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校园春色合集 > 第六回|我的性历史(2)

第六回|我的性历史(2)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下面手已经伸进了她的内裤,并用腕部把裤头退到大腿处,中指在她的私处缝隙来回游荡,刘婕妤在我身后看黄片时出于本能反映已经很湿了,加上刚才的挑逗,更是洪水泛滥,我的手指宛如鱼儿在水中畅游。不要啊,小鹏我比你大,我是你的啊她想说是我的阿姨。

    没想到话没说完,我的中指已经了进去,婕妤顿时惊呼了起来。再让她如此说下去,我真怕她会清醒地推开我,嘴也不要闲着,我搂住她颈部的手稍微用力,婕妤姐的头不再乱晃,我吻了上去,她的嘴唇起初紧闭着,试图抗拒着我舌头的进入,可是随着手指在她部的进去,又不禁发出一声声娇呼,我的舌头终于钻进她的嘴里。尽管看了不少黄片,对女身体和交也懂了许多,可接吻却是一次经验没有,第一次接吻,既没有经验,也感觉不到乐趣,婕妤姐也是如此,她也只是呆呆地把舌头伸在我嘴里。

    我松开她的嘴唇,左手把连衣裙卷到她的上,把罩从侧面解开,房象两只白兔弹了出来,婕妤姐的头很大,象两个黑葡萄一样,我忍不住含了起来,左手捏住她一边的头,把玩起来。右面的被我紧紧吸入,嘴里没什么感觉,左手感觉头越来越硬。婕妤姐的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一只手试图把我在部的手指拨开。

    小小鹏,求你了,放开姐姐,背好疼啊,让姐姐起来好不好婕妤姐哀求着我,看着她眼圈似乎有点红肿,我有点心软,正准备放弃的时候,姐姐起来帮你弄出来,好吗我心中大喜,站了起来,在拽她起来的同时把她的衣服脱了。婕妤姐站在地上,看我眼象狼一样的盯着她,羞的两只手不知道挡在哪儿才好,又想挡住两只房,可部又露在我眼前,左遮右挡的怎么也盖不住,索两只手捂住了脸蛋。

    我拉着她来到沙发前,然后躺了下来,把录象机的遥控器按下重播,婕妤姐蹲在我面前,用手给我套动着,小鹏,姐姐帮你放出来,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么好啊我心里知道象这样除了我想,估计你怎么也没招,先答应了再说。

    她俯在我身上,笨拙地用手上下套动起来,第一次这么做,她连力度都掌握不好,我的甚至觉得有些疼痛,可是正好如我所愿,套了有近十分钟,我的依然象条巨蛇矗立着,丝毫没有的想法。我说:婕妤姐,再不出来我就日你的比吧她听了身体一震。

    此时,电视里的新娘正贪婪地吮吸着摄影师的,把黑人摄影师出的吞了下去,还把头渗出的抹在自己的脸部。部。婕妤姐看着电视上的女人,犹豫着张开自己的小嘴,把头放了进去,一含在嘴里,我感觉不妙,差点就了出来,及时掐自己伤口一下,清醒了过来。好在婕妤口交也没什么经验,牙齿刮到头,痛感降低了我的兴奋度。

    我转眼看黄片上男人舔着女人的部,女人显得很兴奋。就把婕妤双腿举起,把她的部对准我的嘴,开始舔了起来,不要,那里脏啊婕妤的话都变了音,我知道这招做对了,更加卖力地舔了起来。

    婕妤姐刚抑制下的情欲再度被我挑起,我一只手轮换着她的头,一只手掰开她的双腿,边舔边仔细观察她的部,婕妤姐的唇因为动情而张开,露出粉红的道口,我在生理卫生课本上看到的全部展示在我眼前。奇怪怎么没见到蒂,应该在部上方啊手抄本上都说那是女人的要害啊,我用手慢慢地把大唇分开,一个可爱的小芽露了出来。

    原来婕妤姐被强 奸生下小敏,就没和别人发生过关系,还没被开发呢,上面布满的白白腥臊的污垢,我用舌头把它清了,再从下舔了上去,酸酸甜甜的爱不止地流出,当我的舌头荡到她的蒂时,婕妤姐顾不得再吮吸我的,挺起身体,大叫了起来。别别,痒啊,痒啊啊束起的长发早已散开。随着她头部的摇晃而舞动着,电视里乱的声音更加重我们的气氛。

