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69-70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69章 情为何物

    从上海回来以后,林淼惴惴不安,因为她依然没有怀孕。江家人看到林淼一天担心过一天的表情,都不知道该如何劝慰。

    季然私下告诉儿子:阿仁,林淼是聪明人,可是她有时候心思太细腻也不见得都是好事。

    江修仁点点头:妈,我知道。我也说过她,可是她好像还是很有压力。其实这个问题我也跟岳母谈过,妈妈也劝过淼淼,效果你也看到了。江修仁莫可奈何。

    季然捶捶自己的这个祸害儿子:都是你的错现在让媳妇来替你受罪。两人都没发现,林淼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林淼躲在浴室里潸然泪下。她做梦都没想到,婆婆居然也是这样看待这个问题,她是真的感动,感动江修仁一家对自己的宽容,他们并没偏袒自己的儿子。林淼的心里好受了很多。

    今天是江河集团的嘉年华,江修仁与林淼盛装出席。

    看到两人,服务生殷勤的推开门,二人从从容容的走进来。宾客们看到林淼用长发挽起一个最简单的发式,用一个钻石皇冠固定,这是林淼身上除了结婚戒指以外唯一的饰物。

    江河酒店的前台经理辛欣看到这样的林淼,她黯然神伤。林淼的装束一点也不输给那些香港的名媛,她终于明白林淼从没把她们这些女人放在眼里,不是她们不够好,而是她们这些女人从没得到过江修仁真正的爱。她看得很清楚,是江修仁的宠爱让林淼蜕变成一个高贵的公主。

    这样的场合,林淼总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喝香槟。江修仁却不放过她,不管林淼躲在何处,他总能把林淼给提溜出来应酬他的客人。林淼居然看到卓君,江修仁与林淼面面相觑,这个女人真好本事,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还可以全身而退。

    卓君拖着一个气度不凡的男人款款走向两人:阿仁、淼淼,你们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林淼拉了拉绷着脸的江修仁笑道:卓君,真是好久不见了。江修仁也点点头,他实在不想应酬这个胆大无边的女人。

    卓君似乎没看到江修仁的不耐烦,她笑意盈盈:阿仁,淼淼这是我的大学同学齐大义;大义,阿仁是我的高中学长。

    林淼扑哧笑出声来,学长这个称呼就把她与江修仁的过往抹杀殆尽。这个女人,真是有两把刷子。林淼笑着说:齐先生,你好。我是卓君学长江修仁的太太林淼。认识你很高兴。

    江修仁笑得很开怀,林淼是不会让卓君给利用的。

    齐大义也笑了:江太太,你好,我是你的邻居齐大义,认识你我也很高兴。林淼看着齐大义,原来这个男人心里跟明镜似的。

    江修仁伸出手:齐部长,你好,好久不见。

    是啊,江局长,都住一个大院,没想到一次也没碰上。

    卓君死死地盯着林淼,林淼真的不给她一点机会。言行举止无不透露出她卓君就是江修仁曾经的入幕之宾,话里话外都在提醒齐大义,林淼云淡风清的就让卓君下了面子,也不能利用旁人自抬身价。

    知道江修仁要去意大利参加一个国际警察的会议,林淼蠢蠢欲动。她还没到过欧洲,她用期盼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公公江南。

    江南笑着点点头:阿仁同意就行。

    林淼高兴地飞起来:谢谢爸爸。

    江修仁告诉林淼,意大利有三多:热情的帅哥美女多,雕像古遗迹多,还有就是教堂多。

    林淼赶紧问:帅哥都像你这么帅么

    全体江家人:

    江修仁大笑着亲了林淼一口,笑骂:你这个马屁。意大利属于地中海气候,可是各地区的气候差异非常大,所以那里有终年积雪的雪山,出名的滑雪场,还有非常有名的活火山,还有湖,最诱人的旅游胜地。

    江修仁让自己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靠在林淼的身上:米兰,是意大利非常重要的工业商业金融中心,举世闻名的流行设计时尚之都,有多莫大教堂,很有名的,最有名的就是它建了五百年才建成,是世界上第二大教堂。还有饿马努艾乐二世长廊,两边布满了各种装饰考究,价格昂贵的各种商店。那里是你林淼的天堂。江修仁淡淡说道。

