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71-72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71章 海上花开

    失魂落魄的黎美娴跌跌闯闯地离开了会所

    林淼看着黎美娴离去的背影,笑嘻嘻地:风萧萧兮易水寒,美女一去兮不复返。

    众人:。。。。。。。。。

    江修仁坐在林淼的身边,看了看林淼,再看了看瞿霞,一阵坏笑。瞿霞的头皮一阵发麻:江大,你一坏笑我就害怕,我今天绝对不接你的话茬。

    江修仁坏笑地指着瞿霞的e杯:瞿霞,问你一个问题,男人和女人都有部,女人的部是为了哺育下一代,那男人的部是用来干嘛的

    林淼与瞿霞面面相觑,好奇宝宝瞿霞同志还是没忍住:男人光板太难看

    林淼十分同情瞿霞,虽然她也不知道答案,但她能忍住。

    果然。

    江修仁哈哈大笑:为了区别男人的正反面呀两个大笨蛋当然,不是人人的正反面都如瞿霞那样好区分的,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瞿霞:。。。。。。。。。

    瞿霞怜悯地看着林淼:淼淼,作为你的好朋友,我真的很同情你,居然要和这个妖孽一般的恶魔生活一辈子,也够难为你的。

    江修仁:。。。。。。。。。。。

    林淼:喂,瞿霞,你是夸我呢,还是损我

    瞿霞睁大双眼:当然是夸你

    三人大笑。

    林淼看着侧面的江修仁,他真的是很帅。虽然跟他生活了一年,林淼依然觉得每天都很新鲜,江修仁总能给自己带来快乐。他是一颗每个人都希望摘下却怎么也碰不到的星星,而自己就是住在星星上的人。自己在高处俯瞰她们仰慕的目光,我拥有别人希望得到的东西,这种感觉真是很。

    林淼气定神闲地坐上江修仁的汽车,这辆新车是陆风送给林淼的,是bc公司新出的一款女士双门蓝色跑车,在国内还没有接受订单。这辆车林淼基本不开,都是江修仁开的。

    黎美娴握紧方向盘,看着江修仁与林淼那从心底泛出来的欢快表情,她有强烈的同归于尽的念头。她所有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江修仁,不是江河集团她黎美娴就是江河集团的马前卒包括江修文都在利用她,利用她对江修仁的爱来摆布自己。自己就是被他们兄弟俩利用的可怜虫

    林淼也看到了黎美娴,这个女人总是不停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而从没想过要爬起来。她怜悯的目光刺痛着黎美娴,看着江修仁毫不在意把车子开走,黎美娴绝望地闭上眼睛,泪流满面

    晚餐后,两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江南与季然又到京城去了。林淼坐在化妆台前,看到自己刚看到一半的海上花开,遂笑道:老公,对你有什么看法

    看法没有,做法倒是不少。

    林淼:。。。。。。。。。。。。。

    时间是无情的、神秘的,可是它不舍昼夜的神,大可作为我们的警笛号角,我们在坎坷的人生道路上应该时刻侧耳的听着。

    今天是计良的生日,林淼一大早就开车到计良的家门口。计良出来,看到林淼笑吟吟地杵在车前,看到他,林淼立刻扑进计良的怀里:计叔叔,生日快乐林淼抬起头,看着计良,泪盈于睫没想到世事无常,仿佛昨天还赖在计良怀里撒娇的自己,今天却已经嫁为人妇。

    林淼抚着计良那刚刚刮过胡子的干净脸庞,他的那一汪眼眸永远都能牵动林淼的心这是她爱了10年的男人这是她的生命历程

    计良真的没想到林淼还能想到自己的生日,他自己都忘记了。他拥抱着林淼,轻轻擦着林淼的眼泪:我的小傻瓜,你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林淼哽咽住了:计叔叔,下辈子,换我等你

    不,淼淼,我的淼淼,你知道的,我舍不得这样就很好,他真的很爱你,淼淼,我相信他一定能给你最大的幸福我感激他

    计叔叔林淼除了紧紧拥抱住计良她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林淼亲自给计良戴上她在瑞士特意为计良订做的光能劳力士,她告诉计良:计叔叔,这是我特意为你订做的刻有你生日的手表希望永不停息