    婕妤的身体呈骑马式骑在我的头部,大屁股一下压在我的脸上,我用手顶起她的下身,一边继续卖力地舔着嫩嫩的蒂一边把另一只手的中指再度入她的部,刚才急进急出,没什么感觉。现在手指慢慢一荡,指肚触到道里有一块5分钱大小的地方,疙疙瘩瘩的,估计这也是书上说的快感区。

    我用手指轻轻地扣了起来。婕妤姐此刻已经顾不得帮我结束这碴事了,两手用力在脸部和房搓揉着,牙齿紧紧咬住下唇,发出难以辨别的呜咽声。小蒂由一粒绿豆大小变得象黄豆那么大,我用嘴裹住,舌尖不停的在它上下左右搅动着,觉得它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伸入道的手指也开始感觉被内壁的嫩紧紧包围住。

    她的两条腿也开始向中间收拢,把我的头紧紧夹住。身体向上倾斜,两只手用力地捏住自己的头,我的手指在道里已经不能轻松自如地进出,索按在上面乱揉一气,由于身体的变形,嘴一下滑到肛门那里。在那时,自己也分不清楚了,婕妤姐个人卫生一向注意,即使是肛门也没什么异味,我用舌尖在肛门的菊蕾上胡乱舔来舔去。

    婕妤的神已经崩溃了,紧扣的双唇终于张开,小巧的鼻尖凝满汗珠,不停地抽搐着发出沉重的鼻息,整个脸都变了形,又痛苦又快乐的表情,仿佛天使和恶魔交织在一起,其实现在我什么也干不了,唯一可以动的只有舌头了,只有更加辛苦的工作。十几年没有交的叁十五 岁的成熟体再也无法坚持,嘴里发出啜泣声,娇媚的发出变音的话语。

    不行小鹏不行呀我不行了受不了要死了啊啊我试探着想把手指抽出,可被她的道夹的动弹不得。

    不要,不要我故意说:你不要我就抽出来了她简直是大喊到:不要拔出来。变声的话语音量越来越高,我开始害怕邻居会听到了,赶紧拿我褪下的内裤塞到她嘴里。婕妤仿佛在汪洋大海里,被一个接一个的浪打上浪尖,突然她怔住不动了,两腿内侧的肌开始不住地颤抖,双手抓住我的大腿,随之全身开始高频率的抖动,猛的吐出嘴里的裤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一下摊在我的身体上,部里哗啦啦地流出好大一滩水,略带些骚味,淋了我一头一脸都是。我以为所有女人作爱都是这样,直到在部队才知道,她这是喷潮,俗语小便失禁。

    婕妤断断续续发出的哭泣声,慢慢地停了下来。我翻身把她放到在沙发上,到卫生间简单洗了洗,说实话,味道真难闻,小说里那些bt的描写,难以理解。

    我洗了条热毛巾给她去脸上的泪水,坐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腰,轻声地问她:

    婕妤姐,好些了么。婕妤翻身起来看着我,以为她会给我一个耳光,却没想她一把搂住我,抽泣着说:谢谢你,小鹏,你让姐姐知道什么是女人了。你不会看不起姐姐吧。:怎么会呢,忘了我说的话了姐姐是我的女神,我最爱的人,我还怕姐姐不要我呢婕妤听了我说的话,感动地捧着我的脸,把小嘴伸了过来,我想起刚才舔她部时,舌头搅来搅去她很舒服的样子,便把舌头伸入她的嘴里,反复地搅动,她的唾是那么的甘甜,我用力地吸着,没想到歪打正着。她苦闷的发出鼻声,传着轻微的哼声,不能自持地用自己的舌头迎合着我,缠绕在一起

    我猛烈地吻着她的牙齿和双唇。下腹部贴住我隆起的下腹部上扭动着,长吻了5分钟左右松开了她,婕妤眼神如雾般湿润,凄迷地对我说:小鹏,我们是不是错了。婕妤,我今天日了你,明天被车压死也心甘情愿。听了这话,她用手捂住我的嘴,啐了一声,不许破嘴。她的脸因兴奋而发红,同时闭上眼睛。我俩再次吻在一起。

    我想再不干就白忙活了,用手指玩弄着她那柔嫩的花瓣,手掌整个盖在她的部正逆时钟地轻揉起来。她在喉间发出呜呜的声音,低下头看她的头又硬了起来,我想把她的双腿分开。不,不要看下面。婕妤含羞地说,紧紧的并拢腿,两只可爱的小脚丫不停地撮动着。我没有急着入,而是掉转身体,亲吻起她的脚来,再度对着她的嘴,她这次没有犹豫,开始吞吐起来。这次感觉好了许多。