    当飞机降落在米兰国际机场,林淼激动得无以复加,意大利,我来了

    江修仁带着林淼去看象征着四大陆的十字形二世长廊,高高的半圆拱形玻璃顶,古典,华丽。特别是中央拱廊下品店了,光是看看规模和橱窗,林淼已经走不动了,各国名牌的服装,意大利本土文化艺术品。

    江修仁悄悄地说:只要是你需要的,在这里都能满足,前提是你要有钱,很多很多钱。

    林淼摇摇头:可是在这里我却没有购买的欲望。我们只是这里的看客,这里不属于我们。林淼十分理智。

    林淼贪婪地吸收着这里文化的养分。

    林淼终于体会到了人们口中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是个什么意思。到处都是古遗迹,半塌的建筑,揭示战争的残忍,还有斗兽场。

    江修仁怀抱着林淼俯瞰整个斗兽场:我非常不喜欢这里,这里只有死亡,残忍。

    林淼握紧他的手,偎向他:老公,此时此刻,我们多么幸运,我们远离残忍、死亡。

    江修仁更加抱紧林淼,吻吻她的额头,低下眼睛,看着她,轻轻地说:我们会幸福一辈子的,我有信心。

    看着江修仁深情的凝视的眼睛,林淼的心中蔓延着无法控制的柔情,眼中升起水雾,朦胧中看着江修仁,抬起手指用触感临摹他的轮廓,语声有些暗哑:我相信你,阿仁。我们会幸福的

    林淼想这个男人是大多数人梦想中的白马王子,自己不是灰姑娘,没有水晶鞋,只能真实的活着。林淼再不犹豫,拉起江修仁的手,十指相扣,紧紧,紧紧相握。

    林淼告诉江修仁:老公,你知道吗我认识的第一个有印象的外国城市的名字就是威尼斯。是小学2年级的一篇课文,还有刚多拉,我知道这是一种小船,曾经是威尼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当时的我对这个景象很神往,没想到今日美梦成真。谢谢你,老公。

    江修仁拍拍林淼的头,宠溺地回答:傻瓜

    累坏的江修仁早已经睡着了,林淼闭上眼睛,暗暗祈祷这次的意大利之行能够成功受孕她下意识地自己的肚子,想象大教堂里那些可爱的小天使我真诚希望上天能赐予我和江修仁一个孩子,林淼在心里许愿。

    回到北宁市,林淼都无法置信那些照片里的自己真的到过身后的那些背景,她依然云里雾里

    林淼在咖啡厅向成城炫耀着那些照片,成城喃喃细语:江修仁真的是很宠你,林淼,你给你老公下了什么毒他真的把你林淼爱到骨子里了

    成城的话音未落,黎美娴恰好走过看到了,她的脸瞬间煞白,她给江修仁卖命已经超过6年,可是江修仁却一次没有如此对待过她她死死盯着那些照片,颤颤巍巍:到底情为何物他为什么会如此疼爱你

    林淼扑哧一笑:黎美娴,想不到你年纪一大把却还如此文艺。什么叫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罢了,你想得也太多了,黎副总,不是我林淼打击你,你在我面前真的不必装出一副与我老公依然暧昧的嘴脸,说实话,你还不够格。如果是劳江文跟我说这番话也许还有一点可信度。阿仁对于女人的口味我想我还是能猜出几分的。或者你是想来提醒我阿仁与她依然藕断丝连

    黎美娴惊恐而又绝望地看着林淼,好似林淼是一个怪物。她没想到林淼的心思是如此缜密。

    黎副总,我仅以真诚告之,从我在婚礼上宣誓开始,就从没打算追究我的丈夫对我在体上的背叛。黎美娴,所谓情种只能生在大富之家,例如江修仁;穷人得在经济上决定,例如你我。林淼甜甜一笑。

    黎美娴苍白着一张心描绘过的脸,摇晃着身子,扶着离她最近的一张椅子,这个年纪才满20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她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有真正爱上江修仁

    林淼看着这样的黎美娴,她知道这个女人不会在嗡嗡嗡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闲闲说道:黎副总,谨言慎行,别辜负你这几年的努力。不要让你成为你们那个圈子的笑柄。江修仁的逆鳞是什么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应宣触犯了阿仁的逆鳞,现在还呆在英国。千万别告诉我你父亲的官比应宣父亲的官大。我从没怀疑过你黎美娴的智商,我也希望你不要怀疑我林淼的智商。

