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67-68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67章 小地方人

    回到上海,周永浩安排他们住在锦江。林淼没有看到周永浩的新欢,也没有提起步嫣。

    林淼看着春风得意的周永浩,再次为自己的选择庆幸。那时候的彷徨早已经烟消云散,无影无踪。此刻的林淼面对周永浩很从容,这两个聪明无比的男人同时感觉到了林淼的变化。一个把高兴写在脸上;一个把惆怅刻在心里。

    江修仁戏谑道:永浩,你的新欢呢不带出来让我们溜溜你现在天天上头条,我妈妈都每天追看你的新闻。听我妈妈说戏演得还不错。

    周永浩踢了一下江修仁:你丫的,又在毁我

    林淼看着周永浩没出声,叫与不叫,林淼漠不关心。

    钱语还是来了,她看到同样帅得冒泡的江修仁愣了一下,然后款款地跟江修仁打招呼,只用眼角瞥了瞥林淼算是打了招呼。林淼一眼就能看透这个女人,或许这个女人的出身还不错,但比起陆家、宋家还有周家不知道要差多少这个女人无论是她的阶级还是她的身份都同样尴尬,她就是贾府里的赵姨娘。

    果然。

    周永浩给她拉开椅子,两个男士坐下。

    语儿,这位是江修仁,是我的大学同学;这位是他的妻子林淼。这是我的朋友钱语。

    钱语也是一口标准的京腔京韵,声音也很悦耳。听到林淼是这个帅气男人的妻子,钱语终于给林淼一个正脸:想不到你看起来是如此年轻。

    林淼优雅地回答:我不是看起来年轻,而是我刚年满20,比你还小2岁。

    钱语瞪圆双眼:你没在读书就结婚了

    林淼闲闲地回答她的提问:我是去年特级荣誉毕业的华大英语系本科生,学士学位。

    钱语变了变脸,又说道:小地方的人怎么说话都这个腔调

    林淼笑道:木有办法,乡音难改。

    钱语咯咯地笑着:笑死人了,我听你的话都是半猜半听的。

    林淼用英语回答:那好吧,我们换一种你不用猜的语言。

    两个男士掩不住笑意,周永浩笑着说:林淼,你别玩了。钱语窘极,她的学历与她的出身一样,都是她的硬伤。她没有拿得出手的硬邦邦的学历,她不是所谓的学院派,英语就更加不灵光。

    江修仁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来办案的仲星火。三人都是本科同学,仲星火知道此刻江修仁与周永浩的关系,所以他对周永浩也很热情。

    仲星火笑着介绍:这是国检二厅的厅长李杰瀚,这位周永浩想必不用介绍了,这位是广南省北宁市的公安局长江修仁。

    江修仁与李杰瀚双双恍然大悟:我父亲是你父亲的同学。两人异口同声道。

    在座的都愣住了。

    江修仁笑着说:这是他们浙大的一个传奇,现在还在流传。

    李杰瀚接着说:四个同一宿舍住了4年的同班同学都成了一方诸侯,江伯伯是广南省委书记;我爸爸是豫南省委书记:应伯伯是闽南省委书记;魏伯伯是滇南省委书记。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几个省份都有一个南字。所以引为传奇。

    大家集团风化

    林淼看着江修仁:明天你要带我到爸爸的学校去看看,我要看看那个宿舍,将来我儿子也要去上浙大,住他爷爷住过的宿舍。那就是风水宝地。

    钱语再也无法硬气,没想到这个漂亮男人的爸爸居然是省委书记,一方诸侯。而她钱语的舅舅才是这座城市的副市长而已,她沉默地看着林淼,这个年轻的女人居然是省委书记的儿媳妇,原来自己刚才白白娱乐了他们,难怪周永浩一直戏谑地看着自己,原来就是想自己出丑让他们乐的