    淼淼

    计叔叔

    林淼看着计良,贪婪地享受着计良温暖的怀抱,初恋的印象就是一首没有声音的诗歌,但我们长大以后,恋爱的诗歌终于有了声音,却没有了画面

    在餐厅,林淼刚闻到汤的味道只来得及吐了一口就晕倒了,计良大惊失色,赶紧把林淼送到医院,当医生告诉他林淼是怀孕时,他才想到要通知江修仁:江大,你好,我是计良。

    哦,计总,淼淼不是跟你在一起吗她说今天是你的生日。

    是的,现在我们在医院

    还没等计良说完,江修仁跳了起来:什么医院淼淼怎么啦

    计良笑了:你不用太激动,是好事,恭喜你,江大,淼淼怀孕了

    江南和季然看到小儿子瞬间断电,都吓坏了。遂听到江修仁喃喃地对季然说道:妈妈,淼淼怀孕了,刚才晕倒在医院

    什么一家人都动了起来,赶紧到医院。到了医院,林智与黄颖都已经到了,看到林智夫妻俩如释重负的表情,江家人都明白,林智一家人为林淼怀孕的事看来都挺在意的。

    江修仁冲上去,抱紧自己的岳母:妈妈,恭喜你要做外婆了。黄颖高兴地拍拍女婿的肩膀:阿仁,好孩子。

    江修仁这才到了林淼的床前,就像一个得到意外之财的人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一样,他使劲地搓着自己的两只手,变得腼腆起来,脸红红地,看着林淼,众人皆哭笑不得。

    林淼招招手,让江修仁过来,她明白,现在江修仁最需要的是确定这个幸福是实实在在的,不是他的想象。她缓缓坐了起来,吓坏了众人,季然赶紧说:快躺下,不是玩的。

    林淼笑道:妈妈,医生说我很健康,我很好,宝宝也很好。晕倒大概是我闻不了的味道林淼还没说完,条件反立刻又吐了江修仁惨白着的一张俊脸无力地靠在墙上,很有要晕倒的趋势。

    计良都有点同情他了,他拍拍江修仁的肩膀:江大,镇静些,你老婆只是孕吐。医生说了,以后不要让她想起这个就行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过了一会,江修仁颤颤巍巍拿出电话:永浩,你怀孕了不是我怀孕了不

    众人:。。。。。。。。。。。。。。。。。。

    周永浩没再给已经语无伦次的江修仁说话的机会,他立刻说道:我知道,是淼淼怀孕了。你把电话给淼淼。

    当妇产科主任医生明确告诉江南他的小儿媳妇林淼比起外面那些满脸菜色的孕妇不知道要健康多少时,林淼得以回到家里。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着似打了血针的江修仁在宽敞的客厅里来来回回地走着,每隔2分钟就发布一道命令。

    淼淼,你不能再去工作了,你得在家好好休息。

    妈妈,现在要立刻请一个月嫂来照顾淼淼。

    江家所有人:。。。。。。。。。。。。。

    小虎,刚才医生说了,你以后再不能随便爬到你婶婶的身上,这很危险。小虎:我上诉江修仁大手一挥:上诉驳回不得违抗否则小心你的屁股江家人又一阵无语。

    淼淼,我们这段时间就住在楼下,上下楼梯太危险了。林淼决定不再理会这个似打了血针的准父亲,她径直站起来,走向楼梯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看到林淼就这样站了起来,江修仁大惊失色:老婆,你起身的时候要小心点不是玩的

    林淼翻翻白眼:江修仁,你再这样会给我很大压力知道吗医生说我要保持愉悦的心情,这对宝宝的将来好。

    江修仁立刻闭嘴。

    项霓扑哧笑出声来:果真是一物降一物。

    怀孕的林淼除了江修仁其他人都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关注,林淼几次抱怨江修仁不必再过这打血针的日子时,江修仁说道:老婆,其实爸爸妈妈和我是一样的,他们只是假装镇定而已。

    林淼:。。。。。。。。。。。。。。。

    成城对林淼的怀孕最高兴,因为她升级做了姑姑。她每天都往省委大院跑,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成城是江家的什么人。公安局甚至有人在背后言三语四,说成城这是在变相讨好江南与季然,但成城与江家所有人都毫不在意。成城的格现在江家人那是有了相当的了解,这个率真的女孩哪里会有这些弯弯绕。