    我吮吸着她每一个白嫩如蒜的脚趾,:哈哈,太痒了我跪在她的身上,采取69式,继续蹂躏她的部。她的理逐渐消失,还想把腿夹紧,但腰部已经没法发力,很轻易就被我分开,我伸出舌头,吮吸着大腿
龙族3黑月之潮下最新章节
中间感的部位,手指按住她的蒂。花蕊再次湿淋淋的张开了。起身脱去被尿湿透的上衣,我跪在她的两腿之间。

    不能那样尽管部已经不成模样,可她还在嘴硬。虽经历了刚才一翻激情,她依然是那么害羞,双手捂住眼睛。必须从心理打倒我俩的一切障碍。我暴地拉开她的手,:看着我,看着我的巴,我要日得你永远爱着我,你是我的,头都硬了,还装什么啊,嘴硬,下面的小嘴可在欢迎着我啊。进入了她的下体里。久旷的部受到比自己小十来 岁少 年入,罪恶感使婕妤的身体异常敏感。

    我低下头紧紧吸住了粉红色的晕,用舌头在上面打着圈,不时地用牙齿轻刮她的头,开始抽,冠和敏感的摩擦,发出扑吱、扑吱的声音。不同于手指的,无论度还是温度,都是手指永远无法代替的。就象手和作爱一样。抽带来的涟漪,从婕妤下体扩散到全身。紧咬着的唇间漏出了微弱的呻吟声,荡人心魄。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必须分散注意力。

    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手么:恩

    都想谁呢是不是班里的王教练不是

    手有我舒服么

    没有道里大量的爱,在里面不停摩擦着。我的睾丸打在唇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她感身体里发出强烈的体臭,更加刺激我的神经。

    以后你是我的女人了,逼里的小蜜汁只能给我一个人,知道么

    呜

    以后叫我什么

    小鹏我顺手对屁股上打了一下,没想到她发出了一声娇嗔。

    不对又是一下,啊鹏鹏啪的再一下,恶作剧果然让我的欲望减轻许多。

    亲爱的,老公我清楚的感受到她下意识般地夹紧了腿,道再次收缩,试图夹紧我的。三十多 岁的成熟身体象在渴望着被这个巨大的物件抽,甚至让它永远停留在里面。我感觉要,想把拔出来。

    不要啊不要拔出来

    你求我

    小鹏,啊不老公。我亲爱的我的命,快我,快,快,日死我吧日死我吧她的神智已经模糊,征服的欲望和刺激支撑着我继续冲刺。她的小脚已经无法阻止地交叉着夹在了我的背上,丰满的大腿也夹紧了我的腰,阻止我的退出。我只有采取一深一浅的方法,来应付她激涌而来的高潮。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近一小时,我实在顶不住了。

    快,快,再快点她焦急地抬起腰配合我的动作,双手搂住我的颈,嘴在我的脸上乱亲。

    太累了接近疯狂崩溃的边缘,突然停了下来,她带着怨恨哀求着我。

    怎么了

    我的胳膊太痛了其实我在找机会压制一下的欲望,我不想快结束,我知道只有长时间的搏斗,才能彻底征服她,博得芳心。

    别折磨我了,老公。我求你了,转眼看见电视里的女主角在男人身上起伏,我灵机一动。

    老婆,你到我上边她急不可待地坐了上去。其实我们都没做过这个动作,她一上来,我就知道麻烦了,这个姿势男更难以控制。

    啊啊好好呀梦呓般诉说快感,婕妤更荡地扭动着屁股。:啪啪的水声不住的响着,爱的味道越来越重,散发在空气中包围着我俩。看着飞舞的长发,跳跃的房,加上婕妤不停地胡言乱语,痴狂地摇动,我到了临界点。无比的快感到来了,我也忍受不住,跃起按到婕妤,如同暴雨般冲击她的道和子,她的腿夹住我的腰,和我紧紧贴住。身体向后倾,部和我的下体牢牢的连接。

    把我的逼日烂吧我是贱货,你的贱货,我是婊子,你想什么时候日就什么时候日的婊子,快,快,再快一点,我要炸了,逼要烂了,被你日豁了,又要尿了我什么都不想说,只是疯狂地重重地进去,头在道里感觉一股股热浪,刹那我脑海里一片空白。随着一声怒吼,灼热的开始爆发,滚烫的一股股喷出,带来的快感是手无法替代的,婕妤那眩然欲泣的表情,噘着那樱桃小嘴,发出感的哼声,双手抓住沙发的外罩,身体紧绷起来,下体中又流出一股股水。