    江修仁:老婆,想什么呢听爸爸说宿舍早拆了,只是在他们的成列室里有他们几个的照片,好在照片是以他们的宿会为背景。

    浙大也很有心,翻拍放大,还送了一张给我父亲。

    林淼了然:哦,我知道了,就是爸爸书房那一张是吗

    江修仁点点头:听爸爸说,他们那个班出了12个副省以上的干部。上次来家里的秋乐安也是他们的同学。

    李杰瀚也笑了:是,我爸爸也说过。秋乐安是我岳父

    林淼惊叫:秋天是你老婆你不要吓我她是我最喜欢的华夏新闻台的主播。

    李杰瀚点点头:恐怕要吓你了,她是我老婆,我们的女儿都6岁了,儿子也2岁了。

    钱语彻底没了声音。

    林淼看了她一眼,想起红楼梦里,晴雯骂袭人:明公正道的,连个姑娘都没还挣上林淼十分不厚道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周永浩瞪了一眼林淼,这妞,哥们还没腻呢

    林淼哈哈大笑。看来这个后浪有两把刷子,只跳蚤大的脑袋还能让周永浩如此上心,也算难得。

    所以在晚上的宴会上看到钱语雄赳赳、气昂昂地挂在周永浩的身上,林淼并不觉得奇怪。

    林淼很喜欢这里的香槟,一个人悄悄拿起一瓶躲在不扎眼的地方自斟自饮。两个贵妇人模样的人看到没有化妆青春逼人的林淼只穿着一条cd新款的灰色吊带短a裙配同款的高跟鞋,身上除了那块钻表,没有佩戴任何的饰品。耳朵也没有耳洞,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香槟。

    两个贵妇相看一眼,暧昧的笑了,这个刚出来捞世界的某个男人的装饰物就是她们今晚的乐子。

    你好,我是周永新太太金敏,请问你是我怎么没见过你刚出道的金敏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却是不屑一顾的样子。仿佛她的主动攀谈是林淼家上辈子积德。

    你哪个公司的你签给谁的看你条件不错,想不想来我们公司陶春说完,还拿起林淼的两只手,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林淼觉得她们在挑选骡子,索配合她们。

    林淼睁大双眼,跳起来,激动地拍手,天真地眨巴眼睛:太好了,两位阿姨,你们真是活雷锋,还是你们大上海人八荣八耻学得好吔我要做明星了咯吔我要出大名了咯谢谢两位阿姨,感谢两位阿姨的栽培阿姨,你们的公司在哪呀呀,真没想到,我林淼也要做大明星咯阿姨,你们真好阿姨,我林淼将来有出头之日,一定不会忘记两位阿姨的大恩大得。林淼又唱又跳,声音也大得很。

    林淼的声音引来了大家关注的目光,她的这几声阿姨,让金敏与陶春脸色都变了。林淼眨巴、眨巴天真的眼睛,动作即鲁又夸张,表情即花痴又愚蠢,完全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模样。

    她拉起两人的手,一面跳一面说:阿姨,你们俩真好大地方的果然是大地方的,人人都不同凡响,我好羡慕哟。

    金敏甩开林淼的手:小姐,你能不能说话慢些,你的方言很难让人听懂。

    林淼眨眨眼睛,无辜地用纯正的英语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林淼话音未落,周围的客人都大笑起来,特别是那些外国人,他们爽朗的笑声吸引了周永浩,他对江修仁说:你老婆又在玩,看来我这个守活寡的嫂子被整得够呛。

    看到江修仁与周永浩齐齐过来,林淼赶紧抱住周永浩,并躲在他怀里,着他刀刻的俊脸:浩,金阿姨真好,我不要做你的老婆,金阿姨说要捧我做明星,呜呜,我不要嫁给你

    金敏与陶春都知道被林淼耍了,可是是她们挑的头,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江修仁拍拍林淼的头:还玩

    林淼跳进江修仁的怀里:老公,这两位阿姨真好,说要捧我当大明星吔我好高兴哟可是我的普通话不行,这个陶春阿姨好像英语又不怎么灵光,好麻烦哟,是吧,陶春阿姨。

    周永浩与江修仁憋住笑意,周永浩说:大嫂,这是我的同学江修仁和他的妻子林淼。阿仁是北宁市的公安局长,他的父亲你也应该认识,是广南省委书记江南。林淼看到金敏与陶春脸色都变了,特别是陶春,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阿仁,淼淼,这是我大嫂金敏,你叫她阿姨错了辈分。

    林淼即刻变身小地方小媳妇样,天真地回答:呀,我真是搞不懂你们大地方的人,刚才我看到永新大哥跟我最喜欢的姜波姐姐那么恩爱,我还以为他们是夫妻呢老公,怎么办呢刚才我叫姜波姐姐做大嫂可是永新大哥没纠正我呀是不是永新大哥觉得我是小地方来的,不喜欢我,所以不想告诉我呀