    林淼知道自己怀孕事大,所以对于江修仁安排一个女保镖兼司机给自己持非常合作的态度。刚做完产检,林淼从妇产科出来,看到劳江文。林淼停了下来女保镖亦步亦趋地站在林淼的身旁。此
嫂子合集笔趣阁
刻的劳江文憔悴不堪,她把脸撇过一旁。林淼知道劳江文不想见到她,遂收回自己的目光。

    第72章 夫妻之间

    劳江文的脸涨红,却又不甘心地停下脚步,那位女保镖立刻警惕地看着劳江文。劳江文苦笑:林淼,我曾经也得到过你这种宠爱。

    林淼看着这样的劳江文,不知道自己该做出如何的反应才算正确,她想了想,说:作家三毛说过,某些人的爱情,只是一种当时的情绪。如果对方错将这份情绪当做长远的爱情,是本身的幼稚。劳江文,你看到了,我和阿仁很相爱,我们都确定对方就是那个陪着自己渡过一生的人。

    为什么一定是你

    这个问题你得要问他。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在一个未知的时候,拴住两个陌生的人。当你遇到正确的人,心尖上是会开花的,啪啦啪啦。林淼坏笑着说。她也明白这样只能更加刺激到劳江文而已,可是林淼想人这辈子,并非每一场爱恋都能遇上对的人,但如果遇上了,不论是什么,都该愿意为对方付出,就如此刻的劳江文。江修仁扮演骑士把她从生活的泥潭中拉上了岸,从此劳江文的那一方小小天地只剩下骑士江修仁。邓晓也正是看到这一点才找男人陷害劳江文,这些女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劳江文将计就计利用江修仁的同情和葵姐来想要达到重新回到江修仁身边的目的。可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却在这个时候怀孕了,彻底把江修仁给拉了回来,她再也没有了机会。

    如果不是因为你怀孕

    没等劳江文说完,林淼打断她:所谓如果,就是没有发生的事情。

    那位女保镖看着笑吟吟的林淼,在心里说,江太太就是一个热情的冷淡者,她的笑容总是那样的真诚,而她的心总是那么清明而高远。

    在车上,林淼抚着肚子里的宝宝,她叫把车开到了赵钢的部队里。见到赵钢,两人都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赵钢慢慢陪着林淼散步。

    淼淼,你后悔吗赵钢双目清明地看着林淼说道。

    说不清楚,因为你跟江修仁是同样的人,也许今天我会找他说瞿霞的事情,不是吗林淼调皮地眨眨眼睛笑了。

    赵钢瞪大双眼:你还真不客气。但有一点我可以做到,就是绝不让你林淼难堪。也不会让你知道。

    林淼摇摇头:没有区别。这世界上有什么事不能逝去的当别人伤害了自己的时候,越要笑出来。只有像野草一样强悍的人,才能一年又一年地活着,活得漫山遍野都是。

    淼淼

    除了那颗被丢掉的钻石戒指,这个世界最硬的地方,在我们的心里。

    你的人生观太灰暗了,他是爱你的,这一点你一定要相信。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可以像他那样的爱你,我都做不到,周永浩也不行,冯剑不可能,你的计叔叔那就更不靠谱。

    你林淼停下脚步震惊地看着赵钢。

    赵钢宠溺地拍拍林淼的头:淼淼,不必这个表情。请你相信,我是做过努力的。但很可惜,江修仁没有给我找出一点漏洞,他对你从来都是无条件的好。淼淼,你现在是准妈妈了,一定要把心定下。

    林淼看着这样的赵钢,沉默,有种淡而隽永的哀伤。她红着双眼,抚着他额头上那道长期戴帽子遗留下来的帽檐痕迹:天气和人心一样,都是变幻莫测的东西。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这样看来,做事的人在他的劳碌上有什么益处呢我见上帝教世人劳苦,使他们在其中受经练。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恒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上帝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淼淼赵钢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把林淼紧紧搂在怀里:淼淼,你一定要好好的林淼想这就是爱了,这个男人从不把难题带到自己的身边,甚至都不让自己看出一丝端倪。

    林淼看到江修仁靠在车边,灿烂的笑容让周围的绿色仿佛被披上了一层霞光林淼慢慢走过去对着江修仁,眯缝着眼:你看见一个高大英俊、倾国倾城、帅可敌国的小伙子江修仁吗他是我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赵钢翻翻白眼,这个林淼