  
地下室【SM】实录笔趣阁
第70章 这个女人

    成城拍拍桌子:喂,喂,喂麻烦你就是要吊颈也要换个地方,我们对你的演出毫无兴趣。因为你的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美女,练好了再出来显吧。

    林淼看着黎美娴:江修仁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在乎别人的眼光如果总是依照别人的眼光调整你自己的行为,渐渐的你就会发现你自己越缩越小,只剩这么一点。是阿仁教会了我认清人中并不只是非黑即白这么简单,人的复杂与脆弱,让我在面对他人时,就会多一份宽容和体谅。我有没告诉过你,终其一生在嫣红侄紫花丛中穿梭的蝴蝶,原属色盲。

    黎美娴踉踉跄跄地离开,这段小曲从没影响到林淼与成城的兴致。江修仁是什么人,她们俩也很清楚。两人相视一笑,继续看江修仁拍的那些美轮美奂的照片。

    成城被莫非给接走了,林淼款款走到江河大厦上到顶层。刚一出电梯,又看到一个小时前才见过的黎美娴。林淼决定不再应酬她,面无表情地从她面前走过进到江修仁的办公室

    林淼的脚步声,江修仁惊喜的说话声,还有那种特殊的压力直直从背后逼近黎美娴,一阵凉意顺着她尾椎悄然爬上,一步步扩散,她不自觉的将背挺得更直了一些林淼与她擦肩而过,步若流星,毫无停留,将她的矛盾犹豫迟疑比较得分外明显。

    黎美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偷偷转过身来注视着林淼,她看到江修仁愉快的走向自己的妻子,林淼无比亲昵而熟悉的挽起他的手臂,头发稍稍一甩,头便靠上了江修仁的肩膀,发尾在空中绕出妖娆的弧度,划破了黎美娴的视线。

    黎美娴面上还维持着要笑不笑的表情,在他们关上房门的时候,她终是渐渐感觉到悬在嗓子眼的心缓缓下落,却收不住落势,直直坠入最底端

    看着脸色苍白的黎美娴,她的秘书rose清楚她大概又是受了江修仁或者江修仁两口子的刺激。rose在心里赞叹黎美娴的长情,江大都结婚快一年了,而且两人有多恩爱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黎美娴还是没能走出来,经常被江大两口子给刺激到。现在就是搞卫生的大婶都知道黎美娴只要是这个表情就是受到了江修仁或者林淼的刺激,大家都在私底下嘲笑黎美娴即不自量力又不靠谱的吃醋。rose明白,如果黎美娴犯错,江修仁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请黎美娴走路。所以rose总是把自己与黎美娴分得很开,除了公事,她从不与黎美娴有其他的私下往来。

    林淼坐在江修仁的怀里,捏着他的那张俊脸,坏笑道:你就是个祸害,现在黎美娴还没喘过气来。说实话,我也算服了她,都到这份上了还想搞事。

    江修仁拿起桌上的香烟点上:切这个老女人太不自量力,真以为自己多能。我现在就等,犯错让她走路她还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以为江河集团没她黎美娴不行。我倒要看看,没有她黎美娴,江河集团会乱这个老女人真是给她点阳光就灿烂,给她个窝他就敢下蛋。

    林淼:

    黎美娴呆立在门口,她到此刻才明白林淼的心思她纵然有10颗脑袋也是玩不过的。林淼故意让她上来,轻掩房门,就是为了让她亲耳听到江修仁对她的态度。黎美娴做梦都没想到江修仁居然如此不耐烦她,还想把她清理出江河集团。因为现在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爸爸马上就到点了,江修仁如此没有人情味,对自己是那么的绝情。江修仁口里的轻蔑语气凌迟着黎美娴的心,她默默地离开了

    黎美娴一个人坐在会所喝酒,她为自己感到可怜,为了江修仁她放弃了人生中很多的机会,现在她30岁了,人老珠黄,被江修仁这样钓着。她也知道江河集团的人都在私下里笑话她,就是她的秘书rose都跟她保持距离,就是怕被她黎美娴给连累了。

    酒保小智一向都很照顾黎美娴,然而,这一次,她的难过却彻底被忽视一般,竟未得到只字片语的回应。他虽坐在身边,却充耳不闻,甚至,在她抽泣着笑诉的间隙,竟微微别过脸去,看向别处。