    周围爆笑。

    金敏通红着一张脸丢下陶春速速离去。

    没想到第二天林淼约了步嫣在cd,又见到金敏,她居然跟钱语在一起。看到她们俩的那一刹那,林淼就全明白了。她对步嫣说:步嫣,你还有戏。步嫣耸耸肩膀,没有所谓,无欲则钢。

    看到林淼,金敏进又不是,退又不是。林淼又拍拍手,扮天真:呀,金阿姨,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小地方的人才买cd呢,步嫣,你知道吗金阿姨是浩的大嫂吔她还说要捧我做明星。

    步嫣的演技那是相当的专业:哇林淼,你好好幸运哟原来陶春阿姨也想签我,可是我考上了电影学院,哇,林淼,你的运气老好的你要珍惜。

    呀,可是网上说这个陶春阿姨是专给像金敏阿姨那样的上流社会的人做老鸨的,我是小地方来的人,我害怕。林淼带着哭腔说道。

    林淼与步嫣这两个活宝引来周围不断的窃笑。

    走过钱语的身边,步嫣恶作剧地说:后浪再见。

    林淼戏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可你这个已经死在沙滩上的前浪怎么一点也不伤心呀呜呜,你真狠心。步嫣,你说,你将来会不会抛弃我

    金敏闲闲地说:江太太,别太得意了,小心乐得过了头。

    林淼停住:金女士,你的话晚辈受教了。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可是昨天是谁挑事呢你们昨天的行为实在太恶劣,我只是替那些被你们欺负过的人讨回一个公道。所谓公道自在人心,昨天丢脸的是你,而不是我。我结婚的时候,陆桥山伯伯亲手写了一副字送给我作为结婚的礼物,行王道,走正路。我可以拍着脯说,这一辈子我没干过一件违背良心的
媚媚的幸福生活笔趣阁
事情。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林淼从不撒谎。

    林淼毫不客气地抬出了2号,让金敏与钱语顿时没了脾气,也让那些看戏之人都沉默下来。

    金敏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就是打了李元芷一巴掌的那个女孩,却因为这个,李元芷疯了,她的哥哥也自杀了。看着这个救过陆风儿子的女孩,金敏知道她毫无胜算对付这个毫无基的女孩。在京城,席稀的下场是大家都看到的。

    她暗下脸色:对不起,江太太。昨天是我错了,请你大人大量。

    林淼摇摇头:你不必道歉,我们扯平了。金女士,你是明白人,我一小小草民就更加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昨日因,今日果。

    看到步嫣居然跟林淼在一起,周永浩愣了一下,在想到林淼的格,又释然了。步嫣看到周永浩,表情好得不得了,她笑着说:周总裁今天好兴致,我下午还有课,林淼,我先回学校了。各位帅哥,玩得开心。

    江修仁看到步嫣这个样子就知道她被林淼洗脑洗得差不多了,他笑着说:步嫣,晚上我们去学校接你,哥哥我请你吃好吃的。

    步嫣点点头:仁哥不嫌弃有我这个妹妹当电灯泡,当然好。

    步嫣也跟周永浩点点头,并不把他当陌生人:周总裁,再见。那种假撇清的愚蠢事她步嫣才不干呢。

    第68章 打击报复

    此刻的步嫣有理有据,姿势好得不得了。

    林淼扑哧一笑,对周永浩说:浩,没想到我还有做心理医生的潜质。林淼自动揭晓答案。

    江修仁戏谑地看着周永浩呆立原地,提前进入冬眠,他推推周永浩:喂,兄弟,回魂了,你的后浪在里面等着你买单呢。江修仁夫妻俩非常不厚道的哈哈大笑。

    钱语看着眼前这一幕,她惊呆了。没想到林淼这个女人如此了得,不但让自己的丈夫对她自己死心塌地的,就是周永浩对她那也是另眼相看,这个女人可以影响到周永浩的判断。她后悔昨天没有带眼识人,白白错失良机。这个女人很明显是想帮助步嫣回到周永浩的身边。