    江修仁把妻子搂在怀里哈哈大笑:钢子,谢谢你。

    赵钢点头:你是要谢我,将来孩子要认我做干爹的。

    林淼点点头:老公,我们女儿将来的嫁妆赵钢要负责一半。

    老婆,好主意。

    赵钢看着江修仁,江修仁看着赵钢。林淼在他们的心里都悄悄生了,发了芽,林淼就是那朵玫瑰花。赵钢叹息着,江修仁对林淼倾注了全部的爱和怜惜。他对她的感情,融入骨血里去,剪不断、割不掉,生生不息。

    林淼一直坚信自己怀的是女儿,因为还不到三个月无法得知孩子的别。林淼除了不能闻所有的味道其他的百无禁忌,她的身体好得不得了,能吃能睡,甚至比以前还要漂亮,没有人看出她是一名孕妇。

    季然看着这样的林淼高兴坏了,她喜滋滋地说:淼淼这么漂亮,肯定怀的是女孩。以前我怀阿纯的时候也是这样。江家人都憧憬在等待公主降落的喜悦中,包括林淼,她也坚信自己怀的是女儿。她的理由是这样的:阿仁长得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女儿我们就太吃亏了,简直是暴殄天物。江修仁的女儿将来是要做中华小姐的。

    江修仁:。。。。。。。。。。。。。。

    那些有经验的女人们也都说林淼怀的是女儿,所以林淼觉得没必要再跟医生去确认这个板上钉钉的事实

    林淼从后面看本看不出是一名怀孕5个月的孕妇。她能吃能睡,胃口好得让江修仁等人都害怕,而且也不见得有多胖了,除了一个大肚子林淼就像一个正常人。

    林淼在预产期的日历上做了一个倒计时的醒目非常的标牌离生产还有xx天。

    全体江家人:。。。。。。。。。。。。。。。

    江修仁陪着林淼来做产检,没想到又碰上了劳江文。心无旁骛的江修仁神色如常地打招呼:阿文,今天怎么到医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满脸都是掩饰不了的满足,有妻有女的那种满足。

    劳江文强作欢颜:阿仁,你忘记了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我妹妹在这里工作。

    江修仁毫不在意地笑道:瞧我这记,你是说过。

    林淼笑笑:阿仁现在除了女儿还是女儿,我都要靠边站。劳江文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林淼这是在讽刺自己的不自量力。江修仁连你都不放在心上,怎么会记住你的妹妹林淼戏谑地看着这样的劳江文,自以为是的女人,殊不知在你们这些女人斗智斗勇的过程中我林淼早已经练就一双明察秋毫的、洞察世事的慧眼,我如何会输

    江修仁喜滋滋地:那是女儿出生以后,那就排第四位了。

    林淼看着劳江文,笑意吟吟:你就是个唐僧,不必每天在我面前念叨你女儿是前三甲。

    劳江文做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灰败着一张致的小脸踉踉跄跄地离开。原来林淼什么都知道,她不动声色地就打败一直在江修文面前可怜楚楚的自己,还没等他成功地利用完全江修仁的同情心与愧疚,林淼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江修仁彻底地拉回自己的身边。

    有时候江修仁出去应酬,难免会碰到几次小小的艳遇,看着朝自己暗送秋波的小姑娘,江修仁想想还是觉得自己家里肚大如箩的老婆好看。

    刘东方曾经在某个公开的场合说过:现在的江大已经成功变身成为新一代的陈季常。他老婆的一个眼神就可以把江修仁给整趴下。

    成城曾经隐晦地问林淼:淼淼,你会觉得累吗

    林淼当然知道成城的意思,她笑道:成城,计良对于我来说太美好,他是不能用来爱的,是用来瞻仰的。我17岁以后就想明白了,跟一个人过日子绝对不能总是用一种瞻仰的姿态。

    林淼看着江修仁,这个深爱自己的男人。现在的江修仁是如此的平和,他看到有兴趣的女人不再两眼发光,他觉得自己妻子的大肚子映照着圣洁的光芒,这让江修仁觉得心安不已。

    夫妻之间,日日相对,看见的是对方的容颜,或许比较了解对方的格人品。然而只有幸运者,可以在生命的某一个突来的瞬间,窥见对方的灵魂。琉璃世界,只要流转着信仰的暗香,小女子也能立地为仗剑君子。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