    小智别过脸去,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微微皱起眉角。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往事,又或是,看透了身边正在上演的这幕悲情戏里的虚假,他终于无法自持平静,脸上第一次浮现出近似厌恶的表情。

    这一片走廊没有窗子,所以,即便外面睛空万里,阳光普照,却丝毫没有照到他们身上。自然,也暖不进心头。现在还是白天,会所里没什么人,黎美娴尽情地淌下泪水

    在背的走廊里,小智墨色的背影似乎更浓重些,掩在凝滞的空气里,说不上是更悲伤些,还是更愤怒些。他一直是黎美娴的备胎,只要她在江修仁那里碰了钉子,她就会来这里寻找安慰。这个比他大8岁的女人曾经让他很迷恋,因为的他的童贞就结束在黎美娴的身上。

    可是现在的黎美娴让他有说不出的厌恶,曾经让他心动不已的失意时候的黎美娴再也提不起他的任何兴趣。

    看到林淼,小智真挚地笑着:江太太,您来了。

    林淼摆摆手,高兴地说:别呀,叫我林淼就行了。小智,我约了瞿霞,我知道今天中午有好的牛排。林淼仿若身边没有黎美娴这个人一样径直走到窗边的座位上。

    黎美娴涨红着一张脸,摇摇晃晃地走到林淼的身边:林淼,你赢得很彻底。

    林淼厌恶地看着这个总想搞事的女人:走开怎么还没受够教训我以为刚才阿仁的话你听得已经很清楚了。还有爱情的故事大都大同小异,何况阿仁与我都是倾情演出,这场年度巨献彩纷呈。黎美娴,难道你真的还没有看够吗

    瞿霞风风火火地冲进来,看到这样的黎美娴,她也愣了一下:怎么啦她想干嘛

    林淼耸耸肩膀:我受够她了,所以让她知道她爱得发疯的男人到底是怎样看她的。我想她正在接受这个残酷的过程

    瞿霞:

    黎美娴悲切地说:你的心真狠

    当然,农夫和蛇的故事我在5岁时就明白这个故事的深刻寓意。

    哼现在我不怕你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黎美娴冷笑道。

    好啊。林淼拿出电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要辞职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我老公说他终于心想事成。

    没这么便宜的事我为江河集团卖命了那么多年,他凭什么要我走

    瞿霞怜悯地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黎美娴:黎副总,我想就凭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江大就能让你走路。我劝你还是冷静些,别把事情弄得更糟

    还没等瞿霞说完,黎美娴冷哼一声:谁要你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你除了会拍林淼的马屁待在赵钢的身边你还能干什么

    林淼气急,一巴掌招呼下去:滚。

    黎美娴回手就想给林淼一个巴掌还击,却被人从后面拉住,她回头一看,是江修仁,她仿佛战神附体,也不害怕,就这样瞪着江修仁。

    江修仁反而笑了:阿娴,怎么了身为江河集田的副总,大白天就喝得烂醉。是不是有什么好事,要结婚了

    林淼与瞿霞都没忍住,两人十分不厚道的笑出声来,这个江修仁真是一只玉面狐狸。

    黎美娴的喉咙被堵,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她只能静静地看着江修仁。她拿起酒杯:醉了过后会容易得多对不对阿仁。

    江修仁细长的手指划过酒杯:阿娴,这样的酒只能止渴,醉不了人的。

    黎美娴的手臂不停地颤抖着,她的手却紧紧地捂住酒杯,她是那样无望地凝视着江修仁的眼睛,这是她义无反顾用最美的青春追随的男人吗

    阿娴,再彩的戏总有落幕的时候,再撩动人心的情节也有终了的结局,它是不容恋栈的。而我的妻子林淼才是陪伴我一生的人,我们是彼此的脊骨。

    林淼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丈夫。

    在江修仁的逼视下,黎美娴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她心里十分明白这是江修仁给她台阶下,让她自动辞职保住她的颜面。她权衡利弊,知道逞一时之勇并不能让她得到更多,她弄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是啊,我是要结婚了。我先生希望我能留在家里做全职的家庭主妇。

    江修仁异常认真地听着,配合着露出认同的表情:是啊,阿娴,你是该结婚了,我记得你还比我大两个月呢我都过了30了,你是要抓紧。女人可不能跟男人比,上次我老婆被一个17岁的女孩叫了一声姐姐吓得失眠,要知道,她今年才20岁。

    周围的人皆一阵抽搐。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