    原来的步嫣早已经被自己打翻在地,虽然她比自己还小5岁,跟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周永浩,但周永浩依然选择了她钱语。至少作为周永浩的女伴,她的身份不至于失礼。就是在床上,她也有感觉,周永浩恨不能死在她身上。

    可是今天,周永浩却被这样的步嫣给迷惑住了,她开始觉得危险正逼近自己,心里惴惴不安。

    她丢下金敏,跑过去,挽住林淼,笑着说:今天真巧,江太太,我看江太太对cd情有独钟,正准备在这里给你选礼物呢,没想到我们如此有缘分,在这里还能碰上。

    林淼不着痕迹地放开钱语的手,笑着说:你是浩的朋友,不必客气。林淼滴水不漏的把钱语给顶了回去。

    江修仁到外面去接电话,上海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人人都知道钱语是周公子的新欢,而且周公子也很宠爱她。可是在林淼面前,这个钱语直接变成前浪。

    周永浩深情款款地服侍林淼,林淼也十分坦然的接受。看到的人都在暗暗佩服林淼的手段与心计,把两个极品的男人就这样轻易地拽在手里。

    林淼帮着江修仁也选几件替换的衣服,她笑着对周永浩说:浩,你的衣服品味真是好得没话说。现在我都被你影响了,我帮阿仁选的衣服风格越来越像你了。

    周永浩宠溺地揉揉林淼的那一头长发:小傻瓜。我的衣服都是在意大利订做的。

    林淼嘟着娇艳红唇:你真当我是傻瓜呀我当然知道呀,只是学习你的风格而已,去其糟粕,取其华。

    晚上看到周永浩,步嫣一点也不奇怪。她想,演戏是我的强项,没有理由落后于人。她成为周永浩平生第一株回头草,只有她自己清楚,心里破的那一个大洞已经成为永久的黑洞

    林淼看着步嫣,心里感到无比的苍凉。没有人可以随心所欲的生活,在人们生活的周围,处处都是一把把的纸枷锁。它禁锢着我们的行为和思想,规避着我们的灵魂与信仰。怎么样的自强自立,都习惯的需要一个男人。总觉得有了男人才心安,才算是真正地做过一回女人。否则人生太不完整,更别提什么完美。而男人是那样残酷的动物。残酷过现实。女人斗得过现实,却纷纷拜在男人脚下,远甚过男人拜倒在女人脚下。

    重新与周永浩在一起的步嫣,并没有像钱语揣度的像她当日那样去到她钱语的面前耀武扬威。她反而比以前更加低调,媒体甚至都隐她嫁到周家的可能。周永浩为了安抚她,特意让她做今年锦江月饼的代言人。锦江月饼是香港锦江饭店和锦江大酒店的招牌,是香港十分有名的高档月饼之一,家喻户晓。

    周永浩陪着步嫣到香港出席商业活动,正好碰上到香港拍摄月饼广告的钱语。钱语看到周永浩很高兴,她以为周永浩是来探班的。再看到跟在周永浩身后的步嫣,她暗下脸色,原来周永浩并不是单纯来看她的,她看过报道,步嫣在这里有工作。

    两人碰上,钱语很紧张,她害怕步嫣像她从前一样来羞辱自己。可是步嫣从头到尾都把她当做一个陌生人。步嫣对为自己抱不平的助理说:何必呢冤冤相报何时了,大家都是在同一个米饭班主手下讨生活。女人都是这样,迫不及待地杀伤自己,一个个都具妇本,没有男人便活不下去,时代再进步,进入太空也不管用,女人还是女人。

    钱语也听到了,她沉默下来。步嫣说得对,纵然自己的出身或许比步嫣要高几分,那又怎么样呢她这样的人嫁进周家的机会微服其微。她现在才算明白为何金敏总是不遣余力地鼓动她的心思,给她创造很多机会。因为金敏在丈夫失去总裁位置以后,这桩本来就是源于交易的婚姻被扯下最后一块遮羞布,两人彻底交恶。金敏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才想着让周永浩娶一个门第比自己低的妻子。金敏也并非真的喜欢她钱语,而是出于她金敏的需要。