    由于激情都过去了,我可以从容地好好观察和享受这眼前的一切。婕妤丰满的房在前矗立着,雪白的身体摆出极荡的姿势,小腹略有些肚腩,一道红线横在中间,白玉瓷盘般的大屁股依然悬在空中,白里透的部略有些红肿,大小唇还在充血向外翻开,我和她的正在缓缓地流出,一滴滴掉下来。双眼紧闭着,似乎还沉迷于交给她带来的激情中。

    我用手轻抚她的脸庞和部,感到房仍在不停起伏。婕妤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眼波盈盈地看着我,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一双手在我的背上来回轻抚,呀,好多汗

    什么汗啊,都是你的水,不打个招呼就喷我一头的

    啊你你坏死了,还不是你害的人家从来没这样丢人过,鹏,我来给你搽搽转身爬了起来,她刚站起来,道里的哗的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呀的一声,连忙用手捂住部,跑到卫生间蹲下用水冲洗,嘴里还叨咕了,坏了,坏了,可别怀孕了,我算算天数

    怀了我就娶你

    好嘴,就会哄我,你大学毕业我都老太婆了

    那我就娶你这个个漂亮的老太婆她笑意浓浓地拿着毛巾走过来给我搽拭,搽干上身,我说还有下面呢,黏糊糊的。她还有点害羞,你自己搽吧

    我膀子疼啊,好姐姐,就帮帮我吧

    刚才抓我腿那么用力,现在疼了,活该话虽这么说,还是蹲了下来,调皮地用手弹了头一下,刚才还恶狠狠的,现在怎么不耍横了

    它吃饱了,在午睡呢话一落音,肚子咕噜响了起来。别说,都快1点钟了,真的饿了。

    婕妤到屋里把衣服拿出来,扔给我,自己穿,我去烧饭自己套件白绵绸的睡衣跑到厨房了。我乘她烧饭的时候,把地上的血水和她的尿都拖了。沙发外罩全湿透了,吃完饭婕妤把它撤了下来,撅着屁股洗了起来,我就陪着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不时用手指捅捅她的屁眼。

    要死了,别弄那,脏。

    我都舔过了,不臭,香着呢我发现这些词乱语她听着总是有反映,也许是她有些文化,看外表纯洁素雅,内心暗尝着渴望的缘故。洗好了衣服和外罩,我和她拿到院子里去晾。

    计划经济什么都是国家的,婕妤原是一中的文艺老师,被借调到体委的。住的仍然是学校的房子,独门独院,也没有隔墙邻居,最近的徐老师家离这也有十米远,父母正是看这既清净又在学校,想给我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也帮婕妤壮了胆子。没想到却成了我的消魂窝。

    到了下午5点,她把稀饭煨上,陪我去医院换了纱布,顺便买了点卤菜回来,快到家的时候,我故意和她拉开些距离,在后面欣赏着她,婕妤穿的一身黑色。

    无袖的黑色乔其纱衬衫紧紧贴住突出的脯,勾出玲珑的曲线,肩部的黑色薄纱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罩细细的带子,是黑色的。丝织大摆裙随着脚步摇曳,美丽的脚踝若隐若现,三十六码的小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感觉我目光注视着她,脚步居然有些僵硬错乱,正准备回头娇嗔我,遇见了徐老师一家出来散步,停了打了个招呼。

    徐老师说:婕妤,今天穿的这么洋气啊,在哪买的啊

    回上海的时候,在上海买的啊

    怪不得呢,我说我们小县城哪有这么好的衣服,很贵吧

    还可以吧,你喜欢我以后回去帮你带

    哎哟,我又没你那么好身材,你穿的象黑天鹅,我要穿上啊,还不成黑老鸹啊

    瞧你说的,徐姐也没比我大多少啊

    哎,快四十了,一天比一天老啊,你啊,以后也会知道的。今天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好啊,是不是又涨了工资,还是你舒服,拿两头工资哦

    是吗可能是中午喝了点酒吧,脸红么

    漂亮啊,我原来也象你,哎,就四年时间,皱纹都爬出来了,对了,小鹏吧,都长成帅小伙了,你妈不在,婕妤可辛苦了,你看看,能不催咱们老么

    你爸爸还好吧,什么时候回来我去看看他啊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