕妤憔悴地挽着那男人去买馒头,我的心才真正死了,万念俱灰。第二天和妈妈回到地区,过了几天,妈妈把萧蕊接过来和我相处,让她陪我散心解闷。

    小蕊我们还是小时候在一起玩大的呢,印象里是个温柔爱哭的小 女孩,小时候我经常欺负她,妈妈责怪我时她还为我辩解解脱,现在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美女了,穿着警服更显得英姿煞爽。她请了一个礼拜的假陪我,两个都是年青人,也说得到一起,话题也多,慢慢减淡我的苦闷。

    出于对婕妤的报复不到二十天,我们进度飞快,虽然自己才二十 岁,在方面我是个高手了,小蕊还是个雏儿,在我的吻下情迷意乱,被我开垦了她的处女地。由于她是我老婆,这些年欠她太多,我始终深爱并尊重她,情节恕不细述临行的那夜里,爸爸妈妈在市里最好的酒店给我们订了婚,萧蕊的爸爸妈妈也来了,未来岳父母很是中意我,酒席间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我想起几年前那红烛夜,心情黯淡下来,小蕊以为我不舒服,催着大家结束。他爸爸高兴地笑着:

    女大不由娘啊,还没出门就心疼了就这样我成为萧家的女婿了。

    回到部队,想起这一切,恍惚是一场梦,每次想把装着婕妤青丝的香囊扔了,却心中不舍,还是把它深藏了起来。

    第三年已经是老兵了,由于小蕊爸妈只有这一个女儿,不希望我考军校,希望我退伍,趁他和爸爸还在位安排个好工作再转干。我只有放弃在军队发展的想法,没有上进心,就开始混了起来。掉回汽车连,天天带着新兵乱逛。

    从汽车库翻过墙头的地方新盖了套房子,开了个小店,我们开始往那溜哒,老板娘是个俏丽的小媳妇,看我们过去总是笑咪咪的,没事总爱和她乱扯一气,偶尔开些黄色的笑话。时间一长,她家情况我是了如指掌。

    浙江人说实话我一直很佩服,很勤劳,不讲究吃喝,不象我们这里人那么懒惰,所以能在改革开放后一跃成为全国经济前列。拿张婉萍的老公来说,家里很富有,八八年就盖了三层楼房,外面全是兰色玻璃做墙,自己仍然每天夜里三点起来,开着拖拉机上山采石头,每天下午四点回来,简单洗洗吃了饭就睡了,瘦得象个猴子,日子一天天这么过也不乏味,刚结婚就开个小店让张萍看着。

    部队三令五申不得在驻地谈对象,可是仍然屡禁不止。只要参军入伍的小伙子都是体检过的,身体好,再加上嘴甜,当地小姑娘都喜欢,张婉萍的家境不差,开个茶场。可年纪轻见识少,显得很幼稚,每次吹到外训的风光和趣事,她眼里总闪着沉迷的眼神。

    小店当时放着部录放机,每天放些三级片招徕生意,小当兵的一聚就是一窝。

    由于我见识广些又不小气,身材高大而且壮实,张婉萍喜欢我坐在里屋陪她聊天解闷,偶尔帮她看着店铺换她方便,日子一久我们就有点黏糊了,掐掐的也没越过禁界。

    春天到了,清明时节雨纷纷,浙江也不例外,深夜站岗就听得啪啪直响,一夜之间竹笋穿得老高。礼拜五车场日,我吩咐班里的兵搞好卫生,安排妥当工作,自己跑到墙边一纵身翻出来。前天才下的雨,空气清香无比,我吹着口哨到了她小店,快,换我一下,憋死了,你还吹口哨,要死了你我刚进去,她象兔子似的穿进卫生间,门也没关严,听着里面潺潺水声,我的有点冲动,真想冲进去,可想想后果不堪设想,还是老实点,张婉萍提着裤子走了出来.

    今天没事了

    恩

    陪我去挖竹笋去吗

    好啊,小店怎么办

    关门,山上的笋再不挖就老了

    我给你喊两个人去你不怕我一个色狼强 奸你啊

    你还要强 奸啊,来吧说着把衣服快速一掀又放下,恶作剧地笑起来.

    真不用啊,你家山头可大了

    没事,就我两个慢慢挖呗,反正你没事我心想也是,干吗叫人呢,我不是傻逼么。

    我骑着自行车带她一路上打情骂俏。到了山上,好多竹笋都蹿老高,再不挖真的老了,我卖力地干了起来,两箩筐很快就满了,我让她送回去,再带点水来。

    她骑车来回的时候,我又挖了一大堆,坐下来歇起来,耳边听嗖的一声,我反手拿锄头砸下去,一条当地特产竹叶青,被我铲到七寸,身体缠在锄把上,哪敢松开,让它咬上一口还得了,又拿起铲子一下把头剁了。想和她开个玩笑就把蛇藏了起来。远处传来她清脆的歌声伴着脚步越走越近。我看见她换了套蓝底白花的衣服,蓝色的小衫袖子在白嫩的膀弯上呼扇着,裤脚也只到膝下,衣服有些缩水,勒的全身曲线尽露,小小的房象桃子一样直挺着,从腰到丰满的臀部的曲线煞是迷人,部隆起象个小馒头,白净的小脚未着袜穿着双布单鞋。透过单薄的布料依稀可见里面的白三角底裤。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