    林淼跟着江修仁到浦东的jpo打高尔夫。江修仁可以说是高尔夫的票友,每到一个有高尔夫场地的城市,江修仁只要能抽出时间,必定要去打一场才算到过这个城市。

    林淼虽然不喜欢打高尔夫,但她喜欢球场的氛围。虽然她对高尔夫一窍不通,但她也觉得江修仁的姿势很漂亮。

    钱语喜滋滋地陪着周永浩到球场,她没想到江修仁和林淼居然还在上海,她愣了一下,立刻发挥她高超的演技,对着江修仁与林淼甜甜一笑,伸出手给江修仁:江先生、江太太。碰到你们真好,今天我舅舅也来了,他是副市长,待会我介绍他给你们认识。

    林淼回了一个微笑给钱语,暗暗拉了一下江修仁的袖子,却是对着周永浩说:浩,今天晚上我给你做霸王汤。

    江修仁心里嘲笑女人的小心眼,林淼最讨厌的就是那种用别人来抬高自己身价的人,这个钱语却不无所不用其极,正好碰上了林淼的逆鳞,他笑着点点头:钱小姐,你好。不动声色地动动自己的球杆。

    周永浩用英语对两人说:淼森,今天别太明显。算我求你。

    林淼笑着问:我有什么好处

    周永浩翻着大白眼:请你去看小百合的红楼梦。

    成交

    看到钱语飞奔到她舅舅孙太原的身边,林淼把头扭到一边,对这个钱语她厌烦到了极点。她害怕这个钱语真的要在她面前显摆她的舅舅,她速速撤退到休息区。

    电话响了,是步嫣的。林淼笑着接起:怎么忍不住了想刺探情况

    步嫣扑哧笑出声来:他今天早上才从我这里离开,轮也轮到别人了。林淼想女人的狠心都是男人炼出来的,怨气都打成铁,沉甸甸的没个千八百度高温化不了。

    我是想问你今晚要准备的食材,我现在出去买。

    林淼纳闷,自己的话对步嫣真的影响有那么大吗现在的步嫣像换了个人似的。

    林淼给江修仁和周永浩递上她事先准备好的清口茶,林淼一视同仁地服侍着这两个帅得冒泡的男人。在外人看来,这个场面实在有点诡异。钱语静静地看着林淼,她不得不佩服林淼的能力,把这两个极品的优秀男人轻而易举地抓在自己的手上。

    钱语挽着舅舅孙太原的手笑眯眯地走过来,林淼觉得自己没有一丝想要应酬这个女人的勇气,她笑着对这两个男人说:我到这的会所做spa。钱语眼睁睁地看着林淼上了球童的电瓶车,她还没来得及向林淼炫耀她的舅舅,这座直辖市分管建设的副市长,她刚才建立的信心顿时烟消云散。

    晚上在步嫣的家里吃完林淼做的晚饭,周永浩跟着江先生、江太太一起离开步嫣的家。步嫣微笑着道别,她知道,周永浩要赶到钱语面前安抚。步嫣看着周永浩消失的地方发了会儿呆,然后突然扇了自己一巴掌,轻轻的几乎无声,便埋起头悄悄的抽泣。

    恨也痛,爱也痛,什么时候可以不恨不爱,是不是就可以不痛

    步嫣没有答案,也找不到答案。

    林淼与江修仁在外滩闲庭信步。回到和平饭店,林淼洗澡出来,看见江修仁在外屋的阳台上吸烟,连灯都没有点亮,还是方才那样暗漆漆的状态,只有一点暗红的火光,在他的唇边若隐若现地忽闪着。这个修长的男人伫立在黑暗里,英俊的轮廓仿佛只是一幅静默的剪影,而在他的背后身下,则是广袤的夜空和万丈灯海,璀璨如同星火其实江修仁的这副情景倒是十分感,竟有一点像老式香港电影里导演刻意安排的镜头,有晦涩而致命的吸引力。

    林淼想,这样的江修仁是落寞的。她从江修仁的身后抱住他,轻轻叫道:阿仁江修仁熄灭香烟,拿起妻子的两只手放在嘴边亲吻,他感动妻子的好,或许这还不是爱,但至少他的爱得到了回应,妻子念着丈夫的好。

    林淼闭着眼睛,感受江修仁的体温还有他身上那混合着淡淡烟草香味的体味,这让林淼沉醉,这样的江修仁对于林淼来说有致命的吸引力。她想到了第一次与江修仁亲密接触的瞬间,她就是被这样的江修仁吸引到无法动弹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